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养女的遭遇》]
东北一虫
·请美国政府出面给予唐元隽政治庇护──致美国国务院的公开信
·谈谈中国民主党的发展问题──回世遵先生书
·不要用践踏人权方式来迎接新年 -- 关注杨天水和许万平及郑贻春的人权状况
·今天被传唤经过
·我的控诉
·东北三省民运人士原定“五四”座谈会被公安当局封杀
·專訪冷萬寶:紫陽辭世 心情難平靜
·長春民主人士冷萬寶訴被拆遷遭遇
·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怀念林牧先生 -- 一个真正有尊严的人
·给人权团体书之一
·给人权团体书之二
·《关于假释人员冷万宝在假释期间的规定》
·——争取人权点滴录
·和谐社会难道就是官商勾结坑害百姓所构建成的吗——有感于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被拆迁户的遭遇
·一个志愿军家属因野蛮拆迁处于悲惨的状态之中
·房地产——一个祸国殃民的行业(祸国篇)
·评《中国人权发展50年》白皮书
·旧闻:吉林民运人士冷万宝在网上发表文章再次被抄家
·旧闻:吉林異議人士申請註冊人權組織
·鉗制新聞自由的危害性
·房地产业一个祸国殃民的行业(殃民篇)
·从7月23日——9月2日微博文字截图
·从7月23日——9月2日微博文字截图
·摘录微博7月23日《有一种鸟是关不住的,因为它的翅膀沾满了自由的光...》
·摘录微博7月24日《给人阳光自己光明,给人黑暗自己难保不恐慌》
·摘录微博7月25日《当人们还想批评公权的时候》
·摘录微博7月26日《知识分子的膝盖该是到了长钙的时候了》
·摘录微博7月27日《希望释放诺奖刘XB先生及民权人士许先生》
·摘录微博7月28-31日《命令与良知是可以转化的》
·摘录微博8月1-5日《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摘录微博8月6-10日《不找那些反宪政的人去谈谈》
·摘录微博8月11-15日《再开明的君主也不希望臣民拥有自由一样》
·摘录微博8月16-20日《时代在发展抱守残缺肯定是无出路的》
·摘录微博8月21-25日《有些人为了达到名副其实的专权目的》
·摘录微博8月25-31日《无良教授就是国家公害》
·摘录微博9月1-2日《顺应历史潮流的意识形态,无需采取强制措施来维护》
·冷万宝微博网址http://t.qq.com/lengwanbao2013
·微博摘录9月3日《宪政不践行后果不堪设想》
·微博摘录9月3日《真正的爱国者绝不会去做阿谀奉承的事》
·微博摘录9月3日《谁让你甘心情愿做我的公仆呢》
·微博摘录9月3日《敦促中国释放许志永等民权活动人士》
·微博摘录9月3日《薛蛮子玩“鸡”不对,但把他变成“鸡”还要“杀”了》
·微博摘录9月3日《皇帝新衣留给你们,出家做和尚行不》
·微博摘录9月3日《无宪政监督就是一句空话》
·冷万宝(微博摘录9月4日)《道德如果没有宗教作为基础,一定是非常脆弱的》
·冷万宝(微博摘录9月4日)《也许当权力握在手中的时候,就会自以为是认为自
·冷万宝(微博摘录9月4日)《湛蓝天空,洁白云已经成了儿童记忆》
·冷万宝(微博摘录9月4日)《裸官全心全意奋不顾身地“为什么服务”》
·冷万宝(微博摘录9月4日)《让那些长眠于地下的死亡者情何以堪?》
·冷万宝(微博摘录9月4日)《这样国家一定要钉在人类的耻辱柱上》
·冷万宝(微博摘录9月4日《在惩罚中寻找快乐与主宰自己的命运》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4日)《斗争哲学是摧毁良知的恶源》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4日)《你让我如何信你》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斗争哲学是摧毁良知的恶源》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你让我如何信你》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弱智高官》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防民之口”及“锯箭杆”的方式解决问题导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狼性是阶级斗争的基本属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仆人安知宪法存在》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先“自信”再说》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宁要法治不要伟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酱缸文化的毒害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3日)《文革余孽们怎么有脸提郁达夫呢?》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记住不能凌驾宪法之上》》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人家好赖处死的是别的国家领导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不可质疑的东西一定是会阻碍社会文明发展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看客更知道舞台是属于每一个人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四川抓了不少贪官与商人——有好戏看》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帖子可能又被和谐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焉知人家那是胸怀祖国放眼世界》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美那是生命的灵魂》——写给最美女囚徒李焕君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7日)《“述而不作”是特色地方最闪光的东西》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7日)《朝鲜战争真正赢家是金家王朝》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7日)《“解读中国梦”胜过弗洛伊德“梦的解析”五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7日)《冤假错案谓口供基本是刑讯逼供产生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7日)《无耻啊——你的名字叫败类律师 》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7日)《无耻啊——你的名字叫败类律师 》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7日)《自信就不要怕质疑》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7日)《民主可能不是最好的制度,但在现实中是最佳选择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7日)《国家惧怕谣言?》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新华社央视连摆乌龙,算不算谣言?》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民主体制有一般体制缺乏的东西纠错功能》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不是不信媒体报道,是我不信我的眼睛》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大V”别贪,给不是“V”的弟兄们也分点》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一看到那么多钱,眼都红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不许污蔑裸官》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知道在民主体制下》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据说皇宫用过的“官遥”就是便壶都价值连城》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粪坑的蛆永远都是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人民到底是什么样的主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自由从来就不是恩赐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文化专制的年代里诚实是危险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在威渐行渐远时代里》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同苏格拉底对话中给你带来的灵魂上的升华》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做人的真谛》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宪政的存在是防止国家权力泛滥的保障》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救救孩子和保护孩子是一个迫切要解决的问题》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既然人民被称之为国家主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民谣与官谣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国家你可以用冰冷的面容无视我火热的胸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养女的遭遇》


