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茅境诗三首:读平昌老人《呼唤》 ]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不论有无知识,无非破铜烂铁》
·《东海的文化程度》
·屠夫:一块锈铁!
·教诲高层:尊儒应该怎么尊?(外三篇)
·《不是笑话》
·四种人:欢迎对号入座!
·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东海老人:易中天一剑封喉》
·阳光法和商鞅变法
·《想起“汉奸”张志忠》
·《想起“汉奸”张志忠》
·《政府便宜不妨沾》
·《东海老人:警告》
·关于真理,小启格丘山先生一蒙
·《我庆幸,我怀才不遇!》
·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老人:答网友(五则)
·《关于“东海一枭这个人”》
·《东海老人:为“美人”的感觉喝彩》
·《儒虽少数,兴华必儒》
·《无知的拥儒者》
·《无知的拥儒者》
·《复仇之神》
·《傻牛》
·《伪文明人士》
·政治家必读之二:杀人手段救人心!
·儒家要争新地位,政治亟须大变法
·《向胡适学舌》
·《冷看浑人混扯,谢绝恶意引申》
·《儒家的法律也是可以杀人的!》
·杀,还是不杀?
·曾囯藩如其仁
·东海老人:儒联一对
·《有德者必有言----兼论道家末流之缺德》
·《儒家处理人际关系及政治关系的重要原则》
·《经济之道》
·《一败难求千古憾》
·假洋鬼子猖獗,儒者卫道有责
·《小启张裕:谁文明就支持谁》
·《给张裕先生最后一答》
·《言论栽赃和观点“引申”》
·《东海老人拜托:千万别给我留面子!》
·东海老人:我说了你们也不信(六首)
·风光风险两相依
·儒家使命:替天行道!
·做人不要太乡愿
·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民运里面95%都是盲人》
·《强迫性追枭骂海神经症》
·《患者王一平先生》
·《哇,哇哇!》
·《阿p颇有代表性》
·贱人素描
·对政敌姿态要高,对巨贪姑且从严
·《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修正稿:《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科学科学你慢点走
·网友酬赠拾翠(之24)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本来无人格,何处觅尊严---假洋鬼子一标本
·《一言不发也没用》
·《尊儒要资格》
·东海老人:自题二联
·荀子论蔽、荀子之蔽及其它
·《下愚才会笑》
·《未必眼光不杀人》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东海老人:惭愧一下并立字为据》
·《儒门广大不逐客,儒门严峻客自逐》
·东海老人:自勉二联
·中国人最需要的
·道德也是讲出来的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
·只问理真不真,莫管人服不服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关于儒教复兴论坛的版规》
·《误了孔孟两千年》
·《东海老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先问有没有,再论好不好----上帝信仰与良知信仰
·《文痞疗愚原可笑,大家喝彩更堪怜》
·好一个投机钻营分子(东海老人文章)
·《东海老人:我是我自己生的》
·《小乔女士,毕竟是弱者》
·《小乔女将,毕竟是弱者》
·《东海老人:谁能告诉我原因何在》
·央行微调,股市或大跌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东海老人:关乎一生、关乎一囯的选择》
·《大良知主义没有边界》
·《公道自在人心》
·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尊佛不是这么尊的----敬告某些佛门人士》
·《可疑的“神卫兵”》
·《某大法师休放肆,先过东海这一关》
·《精卫衔花东海香》
·儒家不许宗教化!
·《上帝信仰:多走了两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茅境诗三首:读平昌老人《呼唤》

   茅境诗三首:读平昌老人《呼唤》
   
   读平昌老人《呼唤》
   作者:茅境
   

   我打开罐头
   猫头鹰的血还没有冻结
   
   我打开冰箱
   猫头鹰的声音在冰块中蜷缩
   
   我解剖尸体
   落刀处总有猫头鹰的鸣叫
   
   我对天长啸
   我的声音变成一只猫头鹰
   
   我等待火山爆发
   漫天烟火中猫头鹰纷纷扬扬
   
   
   《撒谎》
   
   这个瞎子曾在我面前撒谎
   为了可以撒谎他不惜挖出自己的眼珠
   
   这个聋子曾经在我面前撒谎
   为了可以撒谎他不惜刺破自己的鼓膜
   
   这个哑巴曾经在我面前撒谎
   为了可以撒谎他不惜割掉自己的声带
   
   这个白痴曾经在我面前撒谎
   为了可以撒谎他不惜把脑浆换成鼻涕
   2006年8月17日夜读平昌老人《中华之痛》,忽有痛心之感。
   
   
   《感觉有点痛》——和枭兄
   
   鞭子抽到头上
   感觉有点痛
   
   镣铐陷入皮肉
   感觉有点痛
   
   刀砍在脖子
   感觉有点痛
   
   子弹射中儿子的胸口
   他感觉有点痛
   
   一个温饱的鸟笼
   让他忘掉痛楚
   
   直到屠刀再次举起
   他想起曾经有过一点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