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胡哥正沿着枭爷指示的方向奋勇前进!(旧文重贴)]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不识自由真面目,只缘身在专制中!
·不可嘴封无理者,何妨尿撒老枭头
·和易叶秋《咏梅》诗
·嘲学界
·江婴老获首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遥贺(外八联)
·东海老人:命运(七首)
·调梁泉兄(联)
·z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补裂待圆东海梦,援枭何必新华门!
·自题联
·自题并答谢九公慰勉(联)
·迷性反儒休近我,亲仁重道始成人
·为何自由知识分子很难交成挚友?
·答谢九公(联二)
·你们为什么那么蠢笨困苦?
·答谢九公(修正稿)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联贺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外一联)
·嘲知识分子
·笔尖流出声声泪,月下淘来字字金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以东海述古之道,解囚徒空前之困
·西山花鸟三春盛,东海风涛万古雄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外三首)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新文明从民主开始, 大仁义向儒家回归
·网选总统辞呈
·《泪洒今宵》(外三首)
·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
·《大发之年》(外三首)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哥正沿着枭爷指示的方向奋勇前进!(旧文重贴)

胡哥正沿着枭爷指示的方向奋勇前进!(旧文重贴)

   枭鸣天下之四一九:

   怀念毛泽东

   毛泽东,中共党魁,红朝太祖,与希特勒、斯大林并肩的大暴君大魔王大独裁者,在受尽屈辱迫害吃尽苦头的广大知识分子和异议人士群体中,他更是十恶不赦的千古罪人!然而,在相当一部分以工人农民为主体的弱势人群乃至一些老干部、老知识分子中,毛泽东依然是政治性怀旧的对象,毛的形象依然有正的、好的一面。九十年代以来,“毛泽东热”持续高烧不退,我无数次听到“如果毛主席在就好了”、“还是毛主席好”之类的感慨。一次与数位经历过文革的“老知”闲聊,如果死去非得在地下“见”三代领导人中的一位,大伙不约而同都选择了毛泽东。

   这与官方毎逢毛泽东诞辰就有意掀起的毛热不同。官方“这种祭奠主要是为独裁招魂”,“弥补日益残缺的政权合法性,为胡温体制的亲民路线提供党内资源和民意支持”(刘晓波语),“政治高层怀念毛泽东,是怀念毛泽东时代那种严密控制社会一切领域包括思想控制的铁腕专制统治,以及在国民心目中无上的威权地位。”(何清涟语)。而工农大众对毛泽东有保留的推崇、对毛时代有限度的怀念,是硕鼠成群时对老猫的怀念,是恶狼肆虐时对猎人的怀念,是“为了打鬼,借助钟馗”,表达的是对极端性两极分化的不满、对大规模腐败现象的痛恨。

   毛时代广泛存在着极权式的腐败和不平等,存在着二元化城乡隔离制度造成的不公、政治身份歧视的不公,毛泽东发展出了比君主专制、国民党专制都要恶劣的中共极权制度,制造了二十世纪人类最大灾难-----十年浩劫,造恶无穷,遗患无穷。然而不能否认,毛泽东时代,多数干部较现在廉洁,民众较现在有话语权(如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辨论等),社会风气、社会治安、社会保障医疗保障较现在好。那时工人属于领导阶级,生老病死都有保障,不必说了,农村社会也不象今日那样边缘化。虽穷,农村教育比今天更为普及,农村的医疗卫生状况也比今天强。而今国家富强了,农村医疗体系却崩溃了,农民的孩子大量失学,农民失去医疗和受教育的保障,政府无耻地放弃了应负的责任。

   毛泽东对于防止和惩治腐败更是下足了功夫。他发动了“三反运动”、“反五风运动”、“四清运动”以及“文化大革命”等政治运动来整顿干部队伍,保证了干部队伍尤其是中下层干部物质、经济上整体的清廉。-----不象现在,无官不腐,整个官场都烂透了。高喊反腐,实则愈反愈腐,号称法制,实则司法势利,对社会底层小人物总是“从重从快从严”,对于有钱有权的大人物的为非作歹贪污索贿,则极尽保护纵容之能事,即使偶尔抓出几个做做样子,也大都非常重视、非常慎重、重罪轻判、从轻发落。还有,都是伪民主和伪平等,毛时代的“大民主大平等”,比起现在来还有稀薄的民主味道,有一定程度的群众监督社会公正。