   
   
   
   

   冷万宝
   
   欣欣初2的暑假到了,为了让爸爸减轻一点生活的重担,懂事的欣欣决定利用假期去打工。
   
   漂亮的欣欣最初找活干的时候,还算是挺顺利,一口气干了好几家的活,但结果是一分钱都没有赚到,因为在那几家都有3天的试工期,所以每次试工期一结束,老板就以年龄小为借口,就不让她干了,不过干活的地方还挺仁义,没有管她要饭钱。
   
   看到爸爸过去那圆圆的球型身材,现在是一天比一天瘪。欣欣有点发愁了,本想打工赚点钱,怎么就那样难。也是,街上那么多身强力壮的叔叔和有工作经验的阿姨找工作都那么困难,谁愿意要小孩子干活。当欣欣有点气馁的时候,在街上碰到了同学雯雯。雯雯知道欣欣为找工作发愁时,就对欣欣说:“这算什么事情啊,跟我来。”
   
   欣欣跟着同学雯雯来到了一家叫“追梦美发设计室”,“姐姐,我给你带来一个好徒弟。”雯雯一进门就嚷了起来。“别喊,我的好妹妹,这里有客人。”欣欣进屋看到发廊干干净净,给人挺舒服的感觉,心想:如果在这里能干活,也不错,还能学到手艺。
   
   “雯雯,别上这里闹,学生应该在家好好学习。”雯雯的姐姐看着欣欣对雯雯说。“姐姐,我不是闹,你让她在这里干一个假期。她是我班的劳动委员,特别能干活。”雯雯边说边拉着姐姐往里走,然后声音变小了,不知雯雯和姐姐嘀咕了什么。
   
   雯雯的姐姐同意了欣欣在她的发廊里干活。雯雯的姐姐叫倩倩,倩倩人长的漂亮,性格特别爽快,而且是心灵手巧,很多的顾客都愿意上她这里来美发。
   
   欣欣在发廊的活不多,扫扫地,递递工具,时不时的给顾客洗洗头。自己没有活的时候,就站在倩倩姐姐旁边,看着姐姐干活,并用心的去记。到月底,倩倩姐姐给她开了200元钱。“倩倩姐姐,我才干10多天,不要给我这么多啊!”“小妹妹,这是你劳动所得的,你应该拿的。你爸爸有你这么懂事的孩子,不知道怎么高兴呢!”“谢谢倩倩姐姐了!我会好好干的。”
   
   欣欣在“追梦美发设计室”干活干到还有几天就要开学了。这一天,倩倩姐姐没有在屋里。欣欣在给一个男顾客洗头,顾客一边南腔北调的问欣欣“多大岁了?”、“家住那里呀”、“有没有男朋友拉?”一边不时的抓住欣欣的手说:“往这里洗呀,这块用劲的抓啊。”顾客的举止行为很让欣欣反感,但一想倩倩姐姐对她那样好,得罪了顾客,会影响这里生意的。欣欣忍着气,还是耐心的给顾客洗头。“媚媚,在这里好好干,以后有大哥照应你,在这块地盘就没有人敢欺负你。”顾客说完这话的时候,用湿漉漉的头往欣欣的胸上不停的蹭,而且还不停的抓捏欣欣的手。“你干什么?”欣欣用另一只手推了那个顾客的头一下。“给你脸,不要脸。”那个顾客转过身来就给欣欣一个嘴巴。欣欣长这么大不知道挨打是什么滋味,今天一个嘴巴打得她是目瞪口呆。
   
