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中华有三仁焉(高智晟袁红冰刘晓波们)]
东海一枭(余樟法)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华有三仁焉(高智晟袁红冰刘晓波们)

   反共之道的文化提升和多元选择!-----兼谈中华有三仁焉(高智晟袁红冰刘晓波们)
   
   反共之道的文化提升和多元选择!
   一
   有网民曾在汉奸论坛说:“别的大陆民朋不认识,但是,东海一枭在这里天天上贴,接近于疯狂地猛骂共党俺可是亲眼看到的事实,几年来共党没把他怎么样。另一个事实是,共党一句也没回骂过他,只是任他不断地骂。这要是一般的网友,怎么也得回两句吧?”

   
   这是事实。如果对方是某个具体的人,挨骂六年不还口不动手,不论性格品德如何,不论是气量宽宏还是特别赏脸,我岂能烂打死缠不识抬举到这等地步?就算是恶棍坏蛋,也应该放他一码了。然而我所面对的并非“一般的网友”而是一个制度,我反共所反的也是这个制度。因为它祸害的不仅仅是底层弱势民众,不仅仅是体制外民运同道,而且是体制内大多数人士。那些曝光了垮台了的贪官恶吏,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受害者。我骂共反党,是出于一种社会文化历史的责任感使命感,是一种思想和道义层面的施援、施救和施疗。
   
   “几年来共党没把他怎么样”固然是一种进步,而“共党一句也没回骂过”,与其说是宽容,不如说是还不了口的无奈和有恃无恐的不屑。还不了口是欲说无理,有恃无恐是封网有术。我欢迎回骂,厌恶封锁。反得最合情合理,骂得最酣畅淋漓,枭声最令人感发兴起,只要把它封控在一定范围内,其音量就有限得很,对广大民众的影响就可以忽略不计。
   
   此外,中共的不屑(仅封声音)或许还有其它的因素,比如批评的肤浅。我落网初期的泛泛而骂以及后来依据西方自由主义而骂,尽管在一定圈子里彩声四起,其实缺乏思想的深度和文化的力量,难以深入人心,难有持久价值。我觉得,对于中共专制和中西文化之间的种种问题,应该有更深入的思考和把握。
   
   二
   因此,面对以马列邪说及儒家小康之学为思想背景的现代专制主义,我逐渐地由浅入深,从历史的高度和全球文明的视眼,举起传统文化中理想主义旗帜,捧出孔孟精义、老庄妙理、佛门真谛,张开了中华文化中的先进思想、高洁精神、普适价值。这可以说是我思想上的一次重要的自我转型和提升。不是停止骂共,改变反党,而是用更浑厚的声音更文化的姿态骂之,而是站在更新的角度更高的层面反之,在反对专制这一根本原则毫不动摇的前提下,于老基础开创新局,从旧台阶踏向更高。
   
   内部的转型和提升其实早已开始。至迟在2005年下半年,我就已经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此后陆续形诸于外,有大量枭文或短或长或浅或深谈及这个问题(如2006-1-17《为“存天理,灭人欲”叫好!----为理学辨诬之一》、2006-2-20《身系千秋文化脉----民主暂时同道,文化终究殊途》等)
   
   在2006.4.2《反共之道的最佳选择》中我坦率承认,关于传统文化和当前制度(政治文化),我的认识开始是有误区的,以为文化问题非当务之急,只要有一个大概的态度就行,待解决了制度问题,慢慢再深谈细谈不迟。故一向有意避开,偶尔谈及,也极浅略。对民主同道关于传统文化的大量错误知见,未予及时澄清,有时还随顺俗见、随声附和,以为这样才有利于达成最广泛的共识。现在看来这种态度是不可取的,有失“文化”之职。
   
   继而深刻指出:文化与制度互为土壤,反共与“弘文”相辅相成。单纯从西方自由主义立场反专制,不到位也不深刻,脱离了中华文化,也就脱离了历史和国情,脱离了中国社会。只有从文化的高度反对专制、清算中共,才能反得有力,算得深入。反共与弘文,如鸟之双翼,车之双轮,缺一不可,同时弘文还有着更高的目的、宗旨和意义。
   
   陈毅《乘车过雪峰》一诗中有句曰:轻车已抵最高层,可以借来形容自己已踏向更高层面的反共、民主之道,这是倡导多元化极富包容性的大道。
   
   三
   在历史的层面,在中华文化的层面,在仁义精神、中庸智慧、经权思想、王道理想的观照之下,一些似乎针锋相对互不相容的观点、方针、路径选择是并非绝不可以互相促进齐头并进,并非绝不可以“道并行而不悖”。例如,刘晓波们温和抗争路线有它的积极意义,高智晟们维权激进主义有它的重要价值,袁红冰们民主革命思想有它的合理因素。有人嘲我在民运各派特别是激进与温和之间“游刃有余”地踩两只船,殊不知儒家大智慧与乡愿伪道德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从文化和历史的高度看,保守未必一定落后,激进未必一定先进。另一方面,保守未必绝对正确,激进未必绝对错误。纵使落后、错误一方也自有其合理因素,不是非黑即白那么简单。不妨想想清末革命与宪政两派之争。可以说,在当时,双方路径都有进步意义,大方向都有正确之处。然而却开展你死我活的争斗,革命一“派”独大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回眸那一场势同水火的大争论,很多问题值得深长思。双方如果少一份狭隘偏激,多一份包容和理解,历史或许会走上一条完全不同的宽阔道路呢。
   
   在专制社会,抗争强权和追求民主之道可以也应该是“多元化”的,不能搞唯一正确、唯我独尊的“一神论”。言论反共,行动反共,改良反共,革命反共,和平反共,暴力反共,文化反共、西学反共,传统反共,因人而异,各有意义,殊途同归,不妨互补。这也符合民主的真义。
   
   高智晟们慷慷入狱,刘晓波们荷戟彷徨,袁红冰们飘流海外,但对民主追求的大方向是一致的,皆不愧为中华民族的仁人志士。他们具体观点行为纵有不足、可议之处,但在大人格的层面,都可以是中囯人民的学习楷模,孔子重来,必竖大拇指曰:如其仁,如其仁;中华有三仁焉。
   2006-10-20,10.29改定。东海一枭
   原载《议报》第275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