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牛钝:东海诗词读后感]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一枭郑重声明
·讲道理慎言诽谤,仰龙象略为遗憾
·赖立人:“东海之道”的又一种读法: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一枭附言)
·和易叶秋《抒怀一首》
·莫谓外道气焰高 佛门自有狮子吼(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老枭收费,一个问题5000元!
·憨豆:如果老枭落水
·惯见野狐涎,唯盼狮子吼!
·弱智问题收费办法暂行规定
·我为锦涛铸法印!
·和老憨:自许华文第一人
·再和憨豆:人唯权利我唯心
·《我的情人,艳绝人间》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东海楼头卧,湖湘眼底空!
·三和老憨:老枭没落,力虹先落水了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4)
·厚德最耐看,士当论志远-----关于儒家法印问题答客问(二)
·小王子: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一枭附言]
·对大陆佛门现状的批评
·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
·观点偏颇,导向错误-----对不锈钢老鼠的反批评
·九曲澄:读东海一枭“力虹入狱,鸦雀有声,何似无声!--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口占以寄
·东海草堂大联示警
·为力虹,也为你们自己!----呼吁知识分子兼吁中共当局
·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二辑)
·苗人凤呼唤胡一刀
·冯楚:力虹,我要向您开炮!----赠东海一枭和吾同树
·与力虹站在一起---我的自由已气息奄奄!
· “统治者的心胸”是靠不住的!----关于言论自由复“订正”网友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有儒有民主,犹如插翅虎!
·代转芦笛一函,拜托“各位大侠”
·家宝君,我们为你造“温床”!
·见了魏老大,谁敢不低头!
·天下居然有芦笛这种垃圾!
·凡是美眉及上来娱乐的网友,请离我远点
·东海草堂答客难(毕时圆、凌楚风、Shenshyh、秦关段玖等)
·吾家自有大神通!
·《钉子》(外二首)
·zt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居下不居上,做尾不做头!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
·zt无弦琴:述评“东海之道”入门书(一)
·刘晓波有进步
·毕时圆刘晓波张国堂芦笛们狂者乎妄人乎?
·东海一厢情愿,晓波一如既往!----替老刘澄清一下
·旧诗一束忆故人
·东海制联小萃三(投赠联)
·剥黄景仁诗赠某坛某些所谓的自由人士
·真反儒者,畜生也!
·芦笛问俩问题,要出一万元咨询费
·他(老枭)就既是小人,又是畜生!
·芦老谣子又乱造!
·欢迎参观:“我爹的雕塑作品: 东海一枭! ”
·本体初论
·雪峰可以在枭门称尊!
·应邀转发芦笛《东海之道要诀——在东海之道国际研讨上的发言》
·高人托梦大骂,老枭冷汗直流!
·慰勉高智晟(七律二首)
·稿费恐断流,老枭发了愁
·不拜老魏我拜谁?
·水古:力虹,我要宰你
·老枭落水演习全版(同题诗大展)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旧文新发并附言)
·芦笛为老枭所作之序及一枭附言
·不亦快哉(八则)
·不认识人民日报不要紧但要认识民主论坛(诗三首)
·过去错认为朋友的人翻脸后露出的狰狞面目
·在专制面前自我缴械!
·倡利己说,赞高智晟,非伪即愚!
·《为北岛改诗》
·《本体不许十论》
·垃圾文字,垃圾人物!----芦笛、张国堂现象略析
·与秦晖先生商榷
·在博讯赚了两百万!
·真想看我,总找得到的!
·致人性大知,发宇宙大秘:《本体二论》
·寂寂千秋终炽盛,区区一己任浮沉
·本体二论
·戒笔小诗
·黄喝楼主: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主张自私自利(一枭附言)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
·妄人刘晓波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修正稿)
·赠刘晓波君
·枭文点击率为何不高?
·乔眼花花真绝代,看将枭体作梨花!
·《我的眼里没有仇敌》
·可怜季羡林,九十尚空茫!
·切莫源头混清浊,宜将枭眼察秋毫!----再训秦晖诸君
·薛振标、东海一枭:探望杨在新
·《仁之二:你要对这一切负责》
·般若无尽藏真言,增长大智慧咒语
·受垢为王!
·外王学与民主路及民国纲要----略答Dck先生
·《十八个》
·《送“闲”下乡》
·“黄喝”黄喝楼主:为学不诚,不知其可!
·黄喝楼主严重警告老枭:我“绝不是善男信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牛钝:东海诗词读后感

