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芦脸又丢了一回!]
东海一枭(余樟法)
·切莫源头混清浊,宜将枭眼察秋毫!----再训秦晖诸君
·薛振标、东海一枭:探望杨在新
·《仁之二:你要对这一切负责》
·般若无尽藏真言,增长大智慧咒语
·受垢为王!
·外王学与民主路及民国纲要----略答Dck先生
·《十八个》
·《送“闲”下乡》
·“黄喝”黄喝楼主:为学不诚,不知其可!
·黄喝楼主严重警告老枭:我“绝不是善男信女”!
·告别词
·自题枭文《为学不诚,不知其可》调黄喝楼主
·《我正在最陡峭的悬崖上》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五)
·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自由之歌》(歌词初稿)
·《上网真好玩》
·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证道诗(七绝六首)
·“先灭中共,后灭法轮。唯我东海,中华称尊”
·《自由之歌》(歌词,东方人版)
·《自由之歌》(东海众枭综合版)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三辑)
·怀李圣地师
·大开悟
·湖湘先生:佛儒二学之本体论辨异(一枭附言)
·枭爷高大绝古今!
·《见鬼》
·摩诃罚阇耶帝(七绝六首)
· 寻找李圣地恩师
·敢劝济群大法师,休将戏论误愚痴!
·《粪青肖像》
·网友赠诗集萃(之13)
·玩啥也别玩文字,玩谁也别玩老枭!
·《金刚密令》
·《不管怎样》
·谷洪:东海一枭的狗屁文章
·《自示》
·摩诃自由(组诗)
·东海客约
·消闲五首
·荆楚们,别混扯,请深思!
·本体三论
·《只要动起来》(外一首)
·流浪工程:和枭兄《独酌》
·西风真凉: 东海一枭的热血洒在了儒家的狗头上
·《六四》(外一首)
·历史是自已写的,形象是自己塑的----与网友们共勉
·调某民运“大侠”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黄喝楼主,下流胚子傻瓜子!
·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妄谈“原创性”,胡说波普尔----黄喝楼主批判
·子系中山狼!----并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上网有感
·别揣着亿万存折当乞丐!
·给草根荐书
·向各界小流氓叫板!
·东海木鸟歌
·本体四论
· “博白事件”的警示
·-“博白事件”的警示
·蚂蚁开会:踏平东海,推倒昆仑!
·《话我总是要说的》
·历史是大人养的!
·寻找自我: 实在看不过去,挑些简单的问题替老枭回答!
·《丛林》
·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儒家的天与基督教的上帝本质不同何在?
·枭文《信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争鸣小集(1)
·自由人士应接受性善论的指导
·枭文《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跟帖争鸣小集(3)
·第壹共和:枭兄,你在信口开河瞎说了!
·先务道德,再论文章
·仿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违法未必不君子,获刑或许更儒家----为郑家栋一辩并答刘晓波
·王丹和朱元璋这两个角色!
·人的尊严从哪里来?
·“颠倒英雄”-----复荆楚
·《你的精彩》
·与振标兄游龙虎山
·与芦笛先生的告别词
·雪峰:驳东海一枭的《枭灭性恶论》(一枭附言)
·偶得八绝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11)
·儒家不是家!
·草木有形皆劲敌,鹤风无处不王师---无题二首
·zt中国传统文化人为何远比法国文化人有骨气?
·唯我儒家最大家(二首)
·海外独知芦笛体,轻薄为文哂未休(旧文备忘)
·与芦笛先生有关的一些文字(备忘)
·答“胖”网友
·《一盏灯》(四首)
·好大一个王!
·以天下至诚,创世间奇迹
·枭心(杂诗一束)
·贼党,住手!
·怀人四首
·为刘晓波开一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芦脸又丢了一回!

   芦脸又丢了一回!

   

   老芦真不愧是芦大鸭子!不久前有网友说芦笛现在提及儒理态度温和客观了些。我表示如果是真,要向老芦从善如流知错必改的君子风范致个敬!芦笛铁口否认,强调自已痛骂儒学从来是矢志不移,责我“造谣诽谤”,声言要到各论坛辟谣。

   

   可笑的是,老芦自己话音刚落,却一巴掌猛往自己老脸上扇去,被网友发现,录下转给我欣赏:“尽管孔孟之道是为统治集团服务的,但在一定程度上(当然比较有限),它也同时为人民服务。孟子的天命论和仁政说,对后世儒生影响很大。在他们,“爱民”与“忠君”非但不像后世马列邪教认为的那样是水火不相容,反倒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唯其爱民,所以忠君;唯其忠君,所以爱民,根本就是一回事。这道理很简单:君王受命于天,代老天爷主宰万民,如果不爱民,就要失去上天欢心,导致国破家亡。”(网友未言明出自具体哪篇芦文,反正是近两天的吧?)

