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网络自由不容钳制》]
东北一虫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与其搭便车不如铺延伸的路》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对文革必须从根源上反省,否则会死灰复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当国家机器对不同人采取不同标准时,法治不复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解决冲突的倾向性不能偏离民意》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良知无价》(被屏蔽掉的帖子)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希望有一天民间批评也能摆在桌面上》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防止左的暴力语言变成现实》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为什么放纵暴力语言市场的泛滥》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对文革不进行彻底反省,重蹈覆辙不可避免》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反省文革暴力语言在今天泛滥的根源》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连战异想天开想上大路享有言论等自由?》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难以判断那些言辞是正常言辞》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文革暴力语言横行,理性言论常遭封杀》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朱镕基在任壮志未酬,谁之错》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对官员一厢情愿,后果或难堪》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敏感常常与掩饰及脆弱有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现实商品价格在扇《资本论》中未来商品价格越来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关注被延期刑拘的王功权先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受害人真的要为害人者承担罪责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如果王书金真的是良知发现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王书金案应异地审理,避嫌与当地利益有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打民谣放官谣,效果能佳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民主与乌托邦那个更给人光明》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嫖宿幼女罪名存在,是对儿童权益最大伤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给人留一弹丸之地说理的地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宪政缺位,公权势必无限膨胀》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矛盾的证据,为什么有偏袒一方的嫌疑》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废除死刑的必要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已经证明恶的东西,为什么还要拿出来祸害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由压制,想起了斯大林肃反时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放假发点前苏联笑话轻松一下》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没有收入的请选择梦游 》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更替前的历史不是空白》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聂树斌母亲在长假中怎样度过?》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我是谁?》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如何相信争议证据的另一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哈姆雷特经典独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映像》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在满地的垃圾中,高尚与崇高及理想是否同国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日)《无论多高的墙都挡不住自由的飞翔——给公权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无制度上的保障,权力者言行很难合一》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在垃圾场升起的爱国激情,让关门的美帝羡慕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一个社会中没有不同的声音,必然将走向灾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理论是否合理,应有实践下结论》
·用约炮方式来解决形式主义看似很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信仰脱离普世价值轨道必将走向灾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杂谈用约炮方式来解决形式主义看似很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当权力者自身存在问题而是外因将无法摆脱恶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力挺不得人心的家伙们,就是捍卫普世价值》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甘地经典名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红宝书一定会战胜普世价值,信不?》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维稳的基础是公平、公正、正义,还是压制、维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房价居高不下的主因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运作下的资本与剥削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下资本促进社会福利、公平、正义等普世价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是因为还在关心它》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说明人们对未来报以希望》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庸俗的爱国观念》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当国家成为自由象征时,不爱都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一个人或政府坦坦荡荡的,会惧怕批评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集权为什么不牢固?》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批评国家是匹夫之责》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享有自由的结果终归是利大于弊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嫖幼女罪与强奸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腐败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腐败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这万恶资本主义社会怎么这么虚伪》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左东西必然导致祸国殃民的结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自由的力量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压制住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法官可能真的是不知道宪法及刑法原则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无宪政每个人都不会有安全感》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房价居高不下,主要责任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对造成灾难根源缺少深刻反省,人未来就不会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看客结局可能会沦为受害者》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依然是等级森严的社会》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平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微博死了,但倡导的普世价值及宪政绝对不会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那些人留恋文革?》
·冷万宝《微博死了,但在微博上面倡导的普世价值绝对不会死掉的》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
·青年节的祈祷
·冷万宝《由赵常青先生被以“扰乱公共场秩序”的罪名判刑所想到的其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网络自由不容钳制》

   
   冷万宝
   
   12月8日《人民日报》刊登一篇题为《营造网上舆论强势:网上有政治网上有较量》的文章,在这篇火药味十足并充满文革类似文风的文章,其内容所要表达的宗旨就是要“有关部门要加强对互联网的管理,形成互联互通、严密高效的管理网络。”
   


