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一枭诗词(最新点评本)]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一枭诗词(最新点评本)

东海一枭诗词(最新点评本)
   野趣
   春暖花争艳,潭深水自平。
   吟诗赠归鸟,偶和两三声。

   [点评]
   不如归去:好一句"吟诗赠归鸟",绝妙
   碰壁斋主:潭深水自平,此语绝佳,体物甚工。
   山居:以景入诗,记唱和,颇贴切。“潭深水自平”五字当注意。风不起,水自平;然风起当何如?六祖说法,不是风动,不是幡动,而是心动。心不动,风动水动,又有何妨?老杜有“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此心不竞,意与云迟,坐化自然。老杜健笔,虽不是僧,然一颗禅心,在胸中蓄得。发而为言,境界自高。老枭仍被外物所拘,盖心平与不平,不在潭深与不深也。不过,从五字可见老枭渐狷。可喜可喜。
   逸峰《步韵奉和东海一枭“野趣”诗》:冷涧千枫艳,气清云影平。 林深藏异鸟, 野寨唳凄声。
   王中陵:翅阔凌空起,凝眸笑不平。狎莺怜鸭闹,撼地是枭声。
   枭注:潭深水自平,此句不可忽过,此中有深意,有禅意,浅人难以参悟哦
   咏鸡
   世失古人风,禽全君子德。
   更羡其声雄,一呼无下白。
   [点评]郝一匡:此诗所说的“禽德”,乃旧时所谓“金鸡五德”。此说將儒家的理想人格寓意于鸡:鸡冠寓“文”,以此推之,鸡足距寓“武”,斗勇寓“勇”,时呼寓“仁”,唱晓寓“信”。唐人李频《府试:风雨闻鸡》诗云:“不为风雨变, 鸡德一何贞。在暗常先觉,临晨即自呜。”实则,此类诗之滥饬始自《诗经》。 其名句有《王风.君子于役》:“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又,《郑风.风雨》:“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我评萧瑤君此诗 “格调高古,寓意深刻,内涵外延”,此之谓也。因其虽愤世嫉俗,而美刺所指却深藏不露,合乎圣人温柔敦厚的诗敏。因李贺诗中有“雄鸡一唱天下白”,遂使后人几乎不知古句原为“时呼”。今萧君诗中始將“唱”字恢复为“呼”。也 是正途。
   题根雕:盘龙
   此物非凡品,待时蟠曲深。
   风雷一朝动,万里布甘霖。
   [点评]葛红兵:老枭之志,高也!狂也!
   鹰
   锐眸凝电火,怒翅挟惊雷。
   世上狡狐兔,闻风胆尽摧!
   [点评]王中陵:高视阔步,不忘天职。泽丰愁稳定,死水望惊雷。谁怕凌空扫,城狐胆欲摧!
   抒怀示友人
   其一
   耽行古道历千关,棘路霜风步步艰。
   惜月怜花心不老,愿融热血化冰山。
   其二
   红尘滚滚莽无涯,高洁灵魂自有家。
   半世江湖仍故我,满天花雨不沾花。
   其王
   骂鬼忧天原侠骨,诛仙杀佛亦慈心。
   痴来欲化光明树,照彻千秋黑夜深!
   [点评]
   嘲克林顿
   偶尔风流偶忘形,竟遭弹劾是非生。
   吾皇妾侍知多少,谁敢人前道一声!
   [点评]
   王中陵:拉链门终不及多裆炙有特色。
   错 过
   错失青春悔已迟,落花岂有再登枝?
   当年多少寻常事,抱恨重寻尽是诗。
   [点评]
   熊东遨:此等遭遇,人多有之;此等感受,亦人多有之,然此等诗未见人人有也。正所谓人人心中所有而笔下所无者也。如此"错过",人生只可有一,若一而再、再而三,便非"错过",直是"罪过"。
   自嘲示饶君惠熙
          一
   偶向商潮试钓纶,有时豪阔有时贫。
   有时一付流氓相,谁识英雄面目真。
          二
   报恩济世两无能,躲进枯斋学老僧。
   莫笑书生终自弃,名心淡后道心增。
   [点评]
   王中陵:
   好山尽被江郎占,看够天花我取真。
   用晓南《雨后偶得》韵寄晓南
         之 一
   当年龙虎气全无,归去来兮何所图?
   重向书山招旧侣,直从诗海探骊珠。
         之 二
   云外青峰淡若无,花前月底炼灵珠。
   请君唤取丹青手,绘我山庄笑傲图。
   晓南《雨后偶得》:"廉外新秋霁雨图,朝来清
   露晚成珠。吟虫一二星三五,今夜故乡入梦无?"
