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恰似针对刘晓波]
东海一枭(余樟法)
·返本开新,重创辉煌-----为民主寻找文化之根
·废马列教,去中共化!
·官场称雄,挥刀自宫(旧文新改)
·老枭要不要反批任不寐?
·科学巨人,道德侏儒——杨振宁为什么会胡说八道?
·祝贺天水,致谢笔会
·任不寐批判之一:道德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 有感
·有感(修正稿)
·关于作家廖祖笙儿子惨死案的一封来信
·东海拾贝:怎样对待英雄
·登坛
·遥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
·为生民立命---兼砸刘晓波任不寐各一小砖
·奇“书”共赏)zt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綦彦臣,你自认倒霉吧!
·答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援之以道,化之以文
·《异变时代》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自由和思想之王
·把胡锦涛温家宝关起来
·有笼子总比没有好
·文化灾民任不寐----兼敬告少数基督徒
·你美得可以把地狱照亮!
·谈龙(枭文新改)
·东海一枭与刘晓波问答(修正稿)
·《别动我---警告中共》
·生命随时都在开花----任不寐你知罪否?
·生命刹刹都在开花
·廖案真相难明,人间公道何在?
·为廖祖笙同道抒愤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关于南怀瑾先生
·《活在中国不容易》
·《情种》
·綦彦臣,千万别客气!
·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网管且莫乱发骚!
·仿皮旦并与之唱反调及其它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人权漫谈
·佛山市公安局:关于“廖梦君死亡案”的几点释疑(一枭附言)
·与“术士”们论道
·《一切才刚刚开始》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那五个字没人敢说破!
·如果连狗洞也堵死那就准备炸药吧!
·枭婆好小气,不让看电视!
·悼念杨川君
·宝盖下面一群猪
·《中华文化歌》(初稿)
·群龙无首,天下大同
·未能走路莫学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修正稿)
·《写给异议群体》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已换高速空间
·《你露着的是尾巴还是鸡巴?》
·悉高智晟君获轻判有感并慰勉之
·我与胡锦涛不平等
·诗王早有主,哪个敢争锋!
·怎样给自己的人生结尾?
·《大自由》
·不想要你太多
·警告十博士,警告王达三,警告儒家
·自为新诗鸣不平
·枭哥只图好玩不领赏,周君陪了银子又失脸----十万奖金赏给谁?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儒家视眼要全球------简复云尘子先生
·《新年祝福》
·为了明天的辉煌!
·道在高处,枭飞高处,弋人空羡!
·我为奇迹和梦想而活
·《一夜疯狂》
·最新消息:震旦文化网国内站开张,方丈fanyinkan,欢迎光临说法
·《总统张国堂下令了》(梨花体)
·《天机》
·请向真理低首,请向美人弯腰!-----写给我的手下败将们
·已给杨川上香的同道有劳到此登记
·《最后一道门》
·菩萨蛮:三千豪侠同声一恸
·批小儒论民主兼谈儒家发展路线
·重弹老调,以抒新愁----不要忘记他们!
·新嘲鲁儒(蒋庆云尘子王达三陈明诸儒)
·什么时候停止反共?
·不要封儒家的路!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云尘子们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儒家”及自由主义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钱老明锵最新赠诗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重复打来的下流炮
·《自由圣火》关于网站受到攻击的公告(附一枭敬告qq友人)
·小节不妨出入,思想切莫帮闲
·Qq号码被盗,谨防上当受骗
·杨川太太的感谢信
·《总有那么一天》
·是筏不是筏,不靠嘴当家---与东海居士商榷(一枭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恰似针对刘晓波

恰似针对刘晓波
   附言:刘晓波《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文出,有网友命我驳之。粗阅一过,发现刘文中一些问题,拙文《跑官原有道,出仕岂为私》已有阐述,一些方面恰似针对刘晓波的,乃重发旧贴以求教于高明吧。有崇儒者对晓波君肆意嘲骂,我斥之曰:不得无礼!晓波言虽反孔,行实与孔孟之道有暗契之处(对此《刘晓波精神》、《再谈刘晓波精神》等诸文皆曾论及,不赘)。
   我与晓波君可谓大同大异:民主之道大同而文化之道大异。枭眼看来,晓波此文,从头到尾对孔子之评论无一不误,无一切实,实经不起一批也。兹不具论(晓波如不服,我可一句句一段段撕给兄看)。但文化问题可以争论,不妨驳斥,不影响我对刘晓波精神的尊重。刘晓波乃持之以恒地抗专(专制)反暴(暴政)的六si英雄,非一些鸡鸣狗盗之伪儒有资格贬嘲也。
   一枭2006-8-7

   跑官原有道,出仕岂为私
    ----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一
   在中国大陆,普通民众没有尊严和自由,中共党员、各级官员也一样缺乏自由和尊严。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共党员、各级官员的自由和尊严比普通民众遭到更加严厉的剥夺。因为他们被要求更加“讲政治”,更加统一思想和行动。
   不论以现代西方还是传统儒家的政治标准衡量之,中共都是反人道、反文明、反道德的反动组织,类似于黑道或邪教,组织严密,等级森严,黑幕重重,耀武扬威,歪理邪说,精神控制。各级官员尽管享有巨大的世俗特权,但精神上必须为奴为婢卖身投靠,下级对上级、全党对中央在思想上必须保持一致。他们拥有对民众剥削压迫、对社会予取予求、对下级作威作福的自由,却没有思想、言论、信仰的自由,没有人格的独立和尊严。衣冠人模,灵魂狗样。
   如果问他们为什么求官当官?公开的答案一定冠冕堂皇,私下的理由定然千奇百怪。但真正的动机,一言以蔽之:荣华富贵、私欲享受而已。这是他们付出巨大的心灵代价的回报。酒可以白喝,钱可以白贪,民可以白欺,狗岂能白做?
