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芦脸又丢了一回!]
东海一枭(余樟法)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永远铭感习近平
·善恶报应论
·政府的底线和儒者的天职
·敬天保民,保护人民三大权利
·吾家哲学冠中西
·马魂儒体和手表定律
·今日微言(佳人可爱休胡爱,真理难传不懈传)
·儒理就是真理,维明何其不明
·邪恶不胜正善,善恶自有报应
·《论语点睛》:冉雍可当大领导
·论批评
·今日微言(摧邪是最好的显正,惩恶是最好的扬善)
·儒家的宽容和严厉
·圣人有无常心
·辩异求同莫混同
·善良是否靠得住---兼论《狗镇》
·有一个观点惊世骇俗
·圣贤盗贼莫混淆,实事求是最重要---为茅于轼纠误
·今日微言(成仁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仁德是幸福最大的保障)
·海边小通告
·关于中华文明分期和第四期经典
·革命和造反
·在民意之上还有更高的道统合法性
·淑女、君子和家庭(微集)
· 品德和学问
·信仰与自由
·吴元士《述志文》,东海附言
· 师道父道官道友道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女德和男德(微集)
·本性微论
·五福和《洪范》(微集)
·国家本质一二三
·我的一点态度(微集)
·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
·今日微言(大千世界一元化,无尽儒心万代明)
·未能诲人不倦,不敢好为人师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论之一
·警惕民主扩大化----儒宪论之四
·关于民本及人本---儒宪论之二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老子的糊涂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人贵三得
·建议习近平先生
·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儒家文化与极权主义
·知言与知命
·今日微言(书法、艺术、台湾、电视剧等等)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谤来可乐是真言
·艺术微论
·【有感写怀】
·再论孟荀不可调和
·可责备贤者,勿责备小人
·儒词训解之一:元仁首义
·巫马子的错误
·儒词训解之二:仁外无天
·儒词训解之三:仁本无敌
·儒词训解之五:唯仁为宝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四:良知大定
·儒词训解之七:唯仁独尊
·《论语点睛》:颜回的两大道德特色
· 中华第一字
·儒词训解之八:天下归仁
·阴阳微论
·阴阳微论
·儒词训解之九:止于中道
·儒词训解之十:君子三明
·儒词训解之十一:仁道设教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三:仁者强
·儒词训解之十五:三道唯仁
·论语点睛:君子周急不继富
·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最大的国耻
·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最大的国耻
·历史由德性决定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统一不是最高道德
·于转物时观世界,向无心处得天真---近日微言集
·《论语点睛》:英雄不怕出身低
·吳元士:讲仁义是对弱势最好的保护(附东海荐语)
·盗贼崇拜要不得,圣贤崇拜不可少
·君子心细微论
·伪善的口和祸害的手
·佳联欣赏
·从耶诞说起(微论)
·新词语之二十五:仁道致远
·新词语之二十六:指马为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芦脸又丢了一回!

   芦脸又丢了一回!

   

   老芦真不愧是芦大鸭子!不久前有网友说芦笛现在提及儒理态度温和客观了些。我表示如果是真,要向老芦从善如流知错必改的君子风范致个敬!芦笛铁口否认,强调自已痛骂儒学从来是矢志不移,责我“造谣诽谤”,声言要到各论坛辟谣。

   

   可笑的是,老芦自己话音刚落,却一巴掌猛往自己老脸上扇去,被网友发现,录下转给我欣赏:“尽管孔孟之道是为统治集团服务的,但在一定程度上(当然比较有限),它也同时为人民服务。孟子的天命论和仁政说,对后世儒生影响很大。在他们,“爱民”与“忠君”非但不像后世马列邪教认为的那样是水火不相容,反倒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唯其爱民,所以忠君;唯其忠君,所以爱民,根本就是一回事。这道理很简单:君王受命于天,代老天爷主宰万民,如果不爱民,就要失去上天欢心,导致国破家亡。”(网友未言明出自具体哪篇芦文,反正是近两天的吧?)