   [点评]
   王中陵:沐了晓南之雨,便减龙虎之气欲赋归去来不知所图矣,我读了吟虫三五也是顿起入山探海重炼灵珠之想。然老枭自有天地,“不须唤取丹青手,自有逍遥笑傲图”。“花前月底炼灵珠”,妙句。稍有真假莫辨之嫌:
    惊见清新雨后图,一吟难寐亦怜珠。
   长安当谢萧音远,欲问鲍坟尚有无?
   奉题唐甲元丈《望山楼诗草》
   龙潜豹隐几多年,诗草丛中露一斑。
   阅尽人间悲喜剧,只留青眼看青山。
   [点评]
   王中陵:青眼一只,吓煞猫眼万双。“只留青眼看江山”,可圈可点。(易青为江可乎?)
   偶 成
   僻谷幽居年复年,兰香蕙质画中传。
   不堪移向街头去,市与游人值几钱。
   [点评]
   江婴:唯画中传,谁慕高洁?
   王中陵:任尔兰香蕙质,市埸经济了,全凭老人家那大头说话。
   山居评:老道因喜兰,故于“不堪移向街头去,市与游人值几钱”,颇多感慨。老家花鸟市场,落山兰不问好坏,一律按每一支花苞2元计。乡下农闲,纷纷上山,人迹至处,兰花扫荡殆尽,极感痛心。老道城市蜗居,镇日办纸,无地可养,亦无心养之,但爱兰之心,无一日止。因调起阿哥兴趣,告之若有落山之兰,不问有无兰苞,只检其茂盛壮实之苗,一概收之。如今阿哥家园,生机盎然,四季可闻兰香。
   杂 感
   一
   医头医脚费周章,复古求洋觅药方。
   最怕庸医瞎胡闹,妄施手术更添伤。
   二
   每见庸才多作怪,反观高手似无能。
   静心悟入逍遥境,信手飞花亦上乘。
   [点评]
   王中陵:二十年改革之最大靓点就是贪污腐化的突飞猛进登峰造极。非庸医也,是特色也、高手也、代婊如云也。
   黎军:使我想起八十年代初期,山西一位诗人在他一首获全国一等奖的诗中有句:"我们的家
   不知道出了点什么问题,总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卖药的窗口却老是关着....."其时已言中时弊颇深,庸医者,昏厥而不能诊,沉迷而无良方,保守而施成方之药,故更病入膏肓。此诗之"感",喝也,唤醒也。
   和周汉丈《致老区乡亲》
   莫惹伤心睡不宁,劝君慎向老区行:
   当年染遍英雄血,此日依然未脱贫!
   周汉丈原玉:"晚年回首忆征程,遥念疆场鱼水情。伏案展图寻旧地,乡亲父老可康宁?"
   [点评]
   王中陵:靠流血革命,靠分田收地,靠愚民防川,终是远离创造,远离大潮,焉能脱贫。
   葛红兵:官生于民,民生于疾苦
   黎军:"江山不改旧时波","山河依旧枕寒流",与古之哀叹如出一辙,"英雄血"换来的是"未脱贫",可哀可叹。
   牛钝:劝君慎向老区行,满腔悲愤,尽在一“劝”一“慎”中,革命前辈缅怀故地,在此若有赴蹈之忧。与周丈原玉参读,悲愤之作,竟成讽刺,未知周丈读后,宁无愧乎?
   咏 云
   半世逍遥物外身,缘何自愿落红尘?
