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孟子强调顺受其正,枭爷早已成仁取义!]
东海一枭(余樟法)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良知二论
·抗议公安机关并警告有关儒家!
·长生不是梦想
·精卫:向大家推荐东海一枭的《良知三论》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到了告别的时候》
·被公安机关认定为非法信息的枭文(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关于支持中华文化城建设的呼吁
·南怀瑾“神话”
·忍看民运自残多
·嘲小人儒
·雪峰君欢迎吗?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修正稿)
·中国向何处去?
·敢劝宗愚休扯蛋
·雪峰:《净化开始 先死一亿》
·论尊重生命----兼批上帝之道
·良知的级别
·读雪峰君《系列清扫东海之道告天下贤士书》戏占
·雪峰:亵渎上帝罪责难逃(一枭附言)
·《小草们》
·乾坤草谈体用(一枭附言)
·z雪峰:妄论生命: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二)
·犟嘴名家多软蛋,疗愚大侠尽村夫
·枭心有爱原无愧,上帝无人哪有灵
·上帝之道乎?邪魔之道乎?
·随风舞动:不曾遗忘的网事---东海一枭与画(一枭附言)
·敬礼雪峰
·雪峰真有病,草木岂无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孟子强调顺受其正,枭爷早已成仁取义!

   孟子强调顺受其正,枭爷早已成仁取义!

    ---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一

   孟子曰:“莫非命也,顺受其正。是故知命者不立乎岩墙之下。尽其道而死者,正命也。桎梏死者,非正命也。”(《孟子尽心章句上》)

   

   译为今语。孟子说:“一切事物无不有其命运,顺理而行就是承受正常的命运。因此知道命运的人不站在岩石危墙之下。尽力行道而死的人,所承受的是正命;犯罪受刑而死的人,就不是正命。”(附注:儒家所说的命、天命、命运等,并非迷信意义上的宿命论。自《周易》以来所有儒典中关于“命”的概念,都是指宇宙本体的流行所赋予的某种不以人力为转移的规定性,某种人天规律、宇宙法则等。白虎通寿命云:“命者何谓也?人之寿也,天命己使生者也。”论语雍也皇疏云:“命者,禀天所得以生,如受天教命也。”王阳明言“自其形体者谓之天;主宰也谓之帝;流行也谓之命;赋于人也谓之性;主于身者谓之心。”伊川曰“在天为命,在义为理,在人为性,主于身为心,其实一也。”)

   

   二

   有人认为孟子这句话与他“舍生取义”和孔子的“杀身成仁”的观点相矛盾,实乃误读。因为孔子的“杀身成仁”和孟子的“舍生取义”只是针对特殊非常的情况而言,不是普适原则。

   

   杀身成仁语出《论语卫灵公》:“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要注意的是,孔子并非认为只有杀身、必须杀身才能成仁,才是志士仁人。殷商末年,纣王无道,朝政日非,微之拂袖而去,箕子佯狂为奴以避祸,比干一谏再谏被剖心而死。三人都得到了孔子的赞许,称“殷有三仁焉”。可见在孔子那里仁的标准颇为多元,成仁的途径并非唯一。高智晟慷慷入狱,刘晓波荷戟彷徨,老枭逍遥诗酒,孔子地下有知,也必曰:中国有三仁焉。

   

   “舍生取义”语出《孟子》:“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意思是说,生命和正义都是他想要的。万一在二者不可得兼的情况下,只好舍生取义了。但是,这毕竟是特例,是很上碰上的“万一”,绝大多数时候,求生和取义并不冲突和矛盾,或两者有矛盾冲突但不至于激烈到非此即彼不可调和的程度。

   

   而且,一般情况下,求生往往比赴死更合“义”的标准。所以孟子说:可以死,可以无死,死伤勇。象燕尾生为存小信而抱拄死,在儒家眼里是不可取的,属于对自己对他人都极端不负责任的下智小民、无知蛮夫的行径。儒家培养的是社会的消防队员、抢险队员而不是政治军事上纯粹敢死队员。儒者纵有敢死队员之勇,但那也是建立在仁和智基础之上的勇气和精神(顺及,孔子重仁,孟子重义。仁义连用,仁为宅,义乃仁之路,仁为体,义乃仁之用;但义本身也是本,离开仁而单行,义自身就具备最高价值。)

   

   义有正义、道义、情义等含义。但任何义的道理和行为都应该合乎天理人情,合乎仁的原则,所谓义者宜也。给乞丐百十元钱,那是善举,宜也;把你的家送给乞丐,还叫义吗?强盗杀你至亲,必须奋不顾身地救援,如果仅抢财物,就不一定要反抗拼命。有人落入井里,如果自已不会水,马上呼救,群策群力,也是一种“义”举,赶快找条竹竿之类长物伸下去,或许是更好的办法,不是非得马上亲自跳下去抢救才叫大仁大义。

   

   我在《仁者必有大智慧!》中写道:千变万变,原则不变,仁宅唯一,义路三千。十六字真言,意蕴颇丰。“仁”是儒家学说核心之核心,它即是宇宙之根源又是生命之大本,是儒者不可更改不能变易的最高原则,安身立命、处事待人和治理国家都不能悖离这一原则。但是,通常情况下,通向仁、实现仁、成就仁的道路却不止一条,就象佛家所言成佛的法门有三万六千一样。

