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谁是谁的主人》]
东北一虫
·我是谁(又名:一个来路不明的人)
·要 脸 的 爱 国 者
·谁 是 谁 的 主 人
·无奈的路
·养女的遭遇
·养女的命运
·就要求人大制定一部人权法案一事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公开信
·就要求人大重新八九年“六.四”事件及允许赵紫阳重新工作一事致全国人大委员长乔石先生的公开信
·就要求保障公民基本权利一事──致国家主席江泽民的一封公开信
·就建议加强解决反腐败问题致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公开信
·就杨勤恒未经法院审理而遭到监禁一事致公安部部长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政治犯,遵守联合国人权宪章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罗宾逊女士的信
·中国公民要求结社登记申请书
·就敦促中共当局释放组党人士唐元隽一事致法国总理的诺斯潘一封公开信
·就中国政府镇压中国民主党及异议人士一事致英国首相布莱尔先生的信
·就中国民主党负责人王有才等人遭到非法逮捕一事致国家主席、总理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中国民主党创建人王有才等人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女士的信
·就浙江法院审判合法公民王有才一事发表绝食抗议声明
·就王有才、泰永敏委托家人及律师为其辩护得不到保障一事
·就徐文立、王有才因以理性、公开、和平的方式践行宪法所赋予的公民权利而遭到地方法院不公正的审判一事
·吉林省异议人士在本月十二日~十五日将要参加百日绝食接力活动
·就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把为让公民获得更多信息的林海先生判刑及吴义龙因组建中国民主党被开除学籍一事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就修宪问题致国家主席、全国人大代表们公开信
·吉林民主党成员参加王丹等人发起的要求重评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征集百万人签名活动声明
·吉林省异议人士就要求重评“六.四”事件及建立保障人权机制致国家主席、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司法机关的信
·敦促中国政府重评“六.四”事件一事
·我所认识的张铭
·异议人士放弃立足经济的幻想
·沉默面对“六.四”纪念日
·良知无法忘却的“六.四”血案
·诬陷是中国社会的巨大毒瘤──读《中国农民调查》中的一起诬陷案有感
·谎言者与戳谎者的结局
·与警察探讨防民之口所带来的危害性
·官员不讲真话的原因及后果
·野蛮拆迁失住所 上访结果无家归
·法院有人民二字未必为人民
·网络自由不容钳制
·让百姓远离教育高收费及乱收费所带来的恐怖心理
·小议选举权
·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可以不逍遥法内──读《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能逍遥法外》有感
·八年前的今天
·不依法治党焉能治党从严──有感江泽民治党从严的方法
·略议缺少反思、悔过的《白皮书》及生存权在中国
·略议中国公民所具有的选举权及被选举权的实质
·略议言论、出版自由在中国
·略议结社、组党、游行、示威自由在中国
·略议司法部门与人权的保障
·是谁制造的台独
·意识形态的挣扎
·杂谈中共领导人的人权观
·是谁在不断的制造大贪官
·对民运自身问题的思考
·议人民公仆为何封杀反贪题材电视剧
·网吧与矿难事故被重视的背后
·实事求是的悲哀
·靠专制思想能治国
·从“九.一一”想到了“六.四”
·有感由灾难所体现出的优越性及其他
·刍议“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的两面性
·警察何时不再扣押合法公民警察何时不再抄合法公民的家
·“兔脑袋火锅”与“三个代表”
·中国公民就日本首相再次要参拜靖国神社一事呼吁人大常委会对此采取强硬措施
· 靠承诺也能防治腐败
·今天被传唤经过
·“英雄”之死的背后
·以民为本还是以官为本──思考地方政府制定政策的走向
·中共要想加强执政能力必须要还政于民
·中国腐败真的不可怕吗?──有感于为腐败辩解及开脱的文章及专家
·难 忘 的 往 事
·向日葵•萨克斯
·我走了 ——三年前落难有感
·既 然
·血雨腥风何时了
·雾•风
·无 题
·勿 忘 的 画 面
·腐 败 草
·腐给警察先生们书
·赔偿申请书之一赔偿申请书
·给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书
·赔 偿 申 请 书之二
·蒙受冤狱当赔偿 怎奈法院偏枉法
·我到底有什么公民权利?!
·莫 名 其 妙 的 一 天
·执 着 的 民 运 战 士——唐 元 隽
·无 奈 的 出 走
·亲 情 无 法 体 现 的 社 会
·救救濒临死亡的民运人士安福兴
·宁 弃 特 权 争 人 权——简记一位中共干部走向组建反对党的心路历程
·总理你不厚道——有感于温家宝回答记者有关民生及言论自由问题
·百姓何时从被黑的围城里走出来
·残 缺 的 家 书——给亲友的狱中书信
·吉林省有良知的公民致丁子霖等六四事件死难者家属的慰问信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申请书
·中国民主党吉林省筹备委员会公告
·结社登记申请书
·正义之星在腐败大火之中陨落
·谁 之 罪
·徇 私 枉 法 路 畅 通 公 正 无 门 洗 冤 狱
·官官相护 百姓遭殃
·勒索——谋生者的致命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谁是谁的主人》

