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牛钝:东海诗词读后感]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世之六十七:关于金庸及其它
·枭眼看世之六十八:愚民思想,可以休矣
·枭眼看世之七十三:说完这些泡妞去
·枭眼看世之七十七:战士与性交大师
·枭眼看世之八十:泡泡又何妨
·枭眼看世之八十五:放过苍蝇问老虎
·枭眼看世之八十四:风雨千山我独行
·枭眼看世之八十六:找呀找呀找情人
·枭眼看世之八十八:找骂
·枭眼看世之八十七:中国,腐败的乐园
·枭眼看世之九十:过年好呀过年好
·枭眼看世之九十二:千年鬼物又装神
·枭眼看世之九十七:夏老爷和米老大的故事
·枭眼看世之九十九:谁玷污了绝代佳人?
·枭眼看世之一百零三:向官场外寻真乐
·枭眼看世之一0九:拳击“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0四:反革命宣言
·枭眼看世之一一二:再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一四:家丑外扬太不该
·枭眼看世之一一三:堂堂正正惩敌顽--给我公安司法机关的一个建议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民主的拦路虎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还我言论自由!---四谈人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一:跟屁文章
·枭眼看世之一二二:说话的权力
·枭眼看世之一二四:老枭的特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六:三打“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二八:三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三0:探索泡妞工作的新途径、新办法
·枭眼看世之一三一:在泡妞俱乐部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枭眼看世之一三三:抛残弃旧取新经
·枭眼看世之一三六:搭起民主大框架
·枭眼看世之一四0:求名之道
·枭眼看世之一四一:杀得好!杀得少!
·枭眼看世之一四四:也析“丁氏理论”
·枭眼看世之一四八:请朱总理让位
·枭眼看世之一五0:剥去恶鬼的画皮
·枭眼看世之一五八:五联网万岁
·枭眼看世之一六一:问天下谁配夸我?
·枭眼看世之一六二:李宪源们,吃我一刀!
·枭眼看世之一六三:奇士不可辱
·枭眼看世之一五六:朱镕基吓唬得了谁!
·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枭眼看世之一八八:天下第一骂
·枭眼看世之一五三:向尉健行同志进一言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枭眼看世之一七四:字字要从笺上立
·枭眼看世之一九o:忧天骂鬼一何雄
·枭眼看世之一九一:忧天骂鬼不能休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枭眼看世之一七七:财政部长与下岗夫妇:谁在撒谎?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枭眼看世之二O一:戒网告白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牛钝:东海诗词读后感

   牛钝:东海诗词读后感
   
   爱诗大半生,作诗上千首,交友无数,评赏不少。日前见到名“牛钝”者评点枭诗一组,颇能“搔着痒处”,唯过誉不敢当。看来牛君乃此道高手,恕我孤陋,初闻牛钝之名,只知其为山西人氏,其余尚不了解,当是山西哪位诗坛名宿之化名也。
   一枭
   

   贺新郎-感事
   残日悲西匿。酱缸深,赤橙蓝紫,渐成污黑。病在肌肤谁敢说,直到膏肓血脉,叹衮衮,依然讳疾。不到黄河心不死,奈佳人,落水皆成贼。天似醉,夜如漆。 孤灯独对千秋寂。踞书峰,真言吐处,自开灵国。偶尔扬眉嘲鬼魅,赢得人呼狂客。空自许,一流人物。众乐难求聊自乐,恣高吟醉展逍遥翼。天下事,娘希匹! 2000.7
   牛钝:宜以蒋总统方言读。
   
   拙诗多酬唱,有人颇以为病,戏答三绝
   其一
   高吟不畏应酬难,赞亦推心骂剖肝。
   第一流人原本色,岂随优孟斗衣冠。
   
   其二
   不吹大款不谀官,铁笔连心字字丹。
   宁守高标当世弃,肯遗笑柄后人弹。
   
   其三
   遍散诗香化浊尘,唱酬何损品清醇。
   是真风雅能容俗,具大慈悲不拒人。
   牛钝:今人而作旧诗,原不必于平仄节律上过分强调,但由于一行诗只有五六七字,若非出于诗句本身的需要,在不伤诗作精神的前提下,固当尽力避免字与音之重复,如“具大慈悲不拒人”一句,“具”与“拒”读起来感觉略显重复,或可斟酌改“具”为“有”“惟”之类,因为此字较后一字易于改动。(老枭:具则不拒,拒则不具,二字同音乃故意为之)
   
   花瓶
   描金雕漆斗娉婷,点缀高坛饰大庭。
   多插娇枝休带刺,须知尔等是花瓶
   牛钝:吾兄诗多慷慨豪迈,唯此四句从小处落墨,而所指者大,讽喻间得风人之旨。大官僚对于下面的小官僚,从根本上是持此态度的:多插娇枝休带刺,须知尔等是花瓶。尤其适用于某些具体的方面。
   
   自嘲
   叠出奇招智勇双,窗前明月似勋章。
   男儿落魄无聊甚,且把欢场作战场!
   
   袖手
   袖手迷尘里,千奇冷眼看。
   神州沉大梦,孤掌黑中天。
   叶落知风冷,唇亡觉齿寒。
   从今纵有泪,只为美人弹。
   牛钝:为美人弹泪罢,且到战场领明月勋章一枚可矣。另“自嘲”诗将明月比勋章,已是出奇,又将勋章授于欢场饶将,其无奈之状,如胸怀苍生者何?
   
