[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东海一枭(余樟法)
·慎言
·文化性腐败
·新书《中道的医学
·中华特色的医学:抓纲治病,身心双疗
·《论语点睛》:礼让为国
·辛庄杂记
·几个洋概念略析
·今日微言(中道医学和仁道英雄)
·男女有别论
·男女有别论
·今日微言(击蒙,答客,君子,历史眼)
·今日微言(信仰,概念,历史眼)
·今日微言(微调查,防民术,护法神)
·今日微言(启蒙,护法,本性,刘邦)
·中道论
·今日微言(本性,正命,福星,真谛)
·(日本,中国,世界,历史)
·(逢民之恶与逢君之恶一样可耻)
·主义的资格
·大秦帝国》批判
·不堪承受的爱
·今日微言(呼吁,中道,辟法,暴秦)
·今日微言(赶超西方的唯一法门)
·《论语点睛》:做好你自己
·今日微言(圣母情结和思想乡愿)
·改革原来是革命
·让蠢人生活幸福是聪明人的责任
·今日微言(仁是人和万物的尺度)
·驳“大仁不仁”
·今日微言(正君心和正民心)
·今日微言(美剧美国美人美味)
·今日微言(中道,王道,友道,后福)
·司马谈和班固对儒家的评价之比较
·儒家的超脱
·与黑恶保持距离
·今日微言(八华八夷,民主民粹)
·萨德微论
·丛林法则和因果铁律
·今日微言(曾公大开杀戒,实乃大仁大义)
·革命微论
·中美差距微论
·《论语点睛》:义利之辨
·事君小议
·为恶必苦,明心自乐
·今日微言(答客,劣根,建议,铁律)
·启蒙小议
·z从江湖“老枭”到《春秋》解人
·汉惠帝娶外甥女和同姓不婚
·今日微言(两原则,王天下,王宝强)
·纠正“莫洛夫”
·今日微言(无耻是最大的国耻)
·哈耶克支持我,我支持哈耶克
·贾谊微论(君主也要妥协呀,鬼神之义大矣哉)
·毛粉王宝强微论
·逢民之恶微论
·历史的因果(微论)
·辟毛微论(请习王明察)
·强烈抗议
·强烈抗议
·意识形态安全微论
·今日微言(反儒实力还很猖獗)
·煌煌大义为君陈---《论语大义浅说》荐读
·z中霖:中国出版的黄金时代正在到来
·学历和学力微论
·百年误会至今深(马学微论)
·读经断想
·假如你有十个亿
·读经断想(二)
·人生断想
·让儒家言论先自由起来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微集)
·读经断想(三)兼驳《人民日报》
·《论语点睛》之:贤不贤都是我师
·女子毙子女和读经反读经(微论)
·辟毛微言小集
·儒道微论
·抹黑习近平和流行软抵抗(微集)
·三纲论
·呼吁:将反儒分子驱离教师队伍
·从杨改兰讲起(微论)
·不是孟子真迂远,而是诸侯近视眼
·孔府微论
·荀子性恶论批判
·不可逢民之恶,不可徇民之私
·Zt推荐课程:《儒家真精神》十五讲
·王道礼制与王权专制
·清风朗月夜窗虚
·Zf【罗辉】读史指南:《春秋大义——一个儒者的历史随笔》
·Z余东海作品推荐
·《论语点睛》:父母有错怎样劝
·深入心庄又一回---辛庄师范讲学感言
·Z儒家真精神
·写在东海丛书出版之际
·写在东海丛书出版之际
·为钱穆先生补漏
·超越物质主义
·责黄金以足色,指宝璐之微瑕—《论语新识》读后
·罢黜民国,重建中华(微集)
·所谓王道
·发言要谨慎,行动要敏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文思君:

   原来葛陵元和辛明都是您。感谢您多年来对我的关注、鼓励和支持。

   

   您给我的两封电邮,如你所料,确未收到,不然,焉能如此失礼?况我的狂傲也是有方向性针对性的,对上不对下更不针对同道。

   

   多年来电邮故障多多问题重重,我亦多次作过声明。曾有人冒充老枭发信,甚至发送大量病毒电邮。我自已还收到名“东海一枭”、“老枭”、“愚枭”等的电邮多次呢。还有许多电邮“您收到的邮件包含病毒(或者怀疑有病毒),已经被系统丢弃…”云云,我网盲也,弄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来信丢失,当属常事。许多次友人电告电邮材料而我未能收到。同道们今后重要信件可通过QQ33093992发我(不过我很少上Q,亦不Q聊),如无隐秘,则可发到震旦论坛---东海草堂(http://zhendanwang.com/forumdisplay.php?fid=12)

   

   大作《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谈不上给我惹什么祸。有关部门问了一下情况,这在国内是很“正常”的。关于“几年来对法轮功由轻蔑到尊重到敬仰的明显变化”,是对具体的法功教众抗争行为的认识有所深化,尤其是拜读了高智晟公开上书中的实况介绍之后。我在《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中说过:我于政治崇民主,于文化兼爱儒佛道(儒又最爱)。但对法轮功学员的悲惨遭遇和抗争精神,我一向十分同情和尊重。您对我思想脉络的分析,与我的思想实况虽略有出入,大致是不错的。