   毛泽东的人物形象、善恶功过极其复杂。他有冷血残暴以百姓为刍狗的一面,也有贴近工人农民的一面,有玩弄权术醉心特权的一面,也有富有理想主义和人格魅力的一面。如果说走进中南海之后的毛泽东因权力野心极度膨胀而走向负面,那么,“解放”前高举民主大旗的毛泽东,则是负少正多、恶少善多,无愧于代表了先进文化和民众利益的一代风流人物,无愧于“中国共产党的骄傲、中国人民的骄傲和中华民族的骄傲”(胡锦涛语),无怪乎大旗一举,胜利在握,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自古伟人如美女,不许人间见白头。如果命运不让人间见毛泽东白头就好了。如果一九四九年,或者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开始前,毛泽东就去见了马克思,那将是人民、人类也是毛泽东本人多大的幸运啊,中国乃至世界的历史将会重写,毛泽东将永远是神一样的人物,成为中国的华盛顿。当然,历史不能假设。

   老枭与弱势民众怀念毛泽东,怀念的是对贪污腐败严惩不贷的毛泽东,是为革命献出了六位亲人的有血有肉有情有意的“人间毛泽东”,是井岗山上、长征路途、延安窖洞里的克勤克俭平易近人毛泽东,是豪情满怀才华卓著开一代文风的“诗人毛泽东”。这个毛泽东主张并号召《民众大联合》;这个毛泽东痛斥:谁镇压学生运动,谁就是反动派;这个毛泽东答复黄炎培“怎样才能跳出历史周期率”的提问时说:“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个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监督政府,政府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这个毛泽东言及爱情则“热泪欲零还住”、思及亲情则“呜呼吾母”、发起豪情则“欲与天公试比高”、忧及世情则“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如果中国人民注定要接受中共的强制“代表”野蛮“服务”,如果中国大陆注定出不了华盛顿,如果胡锦涛注定学不了还政于民的蒋经国,那就希望胡主席学习毛主席,“从重从快从严”地革掉一批贪官恶霸的命,以大灭腐败分子的威风,大泄工人农民的怒气、中国社会的恶气!老枭岂不知,没有有效的权力制衡和舆论监督,靠刀,贪官是杀不尽的,岂不知怀念毛泽东、呼唤毛主席,对于中华民族而言,不啻是贪图一时之快的饮鸩解渴,是解决眼前困难的引狼入室?岂不知不首先解决“权为民所授”问题,“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只能永远是一句伟大的假大空话。但是,即然民主自由人权平等已无望,“翻身得解放,当家作主人”已无望,那就图个一时痛快也好。

   二月号《动向》杂志报道,一月中旬,中纪委研究室在指定的十二个省市开展党风廉政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地方各阶层对地方党政部门和主要领导的党风廉政建设满意度处于极低水平,平均不到百分之十八。这还是官方搞的调查,要是匿名投票,结果定会更低。经济发展了,神五上天了,多数民众却仿佛回到了解放前,“国家坏到了极处,人民苦到了极处,社会黑暗到了极处”(毛泽东《民众的大联合》),党和政府的形象恶劣到了极处。毛泽东热,是工人农民沦为弱势、贫富贵贱极端悬殊的悲惨现实和堆积如山的社会问题的集中反应,是火山将爆、大乱将起、历史的血腥悲剧又将重演的重要征兆。怀念毛泽东,是中国人民的大悲哀,是老枭的大悲哀。

   胡主席如果连毛主席严刑重典以治贪也学不了,相信不久的将来,毛泽东就会在民间或军方重新出现,高举着暴力革命及武装起义的大旗,振臂一呼,应者云集,星星之火,燎遍神州!

