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孔孟支持我“夜遁”!]
东海一枭(余樟法)
·《尊儒要资格》
·东海老人:自题二联
·荀子论蔽、荀子之蔽及其它
·《下愚才会笑》
·《未必眼光不杀人》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东海老人:惭愧一下并立字为据》
·《儒门广大不逐客,儒门严峻客自逐》
·东海老人:自勉二联
·中国人最需要的
·道德也是讲出来的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
·只问理真不真,莫管人服不服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关于儒教复兴论坛的版规》
·《误了孔孟两千年》
·《东海老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先问有没有,再论好不好----上帝信仰与良知信仰
·《文痞疗愚原可笑,大家喝彩更堪怜》
·好一个投机钻营分子(东海老人文章)
·《东海老人:我是我自己生的》
·《小乔女士,毕竟是弱者》
·《小乔女将,毕竟是弱者》
·《东海老人:谁能告诉我原因何在》
·央行微调,股市或大跌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东海老人:关乎一生、关乎一囯的选择》
·《大良知主义没有边界》
·《公道自在人心》
·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尊佛不是这么尊的----敬告某些佛门人士》
·《可疑的“神卫兵”》
·《某大法师休放肆,先过东海这一关》
·《精卫衔花东海香》
·儒家不许宗教化!
·《上帝信仰:多走了两步》
·《断章师爷犯规了》
·《东海老人:内外兼修的儒门功夫》
·《装罢高明留笑柄,驱开病弱盼真人》
·《教授多落草,大学尽贼窝》
·《道及高处莫葛藤》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尚留三字经
·东海老人:真言传万古,妙法度群迷
·从格瓦拉一句名言说起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黄药师太混乱,东海真糊涂》
·《答司徒一先生》
·《答司徒一先生》
·《东海老人: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
·《台湾尚如此,大陆何以堪?---再回司徒一先生》
·外人请随意,友人请注意
·《东海老人:欢迎回家共迎升平》
·《东海老人:致良知以成圣,妙万物而为言》
·平生不受等闲恩
·圣贤论---儒家进德次第初阐
·天下唯豪杰,圣贤立地成
·《东海老人:与基督徒对着说》
·凡是圣人都最骄傲最自大
·《东海老人:转身》
·《东海老人:半字治天下》
·《东海老人提醒:知见不正枉修行》
·祸福常相倚,因缘难思议
·我怕…
·儒家邮报开东海一枭专栏,欢迎下载
·有个著名的小段子…
·《良知不是空洞的---答张文峰网友》
·《因果谁不落?责任要自负----小启刘大生教授》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万行大师胜过释迦牟尼》
·佛教“转业”有办法,儒家造命是责任
·《辱人犹可恕,毁儒绝不饶》
·说说张国堂、郭庆海之流
·写给自由派的告别词和招安书
·如何减少人际间的误会和伤害
·洪哲胜:用动机判断是不是“好人”.用成果判断是不是“贤人”
·拜向江湖谢赏音
·刘路,站住!
·应疾不仁休已甚
·东海老人:暴戾小说
·请自问鄙不鄙,请自测哪一品?
·东海老人:想要快乐跟我来
·《东海反思录之二:有一种人》
·《东海老人:官虽易跑道难行》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差点落水成“局长”!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孔孟支持我“夜遁”!

    孔孟支持我“夜遁”!

   一

   枭文《此生甘拱卒,永世不将军》曰:“如果事实证明改良行不通,真的革命潮起,说明中国无救大劫难逃了。我既无力“大庇天下”,又何妨独善其身。留不得,救不了,那就自己逃吧,或全家逃往深山,或携眷逃往海外,从此寄情诗酒游心方外,永绝中国永绝尘世烦嚣!”(写于2003、6、21)

   

   有儒者接二连三地追问:一旦有事,迅速夜遁,如此行径,东海先生何以称勇?

   

   二

   日前,有海外友人提供“美国政府把你列为美国政府最关注的中国大陆人士名单之列”、“近期会有美国使馆人员约你面谈或拜访你”等帮助,谢绝之。自知难免迂腐之讥,三言两语很难解释我的心态,简单说吧,这与我的自我定位有关。儒学最重实践,“中华文化大宗师”的理想不应该也不可能在早已民主化的外邦实现。不到生死关头,或未获十年以上刑期,实在不愿托庇于外邦也。这方面孔孟有知要笑我迂执了,时代不同故也。孔孟时代,华夏各国都是君主制,到哪一个国家去“行道”都一样,所以他们可以此处不留爷,再跑下一站,而老枭一旦离开这片热土,生平大愿恐成泡影。

   

   老枭之所以“此生甘拱卒,永世不将军”,实在是不忍见生灵涂炭、历史倒退,不忍使民族的元气再受一次巨大的戕残。身未槁、心未死、血犹热。但是,真到了“革命潮起”、遍地烽火之时,到了一切都凭武力说话,文化呀传统呀道德呀再不起丝毫作用之时,老枭既不可能“参加革命队伍”,又不屑于“投靠反动势力”,留下何为?继续留下来是我的大仁大义,如果象三年前所想的一走了之,也不失为一种明哲智慧的选择。衡以儒家义理,没什么不符。

   

