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闲话:儒学之短在于“陋于知人心”--由老枭想到(一枭附言) ]
东海一枭(余樟法)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闲话:儒学之短在于“陋于知人心”--由老枭想到(一枭附言)

   闲话:儒学之短在于“陋于知人心”--由老枭想到(一枭附言)

   

   作者: 闲话 儒学之短在于“陋于知人心”--由老枭想到 2006-9-3 07:24 [Click:5]

    儒学的伟大在于以人为本的人文精神。儒家到汉之后,虽然与专制有配合之处,但也制约了专制的无法无天。儒家树立了一种“人本”与“民本”的政治理想,从各文明圈来看,是非常早熟与伟大的。

    儒家虽然开创了一种高标精神,但一贯彻到制度层面,往往搞得一塌糊涂,原因就在于“陋于知人心”。儒徒经常出“大伪之人”。治国者经常要“外儒内法”,不全是统治者阴险,而是儒学根本无法处理复杂的政治问题。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讲得最清楚,儒学不仅务虚,而且成为争名夺利、相互攻击政敌的幌子。有点像中共现在的“八荣八耻”,没有说错,但不着边际,与大小官吏与社会百姓的实际生活,距离何止十万八千里。

    高标的道德理想,一用于治国,为什么总是要变形?吴思的《潜规则》与《血酬定律》基本上解开了这个千年之谜。这就涉及利益与权力。潜规则说明,官僚集团明文规定是一套正式规则,实际运行的是另一套潜规则,潜规则,是与正式规则相辅相成,互动互补的,缺一不可。官僚集团身怀利器,杀性自起。为了谋利、为了保命,都必须向老百姓开刀,最后搞得天怒人怨,于是王朝覆灭,重新来过。按说官僚集团主要是熟读儒家经典的儒生群体,为什么真正按儒家理想行为的少而又少,以至海瑞、包公式人物,成为传奇式的道德楷模?因为官场的潜规则是“淘汰清官”。

    最近夏门大学易中天教授,通过央视的《百家讲坛》,成为大众的偶像。他的《品三国》,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全民启蒙,他从利害关系角度来分析政治人物的行为,使中国人觉悟到道德治国的虚幻,。中国的聪明人都是精于利益分析与工具化处理道德的。你看曹操何曾有什么儒家道德,但他用道德为旗号来“挟天子以令诸侯”,以道德名义来杀孔融。诸葛亮的《隆中对》,是赤裸裸的利害分析。智多星吴用,也是对利害关系洞如观火的,你看他挑林冲杀王伦,既借刀杀人,又多么假仁假义。

    人,绝大部分人,是活在现实生活中,是在现实中讨生活的。像老枭这样活得潇洒的,能有几人?即使老枭不再有柴米之忧,也不再有俗世功利之求,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时候总还是有的,何况那些在俗世中滚的芸芸众生呢?高标的道德理想,对绝大多数人,是不可行的。所以除了高标的道德理想来鼓励人之外,最重要的是用制度层面来利用、制约人的自利之心。就制度方面而言,吴思的看法是,只要官僚集团的权力是上面授予的,老百姓必然会成为挨宰的羊群,儒家的道德教育解决不了问题(当然也有一点用)。只有当权力来自百姓,当多数人监视少数人时,官僚集团才可能受到真正的约束,即使根本没有读过儒家经典。在这个问题上,儒家的药方可以说是完全错了。

    当然老枭恢复原始儒家的精神,去掉遮在儒家头上的不实之词,也是有价值的。儒家作为一种道德理想,也是很高妙的。但看不到儒家在治国层面上的虚幻,就不能算是知人之论了。

   

   一枭附言:本文作者对儒学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知内圣之学不知外王之学,只知小康之学不知大同之学),而且对内圣(道德)的理解也是肤浅乃至错误的。但本文也有值得儒者镜鉴之处,如“只要官僚集团的权力是上面授予的,老百姓必然会成为挨宰的羊群”,这话说得很好。但作者有所不知,这恰是儒门精义。儒家的道德教育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可以融摄民主主义的儒家外王之学却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最好锁钥,容后详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