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唱和诗一束]
东海一枭(余樟法)
·拜年祝辞:让我们都来做鸡吧
·【一枭网评】芦笛快逃,x色恐怖又来啦
·悼紫阳
·希望在“民间”
·气发丹田扬异帜,天降圣水洗神州──向杨天水同道致敬——
·低头悼紫阳,昂首向豺狼!
·挽联二
·为中共送行——对赵公紫阳的最好祭悼
·“要将诚信服群雄”--给胡哥讲故事
·专制灭亡之日才是人民新生之时
·中共比君主专制更坏
·胡锦涛算什么东西!
·地雷阵和万丈深渊
·再谈为中共送行
·呼唤大政治
·兽化中国
·忍看英雄沉黑狱,共将悲愤诉同胞!------关于要求释放政治犯的呼吁书!
·平书之四十七:中华第一美男子
·将作秀进行到底!
·贼党黑窝
·非健康的批评
·好大一张画饼!--构建和谐社会漫谈
·为阿扁喝彩
·为何枭诗次品获首奖?
·东海一枭像自赞
·仁爱之光
·最好文章血写成!——驳草根兼评芦笛小安子
·我骄傲,我没有这样的经验!
·对中国人民的最大侮辱--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道学思维”批判
·鸡零狗碎(十四篇)
·平书之七十:东海一枭:我不当总统,谁当总统?
·平书之七十一:岂有欺人东海君!
·险恶江湖任我行
·垂死的疯狂!
·凉风起天末,一笑归去来!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布制度的公开信
·以义抗暴:中国民主化的大道
·己平书之七十七:动起来就好--寄语连战先生
·乘风破浪正其时!--讨中共檄一号
·平书之七十九:法轮功是在搞政治吗?
·孟子精神的现代意义—五四反传统思潮再思考
·我拿什幺来拯救你,我的妹妹?
·含泪鼓呼,泣血举报:为了我的乡亲父老!
·鸣冤备忘录之四:
·1
·高智晟:政府不做事,是对公民最大的善举
·欧阳懿 :浙江公安勒索山民,网选总统愤怒举报!
·一颗黑心,两副面孔----龙泉市政府执政为谁、意欲何为?
·龙泉公安,贪婪又凶恶的渔翁!
·扑朔迷离的“林樟旺案”
·向浙江遂昌的“父母官”致敬
·周光明,黑暗制造者!
·执法人员?索命无常!---浙江龙泉法院制造命案!
·感谢、忧虑和恳求-----写给省市“林樟旺案”调查人员
·一傻到底,不死不休!
·“他们是猎人,我们是猎物”-------林樟旺案引起的思考
·本案没有赢家…
·小贼入监狱,大匪当公安!
·将罪错进行到底?!—应战龙泉公安并质疑浙江省林业公安领导
·向公安部控告-- 浙江省龙泉市公安局森林分局部分人涉嫌绑架勒索
·看了这些照片,谁能无动于衷?
·改名玩民赶时髦,南宁政府成被告
·东海一枭是不可战胜的!---副题:为林樟旺案第N次向有关领导求情…
·杨在新律师:亏龙泉公安下手!
·周光明玩法勒索,胡x涛难辞其咎
·林樟旺等涉嫌非法占用农地罪案律师建议书(杨版)
·誓凭赤手拯群氓-----林樟旺案杂感
·南峰:支持维权就是维护正义----为林樟旺案而作
·中国第一刁民
·扬眉一剑入重围!---兼为林樟旺案种种怪象解密
·焱文:机耕路上的罪恶---浅议林樟旺案件
·论“名誉上搞臭”
·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
·平书之八十八:诗无处写何况剑?泪不能流岂敢歌!-----谦向陈亦和《中国书法网》致歉
·民冤寻常沉海底-----林樟旺案被消音
·天下事,娘希屁!贺新郎·感事(附评点及唱和)
·"君子异应,圣人敌应"----寻找当代圣人启事
·我对轮子功的看法
·亦嵘兄赠诗有"横刀独自过黄河"句,乃借句自我壮行兼示友人
·小诗写怀并与天水兄及广大同道共勉
·佳景五唱(附江婴、王中陵、葛红兵等点评)
·忙里偷闲回老芦
·忙里偷闲回老芦(二)
·遥呈蒋庆先生
·雄起!
·关于《大复仇论》的重要说明
·说中共则藐之
·家国兴盛,野老颦蹙"
·帮闲漫谈(一)
·保先喽保先喽
·再为李大侠喝彩
·东海一枭整理:众手拾柴火焰高-----"林樟旺案"文章集萃
·当代新王的抱负和境界-------小析枭诗《二号令、三号令》
·平书之九十五:上海老警求救无门,哀恳老枭“主持公道”!
·敢向风尘期慧眼
·我的梦想
·光明颂-《火----软工程十六号》
·枭鸣虎穴,剑啸龙泉!--林樟旺案初审漫记
·永不言退
·屈死别告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唱和诗一束