   东海一枭2004、3、18

   帮胡哥一把----反贪揭腐全民动员令

   腐败已成为中共的附骨之蛆和中国的恶性毒瘤,极大地败坏了民风党风社会道德,极大地毁坏了政府和国家的国内国际形象,极大地浪费了民脂民膏国资国产和各种资源,严重阻碍了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严重影响了民族凝聚力,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劳动、创造积极性,其空前的严重性危害性,已经众所周知无庸置疑(芦笛口头禅),燃起了广泛深入野火燎原的民愤!

   对于反腐倡廉,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八九以来,党中央国家院和各级领导的态度一直是“坚决的”,工作一直是“扎实的”,然而却愈打愈贪、愈反愈腐,弄成了今天这个有权皆贪无官不腐的大坏局面,原因很多,主要原因当然是制度性的,而且以贪反贪,以汤止沸,官官相护,抱成一团。最高层浊水横溢,对级别较高的贪官,多数当然不敢也不会动真格。

   不论胡温新政在其它方面怎样一仍其旧毫无新意,在反腐这一点上,比较而言,我相信真心多些、决心大些。何以见得?一、胡温素有清廉之名,反腐败不至于反到自己头上;二、反腐难,实行民主、宪政,维护民权、人权等更难,要争取民心,别无选择。这也是形势所迫,不真反,他们风雨飘摇的宝座令更加摇摇欲坠;三、胡锦涛对毛泽东很推崇。老毛虽为嗜血极权的大魔头,却不贪鄙,对于贪腐官员冰心铁腕从不手软!

   胡锦涛上任以来,多次强调腐败的严重性和反腐的必要性。在2003年2月中纪委二次全会上发表讲话时指出:“现在一些腐败现象仍然比较突出,导致腐败现象易发多发的土壤和条件还存在。反腐败斗争的形势仍然是严峻的。反腐败斗争的任务仍然是繁重的。”他在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时候发表演讲时誓言决不姑息腐败分子。从今年起,要集中兵力主动对腐败发起战役进攻,并在7年内国发起反腐决战。

   但是,不论胡温反腐决心有多真多大,动作绝不会大,拳头绝不会硬,非不为也是不能也。因为官场已经从上到下烂穿了腐透了,没几个干净的了,连一些市县乡镇之长都可以毫无顾忌地大贪特贪,连他们的收入资产都成了机密。胡温已经掉进腐败的汪洋大海里了,反腐之剑势必受到层层包围重重抵制,一不小心就会遭到腐败集团黑恶势力的猖狂反扑。他说,“对腐败分子,发现一个就要坚决查处一个,绝不能姑息,绝不能手软。”此空话也。一窝黑了,靠谁来监督、发现和查处?本来,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公布并核查官员及其亲属的的财产,然而胡锦涛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提出党和国家领导人带头公布家庭财产的建议,被否决了。

   胡身单力薄,立足未稳,他健康、进步、有益于人民和国家的言行,应该得到有力有效的支持。老枭认为有必要掀起一场反贪揭腐的全民运动,轰轰烈烈打一场反贪揭腐的人民战争。不论体制内体制外、国内国外,一切爱我中华的有知有志之士,大伙儿有力出力,有计出计,有招出招,有刀出刀,有信息出信息,有关系出关系,根据不同情况,发挥各自特长,通过各种手段、方法、渠道,把隐藏在各个地方、各级政府、各个部门、各个岗位的贪官污吏的贪腐犯罪事实挖出来,把他们置豪宅、包二奶、贪公款、受私贿、逃资金、大搞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的黑幕摸清楚,广为宣传,曝光天下。从而“帮助”胡锦涛和党中央尽量多地“发现”贪官。

   发达国家、移民国家已成为贪官外逃的乐园。2001年1月,新华社报道说,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有超过4000名贪污贿赂嫌犯出逃境外。如果能“完全统计”,如果加上近两年的,这个数字必会连翻几十几百番。建议有能力、有实力的民运组织成立“中国官员海外资产调查委员会”之类组织,与联合国、国际组织或有关国家的政府部门携手,找找已经逃及尚未出逃的贪官们的“麻烦”。按国际反腐败公约,打击金融领域的国际犯罪活动,惩治异国贪官,本是他们应尽的义务;同时,还可以建立一个“中国贪官调查委员会”,设立“中国贪官榜”网站,为广大贪官污吏提供一个曝光的机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