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因果须明辨,老调莫重弹------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东海一枭(余樟法)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因果须明辨,老调莫重弹------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因果须明辨,老调莫重弹------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一

   老枭最大弱点便是怜才、重情和念旧。老芦口齿轻薄文才飞扬,是我老战友了,青青芦笛,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昨日刻薄了老芦几句,嘴硬心软,自责了大半夜,忍不住点开《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看看老芦又在发表什么高见。好久没看芦文了,一读之下,哑然失笑。这样的歪理,也敢拿出来显眼?

   

   尽管老芦在文中夸了一通民主的优越性,强调自己“比谁都痛恨专制制度”,但话锋一转“但在中国的具体国情下,实行专制制度仍然是唯一合理的选择,实行民主制度必然导致巨大灾难。” 这其实是“国情论”、“素质论”老调子重弹。“国情论”(或“素质论”)从袁世凯大帝开始一直“弹”到温家宝首相,不论语言如何修饰美化,大意不外乎:中国人民素质差文化程度低民族劣根性根深蒂固,不适合实行或立即实行民主,中国的事情只能慢慢来。或者换一种“弹”法:专制中共一旦垮台,中国就会大乱,社会就会崩盘…。

   

   老芦不宜民主的理由如下:一、民主政府不能制止偏激的民族、族群之间的大屠杀。如果中国今日实行民主,我敢断言选出来的政府必然会屈从于民意压力去打台湾。此外,土法西斯政客必然应运而生,为争取选票蓄意煽动民族仇恨。类似的,流亡海外的仇共政治势力特别是法轮功必然要寻求报复,这最终结果就是重演南斯拉夫的悲剧。二、民主政府不能强力压下工农大众对均贫富的诉求,不顾民意反对,把导致贫富分化的走资坚持进行到底。三、民主政府不能强制人民进行计划生育,政府的软弱态度和极大改善了的生活条件,必然导致人口爆炸。”

   

   言外之意仍然是中国人民素质差不配民主。杞人忧天,倒果为因。

   

   

   二

   中国民族劣根性确实根深蒂固。孙中山先生痛感中国国民自私自利,缺乏责任感和社会公德,斥之为“一盘散沙” ;鲁迅以《阿Q正传》《药》等小说对阿Q一系列性格特征如怯懦、守旧、愚昧、骑墙、自欺欺人、奴隶意识等痛下针砭;觉民先生说“今者我国之人民,果处何等之位置乎?泯泯昏昏,蠢如鹿豕;知书识字者千不得一,明理达时者万不得一。家庭之中无礼教,乡里之中无团体,郡县之中视同秦越,省界一分,尔虞我诈。以如是之国民,而与之莫大之权,使之与闻国事,是何异使蚊负山、虻距海也。”(《论立宪与教育之关系》。《东方杂志》第十期,1906年);梁启超在《新民说》《中国积弱溯源论》《论中国国民之品格》《中国道德之大原》《呵旁观者文》等文章里详细论述了国民性各方面的表现,他列举了中国人的几大缺点:一是有族民资格而无市民资格;二是只能受专制统治而不能享受自由;三是有村落思想而无国家思想;四是无高尚之目的。

   

   可见有识之士对国民性问题进行研讨、揭露、批判乃至改造活动历时久矣。当年毛泽东也在他致朋友的信中写道:“从哲学伦理入手,改造哲学,改造伦理学,根本上改变全国的思想。如此大纛一张,万夫走集,雷电一震,阴噎皆开,则沛乎不可御矣。” 然而,时代进步到二十一世纪了,民众素质却越来越差,民族根越来越深,十亿神州尽臣民,文人甘为党用,帮闲帮忙;网络布满愤青,喊打喊杀,到处是愚民、贱民、刁民、暴民!

   

   何以故?专制使然也。专制政治封锁信息、压制舆论、统一思想、以言治罪,实施愚民教育和愚民政策,将人权被简化为生存权,人民仿佛耳朵被塞、眼晴被蒙、喉咙被堵,连财产权生存权也毫无保障,想不愚昧、不迷信、不保守、不恐惧、不麻木、不自私、不一盘散沙、不奴隶意识,不可得也。在专制体制下想启蒙民众改造国民劣根性,想培养民众的公益心、团结心、自由心、权利心,不可得也。

   

   老枭早就尖锐指出,君主专制在历史上有过一定的进步性,创造过一定程度的辉煌,党主专制自诞生之日起就是落世界之后、反时代而动的。“仁义道德”吃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三个代表等恶物吃起人来更是毫无顾忌,不但吃掉了天文数字般的生命,而且吃掉了中国人的思想、道德、灵魂和精神!共党统治中国半个多世纪,让中国人民付出的巨大的经济、社会、文化、道德、环境之代价,实非语言可以形容!在民主自由早已成为人类共识和普世价值的今天,不论道义的角度还是功利、逻辑的层面,任何形式的专制主义、包括开明专制都已丧尽了存在的依据,早该扔进历史垃圾堆了。

   

   老芦曰:“现阶段的中国需要的不是民主化而是文明化,具体来说也就是自由化,法治化与人道化。” 这又是在说梦话了。没有民主制度的保障,哪来的文明化自由化法治化与人道化?那不是镜花水月么。只要一党独大的专制不变,只要文明自由法治人道等词语前加上“社会主义”定语,平等、自由、民主、法治、宽容、诚信等公民精神都成为不可能,中华民族将永是一个劣等民族。只有极少数先知先觉、大仁大义者才能战胜环境战胜社会战胜自己脱颖而成,但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偏激、仇恨、愚昧、奴性、极端仇恨心理、严重暴力倾向、民族主义情绪等等奴隶性劣根性,都是专制主义的产物或杰作,是专制之树上结的硕果。林语堂说要使中国人人格健全完善,必须祭起宪法、人权的大旗,改造使人格扭曲的社会环境;有人说奴隶性劣根性不是一种民族个性和文化特质,只是一个时态性极强的概念。这种不良状态是可以通过开放、发展、交流、学习逐步改善的,民众是可以化愚为智、转贱为尊、变暴为良的。我深以为然。而在民主制度下,人民享有言论、思想、结社、示威游行等自由,全方位接触吸收外部各种信息、思想,素质将大幅度提升,很快就会融入现代文明和世界大家庭。釜底抽薪,许多问题,包括芦笛的三大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什么民主必定导致民族、族群之间的大屠杀呀,导致计划生育人口爆炸呀,导致杀富济贫平均主义呀,这是把民主政府当作无政府主义或者希腊时代没有人权、法治保障的原始民主制了。世界上哪一个国家民主化之后爆发这三大灾难啦?君不见伊拉克民众,当年够愚够贱吧,争先恐后发誓效忠萨达姆,百分之百票选萨达姆总统,口口声声保卫萨达姆,现在不也顺利进入民主文明的大门了吗。

   

   中共把枪杆子牢牢抓在手里,就象手持凶器的劫盗和强奸犯,被劫持被强奸者忍气吞声不敢作声,那是无奈,如果象芦笛那样主动为劫盗和强奸犯开脱,为其恶行提供合理性证明,说什么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吾不知其可也。老枭也常以“知猪文犬”、“中国猪”、愚民、贱民、刁民、暴民斥我国民同胞,但我深深明白,此恶果乃种因于专制;老芦却认为一旦民主国必大乱,意谓中国人不配享有民主制度,这等于说劫持必要,强奸合理,请继续,又象说没有了镣铐锁链中国人民无法正常走路一样荒唐。这是对中国人民的最大侮辱!

   

   首发《新世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