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养女的遭遇》]
东北一虫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想去天堂的路,但结果是通往地狱的路》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王功权放弃安逸生活致力于公民建设难道有罪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良知难道真的是没有存在的价值?》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网络天空飘落着六月的飞雪》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当正当诉求无门走极端,谁之罪?》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谁对王功权先生生活在社会中不放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理想主义者并没有因89枪声之后而灭绝》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良知不会因为恐怖而消失》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关注正直的王功权先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高墙无法阻拦对王功权先生的祝福》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让别人紧张,自身也不会有安全感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祝王功权先生中秋节快乐的帖子也给屏蔽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反宪政就是把国家推向文革》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从电影《芙蓉镇》引申说点其他,帖子也屏蔽》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不卖土地,世行行长以为我们傻啊》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当质疑等同于谣言时》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人获得尊重是与善和爱是不可分割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人的尊严与人基本权利不可分割》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由“以房养老”想到其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替当局想一个释放王功权先生的特色借口》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1日)《社会存在的严重问题都是下载缺失造成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1日)《无论是封闭还是开放,为什么各阶层人都往外跑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1日)《当你苦恋国家,但国家爱你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1日)《自由乃是人类的天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1)《社会存在的严重问题都是宪政缺失造成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体制缺陷加速人性恶中的部分喷发》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只有在被骂中才会认识到自己存在的问题》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反省薄熙来为什么无视及践踏宪法那么长的时间?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屏蔽对薄熙来案略做的点评,为什么?》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薄熙来冠冕堂皇背后的冰山》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无宪政发生什么,都不再触目惊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希望不要让宪法成为陷阱》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不允许质疑的地方,一定是无法无天的地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律师挺身而出的维权,让黑暗中的看到一丝曙光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无视宪法最终无好下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人间与地狱是门里门外的一瞬间》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只有面对,才会有未来》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抓孩子就是扼杀未来》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4日)《反宪政结果谁都不会有安全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4日)《扩大自由裁量权必导致侵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4日)《维权本质是社会的稳定器》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反普世价值将把国家引向何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夏俊峰死了,同时不知道让多少关注的人的心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知识分子的勇气与恐惧》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与其搭便车不如铺延伸的路》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对文革必须从根源上反省,否则会死灰复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当国家机器对不同人采取不同标准时,法治不复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解决冲突的倾向性不能偏离民意》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良知无价》(被屏蔽掉的帖子)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希望有一天民间批评也能摆在桌面上》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防止左的暴力语言变成现实》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为什么放纵暴力语言市场的泛滥》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对文革不进行彻底反省,重蹈覆辙不可避免》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反省文革暴力语言在今天泛滥的根源》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连战异想天开想上大路享有言论等自由?》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难以判断那些言辞是正常言辞》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文革暴力语言横行,理性言论常遭封杀》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朱镕基在任壮志未酬,谁之错》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对官员一厢情愿,后果或难堪》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敏感常常与掩饰及脆弱有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现实商品价格在扇《资本论》中未来商品价格越来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关注被延期刑拘的王功权先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受害人真的要为害人者承担罪责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如果王书金真的是良知发现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王书金案应异地审理,避嫌与当地利益有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打民谣放官谣,效果能佳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民主与乌托邦那个更给人光明》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嫖宿幼女罪名存在,是对儿童权益最大伤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给人留一弹丸之地说理的地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宪政缺位,公权势必无限膨胀》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矛盾的证据,为什么有偏袒一方的嫌疑》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废除死刑的必要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已经证明恶的东西,为什么还要拿出来祸害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由压制,想起了斯大林肃反时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放假发点前苏联笑话轻松一下》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没有收入的请选择梦游 》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更替前的历史不是空白》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聂树斌母亲在长假中怎样度过?》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我是谁?》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如何相信争议证据的另一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哈姆雷特经典独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映像》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在满地的垃圾中,高尚与崇高及理想是否同国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日)《无论多高的墙都挡不住自由的飞翔——给公权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无制度上的保障,权力者言行很难合一》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在垃圾场升起的爱国激情,让关门的美帝羡慕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一个社会中没有不同的声音,必然将走向灾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理论是否合理,应有实践下结论》
·用约炮方式来解决形式主义看似很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信仰脱离普世价值轨道必将走向灾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杂谈用约炮方式来解决形式主义看似很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当权力者自身存在问题而是外因将无法摆脱恶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力挺不得人心的家伙们,就是捍卫普世价值》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甘地经典名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红宝书一定会战胜普世价值,信不?》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维稳的基础是公平、公正、正义,还是压制、维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房价居高不下的主因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运作下的资本与剥削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下资本促进社会福利、公平、正义等普世价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是因为还在关心它》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说明人们对未来报以希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养女的遭遇》


