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网友酬唱集萃(之9)]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我控诉!
·狼作羊鸣欲何为?
·撒谎成性的政权
·弱智中国
·骗子的土壤
·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漫谈美国及其它
·呼吁胡哥大赦天下
·讨人民日报檄
·为孙大午鼓与呼
·中国人不是猪!──兼驳陈必红(又名“数学”)
·强烈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
·枭鸣天下之三二九:“东海一枭网站”祭
·直击中国系列之:窝囊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沉默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直击中国系列之:冷漠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弱智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戏子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二)
·直击中国系列之:妾妇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流氓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小小中国
·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天上地下,唯我民主──反击芦笛系列之二
·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人民十亿尽幽囚
·“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反击芦笛系列之四
·出门一笑大江横
·男儿一恸鬼神愁
·“六四”、温家宝及其它
·对国安部门的一点恳求
·维权人士李圣龙
·勒马回缰归去来-----戒网启事
·君主专制与党主专制
·请封我网站的鹰爪孙站出来!
·数千年“古董”,半小时“院长”
·腹底有牛吹不得,铁拳密网在前头!
·感谢社科院,还击宣传部
·把残剰的温情和爱心一点一点聚集起来-----兼为杨春光同道募捐
·相濡以沫度艰危
·东海有真人
·希望工程,朝阳事业,英雄集团,光荣使命---------团结起来,为弘扬传统艺术、振兴中华文化而努力
·为中国测命
·癌变社会的小小切片:透视张青帝
·透视张青帝
·国人的变脸妙术
·一言惊醒梦中人
·还我师涛,还我自由!
·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
·忠告共产党-----并以此文抗议警方迫害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同道!
·【一枭网评】“多情”的黑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友酬唱集萃(之9)

   网友酬唱集萃(之9)
   
   东海一枭
   
   贾峰:和枭君《我来,乃是叫地上动刀兵》,争他个天翻地覆!

    [宗教论坛] 见枭君英雄气概血气之争,不免感叹!世人之争“权财名利宠功脸光,先胜锋强奇风妍红”,枭君之争自有燕雀不能揣度之鸿志。某不善诗文,更不敢比枭君。见枭君文内仍有文章可做,故挑肥拣瘦拼凑一首与君相和:
   
   有理无须口舌争
   无理强争引刀兵
   争枭容易声难灭
   造狱不繁天难行
   
   呼啸刀光唤迷魂
   滴血枪尖挑太平
   滚滚泪河洗污秽
   滔滔血海出朝明
   2006.7.12
   
   
   yiqiuye:和东海
   
   道光闪闪病根除
   血肉苍生应胜书
   天子从来烦理政
   神父自古好摸鱼
   既然上帝来营世
   何必新经去探途
   黑暗难遮熊变虎
   自由意志照宏庐
   
   附东海一枭:王怡
   云何恋恋癖难除,世上苍生架上书。
   官尽帝皇民尽仆,人为刀俎我为鱼。
   经求宪政探新径,道卫尊严守故吾。
   黑暗终非强制性,广邀星月聚蓬庐。
   
   
   (林中风) 无律*读东海一枭杂文有感
   
   万马齐喑已心惊,
   一闻枭声耳目清。
   言似霹雳销恶瘴,
   心将赤诚付苍生。
   万民凄苦度日月,
   一* 陶然吟升平。(讳一字)
   诚信弃若揩腚纸,
   马屁奉为升官经。
   喉舌长歌锦绣事,
   廉政每赖鸡鼠功。(鸡鼠,妓女与偷儿,几多大案居然从此辈身上告破,哀哉)
   十里之堤毁于蚁,
   更况满眼是窟窿。
   疾入肺腑尚忌药,
   痛施针石多仰公。
   肝胆直堪勒史册,
   文章叹可疗头风。
   我愿先生如砥柱,
   莫畏野犬作吠声。
   
   
   笔公 效东海兄口占三绝
   其一:
   山自巍峨云自飘,
   飞花流絮好无聊。
   毛竹节有根骨在,
   心到无求品自高!
   
   其二:
   爵禄诗书夫子梦
   美女豪宅名士情。
   断将尊严无价视,
   宁守陋巷一豆羹。
   
   其三:
   不为千钟不为金,
   不羡瑶池不羡神。
   只将此生做田野,
   看遍河山览遍人。
   
   
   王中陵:六四赠萧瑶
   快意恩仇远,
   怜今尚有余。
   江湖波诡谲,
   淬火祖龙居。
   2006.6.4
   作者自注:“余”双关
   
   
   九曲澄
   言丑理直一枭东,
   你我所行尚古风。
   哀莫大于心不死,
   回天无力哭途穷。
   黄河清 5、25
   
   
   南峰:好久没来此地游了,看到枭兄的文章开心。
     敬诗一首,助枭兄之乐。
     含笑白雪间,艳绝似云仙。
     尽显孤枝秀,独醉冷风天。
     百草缺娇色,长河晚月寒。
     见梅花朵俏,春雨近千山。
   