   唱和诗一束
   
   东海一枭:和鞠国栋先生《读逍遥山庄诗稿》
   
   天涯望断路迢遥,久困风尘志转高。

   欲建青春成霸业,不辞险恶逐狂潮。
            1998.8
   
   鞠先生原玉:"从商创业岂逍遥,为是拳拳格调高。
          遥想少陵寒士愿,举头已见富春潮。"
   
   
   
    东海一枭:再答吴亚卿先生
   
   涂脂抹粉严妆好,戴玉披金翠袖长。
   若有佳人真绝代,布衣素面也无妨。
           1998.9.1
   
   吴亚卿先生《叠前韵答萧瑶君》:"情辞兼胜斯为妙,
   声韵未严奚脱平?不见雕痕非不炼,千锤百炼始丰盈。"
   
   
     东海一枭:和戴盟先生
   
        一
   神凝动天籁,心静自逍遥。
   月出清光涌,诗思隘碧霄。
        二
   但有鲲鹏志,天涯不算遥。
   乘时一展翅,自可绝重霄。
          1998.8
   
   戴盟先生:《萧瑶诗友将出诗词新集赋此贺之》
         "鲲鹏九万里,南海试逍遥。
          扬迹苍梧碧,诗情舞彩霄。"
   
   
   东海一枭:次苏老仲湘见怀原韵
   
   有人日暮倚修篁,收拾飞花满锦囊。
   举世方酣发财梦,唯君能解谪仙狂。
   摄来万物皆诗料,散去千愁是醉乡。
   喜接瑶章感深谊,何时对月再飞觞?
            1998.9
   
   苏老《寄怀南宁萧瑶诗友》:
   劲节思君对绿篁,琴心剑意入诗囊。
   萧然一氅临炎海,遥向天南念楚狂。
   桂岭陶朱龙虎地,越湖桑梓胆薪乡。
   豪情野草新排闼,记取京华夜共觞。
   
   
      东海一枭:寄怀南兄并用其韵
   
   忆昨京华觌面初,新诗一阕韵神殊。
   何时把臂西湖上,醉钓灵思共笑呼。
             1998.9
   
   南兄赠诗:"诗酒飘零苏曼殊,断桥烟雨月将初。
         西湖略少英雄气,直待萧君振臂呼。"
   
   
   
    东海一枭:再呈胡老
          一
   忍看蹉跎日月催,文章筹算耗雄才。
   书生意气云天窄,商贾生涯夙愿乖。
   健笔挥时群鬼泣,禅关破处百花开。
   仰天一笑天无语,天下谁堪共酒杯。
   
          二
   黄金只筑舞歌台,谁拜无双国士来。
   入世丹心空蠢蠢,成功渴想尚非非。
   雕龙画虎难酬志,弄月吟风不算才。
   欲借堂前三尺地,与君一展壮图恢。
   
          三
   天留我辈效诗才,半世能狂独自哀。
   心底波澜笔底涌,空中楼阁梦中开。
   满怀炽热红谁见,独抱冰霜羞自媒。
   一事差强堪自慰,西窗月满美人来。
   
            1998.1
   
     
   
        东海一枭:杂感五首
   
          一
   耗尽才华敛尽锋,几年筹算锁尘笼。
   何时重上九龙顶,铁板铜琶唱大风!
          二
   历劫雄心犹未死,拿云健想总成虚。
   何当击水三千里,笑把长鲸赤手屠!
          三
   未老书生聊问舍,逢时竖子竞成名。
   自豪自慰君休笑,泉水出山依旧清!
          四
   世味饱尝诗渐老,年华暗逝梦难圆。
   残生书酒无多虑,为有湖山十亩园。
          五
   恩仇未了身难隐,寄迹嚣城又一年。
   铁笔拓开诗世界,琴心诉与月婵娟。
   
            1998.8
   东海一枭:和庄严先生原玉
   寒威初敛雨初收,憾未人间遍绿洲。
   奋起夕阳君倍壮,行来蜀道我方遒。
   读书自愧半瓶醋,处世不含一点"油",
   我欲随君逐日去,深宵酒醒看吴钩。
               1998.2
   
   庄严先生赐诗:《读萧瑶〈逍遥山庄诗稿〉》:"上山下海景全收,更倚层楼望五洲。禅抱儒怀同步展,诗潮商浪共鸣遒。于今文苑争淘色,自古骚坛惯打油。小卒敢拼天下士,吟眸豁处月如钩。"
   
   东海一枭:独立高楼
          一
   独立高楼万象寒,一星如月共谁看?
   当年只恨云天窄,此日方知蜀道难。
   悟入禅机人默默,情当深处夜漫漫。
   古人来者皆不见,古调悠悠独自弹。
   
