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写罢此文无寄处----骂遍中共法轮儒家自由民运各大门派]
东海一枭(余樟法)
·秦法家的下场—兼论“恶必蠢”定律
·一生低首拜阳明
·【代发通告】“弘道基金”发起辞、章程、捐赠指南
·秦朝之亡:仁义不施,攻守势异
·东海辟毛言论小集
·人道政为大
·前辈不可见,古道邈难寻
·算历史旧帐,向日本索赔
·yyy中国的出路
·理想不是罪恶的挡箭牌
·万方有罪,罪在中央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双盲”龙应台
·正淘汰、逆淘汰和偏统论
·关于计生的思考
·反动就要挨打
·清算五四
·人性和仁爱
·知识群体要忏悔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新启蒙运动
·平民主义批判
·政治必须立足正义
·说说五四吧
·善恶报应论
·道德和命运的关系
·个人主义、集体主义和仁本主义
·我是中国亡命徒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介绍周太王故事,谨供戴将军参考
·今日微博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杀人手段救人心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劣人论
·独尊儒术和言论自由
·从男尊女卑说起
·中国化就是儒家化
·两种成功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与余英时先生商榷:真理的力量和儒家的自信
·新礼制对民主制的三重超越—答刘路
·吴钩一段话三大错
·也谈儒家的认信准则
·今日微博2015。4.15
·为朱熹洗冤
·欢迎问难
·中华君子树,松柏和甘棠
·儒学让人强大
·反动就要挨打
·中国知识群体:最丑陋的时代最丑陋的人
·尊重言论权是儒家的优良传统
·知识群体要忏悔
·颂圣与颂贼
·极权政治的文化背景和社会底盘
·马唯然:一个通灵者的诗生活(附东海荐语)
·庶民有堕落的权利(微集)
·为什么好人没好报?
·三民主义批判
·今日微博:如果天祐中国,必然天祐习王
·人和制度
·今日微言(2015-5-24)
·略答寒网
·三民主义批判之二(微集)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呼吁美国(微集)
·历史是由儒家写的
·今日微博(2015-5-27)
·伟大的帝王师
·仁本主义宣言
·今日微博(2015-5-29)
·《哲学三慧》批判
·儒城---一个儒者的中国梦
·仁者无敌论
·儒家革命论
·旧作展: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专访之三】余东海:我为什么支持习近平(儒家网)
·权力的本质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儒家对西方的历史影响
·儒家十大教条
·新中体西用论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命运共同体论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旧声重发: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仁本主义人性观
·仁本主义世界观
·东海今日微博
·言论罪和妄语业
·今日微博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博
·今日微博(2015-7-1)
·儒家化和现代化
·同道酬赠集(第二十五集)
·今日微博
·关于杀生答客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罢此文无寄处----骂遍中共法轮儒家自由民运各大门派

   

   

   独立苍茫自咏诗!

   -------大孤独者言

   

   一

   我深知自己不为各方势力所喜,不仅中共而已。

   

   中共憎恶我封锁我监控我,那是理所当然势所必然的。自由与专制、民主与党主是我们这个社会、这个时代的主要矛盾。追求民主自由,不论个人动机目的何在,不论出发点是为公还是为私,是仇恨还是仁爱,都要被中共特权阶级视为异已乃至敌人。

   

   有人说对于中华文化特别是儒学的态度,中共已从绝对反对变成相当推祟,与老枭逐渐趋同了。殊不知这方面我与中共存在着原则性的分岐:中共喜欢的是维护专制的小康之学,是着重道德建设的内圣之学,而老枭推崇的是倡导平等的大同之学和致力制度创新的外王之学。对于儒家道德我当然也很推崇,但我认为道德是用来自治和治君“治官”的,中共却是以之治国治民,以之为维护特权等级制度、欺压广大弱势民众的工具!在原儒眼里,这恰恰是最不道德的。故而,中共崇儒是一种伪崇,是在独尊“马”术的前提下对儒学进行的歪曲和利用。这都是我无法苟同的。