   

   三

   还有学者认为,孟子这句话中“莫非命也”与“知命者不立乎岩墙之下”自相矛盾。如近代学者刘师培曰:“惟中国旧说论命多歧,即如孟子‘莫非命也’,又曰‘知命者不立乎严墙之下’,与前说背。话出一人之口,前后不同,此何故耶?诸君将此说研究清楚,则命之有无可以决,然于中国学术前途亦有莫大之利益。”(刘师培《定命论》,见《左盦外集》)。刘氏于儒家“命理”未能理解,所言皮相之论耳。

   

   孟子已讲得很清楚了,命有正命和非正命之分。命运非人力所能控制,但如何面对命运却是可以选择的。如果不是尽其道而死,而是对生命采取无所谓的态度,毫不自珍自重胡乱糟踏生命而死,甚至铤而走险、作恶犯罪而死,那是自找死,非正命也,用古人的话说,叫自诒伊戚,叫自作孽不可活。孟子认为,尽力扩张心之善端,培养浩然是气,就能逐步认识到自我的本性,也就懂得了天命。正理而为,正道而行,接受的就是正命,反之则非正命。

   

   韩诗外传云:“哀公问孔子曰:‘有智寿乎?’孔子曰:‘然。人有三死而非命也者,自取之也。居处不理,饮食不节,劳过者,病杀之;居下而好干上,嗜欲无厌,求索不止者,刑杀之;少以敌众,弱以侮强,忿不量力者,兵杀之。故有三死而非命者,自取之也。诗云:‘人而无仪,不死何为?’”很多时候,遭到病杀、刑杀、兵杀之人,都是自己背义违理胡作妄为所致,有以自取,不能怨命。这里孔子所言与孟子之言同一义理,可以合观。

   

   人一方面受命运的制约,一方面又有主观能动性,可以选择到最佳行为方式,在一定范围内可以争取自己、他人和大众命运的最佳,这是人的主体性和生命尊严的最高体现。儒家还有造命之说,兹不详论。

   

   四

   作为现代人而言,取义不一定要舍身,为人不一定要舍己,成仁不一定要杀身。如果淡泊物欲满足而重视灵性培育,进而为了道义理想舍弃一定的个人利益和世俗的富贵显达,某种意义上就可以说是一种成仁取义了。

   

   老枭数年如一日忧天骂鬼枭鸣江湖,何尝不是一种仁风义举?我的表现岂但比起殷之三仁中的微之箕子优秀勇敢得多,比起孔子,也有过之而无不及。我说过,孔子比我运气好,我比孔子心更热。如果孔子生在当今中国,只怕早已彻底归隐或浮槎海外,或跑到朝鲜、古巴之类地方“说大人”去了,呵呵。

   

   至于我没有为某功"退党十万"的成就而主动"升华"上去,那我承认,请恕不恭。相信只要正常理性尚存、对儒学略有所了解的人都可以理解,这样的选择恰是最合情合理合“义”的,所以我公开澄清了一下本来就毫无秘密可言的有关事实,重申了一下多年来一以贯之的思想原则和文化立场。原则问题是不能苟同苟异的,就象不能因为曾与体制内要人有交情就认同特权专制一样。

   

   国人喜欢求全责备。一毛不拔无所谓,如果谁有所付出,他们就会“胃口”大开。所以,这次老枭无恙(出国权没啦,也算小恙吧?),估计很让一些人失望。殊天知中共多次蠢蠢欲动但一直不曾对我下手,只说明体制内还大有聪明人和好人正人在,前者从功利角度考虑反对动我,后者从道义角度出发保护我。制度虽恶,人性本善,障蔽虽多,良知难泯。这也证明了吾儒对人性认识何等深刻!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三字经》开头简单几句话,古今多少人倒背如流,可有几个人能真正读懂其中蕴含的人天真谛、深远奥义?“性本善”是建基于儒家宇宙论、本体论之上的人性论,是成德成圣的内圣功夫的人性根基,也说明了绝大多数人都有改恶迁善的可能性;“习相远”则说明了外王事业和良好制度的重要性。

   

   局势依旧黑云重重,危机仍在身边,六年来数百万字“恶攻”,要找“煽动”的证据,简直多如牛毛。对此我从来不打算推卸自己应负的责任(当然,届时枭婆会请律师辨护,我或许也会在法庭上为自己辨护,那是另一回事了)。

   五

   在这样一个朝野对立严重、官民冲突不断、遍地都是黑恶、到处都是仇恨的时代,包括中共和民运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应该感谢上苍,为这个社会和国家降下了我,试图凭着浑厚的道德浩气和绝顶的文化真功,下为多灾多难的弱势民众仗义执言,上向耳聋心盲的强势集团棒喝狮吼,并以传统无比精深的智慧,清涤国人被越来越强烈的仇恨之火烧红了的眼晴!

   

   老枭的人生长远规划是在继承的基础上创造、重建重塑中华文明真善美的辉煌,把我所知的人生、社会、宇宙之真谛和大道指给世人和后人看,以立人极而安万世;短期目标则是缓解时代深深疾痛,化解社会重重危机,推动政治加速进步,争取敌对多方皆赢,民族全面和解。功效如何殊难逆料,尽心而已。

   2006-8-29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9.6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