          二
   悲欢歌哭总无端,古调悠悠独自弹。
   幸有余财供笑傲,难逢知己慰孤单。
   风霜纵受千重罪,家国难忘一寸丹。
   欲待风雷平地起,耐心商海学龙蟠。  1998.2
   
   
   
   东海一枭:湖南长沙柳伯屏吟长以"七旬步子异公《八旬遣怀》韵"
     七律四首寄我,清词丽句,爱不释手,故步其韵寄呈
          一
   黄金不爱爱诗书,自命逍遥人笑迂。
   致富无心成老板,建功乏术等庸夫。
   空怀壮志抚长剑,难见青春叹碧榆。
   忽喜琴音远方起,春风浩荡入幽居。
          二
   慧眼难逢叹数奇,何时热血铸丰碑。
   清名屡被尘埃污,诚意频遭市侩欺。
   自负奇才甘默默?犹余幻想总非非。
   闲来独立高楼上,诉与情怀明月知。
          三
   海角天涯客倦游,秀青山畔暂勾留。
   偶逢良友欣磋切,常闭铁门厌应酬。
   月下诗思清入骨,琴中心态淡如秋。
   尽删万想存一念,欲插诗旌遍九州。
          四
   蝇逐腥膻遍地哗,乘时竖子竟成"家"。
   垂头已碎青云梦,仗笔犹飞灵感花。
   陋室自夸书画富,故乡遥望路途赊。
   天生我辈成何用,憎命文草耗韶华。
               1998.2
   
   
   
   东海一枭:自题二首步王老亦耕《赠萧瑶》韵
          一
   何妨亲友号狂奴,人不堪忧我自舒。
   未醒多情年少梦,难逢佳作掌中珠。
   深深背景满腔血,巍巍后台几架书。
   亦马亦牛能旷达,扬眉一笑傲千夫。
          二
   邂逅诗神甘作奴,灵思入手黑眉舒。
   预知十载江湖泪,定是千秋碧玉珠。
   偶尔闭关参妙道,欣然入市选新书。
   更持"三不"方针在②,不愧人间大丈夫。
               1998.2
   
   王老亦耕原诗《赠萧瑶》:逍遥自在一狂奴,笑骂由衷
   意气舒。肝胆照人明似镜,诗文缀句妙如珠。江湖流浪常
   为客,巷室清幽好著书。狗苟蝇营横冷眼,身居闹市若山夫。
   
   "三不"方针,指对于小人妄人和恶人实行不惹、不躲、
   不饶之主义,亦指对于嘲弄误解采取不辨解、不理睬、不
   在乎的态度。
   
   
   
   
   
   东海一枭:忆江南
     一
   生平事,
   海口最荒唐。
   监狱救人真莽撞,
   大街打架太猖狂。
   赢得恶名扬。
     二
   昂首笑,
   垂首一长嗟。
   老板偶当难象样,
   旧伤初愈尚留疤。
   烦俗耗年华。
     三
   酬应倦,
   日日夜归迟。
   忙里偷闲调稚子,
   苦中作乐铸新词。
   苦乐自家知。
     四
   君休笑,
   铁树竞花开。
   蝴蝶逐香魂远去,
   惊鸿照影梦翩来。
   寒室喜春回。
      1998.2.11
   
   
    东海一枭:谢乐老时鸣惠书法
   拡青天白日起风雨,老将挥毫老龙舞。
   更有诗作老凤鸣,凤鸣龙舞到南宁。
   夜深蓬壁腾光焰,小子披衣起抚剑。
   忽忆京华初握手,诗兴浓于千杯酒。
   兴高欲回天地春,奋发思推历史轮。
   快论狂谈四座惊,有人独许少年英①。
   抚剑思飞入缥渺,欲擒灵感报乐老。
   乐老开缄还大笑:不见灵感闻酒气,
   萧瑶定然又醉了!
             1998.2.17
   
   
   
    东海一枭:谢于老赐墨
   开缄隐隐涛声寒,醉墨淋漓众争看:
   将军仗笔如仗剑,指挥神鬼开生面。
   将军挥毫似挥刀,纸上风生舞怒蛟。
   果然其字如其人,铁骨银肌又雄魂。
   冰雪翻增松柏色,白发不改满怀春。
   去年京城初聚首,推心置腹更置酒。
   酒酣纵谈握君手,剖却肝胆倾所有。
   春风忽起心花放,蒙君青眼屡说项。
   又借老杜惊人句, 鼓励小子更向上。
   宜将墨宝挂心壁,逆水行舟倍惕惕。
   再鼓雄风励心志,我欲重振凌云翅!
              1998.2.18
   
   于老惠书法条幅是杜诗:"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