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凭什么剥夺我的出国权?]
东海一枭(余樟法)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境界至高的极端,永远不逾的坚持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民主大腕的混乱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一反道德,便无足观---反儒派特征举例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现实倘背道而驰,儒者当脱离现实(外二篇)
·最终倒霉的是谁?
·失言的后果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自由派没有前途
·打倒一切反儒派
·东海微言集(四)
·智慧的重要---智勇双高始仁者
·人靠不靠得住?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坏?(东海随笔八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凭什么剥夺我的出国权?

   凭什么剥夺我的出国权?

   

   自由我所欲也,文化亦我所欲也,熊掌与鱼,都想兼得,念兹在此,无日或忘。袁红冰雄心勃勃,发起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这个名取得好极了,中国自由文化三词,增之一字太多,减之一字太少),大契枭心,大慰枭怀,当然要全力以赴地支持。前不久接到通知,《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将于2006年11月在澳大利亚召开,邀我赴会。义所当往,能不“捧场”?乃去办理护照。

   

   今天,枭婆转述公安决定:护照不给办,原因是老枭“有案件在身”。生平第一次听说自己“有案件在身”,怪哉。大半辈子仁以待人,义以正我,小错虽然不断,大错绝不敢犯。当然,如果说我“煽动颠覆”,那倒是名符其实、当仁不让的。可有关部门并未公开宣布、验明正身并明正典刑,名义上我还是无罪的呀。

   

   到底老枭有什么案件在身?凭什么剥夺我的出国权?期待有关部门给我一个说法。不许自由发言、不许自由行动,我个人根本不在乎!便是进一步对我采取措施、严厉制裁,比如关进黑狱之类,也丝毫动摇不了我信念的坚定。大根大本的原则问题是不能说价、不能妥协的。如果什么时候有一方妥协或投降的话,绝对不会是我!

   

   红冰要我再努力努力,看能不能办下来。我说没有必要了。让不让我出去,不是一般级别的人能定的。定了,就难改了。出不去也好。虽然准备出发,虽然期盼着与各地豪杰见面畅谈、期盼着与风流人物袁红冰碎杯同醉,但假若出得去回不来、再见不着我的父母妻儿亲友,那可怎么办?虽勉强答允赴会,内心一直惴惴。这种矛盾的心理、“两难”的感觉,非大陆人是难以理解、无法体会的。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所以对于“外出”一向兴趣不大(洪哲胜、刘路等多位朋友都邀过我参会或同行,十分感念),一方面是懒,一方面也是深怀此忧。这次准备“动”一下,是因为袁红冰挟自由文化“两大势力”而恳邀,“面子”实在太大,呵呵。现在被告知不许动,很遗憾,但心头一块石头却落地了。

   

   红冰要我在会上“做一个文采飞扬的演讲”,遗憾没有机会了,我精心准备的发言稿,就请红冰代为宣读、代我“飞扬”吧,同时,请代我向与会群豪多敬几杯酒!来日方长,会有机会与老兄相见痛饮畅叙的!

   

   当今中国就象一所大监狱。但我相信,监狱的门墙在自由和文明的怒潮冲击下轰然坍塌的日子,已经为期不远了!届时,如我无恙,我要在天安门广场大开酒宴,为彩云归来的诸君接风。朋友们,让我们求小异、存大同、发大愿、披肝胆,共同为这光辉一天的早日来临而努力。

   

   谨此预祝大会圆满成功!

   2006-8-10东海一枭

   原载《议报》第263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