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道德之性与生理之性---人性续谈(二)]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词训解之二十三:君子无戏言
·【吴元士】德不孤,必有邻——访浙江儒林前辈吴光教授记
·三教不可合一論
·关于“三教不可合一”答客难
·关于“主权在民”答客问
·殷周皆王道,殷秦非一系
·长住仁宅的颜回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今日微言(君子于言无所苟,大人处世要全真)
·儒家关于复仇的规定
·关于“子诛少正卯”
·今日微言(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致敬)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儒家是否会极端、排他、自大和宗教化
·关于修宪的百字意见
·思想反华和文化弑父---击蒙资中筠
·今日微言(巨变时代来临)
·习近平最适合现中国(微集)
·与陈明兄游山
·论语点睛:世事难免有例外
·陈宝生的教育特色
·一本实诚而光辉的书
·文化和文明(微集)
·文化和文明(微集)
·关于民族主义(微集)
·刘瑜的蠢话
·关于托利得定理
·《论语点睛》:孔颜之乐的奥秘
·今日微言(文章底事狂如许,知不可为偏要为)
·《论语点睛》:不要画地自限
·书能明理自然佳----序《元士文集》
·关于《中国历史精神》与萧三匝先生商榷(附言并附萧先生原文)
·别太抬举孙中山
·好人必有好报----善良小论
·今日微言(流氓就应该受到谴责和相应的惩罚)
·东海联萃(投赠联)
·从佛道之优善,尊两家为辅统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关于华夷之辨,批判某君之误
·关于仁本主义(微言)
·吕不韦:风险投资第一人
·关于华夷之辨(微言)
·今日微言(最好的人和最坏的蛋)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从暴秦说开去(微言)
·准备迎接百年来最好的时代(微集)
·儒家之隐:行其庭不见其人
·港台新儒家微论
·今日微言(防儒之口、与儒为敌罪恶特别大)
·《论语点睛》之:君子儒与小人儒
·为什么而读书?(微集)
·儒家也讲因果(微集)
·今日微言(知识分子应以立德为第一义)
·《礼运》大义前言
·《中庸精义》前言和目录
·《孟子•尽心篇解读》前言和目录
·千万不要恶度人生(微集)
·今日微言(圣贼颠倒是最根本的颠倒)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金朝微论(外交大方略:联美、谐欧、和俄、睦日、防阿、友韩、灭金)
·今日微言(大老实人最吉祥)
·教育微论
·今日微言(最邪的魔也要避我三舍,最大的佛也得让我三分!)
·关于文化认同和国族认同(微集)
·今日微言(一条最好最幸福的人生路)
·今日微言(寄望习近平先生)
·今日微言(半世城乡甘豹隐,中宵风雨待鸡鸣)
·儒家大中至正,西方精神分裂
·“良知坎陷论”微论
·今日微言(让科技发展与道德提升同步)
·《论语点睛》:澹台灭明的君子风
·太极微论
·太极微论
·太极微论
·今日微言(反孔是知识分子最大的蠢,反儒是政治势力最大的恶)
·微论美国、朝鲜并微答秋风们的批评
·继续微论美国及朝鲜(微言集)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诗九首)
·受侮挨打必有内因
·把权力推到礼台上---关于民权维护和元首推选(微集)
·五四微论
·相国和相企(微论)
·今日微言(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最高标准)
·中兴、中美微论
·今日微言(当代儒家当务之急)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善极不会返恶,圣佛不会堕落
·今日微言(洞察魏晋下流,警惕邪径依赖)
·对待夷狄的正确态度
·天机(组诗)
·今日微言(一个企业都能以言治罪)
·今日微言(习君功不可没,毛氏罪恶滔天)
·儒生的天职(微集)
·写在五四这一天(微集)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道德之性与生理之性---人性续谈(二)

   道德之性与生理之性---人性续谈(二)

   

   需要说明的是,孟子将耳目口鼻的生理欲望、即食色之性归类为“命”,只以仁义礼智之“四端”为人之本性。孟子认为,仁、义、礼、智是人本心所有的善,是“天爵”,欲望指向的人间富贵则是人爵,是在外者,有命存焉,不可强求。对此徐复观说:

   

   “孟子以为此类耳目之欲,在生而即有的这一点上,固可称之为性;但当其实现时,则须‘求在外’,其权并不能操之在己;所以他宁谓之命,而不谓之性。当时一般人,把仁义礼智天道等称为命,孟子以为此等道德理性,在莫之致而至的这一点上,固可称之为命;但当其实现时,是‘求在内’,其主宰性在人之自身;故孟子宁谓之性而不谓之命。由孟子对于命与性的划分,不仅把仁义之性,与耳目之欲,从当时一般人淆乱不清的观念中加以厘清;且人对道德的主宰性、责任性,亦因之确立。”(徐复观《中国人性论史先秦篇》)

   

   我觉得,告子以生言性,固然不确,孟子以心言性,亦有所偏。将耳目之欲、食色之性从人本性中划出去,既大可不必,也很不“科学”。性字由心和生组成,心,仁义礼智等善端,道德之性也;生,自然生命的耳目食色之欲,生理之性也。人的自然本能、生理欲望禀承“天”之健德和生德而来,与仁义之性一样,都是本然、原初之性,广义而言,都是一种至善。食色作为人之大欲,自私作为人之本能,是人类生命存在、延续和持续发展的内在保障,非至善而何?

   

   欲不可纵,纵之成恶,私不宜过,过度便错。与道德之性不同的是,如果缺乏有效制约,生理之性食色之欲很容易泛滥过度。性恶论者往往从人的欲望和自私心方面入手论证,把自私逾度、放纵欲望所出现的“犯分乱性”、“偏险悖乱”的结果当作了人性的本身。

   

   人欲私心本身虽是先天至善的“天命之性”,如果为了追求自己欲望的满足而伤害了他人、危害了社会、触犯了法律,当然就变成了恶。但在这里恶和善不是同一层面上的范畴。“善”具原初性,恶是派生的,恶只是善的“过或不及”而已。如程颐所言,“天下善恶皆天理,谓之恶者未本恶,但或过或不及便如此,如杨、墨之类。”(《二程遗书》)

   

   能够让人欲私心按照一定的轨道正常流行的,一是内在的道德良知,二是外在的法律和制度。对于一个社会和国家来说,道德的弘扬和制度的建设两者缺一不可。而且,制度比道德更重要。因为“中性之民”总是占了绝大多数。完全靠道德自律防范制约人欲的泛滥,世间只有极少数上根上智者做得到。

   

   绝大多数“中性之民”则“性有善质,而未能善”(董仲舒语),任其自然,往往道德心不及而自私心过当,单纯诉诸于“内心律令”,效果亦极其有限,所以需要他律,即良法的强制和良制的引导。

   2006-10-20东海一枭

   首发2006、10.21《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