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草堂大开讲之:不迁怒,不贰过---兼斥芦笛]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三和老憨:老枭没落,力虹先落水了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4)
·厚德最耐看,士当论志远-----关于儒家法印问题答客问(二)
·小王子: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一枭附言]
·对大陆佛门现状的批评
·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
·观点偏颇,导向错误-----对不锈钢老鼠的反批评
·九曲澄:读东海一枭“力虹入狱,鸦雀有声,何似无声!--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口占以寄
·东海草堂大联示警
·为力虹,也为你们自己!----呼吁知识分子兼吁中共当局
·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二辑)
·苗人凤呼唤胡一刀
·冯楚:力虹,我要向您开炮!----赠东海一枭和吾同树
·与力虹站在一起---我的自由已气息奄奄!
· “统治者的心胸”是靠不住的!----关于言论自由复“订正”网友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有儒有民主,犹如插翅虎!
·代转芦笛一函,拜托“各位大侠”
·家宝君,我们为你造“温床”!
·见了魏老大,谁敢不低头!
·天下居然有芦笛这种垃圾!
·凡是美眉及上来娱乐的网友,请离我远点
·东海草堂答客难(毕时圆、凌楚风、Shenshyh、秦关段玖等)
·吾家自有大神通!
·《钉子》(外二首)
·zt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居下不居上,做尾不做头!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
·zt无弦琴:述评“东海之道”入门书(一)
·刘晓波有进步
·毕时圆刘晓波张国堂芦笛们狂者乎妄人乎?
·东海一厢情愿,晓波一如既往!----替老刘澄清一下
·旧诗一束忆故人
·东海制联小萃三(投赠联)
·剥黄景仁诗赠某坛某些所谓的自由人士
·真反儒者,畜生也!
·芦笛问俩问题,要出一万元咨询费
·他(老枭)就既是小人,又是畜生!
·芦老谣子又乱造!
·欢迎参观:“我爹的雕塑作品: 东海一枭! ”
·本体初论
·雪峰可以在枭门称尊!
·应邀转发芦笛《东海之道要诀——在东海之道国际研讨上的发言》
·高人托梦大骂,老枭冷汗直流!
·慰勉高智晟(七律二首)
·稿费恐断流,老枭发了愁
·不拜老魏我拜谁?
·水古:力虹,我要宰你
·老枭落水演习全版(同题诗大展)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旧文新发并附言)
·芦笛为老枭所作之序及一枭附言
·不亦快哉(八则)
·不认识人民日报不要紧但要认识民主论坛(诗三首)
·过去错认为朋友的人翻脸后露出的狰狞面目
·在专制面前自我缴械!
·倡利己说,赞高智晟,非伪即愚!
·《为北岛改诗》
·《本体不许十论》
·垃圾文字,垃圾人物!----芦笛、张国堂现象略析
·与秦晖先生商榷
·在博讯赚了两百万!
·真想看我,总找得到的!
·致人性大知,发宇宙大秘:《本体二论》
·寂寂千秋终炽盛,区区一己任浮沉
·本体二论
·戒笔小诗
·黄喝楼主: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主张自私自利(一枭附言)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
·妄人刘晓波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修正稿)
·赠刘晓波君
·枭文点击率为何不高?
·乔眼花花真绝代,看将枭体作梨花!
·《我的眼里没有仇敌》
·可怜季羡林,九十尚空茫!
·切莫源头混清浊,宜将枭眼察秋毫!----再训秦晖诸君
·薛振标、东海一枭:探望杨在新
·《仁之二:你要对这一切负责》
·般若无尽藏真言,增长大智慧咒语
·受垢为王!
·外王学与民主路及民国纲要----略答Dck先生
·《十八个》
·《送“闲”下乡》
·“黄喝”黄喝楼主:为学不诚,不知其可!
·黄喝楼主严重警告老枭:我“绝不是善男信女”!
·告别词
·自题枭文《为学不诚,不知其可》调黄喝楼主
·《我正在最陡峭的悬崖上》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五)
·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自由之歌》(歌词初稿)
·《上网真好玩》
·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证道诗(七绝六首)
·“先灭中共,后灭法轮。唯我东海,中华称尊”
·《自由之歌》(歌词,东方人版)
·《自由之歌》(东海众枭综合版)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三辑)
·怀李圣地师
·大开悟
·湖湘先生:佛儒二学之本体论辨异(一枭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草堂大开讲之:不迁怒,不贰过---兼斥芦笛

   

   

   “不迁怒,不贰过”

    ---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论语•雍也》)。

   

   颜回在《论语》中多次受到孔子的夸奖,是孔子最欣赏的学生。本章称颜回好学,特举其不迁怒、不贰过两件事。程颐在《颜子所好何学论》中指出:“颜子所独好学者,何学也?学以至圣人之道也。”好学近乎智。有怒不迁向他人,有过失不重犯,正是一种人生大智慧。看似简单,真正做却难乎其难。

   

   人是一种最善于迁怒的动物。“城门失火,殃及渔池”的现象,古今中外无处不有。什么中年男子找不到对像迁怒父母将双亲杀死呀、妻子离家出走恶男迁怒母亲趁熟睡将其锤击致死呀、夫妻不和迁怒孩子暴躁母亲打死6岁亲生女呀、向情夫求婚被拒迁怒其前妻恶妇砍“情敌”60刀呀、男子错爱上三陪小姐迁怒锤杀岳父呀、妻子离家出走丈夫迁怒儿子八龄童惨死棍棒下呀、男子遭三陪女讹诈迁怒他人两次强奸售楼小姐呀、男子丢手机迁怒烧烤摊追讨无果持长枪扫射呀、老太因儿子不孝迁怒虐待孙女呀、心情不好迁怒学生老师挥棍打屁股呀、不满后夫迁怒小孩狠心后妈掐死12岁继子呀、开店赔钱迁怒同行连砸四店呀…,类似新闻,遍布媒体,这是迁怒而触犯了法律的。其余小型或隐性的迁怒,更是时时处处地发生着。