   
   冷万宝
   
    阿球所住的城市的左上边悬挂着两只喇叭,一只是大喇叭,一只是小喇叭。 大喇叭,小喇叭天天都说主人翁好。可是阿球还没有感觉到主人翁是什么滋味的时候,就在众目瞪瞪的大街十字路口上,就被四大金刚如入无人之境囊中探物般地揪住摔翻在地踏上四只有力的铁脚每人用一条铁索捆住阿球的四肢然后把铁索的一头往各自的肩上一搭象四匹野马拖着马粪兜似的拖着阿球在自动闪开的人荫大路上不费吹灰之力往阿球不知道的地方奔驰。 在大约跑了长城那么远的路之后,在漆有朱红色的大门处打住。一个金刚大汉拎起阿球的短腿往高一抛,落在地上时,阿球已是在朱红色的大门里了。在他被摔的半梦半醒时,过来四条金刚大汉子,每人操起阿球一肢。穿过布满松柏和鲜花的天井,来到 - 座挥手的神像前。八个半男半女而又骨瘦如柴的老人,用小孩吃奶的劲,抬起沉重的神龛,一个象枪口似的黑黑的洞口露了出来。没等阿球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时,就被顺手扔进了黑洞,其动作不亚于机关枪射出的子弹,甚至更不亚于坦克手开炮的速度。紧接着就听见头上发出沉闷的一声屁响,就什么也看不见了,什么也听不见了。
   


   不知过了猴年马月。在黑黑的洞里,阿球看见不远处亮着两盏微弱的灯光,而且他似乎看见那两盏微弱的灯光之中各自都闪着两个不相同的字,他伸手去摸黑暗的那两盏小灯并想看清那灯光之中到底闪着的四个字是什么的时候,那两盏小灯泡却往更黑暗的深处退去,并在发出几声眯、眯的猫叫之后,那两盏小灯泡就不见了。后来阿球摸到猫的时候,猫已经成了死猫,而且是一只饿的光剩皮包骨的猫了。而此时的阿球,在不知多少天水米未进的关怀下,己从圆圆的球体状变成了一个棒槌状。不仅觉得自己再不是那个具有特色的自圆其说的阿球了,而且还觉得自己快要七魂出壳离开了红尘。他不甘心:这名不正,言不顺地死了,实在是闭不上眼。哪怕给自己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也算是那么一回事呀,阿球大叫了 - 声,便死了过去。 当阿球看见自己面前出现了自己那圆圆的形象之后,知道自己已经到了阴曹地府。但他这个一向自称是唯物主义者的人,有点不明白,眼前属于自己的形象,怎么会和自己分开的,这可能是饿死之后,灵魂和肉体分开了?他懵懵懂懂地嘀咕着。你不要多嘴。肉体向他这个灵魂发布了命令并随后又下道动员令;赶快给他输血,实施革命的人道主义。
   