   
   广西老乡:和东海一枭《写怀》
   
   诗心剑胆自和谐,乱世恶浊心尽哀。
   幸得君承精卫志,兼有经天女娲才。
   不慕荣华心自淡,笔力千均催共衰。
   放情山水似闲适,掘墓埋匪无需猜。
   2006—5—23
   
   
   老顽童:点评一下老枭的《山海新经》:
   
   枭文大漠第一奇,通途天堑可探知。
   浪淘文海金光出,日积月累星火驰。
   名句不多风景助,才子佳人花潮移。
   君临天下关形胜,滚滚风烟只益悲。
   
   
   炎平: 好诗!于清单处最见工夫!凑合一句助兴。
   千秋慧命自当扶,不必心外觅大儒。
   眼底风波散尽处,一轮晓月胜新烛。
   
   附枭诗:
   千秋慧命堕谁扶?何处神州觅大儒?
   眼底已空天下士,灯前重读古人书。
   
   
   老顽童:给------ 老枭
   老枭风流舞蹁跹,春至温柔别有天。
   笑指燕环轻拂羽,玩世不恭落花前。
   
   
   衣冠似雪:無以為題,仍用東海一梟《書生》韻 2006-2-16無以為題,仍用東海一梟《書生》韻 2006-2-16
   
   都逛論壇應幾何?漸成疲憊懶高歌。
   開顏尋我磨牙句,擁鼻隨之閉眼哦。
   已慣江湖糊弄鬼,恰通門道道兼魔。
   網名瘋改誰知我?醉甩長衫舞態娑。
   
   
   偶见东海一枭自封诗天子,不禁莞尔戏为打油绝
   诗网平平不设防,枭心仄仄尽疏狂.
   如今尚有李天子,何以匆匆自立皇.
   
   兴犹未尽,再打油一下:
   诗家天子又何妨?存世还须五谷粮.
   纵使登坛成一树,百回九转气归肠.
   
   --坛者论坛也,树者论坛大腕也!
   
   
   雷鞭风雨:
   这个老枭,真是怪鸟.
   日不睡觉,夜代天讨.
   既骂和尚,也打老道.
   非为英雄,也是国宝.
   咱家感冒,文思不好.
   到处乱闯,胡说八道,
   望道未见,资历偏小.
   诗文不通,聊供一笑.
   
   
   薛双:
   婆娑颠倒正难容,神州残喘满天红;
   浩气萦怀无所畏,死生毁誉本相同。
   有道事君无道隐,卷怀俟命恬贤丛。
   不信浮云能蔽日,终有风雨洗晴空。
   
   
   老顽童:打油词一首与老枭交流
   斗转星移,东流横流,老枭壮年。
   望先锋草地,春光和熙;
   大漠盛世,花好月圆。
   水碧丹青,猫叫鸟语,网友安心俱开颜。
   文海展,喜文侠威武,勇往真前。
   
   笔公耶香兴邦,起宏图,而今志更坚。
   继辉煌搜狐,红旗展;
   硕士经贸,扬马摧鞭。
   镇守边疆,洒歌众侠,巫山云雨笑谈间。
   新诗情,问沉浮谁主,一枭当先。
   
   
   老顽童:与东海一枭对诗:(只会打油)
   
   姑射之山,东海佳胜,美色人文兼顾。
   浪涌心潮,紫岚彤彩,玩童皮胜松树。
   看惯精卫神兽,暮色苍茫度。
   谈国学,扬精粹,汉唐余绪。
   知音近,新苑春色幽趣。
   再观杂谈酷评,填新词,蜂蝶同舞。
   或会龙江,寻玄珠,定有妙悟。
   信手挥出惊世句,我醉花荫深处!
   
   
   韩杰生:鸣九皋----和东海一枭《大鸟吟》
   
   是鸮是鹰也是鵟,此鸟有名隐龙岗。
   长鸣九皋震寰宇,狐鼠鬼神不及防。
   铁网难封因特网,万里瞬间见黄粱。
   金翅何须待笼开,霹雷万山已摇晃。
   2006-3-18
   
   
   雷鞭风雨:枭兄独鸣惊人有感.
   夜深海底静,
   山高月不明.
   万里人无声,
   一枭鸣天心.
   
   
   雷鞭风雨:儒家总理歌
   
   文惊四座,学博今古.
   载酒江湖,降龙伏虎.
   不谈风月,思人疾苦.
   敢为民主,煽风点火.
   喜笑怒骂,笔刀血路.
   儒家总理,谁不怕我?
   
