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就修宪问题致国家主席、全国人大代表们公]
东北一虫
·无奈的路
·养女的遭遇
·养女的命运
·就要求人大制定一部人权法案一事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公开信
·就要求人大重新八九年“六.四”事件及允许赵紫阳重新工作一事致全国人大委员长乔石先生的公开信
·就要求保障公民基本权利一事──致国家主席江泽民的一封公开信
·就建议加强解决反腐败问题致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公开信
·就杨勤恒未经法院审理而遭到监禁一事致公安部部长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政治犯,遵守联合国人权宪章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罗宾逊女士的信
·中国公民要求结社登记申请书
·就敦促中共当局释放组党人士唐元隽一事致法国总理的诺斯潘一封公开信
·就中国政府镇压中国民主党及异议人士一事致英国首相布莱尔先生的信
·就中国民主党负责人王有才等人遭到非法逮捕一事致国家主席、总理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中国民主党创建人王有才等人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女士的信
·就浙江法院审判合法公民王有才一事发表绝食抗议声明
·就王有才、泰永敏委托家人及律师为其辩护得不到保障一事
·就徐文立、王有才因以理性、公开、和平的方式践行宪法所赋予的公民权利而遭到地方法院不公正的审判一事
·吉林省异议人士在本月十二日~十五日将要参加百日绝食接力活动
·就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把为让公民获得更多信息的林海先生判刑及吴义龙因组建中国民主党被开除学籍一事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就修宪问题致国家主席、全国人大代表们公开信
·吉林民主党成员参加王丹等人发起的要求重评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征集百万人签名活动声明
·吉林省异议人士就要求重评“六.四”事件及建立保障人权机制致国家主席、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司法机关的信
·敦促中国政府重评“六.四”事件一事
·我所认识的张铭
·异议人士放弃立足经济的幻想
·沉默面对“六.四”纪念日
·良知无法忘却的“六.四”血案
·诬陷是中国社会的巨大毒瘤──读《中国农民调查》中的一起诬陷案有感
·谎言者与戳谎者的结局
·与警察探讨防民之口所带来的危害性
·官员不讲真话的原因及后果
·野蛮拆迁失住所 上访结果无家归
·法院有人民二字未必为人民
·网络自由不容钳制
·让百姓远离教育高收费及乱收费所带来的恐怖心理
·小议选举权
·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可以不逍遥法内──读《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能逍遥法外》有感
·八年前的今天
·不依法治党焉能治党从严──有感江泽民治党从严的方法
·略议缺少反思、悔过的《白皮书》及生存权在中国
·略议中国公民所具有的选举权及被选举权的实质
·略议言论、出版自由在中国
·略议结社、组党、游行、示威自由在中国
·略议司法部门与人权的保障
·是谁制造的台独
·意识形态的挣扎
·杂谈中共领导人的人权观
·是谁在不断的制造大贪官
·对民运自身问题的思考
·议人民公仆为何封杀反贪题材电视剧
·网吧与矿难事故被重视的背后
·实事求是的悲哀
·靠专制思想能治国
·从“九.一一”想到了“六.四”
·有感由灾难所体现出的优越性及其他
·刍议“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的两面性
·警察何时不再扣押合法公民警察何时不再抄合法公民的家
·“兔脑袋火锅”与“三个代表”
·中国公民就日本首相再次要参拜靖国神社一事呼吁人大常委会对此采取强硬措施
· 靠承诺也能防治腐败
·今天被传唤经过
·“英雄”之死的背后
·以民为本还是以官为本──思考地方政府制定政策的走向
·中共要想加强执政能力必须要还政于民
·中国腐败真的不可怕吗?──有感于为腐败辩解及开脱的文章及专家
·难 忘 的 往 事
·向日葵•萨克斯
·我走了 ——三年前落难有感
·既 然
·血雨腥风何时了
·雾•风
·无 题
·勿 忘 的 画 面
·腐 败 草
·腐给警察先生们书
·赔偿申请书之一赔偿申请书
·给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书
·赔 偿 申 请 书之二
·蒙受冤狱当赔偿 怎奈法院偏枉法
·我到底有什么公民权利?!
·莫 名 其 妙 的 一 天
·执 着 的 民 运 战 士——唐 元 隽
·无 奈 的 出 走
·亲 情 无 法 体 现 的 社 会
·救救濒临死亡的民运人士安福兴
·宁 弃 特 权 争 人 权——简记一位中共干部走向组建反对党的心路历程
·总理你不厚道——有感于温家宝回答记者有关民生及言论自由问题
·百姓何时从被黑的围城里走出来
·残 缺 的 家 书——给亲友的狱中书信
·吉林省有良知的公民致丁子霖等六四事件死难者家属的慰问信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申请书
·中国民主党吉林省筹备委员会公告
·结社登记申请书
·正义之星在腐败大火之中陨落
·谁 之 罪
·徇 私 枉 法 路 畅 通 公 正 无 门 洗 冤 狱
·官官相护 百姓遭殃
·勒索——谋生者的致命伤
·盛世无法掩饰学生家长缺乏的安全感(再续)
·盛世的新衣无法掩饰百姓缺乏的安全感(续)
·盛世中百姓所缺乏的安全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就修宪问题致国家主席、全国人大代表们公