   

   我虽崇儒,但与儒学界尤其是国内儒家格格不入。在政治上,多数儒家对于中共畏之如虎,拥之为主,作其附庸,为之效劳。而我认为,对马列主义,对中共专制主义,对一党私利和苛政霸道,是支持还是反对,赞美还是批判,乃辨别伪儒与真儒、犬儒与鸿儒、小人儒与大儒的试金石。不论用现代文明标准还是儒家文化的标准衡量,中共政权都不具备合法性,既无民意的合法性,又无传统的天意的合法性和历史文化的合法性。不论从政权的合法性角度还是华夷之辨角度考察,中共都不是儒家“服务”的对象。在中共彻底抛弃马列主义的羊头和特权资本主义的狗肉、转型为现代文明政党之前,是真儒者,就应该旗帜鲜明地站出来,重续外王学说,高举大同理想,主动干涉现实、以正压邪、儒化政权。

   

   我与自由派知识分子和民运同道之间,文化立场西中各异。自由和民运人士大都以欧洲为中心,以西方为标准,对中华文化一无所知或所知有限,评价既不公允,理解又极浅薄。另外他们在信仰上属基督教或倾向于基督教,在政治上则属“民主教”教徒,视民主为唯一、独尊、最好、绝对、至高无上。在民主理念方面我与他们虽有一致,亦非全同。我认为,民主制度不可或缺,但仅是王道政治多重合法性的基础之一,王道政治又仅孔孟之道“外王”一翼。所以我说过,我与自由和民运人士《民主暂时同道,文化毕竟殊途》。

   

   我追求民主呼唤自由,是因为在目前这个历史阶段,它们是中国人民、中华民族的当务之急。它们是我心目中的金子,但含金量还远远没有高到让我可以视之为最大追求、最高价值、最美理想、最终真理的地步。自由主义是必须,是最急,但不是最高。如果说自由价更高,那也仅是就制度设置层面而言。一旦制度问题得到较为妥善的解决,经济、科技、教育、发展诸问题,尤其是文化问题将凶猛凸现,“以文化人”的工作就成为至关重要。儒佛道文化尤其是儒家中庸之道的价值取向,居仁由义的道德构想,将是人与人、家与家、国与国之间最好的安宅与正道。

   

   对法轮功所受到的迫害我深表同情,在人权层面多所维护,曾有多篇枭文为之发不平鸣,最近在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准备的发言稿《援之以道,化之以文---------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关注中国的苦难》中,开头第一段提到的就是“苦难笼罩在法轮功群体头上”。但由于对孔子老子释氏之道的高贵纯正有着深刻的领会和把握,在文化的层面,佛学的层面,我并不认同他们,对其一些做法也很不以为然,只是鉴于某功处境,不便公开评议而已。

   

   综上所述,我与中共当权派在政治立场上完全对立,与当权派、儒学派、自由派、民运派、法轮派等各大门派势力在文化立场上各有岐异。我吐真言,传真理,做真人,弘真道,笔通丹田,我行我素,在涉及政治和文化的大经大法的原则问题上,绝不苟同苟异,绝不牵就迎合,绝不买任何势力的帐。不为中共所容,不为各方势力所认同,理所当然。

   

   二

   各门各派宗旨有别观点各异,但都一样富有小家子气、圈子意识,都象小孩子玩家家似的,不识大体,不知大道,不见大局,毫无大气,容不得异议讥评。当权派与其它各派的小圈子意识性质虽有不同,表现则相当一致,观点略异,便成“另类”。

   

   对于大文化人而言,自由发言的平台最为重要。我对中共最大也是唯一的希望或要求,就是允许我自由传播枭言。多年前有老前辈嘲笑我幼稚:你还不如直接要求当总书记或国家主席呢!如果现在还有朋友愿意代为传话,问我对中央有何要求?除了希望中共对老高和民主志士多予“宽容”外,我会重申当年的傻话(哈哈哈)。当然我深知,只封枭声不抓枭身,已是法外施仁,还想得寸进尺?中共如能满足我那样“出格”的要求,那就不是中共了,老枭“反共”的历史任务就算完成了。