   官方媒体之所以这样做,其理由认为“意识形态阵地,我们若不去占领,别人就去占领”,“国内外一些敌对势力和别有用心的人,利用网络对我实施‘分化’、‘西化’”,因此“应不断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责任意识,唱响主旋律,打好主动仗,在网上新闻信息传播中发挥导向和标杆的作用。应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用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指导网络传播的实践,使网上新闻信息传播工作服从和服务于全党全国的工作大局”。文章的冠冕堂皇却无法掩饰钳制网络自由的实质。
   互联网洛的本质是开放的自由的,作为一种新的媒体,它可以从不同的角度以最快的速度向人们提供大量的信息,并对人们生活里发生的事情进行深入的探讨和评介,供人们参考和思考,让人们用自己的思维方式相应作出自己的选择来决定对事物进行评判。所以说互联网洛所传播的信息是全方位多角度的,同时网络也是容纳各种思想的自由交流的一个平台,其本质不允许权力把专权的意识形态强加于身。然而官方的喉舌却不顾互联网洛自身运行的规律,把自己垄断媒体愚昧百姓的那一套所谓的“主旋律”、“正确的舆论导向”的手段用在互联网洛上。然而官方媒体的一相情愿并没有得到网民的认同,不妨从网民的评价当中不难看出这一点,网民认为“何谓‘正面宣传’?揭露社会阴暗面不是正面宣传吗?批评与自我批评不是正面宣传吗?群众监督不是正面宣传吗?难道只有唱颂歌,歌舞升平才是正面宣传?”“不要把什么都看的政治化,压制网络言论所起的作用将更坏,都什么年代了,还拿政治说事,可笑!老百姓不是政治家,但是老百姓有辩赏力,你为人民办事,就会受到人民的爱戴,反之,说的比唱的好听,老百姓也不会买帐。紧密贴近人民,时刻心系人民,真心为民服务才是最大的政治!这才是最好的政治。”并认为“网络确确实实是社会各方面的反映!”网民尤其反感文章中所说的“社会上刮什么风,网络上就会下什么雨。”这样无知的话,并一针见血的指出“只要社会风气正,还怕网上下雨吗?”道理多简单,只有做贼的才心虚,用老百姓的话讲,不做亏心事就不怕鬼叫门。
   
   事实上,谁最担心、谁最害怕开放的自由的互联网洛,无外乎有这样几种人:贪官污吏,他们终日惶恐担心某一天,自己的丑事东窗事发;无能庸官担心包装的政绩包不住火,闹个玩火自焚;自以为是真理化身但又缺乏自信惟恐“与时具进”的理论受到挑战的当权者等等,因此说只有诸如此类的人才惧怕真实的声音,惟恐网上的声音暴露了他们的丑恶、监督了他们的劣行、置疑他们的正确理论,所以才极力要封杀网络评论,给网络扣上各种不实的甚至是莫须有的如“散布反动言论,扰乱社会秩序,败坏社会风气”等帽子,以此达到钳制网络自由的目的。
   
   一个国家的繁荣与进步不是只让一个声音说话,而是要兼容并包,尤其是在开放的年代里。难道我们不记得历史上只有一个声音给国家带来的灾难和悲剧吗?所以说应该允许大家都说话,何况《宪法》还赋予人民有言论自由的权利,看看谁说的对,有争论才有进步。大多数网民不是几岁的小孩子,他们有自己的判断力,有自己的是非标准,他们只是把他们所看、所想、所经历的事情说出来罢了,每个人所处的环境不同,也就不可能发出一种声音,这是一种非常正常的现象。因此一个理性、健康的法治的国家应该允许人们说话,允许人们讲真话,这样社会才能公正、才能进步,才能民富国强!列宁不是常说“思想这个东西,你越压制反而越强大”这样的话吗,中共本身不是也常讲“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吗,所以说任何压制不让人说话的人,是不会得逞的。尤其是上网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工作的一部分的时代里。
   
   (2004年12月13日于吉林)
   
   

此文于2014年06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