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闲语闲言徒内耗---借老戚一用!]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黄喝楼主,下流胚子傻瓜子!
·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妄谈“原创性”,胡说波普尔----黄喝楼主批判
·子系中山狼!----并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上网有感
·别揣着亿万存折当乞丐!
·给草根荐书
·向各界小流氓叫板!
·东海木鸟歌
·本体四论
· “博白事件”的警示
·-“博白事件”的警示
·蚂蚁开会:踏平东海,推倒昆仑!
·《话我总是要说的》
·历史是大人养的!
·寻找自我: 实在看不过去,挑些简单的问题替老枭回答!
·《丛林》
·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儒家的天与基督教的上帝本质不同何在?
·枭文《信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争鸣小集(1)
·自由人士应接受性善论的指导
·枭文《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跟帖争鸣小集(3)
·第壹共和:枭兄,你在信口开河瞎说了!
·先务道德,再论文章
·仿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违法未必不君子,获刑或许更儒家----为郑家栋一辩并答刘晓波
·王丹和朱元璋这两个角色!
·人的尊严从哪里来?
·“颠倒英雄”-----复荆楚
·《你的精彩》
·与振标兄游龙虎山
·与芦笛先生的告别词
·雪峰:驳东海一枭的《枭灭性恶论》(一枭附言)
·偶得八绝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11)
·儒家不是家!
·草木有形皆劲敌,鹤风无处不王师---无题二首
·zt中国传统文化人为何远比法国文化人有骨气?
·唯我儒家最大家(二首)
·海外独知芦笛体,轻薄为文哂未休(旧文备忘)
·与芦笛先生有关的一些文字(备忘)
·答“胖”网友
·《一盏灯》(四首)
·好大一个王!
·以天下至诚,创世间奇迹
·枭心(杂诗一束)
·贼党,住手!
·怀人四首
·为刘晓波开一窍
·“我干啥都行,你干啥都不行!”
·无弦琴:以当代儒教政治学使疑儒思想烟消云散——兼答复东海一枭
·儒家是我光明宅,我是儒家保护神(四首)
·黑铁时代,儒者何为?----与儒家同仁共勉
·送振标
·请一齐来创造奇迹!
·五绝五首
·近期枭诗国内坛子部分跟帖“备案”
·谁也别想偷偷绕过去(四首)
·网友赠诗集萃(之14)
·雪峰:大家狂起来——与东海一枭共饮一杯
·我是仁者我怕谁!
·最大的力量
·民运队伍中的文化幼稚病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4)
·少一点苛责,多一份自省!
·网事有感二首
·圣人最爱说家常-----刘晓波批判
·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出书如出精,一出天下艳!
·萧瑶唱和遍寰中(修正稿)
·《人是可以被唤醒的》(外一首)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5)
·王云高 :爱,并沉重着(小说)
·《你要迎向人世间的一切》(外一首)
·彩云归处隐名家──与王公云高酬唱之乐
·关于中止“稿捐活动”的声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写怀二绝
·干啥都应义利明
·《外出走走》
·儒學論壇两高管对枭文《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的回应
·《只要有人请》(组诗)修正稿
·为人难得三分傻(枭声重放)
·《谁与我同行》
·君子笃恩义(少作新发)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附枭文《儒家三法印》等)
·《野蛮与文明》
·《黑砖窑事件抒愤》
·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博讯东海一枭博客点击逾250万自贺
·摩诃般若(组诗)
·《任何人都不应该是工具》
·《写怀答网友》
·东海草堂(网络)开堂迎客志喜
·黄河清:口占贺东海一枭(余樟法)博客点击逾250万
·《火花小集》
·杀人不碍大慈悲!
·《最高法印》(四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闲语闲言徒内耗---借老戚一用!

   闲语闲言徒内耗---借老戚一用!

