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欢迎芦笛小回头!]
东海一枭(余樟法)
·这是刚收到的李作的材料
·回到九龙山
·“记取飞尘难到处”
·安得黄金千百万
·东海小语
·山居的日子(组诗)
·《囚》(三首)
·乱说话者戒----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杭州有诗侠》
·欲开风气愿为师
·认识你自己
·欲育自由花好,先植文化根深
·儒耶合作一家春
·东海之道的特色
·住在哪里(外一首)
·关于儒家人道主义问题的函
·谁识道德力量大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小语(之42~44)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欢迎芦笛小回头!

   欢迎芦笛小回头!

   

   印象中老芦是个极端反儒分子,与绝大多数自由派人士一样认为传统文化尤其儒学是注定要被西方文明淘汰的东西。不久前有网友说芦笛现在提及儒理态度温和客观了些。我表示不知确否,如果是真,我要向老芦从善如流、知错必改的君子风范致个敬!不料芦笛闻言大怒,骂我“造谣诽谤”,声言要到各论坛辟谣,痛斥我“出名心切,竟不惜造谣生事,以我为垫脚石!告诉你,我最近写的文字,无一篇不指责儒学,更痛骂理学,<史可法的选择>就是最集中地痛骂理学的文字,更多次鞭笞你这假道学、伪君子兼文盲。”云云,令我齿冷久之。

   

   真诚侠义的呼延宁网友去世,新旧海川网民同悼,我匆匆写了《呼延,好走》之后,正准备举呼延为例写一骂芦雄文时,芦笛《深情呼唤中国人自己的现代思想家──发现呼延宇先生》出笼。我提醒:呼延就是传统文化滋养出来的一个“真人”、“真儒”!忽见有跟帖说老芦觉醒过来了,遂点开芦文,一看果然。

   

   呼延君在制度上认同自由民主,在文化上则坚持中华本位,曾提出要资助我办《震旦网》,希望我更好地为振兴中华文明出点力,虽予谢绝,感铭肺腑。呼延君认为“要孕育出新的现代儿来,就必得要到中华文化这个子宫中去,从受精卵分裂开始,经十月怀胎,才能发育成熟起来,还要经过母体的阵痛和磨难,最后,一个现代儿才能呱呱落地。”老芦承认此言这比喻非常准确,而且给了他“深深的震撼”。

   

   果然是“身教”的效用强过“言传”多多矣。老芦小心眼儿一触即跳,空焰熊熊一跳就闹(笑话),毕竟算个智者(聪明人的意思,不是儒家三达德之一“智者不惑”之智,更非释氏的般若智),看来已不用在下“提”他也会“醒”来了。芦文写道:

   

   细读呼延先生的遗作,我不能不重新推敲自己原来的立论基础,发现那并不是我原来想象的牢不可破,呼延先生本人就是个最好的例子。他体现的正是儒家读书人“以天下为己任”、“位卑未敢忘忧国”的传统,而我多次在旧作中批判过,正是这传统使得中国知识分子们在近现代一次又一次地大规模实行“良心祸国”,以肤浅的“社会责任感”粗暴干扰社会运行,把中国当成了他们任意挥洒的白纸,直到最后造出史无前例的暴政来而后快。然而呼延先生却生动地展示了,这其实不是传统的过错而是知识分子的过错。在他身上,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只体现在自己身上,并没有强加到别人头上去。

   

   以道自重、以道自任的士林传统,与贡高我慢自我夸耀的当代精英意识以及“以肤浅的社会责任感粗暴干扰社会运行”的政客行为,完全是两回事,就象孔子说“古之学者为已”是为了自我的完善发展,并非为了自己的功名利禄一样。老芦反儒心切,其实是混淆了两者的本质区别。针对一些学者或基督徒肤浅管窥,便说儒家有自我迷恋、自我圣化情结,我在枭文《圣化自我,教化政权》中指出:

   

   历代大儒以道的承担者代表者自居,“士志于道”,把谋道行道当作自己的理想与使命,自爱自重,自强不息,正心诚意,成德成圣,也可以说是一种圣化自我。只是对于儒家来说,这个圣化自我的目的不是为了涂脂抹粉式的自我圣化,而是为了卫道弘道,以道制势,以道“正”权,儒化政权。“圣人的架子”是摆给权力、主要又是摆给君主看的。就象老枭之狂,是有方向感和针对性的。有网友说我网上与网下截然不同,网上雄威凛凛骂贼无忌,网下春风栩栩公子多情,如此矛盾,怎么解释?我笑道:很简单,因为我面对的是佳人不是贼!我的威风是耍给贼看的。

   

   现代人往往知行分离言行脱节,“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洋人如此,华人更甚,民众皆然,文人为烈。用王阳明的眼光看,这是“良知”未“致”,“知而不行只是未知”。阳明心学最重视知行合一。知行合一说发展了儒家及理学言行一致、知而后行的思想,特别强调道德认知和道德实践的一致性,不仅知而后行、说到做到而已。王阳明说过,“只说一个知,已自有行在;只说一个行,已自有知在”、“知行原是两个字说一个工夫”、“一念发动处便即是行了。”

   

   从这个意义上说,“煽动颠覆”确实不仅仅属于“言论”。就拿我自己说吧,我是把在中共治下反共和“煽动”当作一种道德实践的。也做好了一定的精神准备,不仅凭一时“豁出去”的血气之勇而已。反共是基于义理的“尽人事”,效果结果怎样,个人下场如何,则“听天命”。尚未被抓,我幸,万一入狱,我命!我平时谆谆教导,也会棒喝鞭打,但从不“指挥”他人干什么,更不要求他人作出什么牺牲。

   

   真儒者绝不会把他人及民众当牺牲品。我认为,居仁由义牺牲奉献本来就没他们什么事。君子以修己始,以安人终。普通民众是君子“安”的对象、教化的对象(注意,教化是不应带任何强制性的,与中共的“统一思想”毫无共同点)。他们不是社会变革的先锋,也不是君子依赖的力量。君子的力量来自心。

   

   为人为文都要有根,这个根,深深扎在中华传统尤其是孔孟之道中。在枭眼里,老芦才华过人,却也不过是个轻薄骄浮、细眉小眼的老才子,值得欣赏,不堪敬重。用理学家的话说,此人严重缺乏“践履功夫”,文章写得最好也是没有根的,一切都是轻飘飘地浮着的,与绝大多数现代文人一样。

   

   不敢断定老芦此后是否会改变极端反传统的立场,能改到什么程度,至少他小小地回了一下头,摆出有所反思的样子,这就很令人欣慰了。希望将来有机会看到一个不仅花叶茂盛、而且须密根深的老芦出现,不仅是才子文人,而且是大人、大文化人!

   

   老芦见了此文,或许又要骂我是借贬低他来抬高自己或指望借他的大名进行炒作了,呵呵。随他怎么想好了。曾有打油小诗二首示芦笛及罕见论坛诸君,依老芦眼下的境界,想必依然是不懂,那就附上来给懂的人看好了。诗曰:

   

   其一

   不钓河虾不钓名,长纶在手贯虚清。

   劝君早拜任公子,共钓奇鱼厌万氓。

   

   其二

   斗罢贪狼偶踢驴,路逢鸡犬一胡卢。

   潜心更养浩然气,誓把狂龙赤手屠!

   2006-4-20东海一枭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

   老枭在线 http://zhendanwang.com/forumdisplay.php?fid=12

   《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