   

   还有一大段,都是为儒家歌功颂德的,不转录了。从这段话看,老芦对儒家岂止“轻薄之态收敛了不少”,根本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态度大转弯嘛。可笑的是,他骂儒骂得离题万里,夸儒提夸得颠三倒四,居然把天命论强加到孟子头上!

   

   此君一向什么笑话都能闹出来,例如,说大同就是中共式的思想“大统一”,说春秋笔法就是克己复礼和强调上下尊卑,说如来不是复数,诸如此类,层出不穷。无数次对儒学和理学强奸行为,已被数十篇枭文纪录在案。根据其一贯表现,这次把天命论强加到孟子头上,当非笔误。

   

   我多次指出,儒家是将形上形下完全打通之后如理而建的人文教,一切以人性、人本、人道、人文为出发点,强调发挥人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原儒虽讲畏天命,但不局限于此,而是要求进一步“知天命”并在此前提下回天造命。孟子有一定的天命思想但不能说他们是天命论者,就象老枭认为君主专制有一定的历史合理性传统合法性,但不能把老枭视为专制主义者一样。

   

   指孟子为天命论者大多是一些门外汉根据孔孟片言只语所下的仓卒结论。“天命论”是董仲舒将孔孟思想加以改造和神学化后建立的,亦非儒学主流,对此我在《开明专制的设计建筑大师----为董仲舒及开明专制鸣冤》中已有详述,不赘。

   

   在海船上收罗了几个浅薄得一踏糊涂的洋插队队员当跟屁虫,老芦还真开始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居然骂我“出名心切造谣生事指望借他的大名进行炒作!”这位老才子才华过人岁数老大,心眼却"小"到无以复加令人失笑,大言炎炎虚焰熊熊,一不小心就露出尾巴的小来,白活了一把年纪白写了大把文章!

   

   其实“造谣”的是他自己,居然说什么我的孟子民本思想是抄袭他的,大言不惭地将孟子民本思想的发明权收归己有。他不知道,孟子具有民本思想、准民主思想早已是学界特别是新儒家的共识。尽管现代新儒家诸公观点不尽一致,每个人不同时期也可能看法有异,但大体上都强调儒家思想中有浓厚的民主自由原素,有的干脆认为儒家思想完全符合民主(如钱穆)。

   

   老芦还说:民主思想和民本主义的本质完全是两回事。对此我在《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已经说了:民本思想与民主思想、民主思想与民主制度之间当然都存在着一定的历史距离,但在义理上三者又是一脉相承的。至少,比其它“神本”及“神主”的宗教如基督教与民主之间距离短了许多。

   

   老芦有才华没学问,有学问没根基,无论摆出多么骄傲的架式,都是虚妄飘浮经不起推敲的。明乎此,他的观点短期内可以亳无预兆地变来变去,甚至前后文自我掌嘴,就不奇怪了,这也是他做人做得那么“小”的原因所在。类似藏头露尾长充蒙面侠、屡败屡战耍赖充大头、文过饰非鸭子嘴更硬、为保面子造谣栽赃等下三烂行径,略具中华文化道德修养者一般是不屑干的。此君却持之以恒地干得津津有味,芦皮之厚,一时无两!

   

   旁观者清,“海川”陪审员网友挺身指出:“当年芦笛自恃伶牙俐齿高调骂阵,老枭虽忍让再三,争奈来者不善苦苦相逼,被迫还手,枭文不过三篇已是打的芦笛满地找牙,只好哇啦哇啦满嘴English,自此轻薄之态收敛了不少,观战者连呼痛快。”云云。“海川”是老芦根据地,大伙给老芦面子,对于枭芦之争,一般不予置词,陪审员网友估计是忍无可忍了,才站出来主持一下公道。

   

   如果是江湖武斗,一百个老芦都驴骨无存啦,别说贴身缠斗,他连老枭的尿骚味都无缘得闻。好在是网络文战,碰上这样死不认错的犟嘴驴,我也拿他没办法,唉呵。

   东海一枭2006-4-2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