   出山原不图腾达,化作春霖好润春。
   [点评]
   王中陵:潜入夜,细润物。借物言志。
   偶 成
   僻谷幽居年复年,兰香蕙质画中传。
   不堪移向街头去,市与游人值几钱。
   [点评]
   山居评:老道因喜兰,故于“不堪移向街头去,市与游人值几钱”,颇多感慨。老家花鸟市场,落山兰不问好坏,一律按每一支花苞2元计。乡下农闲,纷纷上山,人迹至处,兰花扫荡殆尽,极感痛心。老道城市蜗居,镇日办纸,无地可养,亦无心养之,但爱兰之心,无一日止。因调起阿哥兴趣,告之若有落山之兰,不问有无兰雹,只检其茂盛壮实之苗,一概收之。如今阿哥家园,生机盎然,四季可闻兰香。
   笼 虎
   自由世界忆当年,一啸风生百兽寒。
   何事出山成玩物,日供游客作消闲。
   [点评]
   王中陵:披得此皮承供养,自由何用且休闲。麻雀虽小,却至今未有喂活的先例,小东西不受嗟来之食,愧煞这以皮毛自诩的庞然大物。
   杂感(一)
   堂皇冠冕早违时,遍体虮虱不自知。
   安得置君风雨骤,从头换洗焕新姿。
   2000.7
   《老上海三十年见闻录•国闻脞录》:"有数西人聚饮于一品香,酒酣耳热,畅论时事。一西人攘臂而前曰:'余观中国官场几同儿戏,贪官污吏充塞衙门,如人之有遍体虮虱而不自知。我辈身处中华,于蝼蚁之微往往不忍伤害,独于此辈痛恨切齿,或剐或杀,日望中国亟除之。'快人快语,闻者为之钦迟不置。"
   [点评]
   黎军:"违时"的却行时,该"自知"的偏不自知,真无可奈何!着实需要时时在风雨中换洗,可谓真知政见之诗。
   答白草屋主
   不信春光去不回,千年铁树要花开。
   行行热泪声声血,誓把东君唤醒来!
   附白草屋主《致老枭》
   顽石何曾会点头,只因秽浊水横流。
   自从枭笔凌空舞,天地愀容不胜愁。
   西部大开发
   一
   廿年改革响风雷,公仆争先富起来。
   战鼓又闻西部起,再凭开发发横财。
   二
   开发喇叭动地吹,民贫国瘦愈官肥。
   纷纷巨蠹弹冠笑,又是黄金遍地时!
   [点评]
   独善翁:希望预言成空。
   黎军:身经世感,前车之鉴,发而成诗,重棰警钟,震聋发聩。只恨"不见连年辽海上,文章何处哭秋风"。
   有 感
   饱看官商鱼水亲,频闻警匪一家春。
   可怜革命早功峻,依旧人民是草民。
   [点评]
   江婴:世态之写照。
   山居评:老杜“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写实乎?不写实乎?若云写实,无一字见官、见民;若云不写实,无一字不写官、写民。如此,老枭此诗,便落下风。为何?实则实矣,然已无勾想余地。
   黎军:快意淋漓,如匕首,如投枪,一镝见血。一个"饱"字,一个"频"字,世态尽入其中。"鱼水亲","一家春",可是真实写照,画虎画骨。
   夜
   万木萧萧风雨紧,星沉月暗满天云。
   何当赤手扶新日,重造河山锦绣春。
   [点评]
   江婴:不扶新日,只造新春。
   王中陵:人性复苏,自是新天。
   登天台山华顶
   其一
   久闻华顶杜鹃鲜,一路春光锦作团。
   更愿登峰迎日出,留将风物后人观。
   其二
   崎岖历尽喜登峰,荡荡长天浩浩风。
   万里波涛推日起,千秋云锦满山红。
   [点评]
   葛红兵:高视,大气。意象美、人格美合一。
   石梁飞瀑
   其一
   山高林密出清流,质最清纯性最柔。
   岂料临危豪气涌,凌空一跃壮千秋。
   其二
   路转峰回志不回,每逢坎坷更花开。
   群雄刮目相看处,千尺悬崖撒手来。
   [点评]
   江婴:非夫子自道乎。如此飞瀑,语意两新。
   王中陵:壮哉,大丈夫在世固应如是也。
   山居读易生:浙江天台山,风水佳胜,此间人谓有龙气。老道年前踏访至此,以为非浪得虚名。石梁飞瀑,为何形成?后山两涧水,犹如两龙,逶迤而来,至此处相激相荡。前虽有遇石梁横阻之,然龙势终不可挡,穿石而过,奔腾直下,此景世间罕有。文人至此,雅兴争发。写景之诗难作,一不小心,即入古人范巢。老枭似已悟得此理,竭力摆脱。“岂料临危豪气涌,凌空一跃壮千秋”,壮则状矣,终有一个我在。不若“飞流直下三千尺”,不见我而实有我,了无痕迹。佳句难得,一半人为,一半在天。
   牛钝:出入佛老,举重若轻,托物言志,得咏物三昧。凌空一跃,悬崖撒手,矢志不渝,乃能如此。
   杂 诗
   木叶萧萧遍地秋,秋声凛冽撼危楼。
   楼头独立谁家子,一夜霜风雪满头。
   [点评]
   江婴:人生之秋,何其凛冽。
   葛红兵:悲乎!秋之为气!哀乎!人生近晚,与天同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