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维护个人权利与维护公众利益-----与卫子游君商榷]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为政不难,不得罪于巨室
·偶尔一嫖又何妨
·《摸石头过河》
·《向汪精卫先生致敬》
·千古一圣汪精卫!
·坚持唯真主义
·原儒拥护世袭制何错之有?
·祭汪精卫
·希望在儒家!----兼论汪精卫
·希望在儒家!---兼谈汪精卫
·面对汪精卫,我不能不低头!
·考考你的眼力:这是汪精卫的绝笔吗?
·考考你的眼力:这是汪精卫的绝笔吗?
·除却精卫不是鸟!-----兼向痛斥汪精卫的朋友致敬!
·张国堂,不要强奸上帝!
·拥共不愧英雄,反共更是大义!
·《致来访者》
·尊儒驱马,还我文化;攘夷反共,兴我华夏!
·转送中共一妙联
·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我的眼里没有垃圾》
·女人太美,男人都被镇住啦
·《山海新经》笫二部
·山海新经(全本,期待深度批评)
·为何不打法轮功?
·中共的崩溃将突如其来!
·骂贼容易辨诬难!---但谁又配在枭爷面前放肆呢?
·林樟旺案上诉结果终于出来了!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推荐食狗肉之粵人(天赋超群)的一篇奇文并附言
·宁愿拥共,也不与反共垃圾为伍!
·Brian:不吐不快-帮东海一枭继续棒喝张国堂!
·反共之道的最佳选择----以前对民主同道太客气了!
·从施剧谈起----致天下儒者的一封公开信
·我来卫道无多术,浩气仁心贯笔尖!----《卫道书》自序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修正稿)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修正稿)
·“龙泉十八剑”火热出炉!-----有请帮助和关注过林樟旺案的朋友们
·“八夷八夏”(最新版本)
·还我汪精卫!
·中共统一台湾不符合儒家义理!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黎鸣与朱熹犯了同样的错误!
·捧出佛家人文主义宝藏!--兼论基督教
·诗化人生,礼化官民,儒化政治,化成天下!
·汪精卫案翻不得!-------关于汪氏评论及争鸣的小结
·我只代表我自己!
·欢迎芦笛小回头!
·世外老人:百年中国----和和老枭
·芦脸又丢了一回!
·圣化自我,教化政权!
·请抓首犯余樟法,速释无辜杨天水!
·泡妞说
·隆重推荐《对明朝士大夫人格独立个性张扬传统的分析》并附言
·谁识圣人面目真?
·小偷这活儿干好了,就是侠盗!------致广大偷盗界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圣堂山组诗之:登顶》
·儒者力量从哪里来?---兼批王怡
·这是一沟龌龊的死水----向中国知识界唾一口痰!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并教训芦笛一顿!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
·中共死亡通知书!
· 看望圣堂---及“英雄大会”拟议
·孔子自相矛盾、孔孟互相矛盾?
·广西南宁-王云高:论诗戏为三绝句以呈政老,兼寄萧瑶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为君主专制一辩
·胡温听训:以德治谁?
·北京下列朋友请进
·王云高填词《添字调笑令》书赠枭婆
·怀念毛泽东
·中共何时灭,我们说了算!
·一句话新闻:震旦论坛游客也可以回帖了(来客可放胆开骂不用有任何顾虑啦)
·王云高老师新作:“招惹地球”和“皈依圣堂”
·真名说真话,声援杨天水
·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描民运胜景,谱自由凯歌
·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
·打倒余杰!----恭请余大神棍主动辞积
·聊酬诸侠友情厚,镇宅驱邪剑气扬!
·飞雄,毕竟是英雄!(郭飞雄这次受委曲了,重贴旧文一篇,以示“抚慰”)
·东海一枭旧作:和xx
·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
·文龙思虎聚京华--贴旧文,念旧谊,北京行,冷热明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怜子如何不丈夫
·怜子如何不丈夫(旧文新感)
· 对于不宽容的行为,我不宽容!-----再骂余王不知义兼批飞熊不得体
·公众人物、自由战士及有志于竞争未来总统者必读!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未来中华大总统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
·上帝焉能奈我何?
·装孙子
·眼前有血,心底有痛!-------"六.四"十七周年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维护个人权利与维护公众利益-----与卫子游君商榷

    维护个人权利与维护公众利益

   ------与卫子游君商榷

   一个多月前就收到过卫子游的长文《以利相结,还是以义相联?——从余郭事件探讨民间力量合作的方式》了。粗阅一过,感觉“问题重重”,由于卫子游表示此文仅限私下交流,我就懒得予以个别“辅导”了。今此文已公开,对于文中一个重大的理论问题,我认为有必要提出来商榷一下。因为,有关指导思想的混乱如不予澄情,对于民运事业的影响实非浅鲜。

   

   

   卫子游认为“郭飞雄至少面临三个他无法自园其说的悖论”,“悖论”之一是:

   

