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孟子强调顺受其正,枭爷早已成仁取义!]
东海一枭(余樟法)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孟子强调顺受其正,枭爷早已成仁取义!

   孟子强调顺受其正,枭爷早已成仁取义!

    ---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一

   孟子曰:“莫非命也,顺受其正。是故知命者不立乎岩墙之下。尽其道而死者,正命也。桎梏死者,非正命也。”(《孟子尽心章句上》)

   

   译为今语。孟子说:“一切事物无不有其命运,顺理而行就是承受正常的命运。因此知道命运的人不站在岩石危墙之下。尽力行道而死的人,所承受的是正命;犯罪受刑而死的人,就不是正命。”(附注:儒家所说的命、天命、命运等,并非迷信意义上的宿命论。自《周易》以来所有儒典中关于“命”的概念,都是指宇宙本体的流行所赋予的某种不以人力为转移的规定性,某种人天规律、宇宙法则等。白虎通寿命云:“命者何谓也?人之寿也,天命己使生者也。”论语雍也皇疏云:“命者,禀天所得以生,如受天教命也。”王阳明言“自其形体者谓之天;主宰也谓之帝;流行也谓之命;赋于人也谓之性;主于身者谓之心。”伊川曰“在天为命,在义为理,在人为性,主于身为心,其实一也。”)

   

   二

   有人认为孟子这句话与他“舍生取义”和孔子的“杀身成仁”的观点相矛盾,实乃误读。因为孔子的“杀身成仁”和孟子的“舍生取义”只是针对特殊非常的情况而言,不是普适原则。

   

   杀身成仁语出《论语卫灵公》:“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要注意的是,孔子并非认为只有杀身、必须杀身才能成仁,才是志士仁人。殷商末年,纣王无道,朝政日非,微之拂袖而去,箕子佯狂为奴以避祸,比干一谏再谏被剖心而死。三人都得到了孔子的赞许,称“殷有三仁焉”。可见在孔子那里仁的标准颇为多元,成仁的途径并非唯一。高智晟慷慷入狱,刘晓波荷戟彷徨,老枭逍遥诗酒,孔子地下有知,也必曰:中国有三仁焉。

   

   “舍生取义”语出《孟子》:“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意思是说,生命和正义都是他想要的。万一在二者不可得兼的情况下,只好舍生取义了。但是,这毕竟是特例,是很上碰上的“万一”,绝大多数时候,求生和取义并不冲突和矛盾,或两者有矛盾冲突但不至于激烈到非此即彼不可调和的程度。

   

   而且,一般情况下,求生往往比赴死更合“义”的标准。所以孟子说:可以死,可以无死,死伤勇。象燕尾生为存小信而抱拄死,在儒家眼里是不可取的,属于对自己对他人都极端不负责任的下智小民、无知蛮夫的行径。儒家培养的是社会的消防队员、抢险队员而不是政治军事上纯粹敢死队员。儒者纵有敢死队员之勇,但那也是建立在仁和智基础之上的勇气和精神(顺及,孔子重仁,孟子重义。仁义连用,仁为宅,义乃仁之路,仁为体,义乃仁之用;但义本身也是本,离开仁而单行,义自身就具备最高价值。)

   

   义有正义、道义、情义等含义。但任何义的道理和行为都应该合乎天理人情,合乎仁的原则,所谓义者宜也。给乞丐百十元钱,那是善举,宜也;把你的家送给乞丐,还叫义吗?强盗杀你至亲,必须奋不顾身地救援,如果仅抢财物,就不一定要反抗拼命。有人落入井里,如果自已不会水,马上呼救,群策群力,也是一种“义”举,赶快找条竹竿之类长物伸下去,或许是更好的办法,不是非得马上亲自跳下去抢救才叫大仁大义。

   

   我在《仁者必有大智慧!》中写道:千变万变,原则不变,仁宅唯一,义路三千。十六字真言,意蕴颇丰。“仁”是儒家学说核心之核心,它即是宇宙之根源又是生命之大本,是儒者不可更改不能变易的最高原则,安身立命、处事待人和治理国家都不能悖离这一原则。但是,通常情况下,通向仁、实现仁、成就仁的道路却不止一条,就象佛家所言成佛的法门有三万六千一样。

   

   三

   还有学者认为,孟子这句话中“莫非命也”与“知命者不立乎岩墙之下”自相矛盾。如近代学者刘师培曰:“惟中国旧说论命多歧,即如孟子‘莫非命也’,又曰‘知命者不立乎严墙之下’,与前说背。话出一人之口,前后不同,此何故耶?诸君将此说研究清楚,则命之有无可以决,然于中国学术前途亦有莫大之利益。”(刘师培《定命论》,见《左盦外集》)。刘氏于儒家“命理”未能理解,所言皮相之论耳。