   

   一

   有人就有是非,有是非就有争辨、争执、争吵乃至斗争。文化圈和政治圈(广义)的是是非非特别多,争辨争执争吵斗争自然特别多,自由门民运派亦不例外。这不可避,也不可怕。思想观点之异,不妨小争大辩。原则性的大是大非问题,更应执善斗恶,求是斥非,堂堂正正理直气壮地去争,不伤和气当然好,伤了和气也无妨。

   

   但是,对于一些鸡毛蒜皮牛溲马勃,特别是一些人际方面的小是小非闲是闲非,不论与自己有无关系,还是大而化之,一笑了之为好。谣言止于智者,恶言止于仁者,至于无端地把它们端到桌面上来,在公众场合和公开媒体散播一些有损他人人格的传言甚至缺乏事实依据的谣言,就更不应该了。那样做,不论主观意图如何,客观上都起到了挑拨的“作用”。

   

   二

   前不久老戚在公开发表的文章《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是否应该反思》中,提到了一些同道之间的恩怨传闻。我不小心看到了,觉得有些不妥。纵所言属实,也不宜多说,私下说说也罢了,何必满世界嚷嚷呢?再说,广西小小同道圈风气一向颇好,没必要介入一些无益有害的争闹。与老戚虽仅浅浅的二面之交,看在广西的份上,跟帖劝了他几句。

   

   他表示感谢教诲,本以为这事就揭过去了。可网友寄来的文中有一篇《老戚给老枭的一封公开信》。此君对我的一番明显的好意丝毫无觉,却大玩乾坤大挪移之术逞辞而辨。说什么“文中提到的某些人和某些事和你有关,你认为我不应把朋友间私下场合的交谈说出来。这是我的疏忽,我郑重向您道歉!”“得罪什么人我就不在乎了。但得罪您我就挺难受的。”云云。

   

   天大地大东海大,器世间配得罪我或伤害我者多乎哉不多也,多少大佬都办不到,况小小老戚乎?况我骂余王,天下皆知,有什么好隐瞒的?与他聊过几分钟话,写进文章,有何不可?怎么谈得上得罪?把我看得这样“小”才是令我讨厌的。但凡有十岁孩童的智力,他就应该明白我的劝戒是出于公义和善意,明白要道歉的对象不是我,而应是黎小龙杨在新赵昕刘晓波任不寐郭飞熊和独立笔会!

   

   让我觉得过分的是戚文中这一段(本不该散布这些,但考虑到戚文是公开发在《自由圣火》,后又广泛转帖,在《自由中国》跟帖纷然,已无“隐瞒”必要):“后来广西两位重量级人士黎小龙和杨在新到钦州与我会唔时。两人都清楚地向我表达这样的信息:腹背受敌。也就是说维权人士除了面对强大的红黑集团外,维权人士还将要面对认为是友邻的攻击。两位朋友都向我表达了对余杰和王怡的愤恨。甚至也透露出另一重量级维权人士赵昕先生对刘晓波先生的不满。他们不仅拒绝郭飞熊访美,对F功的学员是见死不救,他们为了争位置还内部排斥任不寐先生。”

   

   我当时的回贴是:老戚好,老枭有个怪脾气,坚决地认为:朋友私下说的话,不能轻易外传!纵有必要必须公开,也应先征得发言者同意。老戚写到的这些,涉及到黎小龙杨在新余杰王怡赵昕刘晓波郭飞熊任不寐F功的学员,干系重大,不知是否属实。即使所言属实,同道私下所聊,公开出来,于人于己于笔会于民主事业皆不利,老戚想过这些吗?公布之前征求过黎小龙杨在新赵昕他们意见了吗?现在有关团体及同道间颇多不正常裂痕的和无必要分岐,而且某些矛盾有公开化尖锐化趋势,大不利于民主事业之发展和未来民族之和解。念之忧心不已。釜底抽薪,谁有大力?火上浇油,宜有所慎!

   

   三

   最近,一些人包括老戚对独立笔会的攻击是很不公允不着调不负责任的。纵有千般不是万般不好,谁能在囯内找出一个比独立笔会更“是”更“好”的组织来?笔会和笔会中人当然可以批评,但不应该轻言薄语东家长西家短,不应该恶意地全面否定一棍打倒。余王拒郭早已沸沸扬扬成为公众事件,不论私下还是公开,议之批之都应该。但应就事论事,不宜波及笔会全体。我与笔会多数同仁文化异途,有些人对我存有偏见,并不友好,但我尊重他们的思想选择,更尊重他们为民主事业的所做的一切。余杰等少数人的不当行为代表不了笔会全体,也抹杀不了笔会和多数同仁的辉光。

   

