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想家找家回家!(这篇枭文不是用眼晴看嘴巴读的)]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想家找家回家!(这篇枭文不是用眼晴看嘴巴读的)

   想家找家回家!

   ----------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四

   见性明心非易事,绝知此事要躬行!----题记1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是自由和文化的双重运动,自由落实为行动,为了把社会推上文明之路,文化上升为精神,可以给灵魂寻找终极的家。同时,自由和文化相辅相成相促进相呼应,文化是意志自由道德自由的最好营养,自由是文化发展文化繁荣的最佳平台。----题记2

   一

   有客问道:学问的最高境界是什么?答曰:明心见性!

   这四个字千万别轻忽过去了,它不仅是做学问的最高境界、也是做事做人的最高境界;它不仅是佛家的最高境界,也是儒者的最高境界。

   《坛经》载,慧能圆寂时告诫弟子说:“吾今教汝说法,不失本宗旨。识自本心,见自本性。”明心见性这一法门不仅是禅宗南宗的核心,也是佛教各宗各派的共法。佛家一切经论法门,最终目的无不是为了让人明心见性,从而证认本来面目,成就无上正等正觉。

   佛教见性成佛,儒家则讲见性成圣。宋濂认为儒释两家形式虽殊,心性学说则一致,“其心同其理同也”。他说:“为东鲁之学者则曰:我存心养性也;为西竺之学者则曰:我明心见性也。究其实,虽若稍殊,世间之理其有出于一心之外者哉?”(《翰苑续集》卷九《夹注辅教编序》。儒释两家一入世一出世,不仅形式不同,根本精神亦殊,此不详论)。

   明心见性还可以缩减为两个字,明心即是见性,见性即是明心。性即心也,是人与万物宇宙共同的本体,或曰最高的终极存在,相当于佛家所谓真如、如来藏、本来面目等。孔子讲求仁、志道、知命、知天,孟子讲存心、尽心、不动心;《大学》讲明明德和止于至善;程朱理学讲存天理,王阳明讲致良知…。仁呀、道呀、天呀、命呀、明德呀、至善呀、天理呀、良知呀,异名同质,所指都是人之本性、本体,只不过大伙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称呼不一罢了。中庸云:“天命之谓性”;王阳明言“自其形体者谓之天;主宰也谓之帝;流行也谓之命;赋于人也谓之性;主于身者谓之心”(《传习录》)。

   万理皆归一道。这个本性本体,才是真理中的真理,最高最大的道体,才是人安身立命的根本所在。在基督教中,作为终极存在的上帝是全知全能完全超越的,在儒学中,作为终极存在的本体则是形上形下、彻上彻下、“天人合一”的,天理内在于人心,天道不外乎自性,故伊川曰“在天为命,在义为理,在人为性,主于身为心,其实一也。”程颢云:“只心便是天,尽之,便知性,知性便知天。”(《近思录》)。

   二

   有句诗写道:我的灵魂没有家。灵魂没有家乃是世人最深刻的悲哀。明心见性的努力,就是为灵魂寻找一个终极的家;明心见性的过程,就是回家的过程。但这个家,必须亲自行动用心去找。程颢云:“性与天道,非自得之则不知;故曰:‘不可得而闻。”明心见性,并非纸上功夫,需要亲自践履认证才行。(说灵魂怎样才能回家,乃是一种文学形容或方便说法,不可僵化地理解,实质上灵魂就是心性就是家。此处言灵魂,实指人之本性。人与万物与宇宙一体共有的本性本体是离一切名相的,道可道,非常道,强为之名而已)

   灵魂怎样才能回家?如何践履认证之,从何下手,怎样做功夫,体认证悟这个本体的具体方法途径何在?

   《大禹谟》载舜命禹之言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这是历史上有名之十六字心传,教人通过“惟精惟一”的功夫以人心上合道心。《仲之诰》曰:“王懋昭大德,建中于民。以义制心,以礼制心。”强调以礼义自我制约。“允执厥中”的“中”就价值观而言,为道之体,即中道,也就是本体。“建中于民”的“中”是就方法论而言,为道之用。

   子思的中庸则即是方法论又是价值观。孟子称“汤曰:‘汤执中,立贤无方’。”执中庸之道,守之而勿失,行之而不懈,成之而勿失,就证道了。所以孔子说:“人皆曰予知,择乎中庸,而不能期月守也。”又说:“回之为人,择乎中庸,得一善,则拳拳服膺,而勿失之矣。”又曰:“君子依乎中庸,遁世不见知而不悔,惟圣者能之。”

   孟子见性的方法是“集义”、“养气”、“配义与道”。常作应作的正义之事,此为“集义”。二字说说容易,为之实难。每说一句话每做一件事,都要问问是否发乎仁心、合乎道义?不义之言不发,不义之事不行,久而久之,浩然之气自然由中而发。义集气充而后道明,证悟本体,万物皆备于我,也就是“明道”了。

   《中庸》则强调“诚”:“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能够率性尽性,即可自诚明、自明诚。此外《大学》的致知格物诚意正心修身,理学家的“存天理”、“自家体贴”,心学家的“致吾良知”,都属于明心见性功夫,灵魂回家之路,兹不一一。

   总之,《论语》、《孟子》、《大学》、《中庸》及《传习录》、《近思录》等宋明理学心学诸子之书,都是见性之宝典、指路之明灯也。近代儒者中,马一浮、梁漱溟、牟宗三诸子,皆各有可观,而论析义之彻、体道之深、信道之笃、证道之真,非熊十力莫属,至于辞之达,文之雅,余事而已。

