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芦笛大喊:非礼啦非礼啦]
东海一枭(余樟法)
·維淵论熊十力:毒草生处,必有良药
·旧雨新朋休问讯,老枭产蛋正忙时
·为释迦牟尼一哭!
·若冰等:东海一枭《老母鸡》赏析
· 仅有自由主义是不够的
·《食人虎》
·扬起天下主义理想-----并与刘晓波君商榷
·赖立人:读东海一枭《老母鸡》
·老枭“之所以還活著,那是由於偶然”
·眼明始会识青天---关于佛学、熊十力等问题答金石流君
·野火:老枭,去弄一杆猎枪来吧!
·老狗:将阻碍赞誉视为有益(好文共赏,一枭荐)
·要谦虚,不要“虚谦”!
·不速之客偷访枭居,警耶匪耶扑朔迷离---请高手破案
·请高手破案
·《特殊尊重》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妙文推荐)
·以儒为本旁通佛道,以中为体融摄西学
·《最后的夜晚》
·东海之道众口谈(辑二)
·雷雨:帮老枭辨析案情
·时间开始了(枭声重放)
·HuXiangXianSheng:我怕黑---与东海先生共勉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东海之道答客难(之八)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一)
·“东海之道”入门书
·管中窥豹狭又狭,海上钓鳌深复深!-----东海之道答客难(之九)
·穿越平凡:如果老枭落水了我才懒得施救
·顾万久:坚决炮轰东海一枭! 3/9/2007
·孔孟为主将,老释作参谋
·管党生:如果老枭落水了
·皮旦:《如果老枭落水了》
·《枭友憨豆说》
·祝贺张星水,感谢国务院
·热肠枭语重,下士笑声轻!----关于良知学超人学分别心大圆满法诸问题答客难(之十一)
·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借谈锡永上师金言为“海石之争”(东海一枭金石流)作结
·世间毁誉何足道 佛性光辉自千秋(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戏论纷纭何足道,熊师光焰自千秋!
·老枭是个老不死:《如果老枭落水》同题诗展(一枭附言)
·关于利他主义的思考
·请三个秘书
·《独行客》
·維淵先生:“智造真境,悲以兼濟”!
·东海一枭郑重声明
·讲道理慎言诽谤,仰龙象略为遗憾
·赖立人:“东海之道”的又一种读法: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一枭附言)
·和易叶秋《抒怀一首》
·莫谓外道气焰高 佛门自有狮子吼(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老枭收费,一个问题5000元!
·憨豆:如果老枭落水
·惯见野狐涎,唯盼狮子吼!
·弱智问题收费办法暂行规定
·我为锦涛铸法印!
·和老憨:自许华文第一人
·再和憨豆:人唯权利我唯心
·《我的情人,艳绝人间》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东海楼头卧,湖湘眼底空!
·三和老憨:老枭没落,力虹先落水了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4)
·厚德最耐看,士当论志远-----关于儒家法印问题答客问(二)
·小王子: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一枭附言]
·对大陆佛门现状的批评
·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
·观点偏颇,导向错误-----对不锈钢老鼠的反批评
·九曲澄:读东海一枭“力虹入狱,鸦雀有声,何似无声!--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口占以寄
·东海草堂大联示警
·为力虹,也为你们自己!----呼吁知识分子兼吁中共当局
·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二辑)
·苗人凤呼唤胡一刀
·冯楚:力虹,我要向您开炮!----赠东海一枭和吾同树
·与力虹站在一起---我的自由已气息奄奄!
· “统治者的心胸”是靠不住的!----关于言论自由复“订正”网友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有儒有民主,犹如插翅虎!
·代转芦笛一函,拜托“各位大侠”
·家宝君,我们为你造“温床”!
·见了魏老大,谁敢不低头!
·天下居然有芦笛这种垃圾!
·凡是美眉及上来娱乐的网友,请离我远点
·东海草堂答客难(毕时圆、凌楚风、Shenshyh、秦关段玖等)
·吾家自有大神通!
·《钉子》(外二首)
·zt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居下不居上,做尾不做头!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
·zt无弦琴:述评“东海之道”入门书(一)
·刘晓波有进步
·毕时圆刘晓波张国堂芦笛们狂者乎妄人乎?
·东海一厢情愿,晓波一如既往!----替老刘澄清一下
·旧诗一束忆故人
·东海制联小萃三(投赠联)
·剥黄景仁诗赠某坛某些所谓的自由人士
·真反儒者,畜生也!
·芦笛问俩问题,要出一万元咨询费
·他(老枭)就既是小人,又是畜生!
·芦老谣子又乱造!
·欢迎参观:“我爹的雕塑作品: 东海一枭! ”
·本体初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芦笛大喊:非礼啦非礼啦

