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凭什么剥夺我的出国权?]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今日微言(怎样学儒,怎样孝慈,怎样的无耻)
·为姜太公一辩
·今日微言(传播此提醒,就是在救人)
·慎言
·文化性腐败
·新书《中道的医学
·中华特色的医学:抓纲治病,身心双疗
·《论语点睛》:礼让为国
·辛庄杂记
·几个洋概念略析
·今日微言(中道医学和仁道英雄)
·男女有别论
·男女有别论
·今日微言(击蒙,答客,君子,历史眼)
·今日微言(信仰,概念,历史眼)
·今日微言(微调查,防民术,护法神)
·今日微言(启蒙,护法,本性,刘邦)
·中道论
·今日微言(本性,正命,福星,真谛)
·(日本,中国,世界,历史)
·(逢民之恶与逢君之恶一样可耻)
·主义的资格
·大秦帝国》批判
·不堪承受的爱
·今日微言(呼吁,中道,辟法,暴秦)
·今日微言(赶超西方的唯一法门)
·《论语点睛》:做好你自己
·今日微言(圣母情结和思想乡愿)
·改革原来是革命
·让蠢人生活幸福是聪明人的责任
·今日微言(仁是人和万物的尺度)
·驳“大仁不仁”
·今日微言(正君心和正民心)
·今日微言(美剧美国美人美味)
·今日微言(中道,王道,友道,后福)
·司马谈和班固对儒家的评价之比较
·儒家的超脱
·与黑恶保持距离
·今日微言(八华八夷,民主民粹)
·萨德微论
·丛林法则和因果铁律
·今日微言(曾公大开杀戒,实乃大仁大义)
·革命微论
·中美差距微论
·《论语点睛》:义利之辨
·事君小议
·为恶必苦,明心自乐
·今日微言(答客,劣根,建议,铁律)
·启蒙小议
·z从江湖“老枭”到《春秋》解人
·汉惠帝娶外甥女和同姓不婚
·今日微言(两原则,王天下,王宝强)
·纠正“莫洛夫”
·今日微言(无耻是最大的国耻)
·哈耶克支持我,我支持哈耶克
·贾谊微论(君主也要妥协呀,鬼神之义大矣哉)
·毛粉王宝强微论
·逢民之恶微论
·历史的因果(微论)
·辟毛微论(请习王明察)
·强烈抗议
·强烈抗议
·意识形态安全微论
·今日微言(反儒实力还很猖獗)
·煌煌大义为君陈---《论语大义浅说》荐读
·z中霖:中国出版的黄金时代正在到来
·学历和学力微论
·百年误会至今深(马学微论)
·读经断想
·假如你有十个亿
·读经断想(二)
·人生断想
·让儒家言论先自由起来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微集)
·读经断想(三)兼驳《人民日报》
·《论语点睛》之:贤不贤都是我师
·女子毙子女和读经反读经(微论)
·辟毛微言小集
·儒道微论
·抹黑习近平和流行软抵抗(微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凭什么剥夺我的出国权?

   凭什么剥夺我的出国权?

   

   自由我所欲也,文化亦我所欲也,熊掌与鱼,都想兼得,念兹在此,无日或忘。袁红冰雄心勃勃,发起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这个名取得好极了,中国自由文化三词,增之一字太多,减之一字太少),大契枭心,大慰枭怀,当然要全力以赴地支持。前不久接到通知,《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将于2006年11月在澳大利亚召开,邀我赴会。义所当往,能不“捧场”?乃去办理护照。

   

   今天,枭婆转述公安决定:护照不给办,原因是老枭“有案件在身”。生平第一次听说自己“有案件在身”,怪哉。大半辈子仁以待人,义以正我,小错虽然不断,大错绝不敢犯。当然,如果说我“煽动颠覆”,那倒是名符其实、当仁不让的。可有关部门并未公开宣布、验明正身并明正典刑,名义上我还是无罪的呀。

   

   到底老枭有什么案件在身?凭什么剥夺我的出国权?期待有关部门给我一个说法。不许自由发言、不许自由行动,我个人根本不在乎!便是进一步对我采取措施、严厉制裁,比如关进黑狱之类,也丝毫动摇不了我信念的坚定。大根大本的原则问题是不能说价、不能妥协的。如果什么时候有一方妥协或投降的话,绝对不会是我!

   

   红冰要我再努力努力,看能不能办下来。我说没有必要了。让不让我出去,不是一般级别的人能定的。定了,就难改了。出不去也好。虽然准备出发,虽然期盼着与各地豪杰见面畅谈、期盼着与风流人物袁红冰碎杯同醉,但假若出得去回不来、再见不着我的父母妻儿亲友,那可怎么办?虽勉强答允赴会,内心一直惴惴。这种矛盾的心理、“两难”的感觉,非大陆人是难以理解、无法体会的。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所以对于“外出”一向兴趣不大(洪哲胜、刘路等多位朋友都邀过我参会或同行,十分感念),一方面是懒,一方面也是深怀此忧。这次准备“动”一下,是因为袁红冰挟自由文化“两大势力”而恳邀,“面子”实在太大,呵呵。现在被告知不许动,很遗憾,但心头一块石头却落地了。

   

   红冰要我在会上“做一个文采飞扬的演讲”,遗憾没有机会了,我精心准备的发言稿,就请红冰代为宣读、代我“飞扬”吧,同时,请代我向与会群豪多敬几杯酒!来日方长,会有机会与老兄相见痛饮畅叙的!

   

   当今中国就象一所大监狱。但我相信,监狱的门墙在自由和文明的怒潮冲击下轰然坍塌的日子,已经为期不远了!届时,如我无恙,我要在天安门广场大开酒宴,为彩云归来的诸君接风。朋友们,让我们求小异、存大同、发大愿、披肝胆,共同为这光辉一天的早日来临而努力。

   

   谨此预祝大会圆满成功!

   2006-8-10东海一枭

   原载《议报》第263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