   维护个人权利与不惜为公共利益牺牲自身是一对彼此矛盾的观念。这一对完全相反的观念却并存于郭飞雄一身。维护个人权利的理论依据是自由主义或保守主义思想体系的个人主义学说,这种学说的核心观念就是个人权利优先于公共利益,合法的自利是开放社会得以成为可能的根本条件,无条件的利他主义只适合于由亲族组成的小团体之内;不惜为公共善牺牲自身是集体主义的伦理道德,这种伦理主张与国家、社会、集体利益比较起来,个人利益居于次要地位,个人为国家、社会、民族等集体利益作出牺牲是光荣伟大的。郭飞雄一方面主张必须维护个人权利,另一方面又在未受公众正式委托的情形下表现出某种为公众权利不惜牺牲自己的决心和勇气,从而陷入主张与实现主张的手段彼此乖离的窘境而不自知。显而易见,如果个人权利是至上的,那么郭飞雄自己的个人权利也就应该是至上的,太石村民的公共利益和“中国维权事业的远大目标”与郭飞雄的个人权利比较起来,均应居于次要地位,如果郭飞雄的个人利益与太石村村民的群体利益比较起来是次要的和可以牺牲的,那么,共产党的番禺区委区政府及以下政府组织以公共利益为名侵占太石村财产的行为也就是正当的。

   

   不错,不论从方法论还是价值观上说,自由主义与儒家的出发点和重点都不一样。一从个人出发一从群体出发,一强调爱己一强调爱人,对公共利益的追求与个人权益的维护。两者各有侧重,但并非水火不容、“无法自园其说的悖论”。维护个人权利与不惜为公共利益牺牲自身虽有矛盾,这对矛盾在很多人身上是可以调和统一的。勇于奉献牺牲的“民主大巴”的开动者,可以是人格主义的儒者,也可以是自由主义的志士。

   

   卫子游非常狭隘地把个人权利理解为个人眼前的、一时的利益乃至个人的人身安全了。其实,个人主义、自由主义体系中的“个人权利”概念范畴要宽广得多,它包括个人眼前的、一时的利益,更包括个人的言论、信仰等“四大自由”,包括个人参与社会政治活动的权利和人格的尊严。

   

   有时,维护个人权利就是在维护公众利益;有时,维护公众利益就是在维护个人权利。个人权利和公众利益之间不存在截然的鸿沟,两者往往是交叉或重叠的,在非民主社会尤其如此。象郭飞雄那样参与民主和维权活动,当然是“为公共利益牺牲自身”的义举,但同时也是在维护他的个人权利,只不过所维护的是更根本、“更高级别”的个人权利罢了。

   

   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固然很“自私”,很重视个人眼前的、一时的利益乃至个人的人身安全,但不宜在这方面过度引申,以至把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变异成犬奴主义的哲学依据。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同样是把公益的发展作为自我实现的重要途径的。西方民主的成功和社会的文明,离不开众多自由主义者的奋斗、奉献和牺牲。

   

   我说过,民主是公益事业,不反对甚至欢迎鼓动犬奴主义者“搭便车”,但是,在特权阶级枪杆子的虎视耽耽下,谁来启动和驾驶“民主大巴”呢?这时自由主义者与儒者完全可以互相合作,成为同道。以儒者精神去追求民主事业,以英雄豪情去宣传自由理想,谁曰不宜!

   

   综上所述,卫子游这一段话的幼稚和错漏就很明显了。如果为了维护公众权益、追求民主自由和自我牺牲的行为需要“公众正式委托”,卫子游自己的言行就早已“陷入主张与实现主张的手段彼此乖离的窘境而不自知”了。

   

   卫子游在这段话中还犯了一个更不应该的错误,说什么“如果郭飞雄的个人利益与太石村村民的群体利益比较起来是次要的和可以牺牲的,那么,共产党的番禺区委区政府及以下政府组织以公共利益为名侵占太石村财产的行为也就是正当的”。

   

   郭飞雄主动牺牲个人利益以维护太石村村民的群体利益,认为自己的个人利益与太石村村民的群体利益比较起来是次要的和可以牺牲的,岂能因此证明“共产党的番禺区委区政府及以下政府组织以公共利益为名侵占太石村财产的行为也就是正当的”?

   

   卫子游之所以如此笑熬酱糊,是因为他误将“共产党的番禺区委区政府及以下政府组织以公共利益为名侵占太石村财产的行为”当作“集体主义的伦理道德”了。殊不知共产党的番禺区委区政府及以下政府组织的行为不仅是违反自由主义伦理,也是违背真正的集体利益和集体主义道德的。

   

   卫子游文章主题是谈余王拒郭事件的。对此一事件,我早已表明观点,不再涉及。对于本文其它的失误和错漏,也不一一。例如卫文中充斥着大量对孔孟之道的抨击,多数是站不住脚的。依稀记得上次粗阅时,看到他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的邪说栽到儒家头上,我就丧失了阅读的兴趣。关于孔孟之道,我正在东海草堂开讲,就不针对卫文一一批驳了。不过,关于儒学,有一点卫子游说对了:

   

   按儒教亚圣孟轲的观点,伐无道之君,是正义战争。如果假设中共中央政治局是无道之君——我是说“假设”,那么,联合国或美国用战争的手段为中国人民除掉它,按儒教的逻辑,这战争却是正义的。郭飞雄如果相信儒教,该拍手称快才是。

   

   这段话让我从侧面感到,卫子游毕竟是卫子游,自由大侠风骨依旧!

   2006-7-15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半月刊第二十四期 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此文于2006年07月3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