   
   
   
   

   冷万宝
   
   欣欣初2的暑假到了,为了让爸爸减轻一点生活的重担,懂事的欣欣决定利用假期去打工。
   
   漂亮的欣欣最初找活干的时候,还算是挺顺利,一口气干了好几家的活,但结果是一分钱都没有赚到,因为在那几家都有3天的试工期,所以每次试工期一结束,老板就以年龄小为借口,就不让她干了,不过干活的地方还挺仁义,没有管她要饭钱。
   
   看到爸爸过去那圆圆的球型身材,现在是一天比一天瘪。欣欣有点发愁了,本想打工赚点钱,怎么就那样难。也是,街上那么多身强力壮的叔叔和有工作经验的阿姨找工作都那么困难,谁愿意要小孩子干活。当欣欣有点气馁的时候,在街上碰到了同学雯雯。雯雯知道欣欣为找工作发愁时,就对欣欣说:“这算什么事情啊,跟我来。”
   
   欣欣跟着同学雯雯来到了一家叫“追梦美发设计室”,“姐姐,我给你带来一个好徒弟。”雯雯一进门就嚷了起来。“别喊,我的好妹妹,这里有客人。”欣欣进屋看到发廊干干净净,给人挺舒服的感觉,心想:如果在这里能干活,也不错,还能学到手艺。
   
   “雯雯,别上这里闹,学生应该在家好好学习。”雯雯的姐姐看着欣欣对雯雯说。“姐姐,我不是闹,你让她在这里干一个假期。她是我班的劳动委员,特别能干活。”雯雯边说边拉着姐姐往里走,然后声音变小了,不知雯雯和姐姐嘀咕了什么。
   
   雯雯的姐姐同意了欣欣在她的发廊里干活。雯雯的姐姐叫倩倩,倩倩人长的漂亮,性格特别爽快,而且是心灵手巧,很多的顾客都愿意上她这里来美发。
   
   欣欣在发廊的活不多,扫扫地,递递工具,时不时的给顾客洗洗头。自己没有活的时候,就站在倩倩姐姐旁边,看着姐姐干活,并用心的去记。到月底,倩倩姐姐给她开了200元钱。“倩倩姐姐,我才干10多天,不要给我这么多啊!”“小妹妹,这是你劳动所得的,你应该拿的。你爸爸有你这么懂事的孩子,不知道怎么高兴呢!”“谢谢倩倩姐姐了!我会好好干的。”
   
   欣欣在“追梦美发设计室”干活干到还有几天就要开学了。这一天,倩倩姐姐没有在屋里。欣欣在给一个男顾客洗头,顾客一边南腔北调的问欣欣“多大岁了?”、“家住那里呀”、“有没有男朋友拉?”一边不时的抓住欣欣的手说:“往这里洗呀,这块用劲的抓啊。”顾客的举止行为很让欣欣反感,但一想倩倩姐姐对她那样好,得罪了顾客,会影响这里生意的。欣欣忍着气,还是耐心的给顾客洗头。“媚媚,在这里好好干,以后有大哥照应你,在这块地盘就没有人敢欺负你。”顾客说完这话的时候,用湿漉漉的头往欣欣的胸上不停的蹭,而且还不停的抓捏欣欣的手。“你干什么?”欣欣用另一只手推了那个顾客的头一下。“给你脸,不要脸。”那个顾客转过身来就给欣欣一个嘴巴。欣欣长这么大不知道挨打是什么滋味,今天一个嘴巴打得她是目瞪口呆。
   