   肉体话音未落,一头肥大的公猪迈着二八一十六步,晃晃悠悠走进屋来。阿球感觉那头猪好象与人间养的猪有所不同,猪的耳朵大。而这头猪的耳朵小得可怜,而且嘴特别有特色,从侧面看嘴不张开的时候象过去右派戴的长筒尖帽并且还有几根如针的胡须,嘴张开的时候却不亚于狮子大开口。如果不张嘴的时,整个猪的形象就象那放大的老鼠差不多。据说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事故后,附近的老鼠发生变异能长成肥猪那样大。看样子,古诗所云:官仓老鼠大如斗不仅不是虚构,而且是小巫见大巫。阿球想到这里,心惊肉跳,头皮发炸。这时,有人上来脱掉他右脚上的小鞋,握住他的右脚脖子,用电钻往他的右脚跟上用劲一钻,一个不流血的窟隆出现了。那头象硕鼠似的肥猪来一个拿大顶,一个人拿一把带有缺口的钝刀,把象硕鼠似的肥猪的尾巴尖锯掉一块,然后把象硕鼠似的肥猪的尾巴塞进阿球的右脚后跟的窟窿里,开始了对他进行输血。 阿球输完象硕鼠似的肥猪的血之后,尽管他的神智还没有清醒过来。但出乎预料的是他被四大金刚捧为上宾,坐在祠堂的供桌前。在一个牧羊老人的主持下,在一片飘飘欲仙的喇叭乐曲中,接受一房八屋男女老少在雾气朦朦的氛围里对阿球的顶礼膜拜,吾主人大难不死,不仅仅是给祖宗、给老人家、给嫡孙们带来享不尽的荣华后福,而且也为重新振兴祖宗的基业带来不可估量的力量。吾主人的安在不仅把汉武帝的儒学发挥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境界,而且还可以把秦始皇焚书坑儒的传家宝代代相传。吾主人的贵体只要保持一百年不变,那么,我们的祖师爷微笑就会一往无前,长驱直入我们的一房八屋。我们的一房八屋在牧羊老人的摇篮里就会象压在孙悟空身上的那座大山一样坚不可摧。我们这些孝子贤孙就会牢牢地粘在你老人家苦心积虑煞费心机为我们指定的带头羊的周围。他指向那里,我们这些孝子贤孙就奔向那里,哪怕是遗臭万年的大粪坑,也甘心情愿,在所不辞。他说一,我们就不说二。吾主人,请你老人家开金口说玉律,谁将做我们一房八屋的带头羊 ?
   阿球的身体虽然输入了很多的象老鼠似的肥猪的血之后,虽说活了过来。但元气和记忆力还没有恢复过来,再加上刚才那阵云山雾罩的沉迷,搞得他此时连说话的意识都没有了。在震耳欲聋的赞美颂扬词中,他好象听见跪趴在地上的那些人,在朦朦的雾气之中管他叫主人。这对一直没儿没女,甚至连自己来路都不明的阿球来说,特感惊奇,惊奇的是,人不知在什么时候吉星高照,大红灯笼就高高地挂在自己的门前。自己不仅让人刮目相看,而且还让他人视为掌上明珠。对这天上掉馅饼的好事。阿球有些飘飘然,他莫明其妙地有气无力地伸出四个手指,指着跟他长得一摸一样的人,想说些什么。他这一指不要紧,跪趴在地上的男男女女以为在钦定带头羊呢。于是,男男女女纷纷把头和目光投向和阿球过去长的一模一样的那个圆圆的象球一样的熟悉的陌生人,振臂高呼:吾主人伟大、英明、果断,简直是孔明在世,姜子牙复活。吾主人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一片万岁,万岁的欢叫声中,四大金刚在没有人注意的情况下,挟起弱不禁风的阿球穿过一条长长的狭路,把他摔进一间潮湿的阴暗的房子里。等他的目光适应了屋里的黑暗之后,阿球大吃一惊,他看见了一个和他现在长的一模一样象棒槌似的的人。与阿球不同的是,那人被四条铁链捆住了四肢并被吊在了空中。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阿球在繁华大街旁的垃圾箱里寻找食物时,看见在阳光灿烂的大街上,一辆贴有长得象棒槌一样遗像的灵车缓慢地行驶。送葬的人很多,熙熙攘攘川流不息的人群,给人觉得大有一种长江不尽滚滚流的壮观气势。在人潮此起彼伏中,数风流人物招摇过市方显千变万化不离指鹿为马的英雄本色。 一九九四年十月一日写于辽宁
   
   

此文于2014年06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