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黎鸣与朱熹犯了同样的错误!]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大自在境界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中宣部颂
·识人的难与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黎鸣与朱熹犯了同样的错误!

   黎鸣与朱熹犯了同样的错误!

   

   对于历史和历史人物、事物、事件、现象的评价,有两种标准:一种是理想的标准,一种是历史的标准。以理想的、道德的、现代的标准去衡量历史和历史中的一切,横加指责全盘否定,一片漆黑晴看历史,最大伪学骂儒家,这在网络上是司空见惯了。遗憾的是,一些名家学者也犯这样“一根筋”的毛病。例如,一位我素所尊重的思想家哲学家黎鸣老,就完全站在当代及西方的立场上,把中国历史骂为一片黑暗,把传统文化批得一无是处。

   

   黎鸣老在他的一系列雄文铁口直断:“中国人长期以来受到儒学伪学的蛊惑,完全不知真理为何物,致使中国历史上智慧发展停滞的中世纪长达两千多年之久。”、“秦汉之后的儒学彻头彻尾成了制造伪人和伪君子的伪学,在两千多年伪学的笼罩下,中国就只能出现大量伪人、伪君子型的无用文人,而根本不可能出现真正的思想家、科学家,技术发明家,中国的思想天空一片黑暗。”云云。诸如此类的情绪化语言层出不穷,赢得江湖大量彩声。反驳者虽不少,大多驳不到位。如有个叫李士光的传统“卫道士”对黎文逐一驳之。我浏览一二,发现此君卫道激情有余,弘儒学力不足,以致处处被动,处于下风。

   

   黎李之争,让我想起发生于宋朝的著名的朱(熹)陈(亮)之争。朱陈之间围绕王霸义利问题展开激烈论辩。朱熹强调天理人欲不可两立,把历史分割为三代以上与三代以下两大截,认为夏商周三代帝王德行纯粹,道心与天理相符,是王道政治;三代之后天理失传,道统不彰,人欲横流,所以历史长期地陷入了黑暗状态。

   

   朱、陈之争又主要围绕对汉唐的评价而展开。汉唐两朝轻徭薄赋,刑罚罕用,人才辈出,天下晏然,但朱子从道德观点出发完全否定汉唐,认为三代专以天理行,汉唐专以人欲行,天理则王,人欲则霸,认为汉唐之君“心乃利欲之心,迹乃利欲之迹”,“无一念不出于人欲”,即便事功伟大也是霸道之政,无足称道。陈亮则从功利观点出发基本肯定汉唐,认为王道霸道并非截然对立,汉唐虽“谓之杂霸者,其道固本于王也”(《陈亮集》卷四《问答下》),区别在于三代做得尽,汉唐做得不尽。

   

   朱熹、陈亮在十余年时间里,书函往返互辩不已。朱熹是用唯理想、纯道德、非历史的绝对标准去衡量历史、评价汉唐的。他不仅要求外王(政治)从内圣(道德)开出,以道德去丈量政治,而且用帝王的私德去丈量国家政治乃至整个时代。小尺子这么一量,汉唐那样繁荣昌盛的政治社会也变得一无是处了。这场历史上著名的王霸之辨及“汉唐”之争,虽后来不了了之,但朱子之学越传越盛,陈亮之论郁而不张,实际上是输了。此乃各种政治历史复杂原因所致,其中也有陈亮功力不足的问题。“学术三脚猫”与“道德一根筋”相遇,相互缠夹,有理的反输了。

   

   陈亮不懂也罢了,令我吃惊的是朱子居然于春秋智慧和经权、文实思想亦无所知,知经不知权(知原则不知权变)、知文不知实(知理想而不切实际)。用这样的眼光去看历史,岂但暴秦五代、岂但元明清?当然是两汉唐宋也会一无可取!朱子与黎老,一是大理学家,一是反儒大家,一个唯道德,一个唯西学,立场完全相反,犯的却是同样的错误:树一个道德的(朱子)或现代的(黎老)浪漫主义高标去丈量历史,对略有不符者一棍子打死!而这样的错误,许多网民和不少学者皆大犯而特犯!

   

   理想标准陈义过高,最容易脱离实际,流于迂阔空泛。历史标准是以历史事实为基础,把标准放在历史之中去进行衡量,比较切实,却也有不足和弊病:容易“现实”过头,堕入狭隘低陋的实用泥坑,变成一切存在的都是合理的,流弊所及,是非消泯,正邪两可,连秦始皇都可以抬成大英雄。用牟宗三的话说,理想的标准是“不负责任的乌托邦,不知道历史的艰苦”,历史的标准则属于“是顺俗趋末的现象观”。他在《论凡存在即合理》一文中写道:“讲历史最忌的有两种态度:一是顺俗趋末的现象观,这必流于无是非,即有是非,亦是零碎的而无总持,颠倒的而不中肯。二是不负责任的乌托邦,如说中国自禅让井田废,便全流于黑暗,又如说中国人以前不知道民主,不知道科学,不知道男女平权,这都是不负责任的乌托邦,不知道历史的艰苦。”

   

   所以,历史标准与理想标准不可偏废,理想需要现实的牵引才不至于虚浮,现实需要理想的指导才不至于堕落。孔子看待历史的眼光就特别圆融全面,将理想标准与历史标准综合统一、贯通并存。例如,管仲不仅私德不佳,而且常有逾礼之举。孔子一方面斥之“管仲之器小哉。”一方面又崇之曰:“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 关于汉唐,孔子如地下有知,也必曰:如其仁如其仁,文不与而实与。汉唐不完全符合儒家王道政治理想原则,“做得不尽”,故“文不与”;但在那个时代,汉唐已做得很好很出色了,故“实与”。

   

   对君主专制也当作如是观,用原儒的选贤与能、天子一爵、大同太平等标准衡量,君主专制绝非理想政治,但用历史的眼光看,这个过程却是非人力可以超越的。在孔子及其后相当长的历史时段中,以儒学为指导思想的开明君主专制不失为最合适的选择,做不到最优,就做到次优。

   

   不可否认,由于君主专制的历史过于漫长,儒学在发展的过程中为了适应权力而过于牵就政统也是难免的,在儒化政权的同时难免政权化儒。当务之急是把隐晦已久的儒学理想的一面刮垢磨光,借以驱邪逐魔,重新照耀世界!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对于中共政权,不仅用西方民主自由和儒家大同理想的标准去衡量,它是反动的,就是用儒家历史的标准去看待,它也是恶劣的。简单地说,它比君主专制更坏!

   2006-4-14东海一枭

   

   附言:上次写《为什么说黎鸣是中国最大的狂徒》,枭婆便责我对黎老不敬。我给他讲了禅宗“赵州三等接人”曲故:赵州有“第一等人来,禅床上接;中等人来,下禅床接;末等人来,三门外接。”的规矩,对来访者中越没身份学识的越客气,远远迎出山门之外,而第一流人物来了,该干嘛干嘛,连禅床都懒得下。侍者不解,赵州解释是,第一等人悟道已深,双方可以交心论道,不必计较外在形式了。老枭以下犯上直言批评,正是视黎鸣老为第一等高人哩,其他人我根本不予理睬,那才是瞧不起。枭婆听了,直骂我狡辩。狡辩手衷言乎,任凭世人猜测吧,反正在涉及文化大问题上老枭是只讲真气不讲客气的,呵呵。

   首发2006、4.14《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