   

   人权层面的维护、悲惨遭遇的同情和抗争精神的敬佩,并不意味着文化层面的认同。您若读过近年来的枭文,对中华文化尤其是儒家文化的纯正、仁厚和高贵,必有相当的了解,也必能相信我这方面的真诚(诚之一字,乃儒文化之根本,不仅外在待人处世,而且自我修道进业,都离不开这一个字。大本不立,一切便无足观。)

   

   我考虑问题一向大处着眼,居高临下,站在民众、民族、文化和义理的角度。江湖褒贬,何足计较?海纳百川,无所不容。经不起炉锤的铁不是好铁,经不起质疑的理不是真理,经不起批评的思想不是真思想,经不起褒贬的人物不是大丈夫。这种“高大”的态度或许缘于“中国士大夫的人格狂妄”或者某种“伟人的骄傲”,但我自问不是大话,并非虚言。

   

   隔靴骚痒赞何益,入木三分骂亦精,肤浅庸俗的赞扬远不如深刻有力的批评有助于我的自我提升。来自任何人的褒贬我都欢迎。如果骂枭骂得不够“上流”太没水准,我还为对方着急呢。况您之褒贬,不仅有水平,且充满善意,岂能“冒犯”于我?老枭唯有铭感。我多次转贴过你批评我的大作呢。

   

   大函既然公开发表,我亦公开作答。最后,请代我向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年会与会同道致意敬酒,祝大会圆满成功!

   东海一枭2006-11-23

   震旦论坛---老枭在线:http://zhendanwang.com/forumdisplay.php?fid=12

   

   附文思: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前夕致东海一枭先生

   四年前,我以评先生的文章《东海之滨的一只枭鹰》(《议报》第84期)开始了我在中文网站的写作。四年来,我以真名葛陵元及笔名文思和辛明写了一、两百篇政论,也写了一些评论。评论得最多的就是先生。我对先生有褒有贬、褒多于贬。

   

   今年初,看到先生几年来对法轮功由轻蔑到尊重到敬仰的明显变化,我不揣冒昧写了《东海一枭和法轮功》(《民主论坛》2006年1月13日)一文,目的是“聊作引玉之砖,供有关有识之士进行当代思想研究时参考。”不想给先生惹来麻烦,我却蒙昧不知。直到数月后,才偶然看到先生的文章《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说“‘有关部门’开始曾怀疑作者是我的这个朋友或者干脆就是老枭的‘化身’”(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专栏2006年5月22日)。我才知晓我在无意中为先生惹了祸。在羞愧之余,立即找到先生的电子邮件地址,给先生发电子邮件问候。邮件中,我说:“我希望我的小文章没有给你造成太大麻烦。我已年过花甲,利用业余时间为中国的民主自由而写作。先生的文章气势磅礴、学识渊博,我是很喜欢看的。先生心胸坦荡、为人真诚,我也很敬仰。我发表的文章不多,却有好几篇是关于先生的。若有冒犯,请不吝指正。若给先生带来麻烦,我深感罪过。望多保重。注意安全。”

   

   邮件发出后,久不见回音。我猜想先生一定没有读到。该邮件我以英文为题,以正文为附件。先生不谙英文,或许把它当作垃圾邮件删除了。于是我又以中文为题重发,仍如石沉大海,渺无音讯。我不相信先生是狂傲无礼之徒,一定是邮件在途中因不明原因变成了乱码(我自己也常收到乱码邮件),先生不知所云只能删除了事。

   

   两月前,收到《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邀请函,知先生也在受邀之列。我不胜幸喜,认为这回可以与先生彻夜长谈、开怀畅饮了。不想先生又受中共阻扰,不能成行。同时受阻的还有著名的思想者孙文广教授、著名学者焦国标先生、著名自由思想者戚宏钦先生、著名独立写作者川歌先生、著名维权律师张鉴康先生、著名自由思想者廖双元先生、著名自由思想者莫建刚先生、独立写作者顾万久先生等人。此外,被中共当局非法逮捕的著名维权领袖高智晟律师、著名画家严正学、著名诗人力虹等人已经失去人身自由,当然更加无法与会。在对中共当局非法限制中国公民的人身自由、言论自由和旅行自由深表愤慨的同时,我对再次与先生失之交臂也深感痛惜。

   

   明日我即由加拿大启程,飞行两万余公里至澳大利亚墨尔本参加《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在此临行匆匆之际,我欲借《自由圣火》的一块宝地,向你、也向高智晟、严正学、力虹、孙文广、焦国标、戚宏钦、川歌、张鉴康、廖双元、莫建刚、顾万久等无法赴会的受邀者表示由衷的敬意,你们是战斗在与中共专制政权斗争第一线的英勇战士。同时,我也向中国大陆的所有勇敢的自由写作者,不管他们是不是接到了邀请,表示同等的敬意,因为你们是《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基础和栋梁,《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要靠我们大家的共同努力来推广、实行和实现。

   

   让我们齐心合力、共同奋斗吧。在中共专制政权垮台的那一天,我们将欢聚一堂、举杯畅饮,庆祝《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胜利!庆祝中华民族文化的胜利!庆祝中国人民的胜利!

   

   《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此文于2006年12月0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