   芦笛大喊:非礼啦非礼啦

   

   剽窃是很严重的指控!不管什么“家”,不论剽窃什么,是他人的观点文字还是其它什么成果,一有此行,便趋下流,便无足观。

   

   芦笛在他的《鸟兽不可与同群(三)》中写道:“他(指老枭)在提倡‘灭人欲存天理’的烂文章里几乎逐字逐句地剽窃我的观点”,“他在那鼓吹‘灭人欲存天理’的文章里好像还原文照抄了‘孔孟之道是传统中国的最适生活方式’”。

   

   拙文《为“存天理,灭人欲”叫好!----为理学辨诬之一》首发二零零六年二月一日《自由圣火》,主题是澄清“存天理灭人欲”的本意,把后人对“存天理灭人欲”的曲解加以修正,根本就没有谈及孔孟之道和传统中国的生活方式,根本就没有类似“孔孟之道是传统中国的最适生活方式”的观点或字句。“逐字逐句地剽窃我的观点”云云,真不知从何说起?

   

   又,枭文曰:“我们不能用现代的标准去苛求古人。确实,儒家经典中是有一些维护等级制度和君主专制的言论,可以视之为原儒因时制宜当机说法,是儒家政治现实主义和历史经权思想的一种表现。如果尊重历史,就得承认在现代民主制度出现之前的相当漫长的历史时期里,开明专制作为一种“善的等级制”,无论对统治者还是被统治者,无论对民众还是民族,都是最佳制度选择。所以,儒家为君主专制服务的言行有其历史合理性。”

   

   芦笛重复指控说这一段是照抄他的“孔孟之道的出现具有历史的必然性与合理性,乃是传统社会中国人的最适生活方式”这句话的,不仅诬蔑,更是无知到了极点。我在《毕竟是文盲!》已经指出:

   

   首先,老枭这段话,是为历史上的儒家式的开明君主专制辨护,认为它作为一种“善的等级制”,无论对统治者还是被统治者,无论对民众还是民族,都是最佳制度选择,与“承认孔孟之道的出现具有历史的必然性与合理性”并非一回事。孔孟之道,内圣外王,制度问题属于外王的范畴,而儒家外王学在二千多年一直郁而不张,偶有波澜,亦昙花一现而已。芦笛把孔孟之道仅仅视为“传统社会中国人的生活方式”,管窥蠡测,不堪一嗤!而且“善的等级制”之说也非老枭发明,而是某个儒家学者的旧说(一时失忆名字,盼高明者相告),早成儒学界共识。

   

   其次,把“承认孔孟之道的出现具有历史的必然性与合理性,乃是传统社会中国人的最适生活方式”当作自己“原创性论点”,充分表明了芦笛对儒学研究成果和新儒家诸子的极端无知。虽然表述各异,但承认孔孟之道的出现具有历史的合理性,乃是所有现代海内外各派新儒家的共识,是新儒家的立论前提和思想基础。如果连孔孟之道的出现具有历史的合理性这一点都不予承认,还称什么儒家?窃学界常识为自家原创,把普通见解当“高级”理论,亏老芦先生下手!

