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写罢此文无寄处----骂遍中共法轮儒家自由民运各大门派]
东海一枭(余樟法)
·眼看世之二十三:狱中补读未完书
·梟眼看世之五十二:怕死者說
·梟眼看世之五十七:“嫖客”漫谈
·枭眼看世之五十八:英雄到底是痴绝
·枭眼看世之六十:宝盖下面一群猪
·枭眼看世之六十一:宁干公卿怒 勿使天良负
·枭眼看世之六十二:春雷何日起潜龙?
·枭眼看世之六十七:关于金庸及其它
·枭眼看世之六十八:愚民思想,可以休矣
·枭眼看世之七十三:说完这些泡妞去
·枭眼看世之七十七:战士与性交大师
·枭眼看世之八十:泡泡又何妨
·枭眼看世之八十五:放过苍蝇问老虎
·枭眼看世之八十四:风雨千山我独行
·枭眼看世之八十六:找呀找呀找情人
·枭眼看世之八十八:找骂
·枭眼看世之八十七:中国,腐败的乐园
·枭眼看世之九十:过年好呀过年好
·枭眼看世之九十二:千年鬼物又装神
·枭眼看世之九十七:夏老爷和米老大的故事
·枭眼看世之九十九:谁玷污了绝代佳人?
·枭眼看世之一百零三:向官场外寻真乐
·枭眼看世之一0九:拳击“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0四:反革命宣言
·枭眼看世之一一二:再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一四:家丑外扬太不该
·枭眼看世之一一三:堂堂正正惩敌顽--给我公安司法机关的一个建议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民主的拦路虎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还我言论自由!---四谈人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一:跟屁文章
·枭眼看世之一二二:说话的权力
·枭眼看世之一二四:老枭的特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六:三打“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二八:三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三0:探索泡妞工作的新途径、新办法
·枭眼看世之一三一:在泡妞俱乐部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枭眼看世之一三三:抛残弃旧取新经
·枭眼看世之一三六:搭起民主大框架
·枭眼看世之一四0:求名之道
·枭眼看世之一四一:杀得好!杀得少!
·枭眼看世之一四四:也析“丁氏理论”
·枭眼看世之一四八:请朱总理让位
·枭眼看世之一五0:剥去恶鬼的画皮
·枭眼看世之一五八:五联网万岁
·枭眼看世之一六一:问天下谁配夸我?
·枭眼看世之一六二:李宪源们,吃我一刀!
·枭眼看世之一六三:奇士不可辱
·枭眼看世之一五六:朱镕基吓唬得了谁!
·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枭眼看世之一八八:天下第一骂
·枭眼看世之一五三:向尉健行同志进一言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枭眼看世之一七四:字字要从笺上立
·枭眼看世之一九o:忧天骂鬼一何雄
·枭眼看世之一九一:忧天骂鬼不能休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枭眼看世之一七七:财政部长与下岗夫妇:谁在撒谎?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枭眼看世之二O一:戒网告白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罢此文无寄处----骂遍中共法轮儒家自由民运各大门派

   

   

   独立苍茫自咏诗!

   -------大孤独者言

   

   一

   我深知自己不为各方势力所喜,不仅中共而已。

   

   中共憎恶我封锁我监控我,那是理所当然势所必然的。自由与专制、民主与党主是我们这个社会、这个时代的主要矛盾。追求民主自由,不论个人动机目的何在,不论出发点是为公还是为私,是仇恨还是仁爱,都要被中共特权阶级视为异已乃至敌人。

   

   有人说对于中华文化特别是儒学的态度,中共已从绝对反对变成相当推祟,与老枭逐渐趋同了。殊不知这方面我与中共存在着原则性的分岐:中共喜欢的是维护专制的小康之学,是着重道德建设的内圣之学,而老枭推崇的是倡导平等的大同之学和致力制度创新的外王之学。对于儒家道德我当然也很推崇,但我认为道德是用来自治和治君“治官”的,中共却是以之治国治民,以之为维护特权等级制度、欺压广大弱势民众的工具!在原儒眼里,这恰恰是最不道德的。故而,中共崇儒是一种伪崇,是在独尊“马”术的前提下对儒学进行的歪曲和利用。这都是我无法苟同的。