   和周丈《致老区乡亲》
   莫惹伤心睡不宁,劝君慎向老区行:
   当年染遍英雄血,此日依然未脱贫!
   牛钝:劝君慎向老区行,满腔悲愤,尽在一“劝”一“慎”中,革命前辈缅怀故地,在此若有赴蹈之忧。与周丈原玉参读,悲愤之作,竟成讽刺,未知周丈读后,宁无愧乎?
   
   
   石梁飞瀑
   其一
   山高林密出清流,质最清纯性最柔。
   岂料临危豪气涌,凌空一跃壮千秋。
   
   其二
   路转峰回志不回,每逢坎坷更花开。
   群雄刮目相看处,千尺悬崖撒手来。
   牛钝:出入佛老,举重若轻,托物言志,得咏物三昧。凌空一跃,悬崖撒手,矢志不渝,乃能如此。
   
   
   自题二律
   其一
   闲贪流水静贪山,更与缪斯结夙缘。
   奇语破空飞异采,黄金逐手散青烟。
   忧常伤我非关酒,诗易穷人莫怨天。
   百折千磨棱角在,从无一字媚强权。
   
   其二
   花零酒薄不成欢,大梦醒来独倚栏。
   落日难追双鬓白,西风正烈万山寒。
   守真不懈求真理,立异何妨作异端。
   笔作刀枪思作马,孤灯深入夜漫漫。
   牛钝:“闲贪流水静贪山“一句,欲避平易,遂成险怪,还是平常一点如:看,观,爱之类就好。此处著一贪字,几失诗人气度,欲入贪官一脉。孤灯深入夜漫漫。诚佳句矣。(老枭:诗人贪水贪山与贪官贪财贪利毫无共同点。此处贪字有深意,改不得。)
   
   自题东海一枭文集示网友
   沉沉铁屋锁年年,高压严封透气难。
   网上惊闻风又紧,潮头忍看日将残。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纵燃孤胆向天掷,天阴依旧雾漫漫。
   
   其二
   百年生死两茫茫,忆往思来总断肠。
   先烈可怜都白死,后生难道尽空忙?
   邪侵古国沉沉梦,键接丹心字字香。
   欲疗人天千古疾,葫芦妙药试君尝。
   牛钝: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先烈可怜都白死,后生难道尽空忙?此等通俗字句,律诗中最难用好,常人多回避,吾兄非常人,故能信手拈来,驱策自如。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
   其三
   吁天拍案欲如何,忍看堂堂岁月过。
   路远常愁同道少,忧深每恨见闻多。
   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
   昨夜群英齐梦醒,满天风雨度黄河。
   
   牛钝:此首的可做枭诗压卷。唯“忍看堂堂岁月过”一句中,并无作者自己解释的“堂堂岁月等闲过”之意,然此微暇,不足深究。尾联“昨夜”二字已点明是梦境,“群”“英”“齐”“梦”“醒”五“毒”俱全,恐怕永远都是梦境罢“忧深每恨见闻多”,为人所不能道。“诗无处写横磨剑”,我等并不曾磨过剑,但总算磨过菜刀,倘若格一下物,则剑也一定是横磨的,然此处下一“横”字,已将作者满腔悲愤,已不是写诗所能排遣者,表达的淋漓尽致。结句造语雄奇,可颉颃古人。
   
   
   心雄无奈运乖何,岁岁新年客里过。
   唱和徒夸交友广,牢骚只为读书多。
   难弹古调成时调,惯听颂歌为楚歌。
   黑雾弥天尘满地,凭谁健臂挽银河。
   牛钝:难弹古调成时调,惯听颂歌为楚歌。一联亦佳。与“朝闻游子唱离歌”韵略同,兄固善唱和者。
   
   
   自勉二律并与广大网民共勉
   其一
   孤灯红入夜茫茫,风雨满城尽梦乡。
   国在焉能求独乐,学成宁肯为私忙。
   云中待试屠龙技,网上先开济世方。
   侧耳遥闻锣鼓乱,群魔粉墨又登场!
   
   其二
   繁华队里独求仁,万患千忧铸此身。
   李杜成规能范我?陈吴无路誓亡秦。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回首神州风又雪,吟成梁甫泪沾巾。
   
   其三
   手不停挥义不臣,不求富贵不求神。
   风云椽笔当回日,思想獠牙欲噬人。
   幸有江湖容我傲,更无豪杰畏官嗔。
   何当洒尽一腔血,大洗河山万里尘!
   
   牛钝:此三章豪迈开阔,各有所长,允为佳构。“国在焉能求独乐,学成宁肯为私忙”有古仁人之心,“李杜成规能范我?陈吴无路誓亡秦”具大英雄气,“幸有江湖容我傲,更无豪杰畏官嗔”磊磊落落,已得诗仙襟抱。
   
   
   自题
   百样飘零志未摧,追寻旧梦我重来。
   图书十万皆奴仆,师友三千是后台。
   立志曾求经世策,推诚愿拜出群才。
   何当一试拿云爪,浪卷钱塘挟巨雷。
   
   牛钝:会当刨肝沥血处,回头一望没后台。戒之慎之。
   
   
   黄昏下网,独立阳台有感
   十年磨笔如磨剑,领异标新张一军。
   架满奇书樽漫酒,身囹铁屋气凌云。
   冷嘲堂庙羊头狗,怕惹江湖豹脚蚊。
   回首天涯风起处,夕阳如血写悲文。
   
   牛钝:亦可以压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