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良知无法忘却的“六.四”血案]
东北一虫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聂树斌母亲在长假中怎样度过?》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我是谁?》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如何相信争议证据的另一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哈姆雷特经典独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映像》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在满地的垃圾中,高尚与崇高及理想是否同国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日)《无论多高的墙都挡不住自由的飞翔——给公权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无制度上的保障,权力者言行很难合一》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在垃圾场升起的爱国激情,让关门的美帝羡慕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一个社会中没有不同的声音,必然将走向灾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理论是否合理,应有实践下结论》
·用约炮方式来解决形式主义看似很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信仰脱离普世价值轨道必将走向灾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杂谈用约炮方式来解决形式主义看似很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当权力者自身存在问题而是外因将无法摆脱恶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力挺不得人心的家伙们,就是捍卫普世价值》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甘地经典名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红宝书一定会战胜普世价值,信不?》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维稳的基础是公平、公正、正义,还是压制、维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房价居高不下的主因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运作下的资本与剥削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下资本促进社会福利、公平、正义等普世价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是因为还在关心它》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说明人们对未来报以希望》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庸俗的爱国观念》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当国家成为自由象征时,不爱都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一个人或政府坦坦荡荡的,会惧怕批评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集权为什么不牢固?》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批评国家是匹夫之责》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享有自由的结果终归是利大于弊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嫖幼女罪与强奸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腐败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腐败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这万恶资本主义社会怎么这么虚伪》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左东西必然导致祸国殃民的结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自由的力量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压制住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法官可能真的是不知道宪法及刑法原则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无宪政每个人都不会有安全感》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房价居高不下,主要责任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对造成灾难根源缺少深刻反省,人未来就不会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看客结局可能会沦为受害者》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依然是等级森严的社会》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平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微博死了,但倡导的普世价值及宪政绝对不会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那些人留恋文革?》
·冷万宝《微博死了,但在微博上面倡导的普世价值绝对不会死掉的》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
·青年节的祈祷
·冷万宝《由赵常青先生被以“扰乱公共场秩序”的罪名判刑所想到的其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一)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九)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一)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三)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四)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五)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六)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七)《上部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中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良知无法忘却的“六.四”血案

   

   冷万宝

   

   今年是1989年民主运动被中共当局血腥镇压之后的15周年。尽管中共当局采取种种淡化其罪恶的强迫手段和卑劣措施,一相情愿的想让中国人民及世界人民忘却其在人类历史上制造的最悲惨的血案。但人民会忘记掉吗?对于这个问题,生活在你我身边的人们,哪怕是一个陌生人,也许都会做出最好的回答。

   1994年一个寒冷的冬天,在一辆火车上,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年轻的军官,乘车的寂寞往往让旅客忘记彼此间的陌生,达到无话不聊的程度。当他聊到89年从军校毕业时,我问他:“是不是出现学潮的那一年?”他的情绪有了很大的变化,刚才聊天时他是轻松愉快的,转瞬间变得严肃起来,甚至还有些沉重,他说:“不应该发生的事情。”我说:“学潮不应该发生?”他说:“流血不应该发生!这是军队的耻辱啊!”说完这话之后,就几乎没有再说什么话。不久,他下了火车,那时的车外已经是午夜,他消失在黑夜之中。但我一直都在想,在军队之中象他这样的人,会是少数人吗?他的思想会在黑夜之中消失吗?!

   1999年“5.1”劳动节,我因组建中国民主党问题遭到关押。在看守所里,我遇到了一些曾经同情我们参加89年民主运动的警察,他们看见我再次被关押时,竟然有些诧异地对我说:“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捉你们进来,真是不象话。”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在看守所里遇到了89年办我案件的一个警察,他有些气愤的对我说:“当时如果不用暴力来解决学潮问题的话,现在的社会也就不会腐败到这种程度。”说到这里不由的摇了一下头,我知道他摇头里所包含的寓意。随后,他向我说了一件事情:“你知道吗?上次负责办你们案件的人,得脑血栓瘫痪好几年了。”我不信佛,但因果报应还是信一点的。最后,他对我说:“你多保重,希望下次再见面是在外边。”在看守所里那些同情我们的警察的言行,不仅让我感动,而且还让我相信,有些警察已经不满足自己是国家机器的一部分,更不想把自己沦落为专政工具的地步,而是在不断的朝着更加人性化的道路上前进。在看守所里有的警察是这样,有些曾经不断到家里进行骚扰我的警察,在不干政保工作后,也在发生变化,当他们再遇到我的时候,总是抱歉的说:“以前那样做,是身不由己,多抱歉了。”如果中共当局知道有相当多的警察在对待89年“6.4”血案的态度“身在曹营,心在汉”的话,会有何感触。

   2002年的秋天,我看见一处住宅小区到处悬挂着很多写有如“反对不合理不公正的拆迁房屋方案”、“反对强行拆迁行动,严惩打人凶手”等标语的横幅,显然此处发生了居民不满建筑商强行拆迁房屋的事件,这种现象在改建的城市里是屡见不鲜的。我在住宅小区里,找到了一位40多岁的普通妇女,想了解一些情况。她向我讲述了开发商制定损害原有住户房屋利益的方案,而且强制实施不合理不公正的拆迁房屋方案,并打伤了居民。我问她为什么不向政府反映,她说:“政府现在根本就不向着百姓,政府连学生都敢杀,还在乎小平民百姓的死活。”我问:“什么时候,杀学生了?”她说:“你不记得了,几年前,在北京杀要反腐败的学生的事情了。要不,现在有钱的人,怎么这么霸道。还不是政府给有钱人撑腰。”北京天安门惨案已经不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已经是13年前的事情了。但这个普通妇女还把北京杀人的事情当作几年前的事情了,而且是记忆犹新。

   事实上,上面所说的难以忘却89年天安门惨案的事情,在人们的生活当中,可以说是到处存在,随时随地都会成为人们谈话的主题,而且不会被官方的所谓定性所左右,并会毫不犹豫做出自己的判断。显然,一场震惊寰宇的血案,对于每一个有人性、有良知的人来说,是难以忘记掉的,哪怕他(她)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百姓。

   在一个民族的良知并没有泯灭的时代里,制造血案的元凶也许凭借强权能逃脱一时的惩罚,但不可能永远逃脱正义的枷锁,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是历史反复证明的。让我们拭目以待。

   2004年5月23日于吉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