   

   我虽崇儒,但与儒学界尤其是国内儒家格格不入。在政治上,多数儒家对于中共畏之如虎,拥之为主,作其附庸,为之效劳。而我认为,对马列主义,对中共专制主义,对一党私利和苛政霸道,是支持还是反对,赞美还是批判,乃辨别伪儒与真儒、犬儒与鸿儒、小人儒与大儒的试金石。不论用现代文明标准还是儒家文化的标准衡量,中共政权都不具备合法性,既无民意的合法性,又无传统的天意的合法性和历史文化的合法性。不论从政权的合法性角度还是华夷之辨角度考察,中共都不是儒家“服务”的对象。在中共彻底抛弃马列主义的羊头和特权资本主义的狗肉、转型为现代文明政党之前,是真儒者,就应该旗帜鲜明地站出来,重续外王学说,高举大同理想,主动干涉现实、以正压邪、儒化政权。

   

   我与自由派知识分子和民运同道之间,文化立场西中各异。自由和民运人士大都以欧洲为中心,以西方为标准,对中华文化一无所知或所知有限,评价既不公允,理解又极浅薄。另外他们在信仰上属基督教或倾向于基督教,在政治上则属“民主教”教徒,视民主为唯一、独尊、最好、绝对、至高无上。在民主理念方面我与他们虽有一致,亦非全同。我认为,民主制度不可或缺,但仅是王道政治多重合法性的基础之一,王道政治又仅孔孟之道“外王”一翼。所以我说过,我与自由和民运人士《民主暂时同道,文化毕竟殊途》。

   

   我追求民主呼唤自由,是因为在目前这个历史阶段,它们是中国人民、中华民族的当务之急。它们是我心目中的金子,但含金量还远远没有高到让我可以视之为最大追求、最高价值、最美理想、最终真理的地步。自由主义是必须,是最急,但不是最高。如果说自由价更高,那也仅是就制度设置层面而言。一旦制度问题得到较为妥善的解决,经济、科技、教育、发展诸问题,尤其是文化问题将凶猛凸现,“以文化人”的工作就成为至关重要。儒佛道文化尤其是儒家中庸之道的价值取向,居仁由义的道德构想,将是人与人、家与家、国与国之间最好的安宅与正道。

   

   对法轮功所受到的迫害我深表同情,在人权层面多所维护,曾有多篇枭文为之发不平鸣,最近在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准备的发言稿《援之以道,化之以文---------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关注中国的苦难》中,开头第一段提到的就是“苦难笼罩在法轮功群体头上”。但由于对孔子老子释氏之道的高贵纯正有着深刻的领会和把握,在文化的层面,佛学的层面,我并不认同他们,对其一些做法也很不以为然,只是鉴于某功处境,不便公开评议而已。

   

   综上所述,我与中共当权派在政治立场上完全对立,与当权派、儒学派、自由派、民运派、法轮派等各大门派势力在文化立场上各有岐异。我吐真言,传真理,做真人,弘真道,笔通丹田,我行我素,在涉及政治和文化的大经大法的原则问题上,绝不苟同苟异,绝不牵就迎合,绝不买任何势力的帐。不为中共所容,不为各方势力所认同,理所当然。

   

   二

   各门各派宗旨有别观点各异,但都一样富有小家子气、圈子意识,都象小孩子玩家家似的,不识大体,不知大道,不见大局,毫无大气,容不得异议讥评。当权派与其它各派的小圈子意识性质虽有不同,表现则相当一致,观点略异,便成“另类”。

   

   对于大文化人而言,自由发言的平台最为重要。我对中共最大也是唯一的希望或要求,就是允许我自由传播枭言。多年前有老前辈嘲笑我幼稚:你还不如直接要求当总书记或国家主席呢!如果现在还有朋友愿意代为传话,问我对中央有何要求?除了希望中共对老高和民主志士多予“宽容”外,我会重申当年的傻话(哈哈哈)。当然我深知,只封枭声不抓枭身,已是法外施仁,还想得寸进尺?中共如能满足我那样“出格”的要求,那就不是中共了,老枭“反共”的历史任务就算完成了。