   如果这些中共官员们知道孔孟们是怎样出仕、为何求官的,知道原儒们的出处去留是何等的尊贵,如果他们有还有一点羞耻之心,只怕羞也羞死!让我们回到两千多年之前,去看看孔孟是怎样出仕、为何求官的,领略一下原儒的风范神采吧。
   二
   孔子一生为了推销仁政王道的理想,栖栖皇皇四处奔波,不仅被当时人嘲为“累累若丧家之犬”,而且被今人描成“千古跑官第一人”,说他为了跑官苦心孤诣全力以赴拼上老命,说他假公济私追名逐利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说他颠沛流离四处碰壁求官不得抑郁而死等等。
   殊不知孔子弟子众多声势浩大,在他那时代影响广泛威望崇高,周游列国,颇受各国诸候敬重。其后的亚圣孟子也一样。只是由于各诸候国竞争激烈,争觅见效迅速的强国方略,仁义之道虽然补国益民,属于慢性药方,不切合那个急功近利的时代。孔孟倘能象苏秦张仪那样,对儒家仁义道德基本原则加以变通(当然,那也就不成其为儒家了),以迎合诸候王们的需要,求一个官位,何难之有;求一己富贵,易如拾芥。
   例如,阳货以季氏家臣把持鲁国朝政,想请孔子为助手,孔子不肯合作,权变以敷衍之。孔子弟子闵子骞也一样,季氏派人请他任费邑宰官,他坚决不肯助纣为虐。
   例如,在卫国,卫灵公给予孔子在鲁国大司寇的同等俸禄,却不用孔子之言,孔子在卫国待了几个月之后即离去;后来孔子第二次来到卫国,卫国太子蒯瞶欲杀卫灵公的宠妾南子,失败流亡晋国,卫灵公想出兵,问阵于孔子。孔子反对不义之战,不愿与其谈论军事,推托说“军旅之事,未之学也”,再次离开了卫国。
   例如,齐景公想任用孔子,与众臣讨论怎样对待孔子时说:“像鲁君待季氏那样重用,我办不到。我打算用相当于鲁君对季氏、孟氏之间的待遇来对待他。”不久又说:“我老了,恐怕不能用他的治国之道了。” 因见齐景公欠缺诚意,孔子离开齐国。
   例如,孔子年五十六,在鲁国摄行相事,与闻国政。齐国送给鲁国歌姬舞女,季桓子接受了,一连三天不问政事。因为在上者所为淫佚“失礼”,孔子离职而去。
   从上述事例可见,孔子确实求官若渴,渴望为人所用,却是把权位当作行道济世、“兼善天下”之具的。虽然在某些小节上偶有屈就和让步,辞官、为官方法也比较灵活,如孟子所说“可以速而速,可以久而久,可以处而处,可以仕而仕——孔子也。” 但他进退去留皆循道而行,绝不为权力或财富而违背原则。
   孟子总结孔子出仕之由有三:“有见行可之仕,有际可之仕,有公养之仕。” “可行见之仕”是见其道之可行而仕;“际可之仕”,因受到君主的礼遇而仕;“公养之仕”,因君主诚意养贤而仕。但仅仅养贤和礼遇,孔子并不满足,在卫灵公、卫孝公时,虽暂受养,旋即辞行。
   孔子认为,他和弟子颜渊对于名利权位的态度一致:“用之则行,舍之则藏”。这里的用,是指用其言、用其道,而不仅用其人而已。如果君主不仁不义,谏之不听,或仅仅用其人,赏其官帽享以富贵,孔子一般是不甘屈就的。
   孔子说过“君命召,不俟驾而行”,是指有官职在身的时候,君主有召即行。这是“以道事君”,忠于职守;他又说“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吾岂匏瓜哉?焉能系而不食?”这是形容等待行道机会的迫切,如有机会,不能轻易错过。《孟子》引《传》之言曰:“孔子三月无君,则皇皇如也。”这是因为行道必须出仕,“士之仕也,犹农夫之耕也”(《孟子》),权位相当于农夫的工具。出仕必须得到君主赏识,士如失位,道不能行,故皇皇如也。很多人以此这些话嘲笑孔子奴性十足和待价而沽,实属无知。
   三
   在各国君主面前,孟子比孔子更加骄傲。他游历齐国时,齐宣王想以稷下之礼(介于师与臣之间)待孟子,孟子不受。孟子认为“以位,则子君也,我臣也,岂敢与君友也;以德,则子事我者也,奚可以与我友。”意思是说,论地位,你是君,我是臣,我怎么敢和君主交朋友呢?论德行,那么你是服事我的,怎么可以和我交朋友呢?”齐宣王只好以客卿待之。
   孟子因齐宣王不能用其治国之术,离开齐国。宣王挽留孟子说:“我欲中国而授孟子室,养弟子以万钟,使诸大夫,国人皆有所矜式。”(《孟子•公孙丑》下)。孟子不干!《公孙丑下》有个“不召之臣”的故事:
   孟子准备去朝见齐王,恰巧齐王派了个使者来到孟子处,把辞齐王得了不可受风的寒疾,想召孟子往见。孟子见齐王并无诚意,也托辞有病不能成行。第二天,孟子要到东郭大夫家里去吊丧。齐王打发人来问候孟子的病,并且带来了医生。孟子硬是不见,避至景丑氏家里去住宿。于是孟景围绕着君臣关系展开了一场争论。
   景丑说:“在家庭里有父子,在家庭外有君臣,这是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伦理关系。父子之间以慈恩为主,君臣之间以恭敬为主。我只看见齐王尊敬您,却没看见您尊敬齐王。” 孟子说:“在齐国人中,没有一个与齐王谈论仁义的。难道是他们觉得仁义不好吗?不是。他们心里想的是:这样的王哪里配谈论仁义呢,这才是他们对齐王最大的不恭敬。至于我,不是尧舜之道就不敢拿来向齐王陈述。所以齐国人没有谁比我对齐王更恭敬了。”
   景丑说:“礼经上说过,君王召唤,不等到车马备好就起身,可您呢,本来就准备朝见齐王,听到齐王的召见反而不去了,于礼不合吧。” 孟子说:“曾子说过:‘晋国和楚国的财富,无人能及。但他有他的财富,我有我的仁;他有他的爵位,我有我的义。我有什么不如他的呢?’曾子说这些话难道没有道理吗?天下有三样最尊贵的东西:一是爵位,一是年龄,一是德行。朝廷上最尊贵的是爵位;乡里最尊贵的是年龄;至于辅助君王治理百姓,最尊贵的是德行。君王怎么能够凭爵位就来怠慢有龄有德者呢?大有作为的君主一定有不召之臣。如果他有什么事情需要出谋划策,就亲自去拜访他们。这叫尊重德行喜爱仁道,不这样,就不能够大有为。
   因此,商汤对于伊尹,先向伊尹学习,然后才以他为臣,于是不费大力气就统一了天下;桓公对于管仲,也是先向他学习,然后以他为臣,于是不费大力气就称霸于诸侯。现在,天下各国的土地都差不多,君主的德行也都不相上下,相互之间谁也不能高出一筹,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君王们只喜欢用听话的人为臣,而不喜欢用教导他们的人为臣。管仲尚且不可召,更何况连管仲都不放在眼里的人呢?”
   这个故事典型地体现了孟子强烈的尊严感。公孙衍、张仪二人乃战国时“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的“大人物”。孟子却不屑一顾,认为此二人没有仁义没有原则,无非擅长摇唇鼓舌、曲意巴结、溜须奉承等“妾妇之道”而已。弟子陈代劝孟子“枉尺而直寻”,以屈求伸,如苏秦、张仪等纵横家那样,以妾妇之道博得诸侯们的好感,再慢慢实施自己的思想主张。孟子坚决不同意。他谴责那些不由其道,不择手段去争取做官的人,强调君子在立身出处上不能苟且诡随,不能投机取巧机会主义。
   四
   云不成霖休出岭,道难行世莫为官。孔孟为了施行仁政、追求王道而跑官,故行藏出处以道之能行与否为标准。这样的高境界,别说中共文坛官场绝对无迹可寻,便是在秦汉以后历代王朝的士子和官僚中亦不多见。
   我开头说,中共官员们如果领略了原儒的尊贵,只怕羞也羞死,其实是抬举他们了。他们为了跑官当官,舔痈舐痔,何所不为,鸡鸣犬吠,狗彘不如。要在狗身上寻找人的羞耻感,岂非比大海捞针还难---他们的心海里根本没有针!
   2006-6-26东海一枭
   注:本文孔孟之言论及事迹,皆引自或译自《论语》、《孟子》。
   原载《议报》第257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刘晓波: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在我看来,先秦诸子中,孔子最平庸也最功利。
    与庄子相比,孔子没有人格的超逸、飘飞和潇洒,没有想象力的奇伟瑰丽和语言的汪洋恣肆,更没有对人类悲剧的清醒意识。庄子的哲学智慧之脱俗和文学才华之横溢,都远在孔子之上。
    与孟子相比,孔子缺少男子汉的气魄、恢弘和达观,缺少在权力面前的自尊,更缺少“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的政治远见和平民关怀 。
    与韩非子相比,孔子圆滑、虚伪、甚至不乏狡诈,没有韩非子的直率、犀利和反讽的才华。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