    倩倩姐姐正好进门看见有人打欣欣,仔细一看还认识,“张书记,是你啊,你快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她还是一个学生。”倩倩姐姐忙过来打圆场,“欣欣,快过来,赔个不是。”“是他流氓。”才醒过腔的欣欣,冒出这样一句话。“说我是流氓,好大胆子。”这位被倩倩姐姐称为“张书记”的人站起来,用胳臂一扫,就把放在案上的美发用品扫到地下,弯腰拣起一瓶洗发露,用力向墙上的玻璃砸去,“哗啦”一声,玻璃顷刻间散落在地上。倩倩姐姐此刻也不知如何是好了,没有想到这个政法委书记,和以前看到的时候,尤其是在电视里露面和讲话时是那样道貌岸然,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是截然不同的。今天怎么了,那么一个大官竟然和一个小孩子雷霆大发,还殃及我这个小“鱼池”。
   
   欣欣觉得都是自己惹的祸,难过的对倩倩姐姐说:“都是我不好,这个月的工钱我不要了,算我赔你玻璃钱。”“欣欣,没有事的,这不怨你,有些事情你还不懂。”倩倩姐姐说完给欣欣500元钱,“给自己买点衣服,剩下的钱留着买学习用具。”“我不要,谢谢倩倩姐姐。”倩倩姐姐把钱放进欣欣的兜里,“剩下两天在家里准备准备上学。”欣欣含着眼泪,没有再推辞,默默的收拾地上的玻璃碎片,时间到了晚上10点多钟。
   
   “倩倩姐姐,我要走了,再见!”倩倩姐姐向她微笑着点点头。欣欣转身向门口走的时候,从门外进来两个穿警察制服的人,冲着欣欣就喊:“你给我站住,有人举报你涉嫌犯罪,跟我们走一趟。”说完就拽欣欣的胳臂,欣欣顿时吓坏了,真的是不知所措了。倩倩姐姐忙跑过来,拦住警察一个劲的说:“大哥、大哥,你们搞错了,她还是一个孩子。”“一边去,妨碍公务连你一起抓。”两人说完像老鹰抓小鸡似的,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把欣欣拉出门外,塞进一辆面包车,强行带到了派出所。
   
   一进到派出所的屋里,带欣欣来到这里的两名年轻的警察就对她进行审讯:“小丫头片子,赶快交代,一共和多少人搞了?拿了多少钱?如实说来。”不知所以然的欣欣不知道警察叔叔说什么,只是用惊恐的目光望着眼前的警察叔叔。那个身材不高,但身体挺健壮的警察,名子叫安定。安定警察,看到欣欣不回答任何问题,就又像老鹰抓小鸡似的,把欣欣提到了门外,用手铐把她铐篮球杆上,并用力打了她两个嘴巴,“那个男的,我们都抓到了,你还不说。”可能是由于惊吓过度的原因吧,欣欣昏了过去。
   
   等到欣欣醒了过来,一个正在她的胸前摸来摸去。欣欣本能的往旁边闪,她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被解开了。“别怕,我是这里的所长,我叫郑义。我是看看他们把你打成了什么样子。”叫郑义的所长边温和的说话,边继续摸来摸去,“细皮嫩肉,怎么能抗打呢,你还是说了吧,说完了也就没有事情,你就可以回家了,我们只是处理那些男的。”“警察叔叔,我真的不知道,他们说什么啊,我真的是什么犯法的事情都没有做啊,不信,你们去学校打听打听,我是什么样的人啊。”欣欣似乎忘了警察叔叔在她胸前摸来摸去了,以为是在疼爱她呢,是在关心她呢,欣欣像是见着亲人似的,很委屈的说了那些话。当欣欣说完那些话后,警察叔叔生气了,用劲捏了欣欣的乳房一下,疼的欣欣几乎要喊了起来,但一看警察叔叔的脸色铁青,是那样的难看,想叫却没有敢叫出声来。“年纪不大,倒有经验,去学校了解,你以为我们是小孩子呀,你们干那些不要脸的事情,会让学校知道吗?”警察叔叔的声音也变了,不那么温和了,站起身来,用劲踹了欣欣的两脚,“小安子,你们过来,”等那两个警察进来,“给她点颜色看看。”叫安定的警察将门帘子铺到地上,对着欣欣吼叫:“给我趴下,”另一个叫吴和平的警察把欣欣一手提了过来,扔到门帘子上。所长郑义用一把椅子压在欣欣后背上,安定和吴和平分别踩住我的两条腿,坐在椅子上的所长用电警棍一边不时的电欣欣的头部和肩部,一边让欣欣交代卖淫问题。“警察叔叔,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求求你们放了我吧,这么晚了,我不回家,爸爸该着急了,我求求你们了。”欣欣不断的哀求警察叔叔。“我是一所之王,这里就是我说了算。你交代了,就放你回家。你再不交待,我就把你关上两三年。”所长对欣欣搞起软硬兼施来。欣欣想到为她着急的爸爸,听说能回家就没有也不顾了,就对警察叔叔说:“只要让我回家,你让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
   