   

   儒学派自由派的度量也大不到哪儿去。我在《破制度千秋之暗,疗灵魂一代之饥!》指出:不论是自由派人士还是儒家学者,或有知识无见识,或有见识无卓识,或有卓识无胆识,或有胆识无智慧,或有智慧无道德,而且各派人物和势力多数皆拘促狭隘的斗筲之器。国内儒学刊物和论坛已沦为小儒们自慰的工具,对于民众丝毫没有宣传的水平,对于“异声”更严重缺乏容忍的能力。

   

   海外有关民运刊物立场不同,但除了反共外,大都爱发一些毫无学术水准、思想价值的反儒文字,对于从中华文化角度对专制主义进行深入剖析、清算和批判的文章,对于小圈子外或虽在圈子里但非“自己人”的文章,能拒则拒(此处删去500字。相对而言,枭文算是颇受尊重了。发文海外,实属无奈,在国内知识分子和民众中影响极为有限也。国内大报刊倘能发枭文,我倒贴都愿意)

   

   顺便讲个小插曲:记得前年某网站有人给我留言,说要组建一个专门为某刊供稿的“写作班子”,希望我加盟。我说可以,但在反对一党专制的大前提下,我手写我心,我的思想我作主,写什么不妨商量,怎么写不能牵就,不会苟且,不受任何外力影响,没有什么条件可讲。对方回复夸了我一句,再无下文。

   

   各大派小眉小眼,法轮派亦不例外。从该派掌控的媒体的言论之清一色,从有关网站对不同意见的严封或恶攻,就可知其圈子和度量之小了。有人说法轮功属准宗教,不容批评,可以理解。其实现代宗教组织或修炼团体大多也不象法轮功那么狭隘,何况它已参与到民运事业中来,更象一个准政治、准民运组织呢。

   

   最近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小事,意味可深长思:高智晟落网之后,江湖上风声鹤栗一片萧条。但他论公是维权英雄,论私有恩于我,老枭乃顶风作文,先后发表《向中共要回智晟,逼中共还我英雄!》、《给中国一个奇迹,给中共一个机会!---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二文。因传言纷纷认为高智晟是因《未来中国论坛》“落网”并很可能因此定以重罪,我又郑重说明《高智晟不是未来中国论坛发起人!》。虽有硬有软有正有谐,皆原则能持,仁义双符,目的都是向中共要人,论公论私,问心无愧。但上述枭文在某些管理严厉的论坛,都招致一片持久的骂声,令我心寒也令我眼明,这里就不展开来分析了。

   

   总之,上述种种怪象,离不开圈子意识的“功劳”。在一些人及一些势力眼里,个人得失、“小圈子”利益是压倒一切的,中国民主事业的大局,广大民众包括法轮功学员的人权,高智晟个人的安危等等,都要往边上挪挪,往后面靠靠。

   

   三

   落网初期,肤浅地骂骂中共,每一文出,江湖轰动;后来依据西方自由主义反对专制主义和马列邪说,也常常彩声四起。但是,当我凭恃儒家大同外王之学、举起传统文化中理想主义旗帜对中共专制进行深入的思想清算和文化批判的时候,当我把孔孟精义、老庄妙理、佛门真谛,把中华文化中的先进思想、高洁精神、普适价值发掘出来指给人看的时候,同道们不是显“下士闻道大笑之”之态,就是作“中士闻道半信之”之状。

   

   十年前有诗曰:大男人的孤独是大太阳的孤独。一语成谶,我现在更深切地体会到了孤独二字的含蕴。我的孤独不仅是大男人的孤独,而且是先觉先行的思想家的孤独!杜诗曰:此身饮罢无归处,独立苍茫自咏诗,于我近年来的状况和心境颇为契合。此文骂遍各大门派,我掷笔长叹:写罢此文无寄处,高楼独立望孤星,呵呵。

   2006-9-26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