   

   还有一大段,都是为儒家歌功颂德的,不转录了。从这段话看,老芦对儒家岂止“轻薄之态收敛了不少”,根本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态度大转弯嘛。可笑的是,他骂儒骂得离题万里,夸儒提夸得颠三倒四,居然把天命论强加到孟子头上!

   

   此君一向什么笑话都能闹出来,例如,说大同就是中共式的思想“大统一”,说春秋笔法就是克己复礼和强调上下尊卑,说如来不是复数,诸如此类,层出不穷。无数次对儒学和理学强奸行为,已被数十篇枭文纪录在案。根据其一贯表现,这次把天命论强加到孟子头上,当非笔误。

   

   我多次指出,儒家是将形上形下完全打通之后如理而建的人文教,一切以人性、人本、人道、人文为出发点,强调发挥人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原儒虽讲畏天命,但不局限于此,而是要求进一步“知天命”并在此前提下回天造命。孟子有一定的天命思想但不能说他们是天命论者,就象老枭认为君主专制有一定的历史合理性传统合法性,但不能把老枭视为专制主义者一样。

   

   指孟子为天命论者大多是一些门外汉根据孔孟片言只语所下的仓卒结论。“天命论”是董仲舒将孔孟思想加以改造和神学化后建立的,亦非儒学主流,对此我在《开明专制的设计建筑大师----为董仲舒及开明专制鸣冤》中已有详述,不赘。

   

   在海船上收罗了几个浅薄得一踏糊涂的洋插队队员当跟屁虫,老芦还真开始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居然骂我“出名心切造谣生事指望借他的大名进行炒作!”这位老才子才华过人岁数老大,心眼却"小"到无以复加令人失笑,大言炎炎虚焰熊熊,一不小心就露出尾巴的小来,白活了一把年纪白写了大把文章!

   

   其实“造谣”的是他自己,居然说什么我的孟子民本思想是抄袭他的,大言不惭地将孟子民本思想的发明权收归己有。他不知道,孟子具有民本思想、准民主思想早已是学界特别是新儒家的共识。尽管现代新儒家诸公观点不尽一致,每个人不同时期也可能看法有异,但大体上都强调儒家思想中有浓厚的民主自由原素,有的干脆认为儒家思想完全符合民主(如钱穆)。

   

   老芦还说:民主思想和民本主义的本质完全是两回事。对此我在《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已经说了:民本思想与民主思想、民主思想与民主制度之间当然都存在着一定的历史距离,但在义理上三者又是一脉相承的。至少,比其它“神本”及“神主”的宗教如基督教与民主之间距离短了许多。

   

   老芦有才华没学问,有学问没根基,无论摆出多么骄傲的架式,都是虚妄飘浮经不起推敲的。明乎此,他的观点短期内可以亳无预兆地变来变去,甚至前后文自我掌嘴,就不奇怪了,这也是他做人做得那么“小”的原因所在。类似藏头露尾长充蒙面侠、屡败屡战耍赖充大头、文过饰非鸭子嘴更硬、为保面子造谣栽赃等下三烂行径,略具中华文化道德修养者一般是不屑干的。此君却持之以恒地干得津津有味,芦皮之厚,一时无两!

   

   旁观者清,“海川”陪审员网友挺身指出:“当年芦笛自恃伶牙俐齿高调骂阵,老枭虽忍让再三,争奈来者不善苦苦相逼,被迫还手,枭文不过三篇已是打的芦笛满地找牙,只好哇啦哇啦满嘴English,自此轻薄之态收敛了不少,观战者连呼痛快。”云云。“海川”是老芦根据地,大伙给老芦面子,对于枭芦之争,一般不予置词,陪审员网友估计是忍无可忍了,才站出来主持一下公道。

   

   如果是江湖武斗,一百个老芦都驴骨无存啦,别说贴身缠斗,他连老枭的尿骚味都无缘得闻。好在是网络文战,碰上这样死不认错的犟嘴驴,我也拿他没办法,唉呵。

   东海一枭2006-4-2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