   部分民主志士和广大国民一样未受文化熏陶,缺乏中道智慧,待人接物为人处世,不是“不及”,就是“过”,根本把握不了一个合情合理正常适宜的度。所以,对笔会批判得过火些也罢了,但对刘晓波任不寐等民运前辈不应丧失基本尊重(当然,其它民运前辈也一样,不论温和激进观点如何,不论国内国外身在何处,都应该享受我们起码的尊重。作为先行者,他们都对民主事业作出了不同程度的贡献。后来者不论多么激进“先进”,都不应忘记他们的付出。而且,也不是写几篇不痛不痒的文字就比前辈们“先进”了,就有了说三道四喝斥他们的资格。至少我绝不敢这么狂妄。民运也应有民运的伦理)。后生小子轻言浮语胡批乱斥,败坏风气,实非所宜。就算前辈们之间真有矛盾,当事人自会解决,旁人实在忍不住嘴痒要插进去,也应在事情公开化以后。

   

   象这样把不宜公开的小道消息公诸天下,对任何人都没好处,既损害所涉人士的人格形象,又陷参与私聊的朋友于不义。戚文中有些指控非常严重,如斥“他们”对F功的学员是见死不救,且不论对不对,说此话不妨自问一下是否救过,救过多少?不然,与其责难别人见死不救,何不亲自挻身一救?又说“为了争位置还内部排斥”云云,纵然属实,也只有当事人自己才有言说资格。作者其实也是自我伤害。如此留不住话藏不住事的大喇叭嘴,别说“相谋”什么,与之来往都要有绝大勇气。老戚另外一些言论也很不着调,如对刘荻毫无凭据的恶意指控之类,作为广西人,我为之脸红。

   

   四

   我是卧龙岗上散淡的人,主要生活在内心,在空中,在书本,在古代,常与情风白云和古圣先贤为伍。大鹏展翅,九天嫌窄,东海之大,何所不容。我多次强调,无论什么人,无论当面背后,无论善意恶意,无论怎么批评抨击我,都没有关系,都感谢,都可以借以为修身进德之助。如有不实之词,至多澄情一下。曾有多人相告某某、某某背后恶意抨击我,我感谢但立即制止之。就算真有其事,那是某某没有机会了解我,无缘交我这个朋友,于我何尤,何足萦怀?

   

   我个人以“事无不可对人言”自勉,但我不希望听到有损于朋友人格、有害于同道团结、不利于民运事业的轻言浮语,不愿意看到同道之间互相攻击,持续内哄。这方面我是“中立之国”,坚持“中庸之道”,不问谁是谁非,不“帮”任何朋友。无力制止,那是无奈,但任何人任何一方受到恶攻和伤害都是我不乐闻见的。遗憾的是,现在有关团体及同道间的裂痕和分岐已成事实,我深知“中道”的态度是“两端”都不欢迎的,就象最近一小诗《摸一摸岩石的头》所写:

   

   摸一摸岩石的头

   小花嘲笑我手腕开始铁了

   拈一支花朵而笑

   老岩以为我脊梁有点软了

   

   老枭铁脊正腕,从无改变,千山独行,尽其在我,一般不考虑别人理不理解欢不欢迎。如有必要,如涉及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更是不惮于得罪任何人任何势力。我只希望矛盾各方具有天地之量,常以大局为重,多与对手为善,多成对方之美;希望广大同道都能海纳百川,“抓大略小”,互相批评时,尽量不涉及非思想性的小是小非小恩小怨;在公开场合,尽量避开非原则性的闲言碎语闲斗闲争。

   

   五

   国人中多“是非精”和“麻烦制造者”,好内斗,好架秧子起哄,一些有志于民运者也染上了这种恶习,令人遗憾(需要说明的是,余王拒郭是内斗,就事论事实事求是地批余就不属于内斗,但一些人把批余者也一锅烩当作内斗者,就是不明事理的糊涂蛋。我为了公义出于善意对有关人士的行径提出劝戒批评,说完便了,结果如何,我就不过多关注了。)

   

   古人有一支小曲唱道:闲是闲非知几许。物换星移,风景都如故。耳听是非萦意绪,争如挥尘谈千古。我“剥”一首新曲赠给大家:闲是闲非知多少。闲播闲传,平地风波搅。闲斗闲争起内耗,争如叫阵“三代表”!谨以此自勉并与广大同道共勉。

   2006-10-21东海一枭

   震旦论坛zhendanwang.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