   以前披览《熊十力文选》,以文下酒,大呼快哉;近日细读《读经示要》,真有沦肌浃髓之感,尽管一些具体的观点较为偏激,我不尽同意(《原儒》一书中持论过苛处尤多,未免知经而蔽于权),但想见其泰山岩岩正气堂堂之气象,恨不能起熊先生于地下而拜之!熊学之得失,容他日从容总结绍述之。此处仅简略抄录熊先生在《读经示要》中对理、性、命、天命等的体认及明心见性的方法和表现,其中一则有对西洋哲学的批评,寥寥数语一针见血。

   熊先生曰:理,即吾人与宇宙万有共有之真实本源。

   曰:性,乃证知我之真性,即宇宙真实本体。

   曰:命,即返复其本体,使吾人之生命与宇宙大生命为一,系由尽性之功不懈而至。曰:天命即是自性,天是无声无臭,命是流行义。天命亦是万物之本性。冲寂之至名曰天,流行不已名曰命。

   曰:易简之理,乃实体或本心之异名,以其生生不容已名曰仁。以其照体独立名曰知,以其涵备万德名曰明德。本心者,以其主宰乎身名曰心,以其独然备诸众理则又名曰理,理者本体之谓,亦谓之道。

   熊先生曰:尽心者,真宰常昭,诸惑永伏也(大用流行即本心呈现)。

   曰:西洋哲学谈本体者,诚不免纷纷猜度,不能如吾先哲之觌体承当。此觌体承当一语,意义深远。盖言反己,而识得自我与天地万物同源,即得超脱形骸的小我而直证本体。于此立定,不使私欲得起而障此本体,则本体恒自昭然于中。即此,是吾之真我,亦即天地万物之真宰。何待外求,此谓觌体承当。凡向外穷索本体者,无论唯心唯物诸论,总是抛却自我无尽藏,而向外去找万化根源,便是不自承当。此西学根本失处。

   曰:反己者,以躬行实践为务,而上达于天德(即性体)。

   曰:见性,即性真流行,为我一身之主宰,便名本心,本心之自明自了即是见性。见性则无羡欲之累,无纷驰之惑,无挂碍,无恐怖,至乐备于己。吾人之精神即天地之精神,本非有二,众人不能同于天地者,私欲障之身。圣人常存敬畏之心,私欲不得萌,便与天地为一,见性之学,见到宇宙本吾一体。见性则亡形骸也。

   曰:致知,即反己自识,识其本体,再加涵养扩充,反己即躬行实践。曰:默识思诚,知其在己之谓默识,尽其在己之谓思诚,实其在己之谓据德。举手投足,起心动念,无在非天理流行,私欲不得间之,是为思诚。

   三

   自其形状而观之,人与人、人与万物各异;自其本性而证之,人与人、人与物、人与宇宙一体无间。孔子讲四海之内皆兄弟,孟子讲万物皆备于我,张载讲民胞物与,古儒先哲常讲中国一人天下一家、万物一体天人无二、浑然与物同体、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等,这些话都不是虚夸的形容,而是明心见性之后的真切体认。

   明心见性,也就是存天理,致良知,识道体,知天命,明明德,备众德,止至善,也就是灵魂回家了,自然“见天地之纯、古人之大体”,自然“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自然“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自然“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自然“躬自厚而薄责于人”,自然“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其志也”、“知止则自定,万物挠不动。”

   灵魂回家之后,自然无忧无惑无惧不淫不移不屈,自然平和、宁静、陶然、快乐、通达、洒脱,穷通不改其乐,自然智慧通达、通情达理从心所欲而逾矩,自然具有强烈的社会历史使命感和极高的文化道德自信心,居仁由义严以自律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内而追求完美人格,外而热心济世救民…。

   灵魂回家之后,自然具备上述道德,达至天地境界。但在回家之前,以上述标准严格不懈地要求自己,尽量做到“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等等,也是一种向着灵魂之家行进的必不可少的努力。

   明心见性,谈何容易,纸上得来,或智及之而仁不能守之,终归是口头禅,无用无用耳。但此事最难也不能不勉力而为。倘不能明我本心见我本性,知识最丰富学问最广博也是没有根基的,不足算也;虚名最响亮俗业最旺盛,也是没有内涵的,何足道哉。无“道”之人,为文与为人难以统一,言论与行为分为两截,或心为物所役,或人为神之奴,纵然执德不能弘,纵然信道不能笃,盖精神无根、学问无本、情感心灵思想信仰没有主人公也。

   明心见性大不易,绝知此事要躬行。唯有不懈努力,始克成就。郑板桥有一副短联,可以说是孔门修身功夫的很好的总结。郑联曰:“曾三颜四、禹寸陶分”,内藏着四大典故。孔子弟子曾参说过:“吾日三省我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此为“曾三”;孔子弟子颜回有“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之言,此为颜四;大禹珍惜每一寸光阴,此为“禹寸”;学者陶侃说过,“大禹圣者,乃惜寸阴,至于众人,当惜分阴”此为陶分。

   四

   儒学是形上形下彻上彻下即体即用亦道亦器的,也是真正具有全面广大的全球文明视眼的。与西方哲学那种从概念走向概念的、形而上空对空的、封闭的思辨哲学体系不同,孔子学说充满了世间性、实用性和开放性,把理想与现实、传统与变革、信仰与日常生活圆融地结合在一起,具有浓厚的东方特色。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