   孔子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又曰“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又曰“用之则行,舍之则藏”;又曰:“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又曰“贤者避世,其次避地,其次避人”;又曰“鸟兽不可与同群,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天下有道,丘不易也”。孟子曰:“达则兼善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易经》曰:“独立不惧,遁世不闷”;又曰“不事王侯,高尚其事”;又曰“天地闭,贤人隐”。

   

   这都是劝我一走了之呵。济不了世拯不了民,那就尽力叫上一些亲朋好友,“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不亦宜乎?倘一定要乱中自找死路,孔子骂子路的那句话改一改正好用来骂我“枭也,好勇过人,无所取材”。儒者的勇是要经过仁和智的剪裁的,过了就不一定可取。

   

   三

   黄宗羲在《明儒学案泰州学案》中批评泰州后学“诸公掀翻天地,前不见有古人,后不见有来者。释氏一棒一喝,当机横行,放下柱杖,便如愚人一般。诸公赤身担当,无有放下时节,故其害如是。”老枭也是如此,救世心切,为善过执,棒喝不休,“无有放下时节”,以致执而不化,亢龙有悔,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老想着自投罗网,有点与年轻时的王艮(泰州学派创始人)相似,“意气太高,行事太奇”,在世人眼里,言行颇为乖张。

   

   王艮拜入阳明门下后,在王阳明的影响裁抑下很快就“敛圭角,就夷坦”了。老枭某夜重翻阳明《传习录》,读到其中一段时,如被水浇,如闻狮吼,如受棒喝。阳明先生曰:“为学工夫有浅深。初时若不着实用意去好善恶恶,如何能为善去恶?这着实用意,便是诚意。然不知心之本体原无一物,一向着意去好善恶恶,便又多了这分意思,便不是廓然大公。”

   

   功夫初时“着实用意去好善恶恶”自有必要,但不宜执着于此停滞于此。如果我自投罗网,便是过于着意执善,善念过炽,不仅趋于有意矫饰,破坏了心之本体活泼自由的品格,而且有违夫子的中庸之道,于家有害,于世无补,于历史和文化,则是一种责任放弃。文化人的意义在于弘文传道“化成天下”而不在于故意为囚为犯自蹈死地也。

   

   冯友兰先生有著名的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和天地境界之论。道德境界与天地境界的区分,前者尚有刻意矫饰的痕迹,尚需“在意念上实落为善去恶工夫”,后者一切行为出乎心体(德性)之自然,从心所欲不逾矩,“无入而不自得”。老枭追求“至善”但大半辈子过于着意执滞,离“天地境界”差得远呀。

   

   四

   其实,不客气地说,老枭数年如一日忧天骂鬼枭鸣江湖,比起孔子称许的殷之三仁中的微之箕子已勇敢得多。万幸的是,还没到天崩地裂无可挽救、山穷水尽彻底绝望的程度,虽然冒险,也还值得。但愿体制外和体制内的改良主义的拱卒愈来愈多,下启民智,上促改良,使得上下共同努力,朝野良性互动,把政治朝改良------阶进和平的革命-----的路子上“拱”去(《此生甘拱卒,永世不将军》),但愿我永远没有“宵遁”的机会。

   

   需要说明的是,万一局势全面恶化,虽然孔孟支持我“夜遁”,纵然我做好了“夜遁”的“计划”,但万全之策是没有的,什么意外都可能出现。到时中共如不因我“煽动”已久将我的生命“颠覆”掉,广大“革命战士”也极有可能因我一直“逍遥狱外”早就看我不惯而对我采取“革命行动”,何况还有注册要说话之类大义凛然的儒者在一旁虎视耽耽呢。

   

   我对国民的劣根性了若指掌:面对普遍的社会“饥饿”如果冷眼旁观一毛不拔,他们会夸你清高、高见,如果你尝试割肉喂鹰,那么,你就只能无限度地一直割下去,直到肉尽血干,或者干脆一次性投身饲虎。倘敢不把自已全部干净彻底地奉献出去,轻则懦夫之讥,重则叛徒之冠,是摆脱不了的。

   

   当年在海口时一次好心招致恶报的遭遇令我难忘:一次饭后漫步寻诗,偶动测隐之心,在一个小朋友高高伸出的小手上十块钱。结果十几分钟之后,在偏僻处被十几个脏兮兮而凶猛无比的丐帮英雄困住了,寻诗之旅差点变成一处躺尸(唐诗)之地。好在当年身手还算矫健,奋勇突出重围。

   

   但我并不后悔我的招祸之举,对那小朋友只有悲悯。少年失学,为人失格,可以预测他一生将苦难重重。谁之责?谁之罪?

   

   五

   孔子说天下无道则隐,但还是栖栖皇皇周游列国以尽人事;孔子说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但依然不厌不倦地明道以淑世,终其一生没出过海。孔子比我运气好,我比孔子心更热。真到了天崩地裂的那一天,老枭的行与留、遁与守,现在岂能逆料和预定?

   

   届时让我难以一走了之的原因未必来自客观外界。或许,临上小舟行不得,自个牙关一咬脖子一梗,头脑一热热血上涌,从天地境界退回道德境界,永远留了下来,留在尸山血海修罗场中,给我血脉相连的大中华陪葬!

   2006-9-2东海一枭

   

   东海草堂:http://zhendanwang.com/forumdisplay.php?fid=12

   震旦论坛域名zhendanwang.com


此文于2006年09月0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