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想家找家回家!(这篇枭文不是用眼晴看嘴巴读的)]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想家找家回家!(这篇枭文不是用眼晴看嘴巴读的)

   想家找家回家!

   ----------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四

   见性明心非易事,绝知此事要躬行!----题记1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是自由和文化的双重运动,自由落实为行动,为了把社会推上文明之路,文化上升为精神,可以给灵魂寻找终极的家。同时,自由和文化相辅相成相促进相呼应,文化是意志自由道德自由的最好营养,自由是文化发展文化繁荣的最佳平台。----题记2

   一

   有客问道:学问的最高境界是什么?答曰:明心见性!

   这四个字千万别轻忽过去了,它不仅是做学问的最高境界、也是做事做人的最高境界;它不仅是佛家的最高境界,也是儒者的最高境界。

   《坛经》载,慧能圆寂时告诫弟子说:“吾今教汝说法,不失本宗旨。识自本心,见自本性。”明心见性这一法门不仅是禅宗南宗的核心,也是佛教各宗各派的共法。佛家一切经论法门,最终目的无不是为了让人明心见性,从而证认本来面目,成就无上正等正觉。

   佛教见性成佛,儒家则讲见性成圣。宋濂认为儒释两家形式虽殊,心性学说则一致,“其心同其理同也”。他说:“为东鲁之学者则曰:我存心养性也;为西竺之学者则曰:我明心见性也。究其实,虽若稍殊,世间之理其有出于一心之外者哉?”(《翰苑续集》卷九《夹注辅教编序》。儒释两家一入世一出世,不仅形式不同,根本精神亦殊,此不详论)。

   明心见性还可以缩减为两个字,明心即是见性,见性即是明心。性即心也,是人与万物宇宙共同的本体,或曰最高的终极存在,相当于佛家所谓真如、如来藏、本来面目等。孔子讲求仁、志道、知命、知天,孟子讲存心、尽心、不动心;《大学》讲明明德和止于至善;程朱理学讲存天理,王阳明讲致良知…。仁呀、道呀、天呀、命呀、明德呀、至善呀、天理呀、良知呀,异名同质,所指都是人之本性、本体,只不过大伙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称呼不一罢了。中庸云:“天命之谓性”;王阳明言“自其形体者谓之天;主宰也谓之帝;流行也谓之命;赋于人也谓之性;主于身者谓之心”(《传习录》)。

   万理皆归一道。这个本性本体,才是真理中的真理,最高最大的道体,才是人安身立命的根本所在。在基督教中,作为终极存在的上帝是全知全能完全超越的,在儒学中,作为终极存在的本体则是形上形下、彻上彻下、“天人合一”的,天理内在于人心,天道不外乎自性,故伊川曰“在天为命,在义为理,在人为性,主于身为心,其实一也。”程颢云:“只心便是天,尽之,便知性,知性便知天。”(《近思录》)。

   二

   有句诗写道:我的灵魂没有家。灵魂没有家乃是世人最深刻的悲哀。明心见性的努力,就是为灵魂寻找一个终极的家;明心见性的过程,就是回家的过程。但这个家,必须亲自行动用心去找。程颢云:“性与天道,非自得之则不知;故曰:‘不可得而闻。”明心见性,并非纸上功夫,需要亲自践履认证才行。(说灵魂怎样才能回家,乃是一种文学形容或方便说法,不可僵化地理解,实质上灵魂就是心性就是家。此处言灵魂,实指人之本性。人与万物与宇宙一体共有的本性本体是离一切名相的,道可道,非常道,强为之名而已)

   灵魂怎样才能回家?如何践履认证之,从何下手,怎样做功夫,体认证悟这个本体的具体方法途径何在?

   《大禹谟》载舜命禹之言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这是历史上有名之十六字心传,教人通过“惟精惟一”的功夫以人心上合道心。《仲之诰》曰:“王懋昭大德,建中于民。以义制心,以礼制心。”强调以礼义自我制约。“允执厥中”的“中”就价值观而言,为道之体,即中道,也就是本体。“建中于民”的“中”是就方法论而言,为道之用。

   子思的中庸则即是方法论又是价值观。孟子称“汤曰:‘汤执中,立贤无方’。”执中庸之道,守之而勿失,行之而不懈,成之而勿失,就证道了。所以孔子说:“人皆曰予知,择乎中庸,而不能期月守也。”又说:“回之为人,择乎中庸,得一善,则拳拳服膺,而勿失之矣。”又曰:“君子依乎中庸,遁世不见知而不悔,惟圣者能之。”

   孟子见性的方法是“集义”、“养气”、“配义与道”。常作应作的正义之事,此为“集义”。二字说说容易,为之实难。每说一句话每做一件事,都要问问是否发乎仁心、合乎道义?不义之言不发,不义之事不行,久而久之,浩然之气自然由中而发。义集气充而后道明,证悟本体,万物皆备于我,也就是“明道”了。

   《中庸》则强调“诚”:“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能够率性尽性,即可自诚明、自明诚。此外《大学》的致知格物诚意正心修身,理学家的“存天理”、“自家体贴”,心学家的“致吾良知”,都属于明心见性功夫,灵魂回家之路,兹不一一。

   总之,《论语》、《孟子》、《大学》、《中庸》及《传习录》、《近思录》等宋明理学心学诸子之书,都是见性之宝典、指路之明灯也。近代儒者中,马一浮、梁漱溟、牟宗三诸子,皆各有可观,而论析义之彻、体道之深、信道之笃、证道之真,非熊十力莫属,至于辞之达,文之雅,余事而已。