   
   防风:
   东海文章雄,
   时人难从容。
   敢问枭东海,
   计生有心同?
   
   
   拍石浪:好久没来此地游了,看到枭兄的文章开心。
     敬诗一首,助枭兄之乐。
     含笑白雪间,艳绝似云仙。
     尽显孤枝秀,独醉冷风天。
     百草缺娇色,长河晚月寒。
     见梅花朵俏,春雨近千山。
   
   
   Hezhenmin:古體一首呈東海文章先生
   慈雲悲雨施法界
   貪悷殺氣熾人世
   摩羅乘便謀神蠹
   眾芳蕪穢甘狗彘
   疾雷破山風振海
   十日並出流金石
   帝鄉渺渺不可恃
   虛空逼塞惶惑時
   滄桑精衛泣白雲
   稽天陸沉懸如絲
   霛汩浩然超生死
   須把慧劍斬俗志
   
   
   寒山心客:七绝——为老枭提贴
     啁啾茶舍百禽笼,
     一有枭鸣自不同,
     怎奈声争无擂选,
     还凭雌鸟证英雄。
   
   
   伙夫:
   东海一枭善雕龙,
   气吞山河国士风。
   难识庐山真面目,
   只缘厨子仅雕虫。:)
   
   
   荷心:和枭一首~~
     知交零落我无眠,
     网海之中觅贤言。
     英雄何必问出处?
     浩气仁心记心间
   
   
   無以為題,仍用東海一梟《書生》韻 2006-2-16無以為題,仍用東海一梟《書生》
   韻都逛論壇應幾何?漸成疲憊懶高歌。
   開顏尋我磨牙句,擁鼻隨之閉眼哦。
   已慣江湖糊弄鬼,恰通門道道兼魔。
   網名瘋改誰知我?醉甩長衫舞態娑。
   
   
   韩秘书长
   东海大枭忆先贤,勇举仁厚国学鞭。
   冒险挺身抗洋制,顶风昂首攻狼烟。
   失意不怨人情薄,负重惟有忠骨坚。
   昔日文明今还在,菩提果树已参天。
   
   
   肖卜心:读帖重温游侠梦,聊和一诗共打油
   
   热血沸腾冲天吼,爱国不成反误国。
   时势不遂鸿鹄志,也非燕雀可比朋。
   江湖沉浮初衷定,声色犬马大节坚。
   莫道老袅无人识,自称英雄也风流。
   
   
   向你问好
   海上仙山隐侠客,
   应是陆上恶党多;
   逆境为文千秋业,
   枭雄天下谁人知?
   
   
   【川歌】:
   东海好文章,未令我失望。
   忽然抬高眼,他在泰山上。
   
   
   Wbszd:
   文章乃是人品性,东海忧民品自高.
   腐儒不识当今世,信口雌黄嘴滔滔.
   盛世欺名为孔方,战乱投敌把安招.
   百无一用徒乱事,不如坑之并火烧.
   
   
   主持:读老枭荐诗有感而作
   再读老枭荐诗,一时忽来兴致,特和五言一首,望网上诸君笑纳。
   
   十四男儿志,
   零五风云集。
   畅怀英雄义,
   维权壮士诗。
   唏嘘弹心曲,
   慷慨荐文字。
   东海鸣一枭,
   亚洲有醒狮。
   
   
   退伍老兵:读老枭的《枭眼看诗系列》有感
   先不论平仄与否。看样子,我得回家好好想想,好好学学,学的是老枭这个真汉子的这种真性情了。不过稍稍的向大家透露一点的就是,枭老兄的诗是我所见过的最好的诗。大气磅砣,逍遥于境外。在下曾读过他的《逍遥山庄诗稿》确实是好东西呀!老兵生平最佩服的诗人非他,却不曾作第二人之想了。
   
   常问诗坛可逍遥?余人都指独老枭。
   笑骂亦可随兴过,醉眼怒啸唱今朝。
   
   不合平仄也罢,管他的,咏老枭一首再说。顺便说一句,老兵打算一星期不上网了,回家好好体会老枭诗中的味道去!
   
   
   碧螺春:
   伯牙鼓琴,志在高山。
   钟子知音,人间难觅!
   东海诗人,才实鸿懿,
   白日垂其照,青眸赋其形。
   许多人往往是东向而望,不见西墙!
   人生多艰,当自强!
   
   
   防风:《贺东海》
   新年新诗心气高,东海豪气冲云霄。
   他年我若观沧海,同以此身搏浪滔。
   
   
   笑非:和东海君:
   民主大同万众心,岂容专制独裁侵!
   与君共洒一腔血,巨浪滔天向紫禁。
   
   
   青山小雨:写怀并拜年
   齐州道光已可待,凡圣两别天地分。
   共氏妖魄做气散,与君同是游春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