    倩倩姐姐正好进门看见有人打欣欣,仔细一看还认识,“张书记,是你啊,你快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她还是一个学生。”倩倩姐姐忙过来打圆场,“欣欣,快过来,赔个不是。”“是他流氓。”才醒过腔的欣欣,冒出这样一句话。“说我是流氓,好大胆子。”这位被倩倩姐姐称为“张书记”的人站起来,用胳臂一扫,就把放在案上的美发用品扫到地下,弯腰拣起一瓶洗发露,用力向墙上的玻璃砸去,“哗啦”一声,玻璃顷刻间散落在地上。倩倩姐姐此刻也不知如何是好了,没有想到这个政法委书记,和以前看到的时候,尤其是在电视里露面和讲话时是那样道貌岸然,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是截然不同的。今天怎么了,那么一个大官竟然和一个小孩子雷霆大发,还殃及我这个小“鱼池”。
   
   欣欣觉得都是自己惹的祸,难过的对倩倩姐姐说:“都是我不好,这个月的工钱我不要了,算我赔你玻璃钱。”“欣欣,没有事的,这不怨你,有些事情你还不懂。”倩倩姐姐说完给欣欣500元钱,“给自己买点衣服,剩下的钱留着买学习用具。”“我不要,谢谢倩倩姐姐。”倩倩姐姐把钱放进欣欣的兜里,“剩下两天在家里准备准备上学。”欣欣含着眼泪,没有再推辞,默默的收拾地上的玻璃碎片,时间到了晚上10点多钟。
   
   “倩倩姐姐,我要走了,再见!”倩倩姐姐向她微笑着点点头。欣欣转身向门口走的时候,从门外进来两个穿警察制服的人,冲着欣欣就喊:“你给我站住,有人举报你涉嫌犯罪,跟我们走一趟。”说完就拽欣欣的胳臂,欣欣顿时吓坏了,真的是不知所措了。倩倩姐姐忙跑过来,拦住警察一个劲的说:“大哥、大哥,你们搞错了,她还是一个孩子。”“一边去,妨碍公务连你一起抓。”两人说完像老鹰抓小鸡似的,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把欣欣拉出门外,塞进一辆面包车,强行带到了派出所。
   
   一进到派出所的屋里,带欣欣来到这里的两名年轻的警察就对她进行审讯:“小丫头片子,赶快交代,一共和多少人搞了?拿了多少钱?如实说来。”不知所以然的欣欣不知道警察叔叔说什么,只是用惊恐的目光望着眼前的警察叔叔。那个身材不高,但身体挺健壮的警察,名子叫安定。安定警察,看到欣欣不回答任何问题,就又像老鹰抓小鸡似的,把欣欣提到了门外,用手铐把她铐篮球杆上,并用力打了她两个嘴巴,“那个男的,我们都抓到了,你还不说。”可能是由于惊吓过度的原因吧,欣欣昏了过去。
   
   等到欣欣醒了过来,一个正在她的胸前摸来摸去。欣欣本能的往旁边闪,她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被解开了。“别怕,我是这里的所长,我叫郑义。我是看看他们把你打成了什么样子。”叫郑义的所长边温和的说话,边继续摸来摸去,“细皮嫩肉,怎么能抗打呢,你还是说了吧,说完了也就没有事情,你就可以回家了,我们只是处理那些男的。”“警察叔叔,我真的不知道,他们说什么啊,我真的是什么犯法的事情都没有做啊,不信,你们去学校打听打听,我是什么样的人啊。”欣欣似乎忘了警察叔叔在她胸前摸来摸去了,以为是在疼爱她呢,是在关心她呢,欣欣像是见着亲人似的,很委屈的说了那些话。当欣欣说完那些话后,警察叔叔生气了,用劲捏了欣欣的乳房一下,疼的欣欣几乎要喊了起来,但一看警察叔叔的脸色铁青,是那样的难看,想叫却没有敢叫出声来。“年纪不大,倒有经验,去学校了解,你以为我们是小孩子呀,你们干那些不要脸的事情,会让学校知道吗?”警察叔叔的声音也变了,不那么温和了,站起身来,用劲踹了欣欣的两脚,“小安子,你们过来,”等那两个警察进来,“给她点颜色看看。”叫安定的警察将门帘子铺到地上,对着欣欣吼叫:“给我趴下,”另一个叫吴和平的警察把欣欣一手提了过来,扔到门帘子上。所长郑义用一把椅子压在欣欣后背上,安定和吴和平分别踩住我的两条腿,坐在椅子上的所长用电警棍一边不时的电欣欣的头部和肩部,一边让欣欣交代卖淫问题。“警察叔叔,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求求你们放了我吧,这么晚了,我不回家,爸爸该着急了,我求求你们了。”欣欣不断的哀求警察叔叔。“我是一所之王,这里就是我说了算。你交代了,就放你回家。你再不交待,我就把你关上两三年。”所长对欣欣搞起软硬兼施来。欣欣想到为她着急的爸爸,听说能回家就没有也不顾了,就对警察叔叔说:“只要让我回家,你让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
   