   牛钝:东海诗词读后感
   
   爱诗大半生,作诗上千首,交友无数,评赏不少。日前见到名“牛钝”者评点枭诗一组,颇能“搔着痒处”,唯过誉不敢当。看来牛君乃此道高手,恕我孤陋,初闻牛钝之名,只知其为山西人氏,其余尚不了解,当是山西哪位诗坛名宿之化名也。
   一枭
   

   贺新郎-感事
   残日悲西匿。酱缸深,赤橙蓝紫,渐成污黑。病在肌肤谁敢说,直到膏肓血脉,叹衮衮,依然讳疾。不到黄河心不死,奈佳人,落水皆成贼。天似醉,夜如漆。 孤灯独对千秋寂。踞书峰,真言吐处,自开灵国。偶尔扬眉嘲鬼魅,赢得人呼狂客。空自许,一流人物。众乐难求聊自乐,恣高吟醉展逍遥翼。天下事,娘希匹! 2000.7
   牛钝:宜以蒋总统方言读。
   
   拙诗多酬唱,有人颇以为病,戏答三绝
   其一
   高吟不畏应酬难,赞亦推心骂剖肝。
   第一流人原本色,岂随优孟斗衣冠。
   
   其二
   不吹大款不谀官,铁笔连心字字丹。
   宁守高标当世弃,肯遗笑柄后人弹。
   
   其三
   遍散诗香化浊尘,唱酬何损品清醇。
   是真风雅能容俗,具大慈悲不拒人。
   牛钝:今人而作旧诗,原不必于平仄节律上过分强调,但由于一行诗只有五六七字,若非出于诗句本身的需要,在不伤诗作精神的前提下,固当尽力避免字与音之重复,如“具大慈悲不拒人”一句,“具”与“拒”读起来感觉略显重复,或可斟酌改“具”为“有”“惟”之类,因为此字较后一字易于改动。(老枭:具则不拒,拒则不具,二字同音乃故意为之)
   
   花瓶
   描金雕漆斗娉婷,点缀高坛饰大庭。
   多插娇枝休带刺,须知尔等是花瓶
   牛钝:吾兄诗多慷慨豪迈,唯此四句从小处落墨,而所指者大,讽喻间得风人之旨。大官僚对于下面的小官僚,从根本上是持此态度的:多插娇枝休带刺,须知尔等是花瓶。尤其适用于某些具体的方面。
   
   自嘲
   叠出奇招智勇双,窗前明月似勋章。
   男儿落魄无聊甚,且把欢场作战场!
   
   袖手
   袖手迷尘里,千奇冷眼看。
   神州沉大梦,孤掌黑中天。
   叶落知风冷,唇亡觉齿寒。
   从今纵有泪,只为美人弹。
   牛钝:为美人弹泪罢,且到战场领明月勋章一枚可矣。另“自嘲”诗将明月比勋章,已是出奇,又将勋章授于欢场饶将,其无奈之状,如胸怀苍生者何?
   
   和周丈《致老区乡亲》
   莫惹伤心睡不宁,劝君慎向老区行:
   当年染遍英雄血,此日依然未脱贫!
   牛钝:劝君慎向老区行,满腔悲愤,尽在一“劝”一“慎”中,革命前辈缅怀故地,在此若有赴蹈之忧。与周丈原玉参读,悲愤之作,竟成讽刺,未知周丈读后,宁无愧乎?
   
   
   石梁飞瀑
   其一
   山高林密出清流,质最清纯性最柔。
   岂料临危豪气涌,凌空一跃壮千秋。
   
   其二
   路转峰回志不回,每逢坎坷更花开。
   群雄刮目相看处,千尺悬崖撒手来。
   牛钝:出入佛老,举重若轻,托物言志,得咏物三昧。凌空一跃,悬崖撒手,矢志不渝,乃能如此。
   
   
   自题二律
   其一
   闲贪流水静贪山,更与缪斯结夙缘。
   奇语破空飞异采,黄金逐手散青烟。
   忧常伤我非关酒,诗易穷人莫怨天。
   百折千磨棱角在,从无一字媚强权。
   