   

   第三,这段芦话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芦文思想浅薄毫无根基,凡涉及中华传统文化必错漏百出,除非网友相告、涉及老枭或批判需要,一般极少点开。待研习的好书佳作太多,哪有空看芦嘴瞎扯蛋?而芦笛一边不断信誓旦旦表示绝不看枭文,可对于老枭落网以来的很多言谈行踪了若指掌,并且记得比我自己还清楚,真乃奇哉怪也。

   

   可笑的是,他一边指控我抄袭他的观点,马上又自我掌嘴,说我的观点是“惊天动地的弱智笑话”,指出“那传统中国帝制是开明专制’一说最可笑”云云。且不论观点对错,这样的嘲笑,正好说明我的观点与他毫无共同之处。如果象他恶意指控的,我逐字逐句地剽窃他的观点,那么,他自己岂非“惊天动地的弱智笑话”的始作俑者?

   

   更可笑的是,在《上帝代言人的妙用》中他指控我剽窃的是他“孔孟之道的出现具有历史的必然性与合理性,乃是传统社会中国人的最适生活方式”这句话的。经我在《不仅是文盲》一文中有理有据地驳斥之后,他在新发的《鸟兽不可与同群(三)》一文中把老枭剽窃他“孔孟之道的出现具有历史的必然性与合理性”的指控偷偷删去了,依然诬指我剽窃他“(孔孟之道)乃是传统社会中国人的最适生活方式”这半句话。

   

   这个瓜子不知道“(孔孟之道)乃是传统社会中国人的最适生活方式”也是海内外各派新儒家的共识,他自已才是剽窃前人成果的剽窃犯呢----而且剽窃的对象至少有十几家。

   

   芦笛喜欢摆出大师模样大谈文化为人疗愚,其实略有传统儒佛道常识者只要测览三五篇驴文,就可以看出此君于儒佛道根本一窍不通,对儒学的了解完全来源于文革的批儒烂文和来源于网络三流学者的胡扯(老枭忠厚存心,且不说他剽窃),对海内外现当代新儒学诸大家和儒学研究成果一无所知。

   

   对其谬误,没有任何学者愿意予以驳斥或指点。多数儒者略看一二芦文,都劝我不要再搭理他,如JJ_SHAN(侠是大者)曰:东海老师如此用精力在这个芦什么的身上的确不值得。兰昕(与侠是大者皆儒学联合论坛的儒者)曰:此君愚钝不堪,不足与论,希望有远大抱负的东海先生不要把宝贵的时间虚耗在扫盲的事业里!

   

   其实我早已明白此人不足与言,无奈怜才别有热心肠(曾私下对多位朋友说起,芦文虽欠缺文化,却颇有文采,一些政论文章如当年对中共和民族劣根性的批判也值得一看。咱说话一向“客观”呵),见他老犯一些常识性文化错误,总是忍不住出声指点一二。我善意地猜测,此君从当年对孔孟和理学的绝对否定到后来一定程度的有限肯定,或许有我的“功劳”呢。

   

   至于他千百遍地信誓旦旦表示绝不看枭文,恰表明他非常在乎这一点。江湖上爱看枭文者不少,不看枭文者更多,不看枭文好伟大么,屁大的事值得不间断地重复表态么(奇怪的是,他对于老枭落网以来的很多言谈行踪了若指掌,并且记得比我自己还清楚,多谢了。我很少点开芦文,不知他抄袭剽窃了多少我的观点和文字,甚是可疑哦,盼知情者惠告,有奖哈。)

   

   老枭一向大人大量,对他几年来对我层出不穷的污辱咒骂,皆一笑置之,只攻观点不击人身。此君这样信笔开河地诬蔑和造谣,实在是太无聊,太无赖,太无耻。想不到文人无德恶毒,可以一至于斯!辩不过就“出此下策”,输掉的不仅思想和文化,还彻底地陪上了人品,把自己的痞子嘴脸暴露无遗,实在不值啊!当然,此君一向轻浮夸张,迫害呀局诈呀抄袭呀剽窃呀信口就来,就象一个半疯不颠的风骚婆娘,别人眼珠子都没转过去呢,她已惊天动地大喊非礼啦救命呀了。

   2006-9-19东海一枭

   东海草堂:http://zhendanwang.com/forumdisplay.php?fid=1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