   所长看到欣欣嘴不硬了,就从椅子上起来,“敬酒不吃吃罚酒,早说不就什么都解决了。”椅子从欣欣的身上挪走,那两个警察叔叔也不再踩欣欣的腿了。欣欣有气无力的坐在门帘子上,焦急的目光望着警察叔叔,那目光就像课堂里等待老师讲解难题时目光一样,希望早一点知道答案。“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这些事情的?”“我也不知道从什么开始做的。”“那么说,很早就开始做了?”“就算是吗?”“回答问题,不能模棱两可,是或者不是?”“是。”“和多些人搞过?”“我不知道。”“这么说,有很多人了?”“是。”“赚了多少钱?”“我不知道。”“那一定是很多了?”“是。”急于回家的欣欣,对警察叔叔怎么问,几乎就是怎么回答。
   
    “你在这份笔录上签个字。”叫吴和平的警察拿过几张纸,欣欣在那不知道写什么内容的几张纸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警察叔叔,我可以回家了吧。”欣欣以为这样就可以回家了,声音很轻的问。“现在还不可以,等你家大人来接你。”叫郑义的所长没有理她。“警察叔叔,你说话不算数,不是说我说了,就放我回家吗?”“是啊,我也没有说不放你啊。这要等你家人来接你呀。”所长的话挺讲原则的。
   
   “欣欣,你在这里吗?”欣欣听出来这苍老的声音是爸爸的声音,欣欣的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急忙喊到:“爸爸,我在这里。”门开了,阿球踉踉跄跄的走了进来,一起来的还有倩倩姐姐。阿球一把抱住欣欣,“欣欣,你怎么了。”“爸爸,我也不知道。他们说我卖淫,爸爸,我什么也没有做啊。”欣欣失声痛哭了起来。“别在这里嚎。”叫安定的警察大声斥责,欣欣不敢哭了。
   
   “你是她爸爸?”叫吴和平的警察,问阿球。“是的,我是欣欣的爸爸。”警察用蔑视的眼光扫了阿球一眼,如此丑陋不堪的家伙,竟然有这样漂亮的女儿。“你过来,这里有一份处罚裁决书,你交5000元罚款,就可以把她领回去了。”阿球根本就不识字,也不懂什么处罚裁定书。“我女儿犯什么罪了,要罚那么多的钱?”“少废话,不交钱,就关她几年。”倩倩姐姐走了过去,看到桌子上放的处罚裁定书,但她怎么看也没有看明白,裁决书上这位少女的“性别”却成了“男性”,处罚的理由竟是“嫖娼”。安定看见倩倩姐姐在看处罚裁定书,就一把把处罚裁定书抓到手里,“看什么看,赶快拿钱,天都要亮了,我们可没有功夫陪你。不拿钱,就把她关起来。”警察叔叔显然有些不耐烦了,说话的声音硬了起来。
   
   “你等会,我回去取钱。”有一定社会经验的倩倩姐姐,感觉到了什么。等倩倩姐姐取来钱,交给安定警察。倩倩姐姐让警察开收据,吴和平警察说:“管帐的警察现在不在,等白天在来拿。”“那你给我开张收条。”“怎么那么罗嗦,白天拿不就得了。”在倩倩姐姐的坚持下,安定开了一张白条。
   
    在派出所被警察叔叔折磨了5个多小时的欣欣走出了地狱之门。
   
   “好姑娘,真是谢谢你了,钱我会慢慢还你的。”阿球老泪纵横,一个劲的谢谢倩倩姐姐。“老伯,钱你不用担心,我会要回来的。老伯,你先回家休息,我带欣欣洗个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