   
   冷万宝 等人
   
   江泽民先生、全国人大代表们:
   


   中国宪法在中共当局的建议下又要进行修改了,这次的修宪是继75年修宪以来的第8次。作为一个国家的根本大法在24年里频频进行修改,平均每3年就大修或小修一次,这在世界的修宪史上实数罕见。尽管国家主席江泽民认为:这种修改,将使宪法更加完备,有利于维护宪法的权威。但我们对江泽民的重要讲话,难以苟同。从中国75年修宪以来而言,修宪未必使宪法更加完备、有利于维护宪法的权威。相反修宪内容在某个时期出现倒退,甚至是反动的。也许江泽民及人大代表们认为那是过去。那么这次修宪的内容就不存在著倒退的现象吗?从中共当局建议把把邓小平的理论写进国家的根本大法就是在宪法史中本不应该写进内容的延续(中共在召开八大会议时为防止出现对个人的崇拜,反对把毛泽东思想写进党章里。可是现在个人的思想不仅写进了党章,而且还写进了宪法之中,甚至可能还要不停止地写……),至所以认为不应该把某个的思想或理论写进宪法,用法律的形式确定下来,其原因有三:
   一、此建议如同原有写进宪法的四项基本原则一样,与人民应享有的  思想、信仰、言论、新闻出版等基本自由权力相冲突;
   
   二、法律的内容条款应当是明确无误的,公民才便于遵守。而某个人  的思想或理论在前后或同一时期是否能保持一致、不存在自相矛  盾的问题,显然是难与做到的,既然如此,让百姓去如何遵守这  样的法律,而无法遵守的法律,又如何维护宪法的权威性呢?
   
   三、某个人理论一旦成为法律内容并靠其维护,其理论必然出现僵化  成为教条主义(这与理论之树常青的原则是不相容的),并成为  某些官僚手中的大帽子或大棒子(象文革时期那样),在中国当  代史中,当权者的思想还没有成为法律的时候,都造成多少人因  与其思想不同,而遭到惨不忍睹的下场,这从上到国家主席刘少  奇,下到普通百姓张志新的惨案,无不证实这一点。为此,我们  认为:就某种理论是否能够得到人民的认可,不在于用法律的手  段把它固定下来并强行让人民去遵守。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某种  理论、甚至是思想投入到理论或思想的贸易市场,让理论或思想  的消费者来进行选择。如果是好的得人心的理论或思想的话,就  不必担心理论或思想的消费者对其进行的选择,我们认为当局对  此应该是有信心的。
   
   中国的宪法如果真正达到具有最大的权威性和最高的法律的法律效力程度,我们认为:
   
   一、首先解决中共当局曾经所做过的与宪法相违背的事情:如
   
   (一)重新评价89“6.4”事件,释放一切在押的政治犯;(二)反对个人崇拜,改毛泽东纪念堂,为文革或六四纪念馆;(三)撤消至今仍然坚持的57年反右运动的错误决定,不要为维护某   些人的利益,而使另外一些人成为无辜者,平反章伯均、储安   平等人的冤假错案;(四)撤消现行有关与宪法发生冲突的不经法院审理就强行剥夺公民   自由权利的劳教制度及限制公民应享有权利的法规及宪法中的   四项基本原则等。如果中共当局能做到这一点的话,不仅能够   推动政治体制改革,而且无疑为保障宪法具有最大的权威性最   高的法律的法律效力奠定了基础。
   
   二、为保障宪法达到具有最大的权威性和最高的法律效力程度,就必须避免频频修宪的现象发生。而避免这种现象的发生,就必须改变过去以一党的基本方针或政策(而基本方针或政策随时会发生变化的)作为制定宪法的精神,而是应以民主制度所需要的人民主权、公民基本权利、法治、权力制衡原则(这种适用于任何人的原则是不会随著客观实际的变化而变化的)作为制定宪法的精神。只有这样,中国现存的政治框架才会减少社会出现动乱,并和平地逐渐地形成满足依法治国所需要的基本的政治框架:即建立保障公民人权的机制、自由公正的选举制度及职业化的代表制度、独立的司法审查制度、实行有限责任政府制度、军队国家化制度。
   
   以上诸条建议如果江泽民先生及人大代表们能予与接纳并为此逐渐地去推动其实现,这不仅对中国建立宪政的民主──即根据成文宪法分配政治权力且权力行使者受制于法治的政体铺平道路,而且也有利于国家长治久安及促进人民福祉的提高。
   
   此致!
   
   黑龙江:肖利军辽宁:王泽臣吉林:冷万宝(执笔)
   
   1999年3月1日于吉林
   
   

此文于2014年06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