   以前披览《熊十力文选》,以文下酒,大呼快哉;近日细读《读经示要》,真有沦肌浃髓之感,尽管一些具体的观点较为偏激,我不尽同意(《原儒》一书中持论过苛处尤多,未免知经而蔽于权),但想见其泰山岩岩正气堂堂之气象,恨不能起熊先生于地下而拜之!熊学之得失,容他日从容总结绍述之。此处仅简略抄录熊先生在《读经示要》中对理、性、命、天命等的体认及明心见性的方法和表现,其中一则有对西洋哲学的批评,寥寥数语一针见血。

   熊先生曰:理,即吾人与宇宙万有共有之真实本源。

   曰:性,乃证知我之真性,即宇宙真实本体。

   曰:命,即返复其本体,使吾人之生命与宇宙大生命为一,系由尽性之功不懈而至。曰:天命即是自性,天是无声无臭,命是流行义。天命亦是万物之本性。冲寂之至名曰天,流行不已名曰命。

   曰:易简之理,乃实体或本心之异名,以其生生不容已名曰仁。以其照体独立名曰知,以其涵备万德名曰明德。本心者,以其主宰乎身名曰心,以其独然备诸众理则又名曰理,理者本体之谓,亦谓之道。

   熊先生曰:尽心者,真宰常昭,诸惑永伏也(大用流行即本心呈现)。

   曰:西洋哲学谈本体者,诚不免纷纷猜度,不能如吾先哲之觌体承当。此觌体承当一语,意义深远。盖言反己,而识得自我与天地万物同源,即得超脱形骸的小我而直证本体。于此立定,不使私欲得起而障此本体,则本体恒自昭然于中。即此,是吾之真我,亦即天地万物之真宰。何待外求,此谓觌体承当。凡向外穷索本体者,无论唯心唯物诸论,总是抛却自我无尽藏,而向外去找万化根源,便是不自承当。此西学根本失处。

   曰:反己者,以躬行实践为务,而上达于天德(即性体)。

   曰:见性,即性真流行,为我一身之主宰,便名本心,本心之自明自了即是见性。见性则无羡欲之累,无纷驰之惑,无挂碍,无恐怖,至乐备于己。吾人之精神即天地之精神,本非有二,众人不能同于天地者,私欲障之身。圣人常存敬畏之心,私欲不得萌,便与天地为一,见性之学,见到宇宙本吾一体。见性则亡形骸也。

   曰:致知,即反己自识,识其本体,再加涵养扩充,反己即躬行实践。曰:默识思诚,知其在己之谓默识,尽其在己之谓思诚,实其在己之谓据德。举手投足,起心动念,无在非天理流行,私欲不得间之,是为思诚。

   三

   自其形状而观之,人与人、人与万物各异;自其本性而证之,人与人、人与物、人与宇宙一体无间。孔子讲四海之内皆兄弟,孟子讲万物皆备于我,张载讲民胞物与,古儒先哲常讲中国一人天下一家、万物一体天人无二、浑然与物同体、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等,这些话都不是虚夸的形容,而是明心见性之后的真切体认。

   明心见性,也就是存天理,致良知,识道体,知天命,明明德,备众德,止至善,也就是灵魂回家了,自然“见天地之纯、古人之大体”,自然“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自然“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自然“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自然“躬自厚而薄责于人”,自然“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其志也”、“知止则自定,万物挠不动。”

   灵魂回家之后,自然无忧无惑无惧不淫不移不屈,自然平和、宁静、陶然、快乐、通达、洒脱,穷通不改其乐,自然智慧通达、通情达理从心所欲而逾矩,自然具有强烈的社会历史使命感和极高的文化道德自信心,居仁由义严以自律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内而追求完美人格,外而热心济世救民…。

   灵魂回家之后,自然具备上述道德,达至天地境界。但在回家之前,以上述标准严格不懈地要求自己,尽量做到“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等等,也是一种向着灵魂之家行进的必不可少的努力。

   明心见性,谈何容易,纸上得来,或智及之而仁不能守之,终归是口头禅,无用无用耳。但此事最难也不能不勉力而为。倘不能明我本心见我本性,知识最丰富学问最广博也是没有根基的,不足算也;虚名最响亮俗业最旺盛,也是没有内涵的,何足道哉。无“道”之人,为文与为人难以统一,言论与行为分为两截,或心为物所役,或人为神之奴,纵然执德不能弘,纵然信道不能笃,盖精神无根、学问无本、情感心灵思想信仰没有主人公也。

   明心见性大不易,绝知此事要躬行。唯有不懈努力,始克成就。郑板桥有一副短联,可以说是孔门修身功夫的很好的总结。郑联曰:“曾三颜四、禹寸陶分”,内藏着四大典故。孔子弟子曾参说过:“吾日三省我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此为“曾三”;孔子弟子颜回有“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之言,此为颜四;大禹珍惜每一寸光阴,此为“禹寸”;学者陶侃说过,“大禹圣者,乃惜寸阴,至于众人,当惜分阴”此为陶分。

   四

   儒学是形上形下彻上彻下即体即用亦道亦器的,也是真正具有全面广大的全球文明视眼的。与西方哲学那种从概念走向概念的、形而上空对空的、封闭的思辨哲学体系不同,孔子学说充满了世间性、实用性和开放性,把理想与现实、传统与变革、信仰与日常生活圆融地结合在一起,具有浓厚的东方特色。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