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茅境诗三首:读平昌老人《呼唤》 ]
东海一枭(余樟法)
·天之未丧斯文也,中共其如予何!
·《中华有我郑贻春!》
·乐观仇官杀官新高潮!
·“横渠四句”与“东海四句”
·郭飞熊,我不是你的棋子!
·注意,有人冒充老枭大量发送病毒电邮!
·为什么说黎鸣是最大的狂徒?
·枭鸣动态:为理学辨诬、为传统卫道系列
·王达三,不要为流氓帮腔!
·王达三听好了:大义所在,不可不辩!
·为什么“每个人都与我有关”?
·“大同”实践正其时!
·新年祝福
·生此中共国,不如丧家狗!
·写怀四绝
·川歌:题于枭文《生此中共国,不如丧家狗》之后
·题《卫道书》,欢迎广大同道指缪教正
·敦促胡锦涛拜师的公开信
·张五常自承没有良知!
·大处分明休琐屑,吸烟酗酒亦真儒!
·为“存天理,灭人欲”叫好!
·神异经
·“儒家道德二分法”
·山海新经(之一)
·警告共产党,寄语海内外!
·打倒张五常!
·旧文重发:我为乞丐鼓与呼----兼批张五常君
·我打谁,谁就得倒!---从打倒张五常说起
·飞雄,毕竟是英雄!
·最不尊重文化人的政权!
·不是添花,是送炭,是救命!----兼驳《打倒张五常不对》
· 高昂的头颅!-------为理学辨诬之六
·绝食大有意义,老戚已经“出事”!
·哲学教授强奸国学大师!
·贪腐可恶,书法何辜?-----驳余杰《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东海先生歌
·zt张玉祥:回东海一枭先生并请教之
·zt姜福祯: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三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黎鸣果然批不得!
·打倒张五常,保卫生存权!
· “免于匮乏的自由”是基本人权!
·打倒中宣部!
·各大门派对待他人的态度。你赞成哪一派?
·医院见死不救,源于制度冷漠-----兼谈为什么斥不锈钢老鼠无知
·饿死事大,失节亦事大-----为理学辨诬之二
·临危一死亦英雄------为理学辨诬之一三
·民主难免犯错,专制必定犯罪!----评不锈钢老鼠文并更正兼回吴辉君
·关于称呼问题
·给高智晟打个电话吧
·能狂能谦更英雄 ---和袁红冰《英雄不谦卑》
·狂者与乡愿
·梦中说梦两重虚----驳斥不绣钢老鼠
·从民生着眼,以生存为重!------驳“鼠文”《福利制度不利社会稳定》
·我的人生、文化及政治之态度--我不是儒家
·民主暂时同道,文化终究殊途。谁敢指手划脚?看我宏文卫儒
·两项基本道德原则
·给廖亦武们下一帖猛药!
·给廖亦武们下一帖猛药!
·给廖亦武们下一帖猛药!
·欢迎投机民运,共求社会大道----并请不锈钢老鼠刘荻等救命!
·原儒认同好色,大儒何妨狎妓----为理学辨诬之四
·山海新经(续一).....(广西)东海一枭
·快乐的哲学
·十亿民生双臂拥,五千文化一肩挑!
·孔子教我怎么爱
·拥护"爵位制",自荐"新天子"
·为董仲舒及开明专制鸣冤
·林樟旺案通报
·东海一枭:我们的敌人遍天下 
·李肇星,你算谁?
·天下溺,手援还是道援?
·警钟一号
·我的出现让很多人不舒服
·暂代儒家总经理-----儒家集团发展概况及主要产品介绍
·网友酬唱集萃(之8)
·“垃圾派”-黑箱-屁
·向魏京生君致敬
·一个反共分子的快乐人生
·我为自己是个中国人而耻辱!
·你会给鬼子带路吗
·文化昆仑横一角,群山俯首尽儿孙!
·道义,最大的利益!---小论儒家义利观
·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一
·信上帝者,非伪即愚!
·君子胆子别太大: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
·孔孟教导:大人说话可以不算数!
·枭式“八荣八辱”,教导中共干部!
·大鸟吟
·反儒派最常犯的两大错误
·枭鸣动态:张国堂綦彦臣卢语晖诸君及广大反枭派请进
·灭儒灭佛的文化极权!
·《或者》
·为什么“台湾商人到了大陆就成为残暴的奴隶主?”
·《妓女与菩萨》
·枭鸣动态:中华文化大启蒙
·为政不难,不得罪于巨室
·偶尔一嫖又何妨
·《摸石头过河》
·《向汪精卫先生致敬》
·千古一圣汪精卫!
·坚持唯真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茅境诗三首:读平昌老人《呼唤》

   茅境诗三首:读平昌老人《呼唤》
   
   读平昌老人《呼唤》
   作者:茅境
   

   我打开罐头
   猫头鹰的血还没有冻结
   
   我打开冰箱
   猫头鹰的声音在冰块中蜷缩
   
   我解剖尸体
   落刀处总有猫头鹰的鸣叫
   
   我对天长啸
   我的声音变成一只猫头鹰
   
   我等待火山爆发
   漫天烟火中猫头鹰纷纷扬扬
   
   
   《撒谎》
   
   这个瞎子曾在我面前撒谎
   为了可以撒谎他不惜挖出自己的眼珠
   
   这个聋子曾经在我面前撒谎
   为了可以撒谎他不惜刺破自己的鼓膜
   
   这个哑巴曾经在我面前撒谎
   为了可以撒谎他不惜割掉自己的声带
   
   这个白痴曾经在我面前撒谎
   为了可以撒谎他不惜把脑浆换成鼻涕
   2006年8月17日夜读平昌老人《中华之痛》,忽有痛心之感。
   
   
   《感觉有点痛》——和枭兄
   
   鞭子抽到头上
   感觉有点痛
   
   镣铐陷入皮肉
   感觉有点痛
   
   刀砍在脖子
   感觉有点痛
   
   子弹射中儿子的胸口
   他感觉有点痛
   
   一个温饱的鸟笼
   让他忘掉痛楚
   
   直到屠刀再次举起
   他想起曾经有过一点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