   所长看到欣欣嘴不硬了,就从椅子上起来,“敬酒不吃吃罚酒,早说不就什么都解决了。”椅子从欣欣的身上挪走,那两个警察叔叔也不再踩欣欣的腿了。欣欣有气无力的坐在门帘子上,焦急的目光望着警察叔叔,那目光就像课堂里等待老师讲解难题时目光一样,希望早一点知道答案。“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这些事情的?”“我也不知道从什么开始做的。”“那么说,很早就开始做了?”“就算是吗?”“回答问题,不能模棱两可,是或者不是?”“是。”“和多些人搞过?”“我不知道。”“这么说,有很多人了?”“是。”“赚了多少钱?”“我不知道。”“那一定是很多了?”“是。”急于回家的欣欣,对警察叔叔怎么问,几乎就是怎么回答。
   
    “你在这份笔录上签个字。”叫吴和平的警察拿过几张纸,欣欣在那不知道写什么内容的几张纸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警察叔叔,我可以回家了吧。”欣欣以为这样就可以回家了,声音很轻的问。“现在还不可以,等你家大人来接你。”叫郑义的所长没有理她。“警察叔叔,你说话不算数,不是说我说了,就放我回家吗?”“是啊,我也没有说不放你啊。这要等你家人来接你呀。”所长的话挺讲原则的。
   
   “欣欣,你在这里吗?”欣欣听出来这苍老的声音是爸爸的声音,欣欣的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急忙喊到:“爸爸,我在这里。”门开了,阿球踉踉跄跄的走了进来,一起来的还有倩倩姐姐。阿球一把抱住欣欣,“欣欣,你怎么了。”“爸爸,我也不知道。他们说我卖淫,爸爸,我什么也没有做啊。”欣欣失声痛哭了起来。“别在这里嚎。”叫安定的警察大声斥责,欣欣不敢哭了。
   
   “你是她爸爸?”叫吴和平的警察,问阿球。“是的,我是欣欣的爸爸。”警察用蔑视的眼光扫了阿球一眼,如此丑陋不堪的家伙,竟然有这样漂亮的女儿。“你过来,这里有一份处罚裁决书,你交5000元罚款,就可以把她领回去了。”阿球根本就不识字,也不懂什么处罚裁定书。“我女儿犯什么罪了,要罚那么多的钱?”“少废话,不交钱,就关她几年。”倩倩姐姐走了过去,看到桌子上放的处罚裁定书,但她怎么看也没有看明白,裁决书上这位少女的“性别”却成了“男性”,处罚的理由竟是“嫖娼”。安定看见倩倩姐姐在看处罚裁定书,就一把把处罚裁定书抓到手里,“看什么看,赶快拿钱,天都要亮了,我们可没有功夫陪你。不拿钱,就把她关起来。”警察叔叔显然有些不耐烦了,说话的声音硬了起来。
   
   “你等会,我回去取钱。”有一定社会经验的倩倩姐姐,感觉到了什么。等倩倩姐姐取来钱,交给安定警察。倩倩姐姐让警察开收据,吴和平警察说:“管帐的警察现在不在,等白天在来拿。”“那你给我开张收条。”“怎么那么罗嗦,白天拿不就得了。”在倩倩姐姐的坚持下,安定开了一张白条。
   
    在派出所被警察叔叔折磨了5个多小时的欣欣走出了地狱之门。
   
   “好姑娘,真是谢谢你了,钱我会慢慢还你的。”阿球老泪纵横,一个劲的谢谢倩倩姐姐。“老伯,钱你不用担心,我会要回来的。老伯,你先回家休息,我带欣欣洗个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