   

   朱熹对不迁怒的解释是“怒于甲者,不移于乙”。徐醒民教授在《儒学简说》中认为:“不迁怒的迁字,可作移字讲,但不能照古注把这句话讲成:‘怒于甲者,不移于乙’。不迁怒是指修道而言,不是讲普通人的修养。礼记中庸:‘率性之谓道’。率是循的意思。循即依顺。性是人的天性,人人天然而有此性,具足一切智能道德能力。依顺此性,则一切智德能力自然现前。率性率到极致,便为圣人。但因吾人举心动念,昧于此性,转为俗情,依顺喜怒哀乐种种情绪,任其发展,遂使智德能力不能发生作用,于是乃有种种愚昧之举。颜子能在动念之际,一见喜怒哀乐等情绪之起,即能克制于第一念,不使其移于第二念。如此不迁怒,才能控制情绪,才能率性。”徐醒民的解析更进了一步。我觉得两解皆成立。

   

   人更是一种最善于贰过的动物。“不贰过”比起“不迁怒”夹,是更进一步的修养了。很多人一次又一次被同一块石头绊倒,甚至一辈子都在犯着同样或类似的错误而不自知。不仅个人,组织、社会都是那样,喜欢历史的人会发现,历史的各个阶段往往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许多错误总是在不断地重复。

   

   韩愈在《省试颜子不贰过论》论述了颜回何以能不贰过。他写道:“夫圣人抱诚明之正性,根中庸之至德,苟发诸中形诸外者,不由思虑,莫匪规矩,不善之心无自入焉,可择之行无自加焉,故惟圣人无过。所谓过者,非谓发于行、彰于言,人皆谓之过而后为过也。生于其心则为过矣,故颜子之过此类也。不贰者,盖能止之于始萌,绝之于未形,不贰之于言行也。”

   

   韩愈所谓的“过”,不是指平常人“发于行、彰于言”的言行之过,而是“生于其心”、始萌状态的“过”,“不贰过”即不将过错表现于言行。这个标准不仅普通人、便是圣贤也难达到,对孔子原意进行了“拔高”。孔子的原意是,圣贤并非无言行之过失,而是能够做到过而能改,改而不贰。

   

   不迁怒,不贰过,那样的修养和境界,说说容易实践难,古今中外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难以企及。子曰:“语之而不惰者,其回也与?”颜回于孔子之言能心解力行,不惰不懈,故能至之。

   

   我常说,读儒家经典,尤其是《论语》,是要用心去读的,要一个字一个字咬碎嚼细了咽下去,让每一个字都融进血液里化进骨头里,然后从伦常日用和言论行为中表现出来。钱穆《论语新解》载:“宋儒谢良佐见明道,举书不遗一字,明道曰:“贤却记得许多,可谓玩物丧志。”谢闻之,汗流浃背。及看明道读史,又却逐行看过,不差一字。谢甚不服,后来醒悟,常以此事接引博学进士。”这一段话头,值得深长思。儒学是实践之学,仅仅用嘴读之,与玩物丧志差不多。

   

   不由得想起某大鸭子。其人自诩儒学修养深厚,却藏头露尾毫无担当,有才无德到处迁怒,并且对孔子百般诋毁。记得他曾把黑格尔的话拣来当攻击孔子的武器。黑格尔在其《哲学史讲演录》第一卷中对孔子作过如下的一番贬诋:“孔子只是一个实际的世间智者,在他那里思辨的哲学是一点也没有的——只有一些善良的、老练的、道德的教训,从这里面我们不能获得什么特殊的东西。”

   

   黑格尔无力研读儒家全部经典原籍,仅浏览《论语》外语译本,岂能全面深刻地把握孔子思想的整体,与孔子的真实生命及智慧相碰头?他对中国的历史及文明发展的路径缺乏深入了解和理解,从欧洲中心、西方文化的标准出发,又岂能对孔子具有浓厚东方特色的智慧作出公允的评价?

   

   且不说诗书礼易春秋诸经,仅凭《论语》所记录的孔子言行,就足以构成孔子丰富深邃的思想了。孔子学说当然自成体系,却不是那种从概念走向概念的、形而上空对空的、封闭的思辨哲学体系,而是形上形下亦道亦器具有浓厚的东方特色的思想体系。这个体系充满了世间性、实用性和开放性,把理想与现实、传统与变革、信仰与日常生活圆融地结合在一起。

   

   正如梁漱溟先生所说,“人类的智慧虽高,但此智慧确恒在生命所役使之下向外活动。只有东方古人却把它收回来还用诸其身,使生命成为智慧的,而非智慧为役于生命”、“儒、佛、道三家之学均贵践履实修,各有其当真解决的实在问题,非徒口耳三存之间的事。”(《梁漱溟先生论儒佛道》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3月第1版),这正是东西文化和哲学的最大差异。所以,如果去除其中的贬意,黑格尔关于孔子是“实际的世间智者”这句话倒是说对了,不过不全。孔子还是“实际的世间勇者”,更是“实际的世间仁者”。

   2006-7-15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半月刊第二十四期 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