   

   儒学派自由派的度量也大不到哪儿去。我在《破制度千秋之暗,疗灵魂一代之饥!》指出:不论是自由派人士还是儒家学者,或有知识无见识,或有见识无卓识,或有卓识无胆识,或有胆识无智慧,或有智慧无道德,而且各派人物和势力多数皆拘促狭隘的斗筲之器。国内儒学刊物和论坛已沦为小儒们自慰的工具,对于民众丝毫没有宣传的水平,对于“异声”更严重缺乏容忍的能力。

   

   海外有关民运刊物立场不同,但除了反共外,大都爱发一些毫无学术水准、思想价值的反儒文字,对于从中华文化角度对专制主义进行深入剖析、清算和批判的文章,对于小圈子外或虽在圈子里但非“自己人”的文章,能拒则拒(此处删去500字。相对而言,枭文算是颇受尊重了。发文海外,实属无奈,在国内知识分子和民众中影响极为有限也。国内大报刊倘能发枭文,我倒贴都愿意)

   

   顺便讲个小插曲:记得前年某网站有人给我留言,说要组建一个专门为某刊供稿的“写作班子”,希望我加盟。我说可以,但在反对一党专制的大前提下,我手写我心,我的思想我作主,写什么不妨商量,怎么写不能牵就,不会苟且,不受任何外力影响,没有什么条件可讲。对方回复夸了我一句,再无下文。

   

   各大派小眉小眼,法轮派亦不例外。从该派掌控的媒体的言论之清一色,从有关网站对不同意见的严封或恶攻,就可知其圈子和度量之小了。有人说法轮功属准宗教,不容批评,可以理解。其实现代宗教组织或修炼团体大多也不象法轮功那么狭隘,何况它已参与到民运事业中来,更象一个准政治、准民运组织呢。

   

   最近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小事,意味可深长思:高智晟落网之后,江湖上风声鹤栗一片萧条。但他论公是维权英雄,论私有恩于我,老枭乃顶风作文,先后发表《向中共要回智晟,逼中共还我英雄!》、《给中国一个奇迹,给中共一个机会!---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二文。因传言纷纷认为高智晟是因《未来中国论坛》“落网”并很可能因此定以重罪,我又郑重说明《高智晟不是未来中国论坛发起人!》。虽有硬有软有正有谐,皆原则能持,仁义双符,目的都是向中共要人,论公论私,问心无愧。但上述枭文在某些管理严厉的论坛,都招致一片持久的骂声,令我心寒也令我眼明,这里就不展开来分析了。

   

   总之,上述种种怪象,离不开圈子意识的“功劳”。在一些人及一些势力眼里,个人得失、“小圈子”利益是压倒一切的,中国民主事业的大局,广大民众包括法轮功学员的人权,高智晟个人的安危等等,都要往边上挪挪,往后面靠靠。

   

   三

   落网初期,肤浅地骂骂中共,每一文出,江湖轰动;后来依据西方自由主义反对专制主义和马列邪说,也常常彩声四起。但是,当我凭恃儒家大同外王之学、举起传统文化中理想主义旗帜对中共专制进行深入的思想清算和文化批判的时候,当我把孔孟精义、老庄妙理、佛门真谛,把中华文化中的先进思想、高洁精神、普适价值发掘出来指给人看的时候,同道们不是显“下士闻道大笑之”之态,就是作“中士闻道半信之”之状。

   

   十年前有诗曰:大男人的孤独是大太阳的孤独。一语成谶,我现在更深切地体会到了孤独二字的含蕴。我的孤独不仅是大男人的孤独,而且是先觉先行的思想家的孤独!杜诗曰:此身饮罢无归处,独立苍茫自咏诗,于我近年来的状况和心境颇为契合。此文骂遍各大门派,我掷笔长叹:写罢此文无寄处,高楼独立望孤星,呵呵。

   2006-9-26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