   其二
   花零酒薄不成欢,大梦醒来独倚栏。
   落日难追双鬓白,西风正烈万山寒。
   守真不懈求真理,立异何妨作异端。
   笔作刀枪思作马,孤灯深入夜漫漫。
   牛钝:“闲贪流水静贪山“一句,欲避平易,遂成险怪,还是平常一点如:看,观,爱之类就好。此处著一贪字,几失诗人气度,欲入贪官一脉。孤灯深入夜漫漫。诚佳句矣。(老枭:诗人贪水贪山与贪官贪财贪利毫无共同点。此处贪字有深意,改不得。)
   
   自题东海一枭文集示网友
   沉沉铁屋锁年年,高压严封透气难。
   网上惊闻风又紧,潮头忍看日将残。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纵燃孤胆向天掷,天阴依旧雾漫漫。
   
   其二
   百年生死两茫茫,忆往思来总断肠。
   先烈可怜都白死,后生难道尽空忙?
   邪侵古国沉沉梦,键接丹心字字香。
   欲疗人天千古疾,葫芦妙药试君尝。
   牛钝: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先烈可怜都白死,后生难道尽空忙?此等通俗字句,律诗中最难用好,常人多回避,吾兄非常人,故能信手拈来,驱策自如。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
   其三
   吁天拍案欲如何,忍看堂堂岁月过。
   路远常愁同道少,忧深每恨见闻多。
   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
   昨夜群英齐梦醒,满天风雨度黄河。
   
   牛钝:此首的可做枭诗压卷。唯“忍看堂堂岁月过”一句中,并无作者自己解释的“堂堂岁月等闲过”之意,然此微暇,不足深究。尾联“昨夜”二字已点明是梦境,“群”“英”“齐”“梦”“醒”五“毒”俱全,恐怕永远都是梦境罢“忧深每恨见闻多”,为人所不能道。“诗无处写横磨剑”,我等并不曾磨过剑,但总算磨过菜刀,倘若格一下物,则剑也一定是横磨的,然此处下一“横”字,已将作者满腔悲愤,已不是写诗所能排遣者,表达的淋漓尽致。结句造语雄奇,可颉颃古人。
   
   
   心雄无奈运乖何,岁岁新年客里过。
   唱和徒夸交友广,牢骚只为读书多。
   难弹古调成时调,惯听颂歌为楚歌。
   黑雾弥天尘满地,凭谁健臂挽银河。
   牛钝:难弹古调成时调,惯听颂歌为楚歌。一联亦佳。与“朝闻游子唱离歌”韵略同,兄固善唱和者。
   
   
   自勉二律并与广大网民共勉
   其一
   孤灯红入夜茫茫,风雨满城尽梦乡。
   国在焉能求独乐,学成宁肯为私忙。
   云中待试屠龙技,网上先开济世方。
   侧耳遥闻锣鼓乱,群魔粉墨又登场!
   
   其二
   繁华队里独求仁,万患千忧铸此身。
   李杜成规能范我?陈吴无路誓亡秦。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回首神州风又雪,吟成梁甫泪沾巾。
   
   其三
   手不停挥义不臣,不求富贵不求神。
   风云椽笔当回日,思想獠牙欲噬人。
   幸有江湖容我傲,更无豪杰畏官嗔。
   何当洒尽一腔血,大洗河山万里尘!
   
   牛钝:此三章豪迈开阔,各有所长,允为佳构。“国在焉能求独乐,学成宁肯为私忙”有古仁人之心,“李杜成规能范我?陈吴无路誓亡秦”具大英雄气,“幸有江湖容我傲,更无豪杰畏官嗔”磊磊落落,已得诗仙襟抱。
   
   
   自题
   百样飘零志未摧,追寻旧梦我重来。
   图书十万皆奴仆,师友三千是后台。
   立志曾求经世策,推诚愿拜出群才。
   何当一试拿云爪,浪卷钱塘挟巨雷。
   
   牛钝:会当刨肝沥血处,回头一望没后台。戒之慎之。
   
   
   黄昏下网,独立阳台有感
   十年磨笔如磨剑,领异标新张一军。
   架满奇书樽漫酒,身囹铁屋气凌云。
   冷嘲堂庙羊头狗,怕惹江湖豹脚蚊。
   回首天涯风起处,夕阳如血写悲文。
   
   牛钝:亦可以压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