   

   孟子已讲得很清楚了,命有正命和非正命之分。命运非人力所能控制,但如何面对命运却是可以选择的。如果不是尽其道而死,而是对生命采取无所谓的态度,毫不自珍自重胡乱糟踏生命而死,甚至铤而走险、作恶犯罪而死,那是自找死,非正命也,用古人的话说,叫自诒伊戚,叫自作孽不可活。孟子认为,尽力扩张心之善端,培养浩然是气,就能逐步认识到自我的本性,也就懂得了天命。正理而为,正道而行,接受的就是正命,反之则非正命。

   

   韩诗外传云:“哀公问孔子曰:‘有智寿乎?’孔子曰:‘然。人有三死而非命也者,自取之也。居处不理,饮食不节,劳过者,病杀之;居下而好干上,嗜欲无厌,求索不止者,刑杀之;少以敌众,弱以侮强,忿不量力者,兵杀之。故有三死而非命者,自取之也。诗云:‘人而无仪,不死何为?’”很多时候,遭到病杀、刑杀、兵杀之人,都是自己背义违理胡作妄为所致,有以自取,不能怨命。这里孔子所言与孟子之言同一义理,可以合观。

   

   人一方面受命运的制约,一方面又有主观能动性,可以选择到最佳行为方式,在一定范围内可以争取自己、他人和大众命运的最佳,这是人的主体性和生命尊严的最高体现。儒家还有造命之说,兹不详论。

   

   四

   作为现代人而言,取义不一定要舍身,为人不一定要舍己,成仁不一定要杀身。如果淡泊物欲满足而重视灵性培育,进而为了道义理想舍弃一定的个人利益和世俗的富贵显达,某种意义上就可以说是一种成仁取义了。

   

   老枭数年如一日忧天骂鬼枭鸣江湖,何尝不是一种仁风义举?我的表现岂但比起殷之三仁中的微之箕子优秀勇敢得多,比起孔子,也有过之而无不及。我说过,孔子比我运气好,我比孔子心更热。如果孔子生在当今中国,只怕早已彻底归隐或浮槎海外,或跑到朝鲜、古巴之类地方“说大人”去了,呵呵。

   

   至于我没有为某功"退党十万"的成就而主动"升华"上去,那我承认,请恕不恭。相信只要正常理性尚存、对儒学略有所了解的人都可以理解,这样的选择恰是最合情合理合“义”的,所以我公开澄清了一下本来就毫无秘密可言的有关事实,重申了一下多年来一以贯之的思想原则和文化立场。原则问题是不能苟同苟异的,就象不能因为曾与体制内要人有交情就认同特权专制一样。

   

   国人喜欢求全责备。一毛不拔无所谓,如果谁有所付出,他们就会“胃口”大开。所以,这次老枭无恙(出国权没啦,也算小恙吧?),估计很让一些人失望。殊天知中共多次蠢蠢欲动但一直不曾对我下手,只说明体制内还大有聪明人和好人正人在,前者从功利角度考虑反对动我,后者从道义角度出发保护我。制度虽恶,人性本善,障蔽虽多,良知难泯。这也证明了吾儒对人性认识何等深刻!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三字经》开头简单几句话,古今多少人倒背如流,可有几个人能真正读懂其中蕴含的人天真谛、深远奥义?“性本善”是建基于儒家宇宙论、本体论之上的人性论,是成德成圣的内圣功夫的人性根基,也说明了绝大多数人都有改恶迁善的可能性;“习相远”则说明了外王事业和良好制度的重要性。

   

   局势依旧黑云重重,危机仍在身边,六年来数百万字“恶攻”,要找“煽动”的证据,简直多如牛毛。对此我从来不打算推卸自己应负的责任(当然,届时枭婆会请律师辨护,我或许也会在法庭上为自己辨护,那是另一回事了)。

   五

   在这样一个朝野对立严重、官民冲突不断、遍地都是黑恶、到处都是仇恨的时代,包括中共和民运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应该感谢上苍,为这个社会和国家降下了我,试图凭着浑厚的道德浩气和绝顶的文化真功,下为多灾多难的弱势民众仗义执言,上向耳聋心盲的强势集团棒喝狮吼,并以传统无比精深的智慧,清涤国人被越来越强烈的仇恨之火烧红了的眼晴!

   

   老枭的人生长远规划是在继承的基础上创造、重建重塑中华文明真善美的辉煌,把我所知的人生、社会、宇宙之真谛和大道指给世人和后人看,以立人极而安万世;短期目标则是缓解时代深深疾痛,化解社会重重危机,推动政治加速进步,争取敌对多方皆赢,民族全面和解。功效如何殊难逆料,尽心而已。

   2006-8-29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9.6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