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野蛮拆迁失住所 上访结果无家归》]
东北一虫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自由的力量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压制住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法官可能真的是不知道宪法及刑法原则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无宪政每个人都不会有安全感》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房价居高不下,主要责任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对造成灾难根源缺少深刻反省,人未来就不会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看客结局可能会沦为受害者》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依然是等级森严的社会》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平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微博死了,但倡导的普世价值及宪政绝对不会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那些人留恋文革?》
·冷万宝《微博死了,但在微博上面倡导的普世价值绝对不会死掉的》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
·青年节的祈祷
·冷万宝《由赵常青先生被以“扰乱公共场秩序”的罪名判刑所想到的其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一)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九)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一)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三)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四)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五)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六)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七)《上部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二)《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三)《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四)《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九)《中部》
·冷万宝《让个人享受自由 政府将获得权威》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乱谈牛逼与痛哭的能源局长刘铁男》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一)《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二)《中部》
·冷万宝:《由维权律师唐荆陵母亲之死引发的联想》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四)《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六)《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七)《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二)《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四)《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五)《中部》
·冷万宝《痛悼为民主贡献一生的陈子明先生》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八)《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九)《中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野蛮拆迁失住所 上访结果无家归》

   
   冷万宝(吉林)
   
   以为经历了2个月的恐怖拆迁遭遇之后,生活应该能得到些安稳吧。然而房地产开发商为了谋取更大暴利,竟然采取更加肮脏的手段来达到损人利己的目的,把一些居民已经被迫签完的拆迁协议书“撕毁”了,并谎称协议书丢失了,因此造成居民住房遭到野蛮拆迁后,得不到任何补偿的结果。当居民愤怒的指责开发商经理王依群所作所为时,他竟然说:“你们愿意上那去告,就去那里告。”
   


   当初我们还真不信开发商如此嚣张的话,如此胆大妄为的行为会没有人管。于是我们十几人开始了时间不短的上访路程。当8月1日我们来到长春市委大楼院门时,一位姓赵的女士拿出写有“还我住房,抗议开发商野蛮拆迁行为”诉求的白布时,随即冲过2个便衣,抢走白布,然后把我们带到市委大院的后面的所谓上访接待室。接待室一名姓李的工作人员简单了解一下情况后,说我们那里的拆迁不是政府的规划,是有人私下搞的。
   
   就让我们先去长春市建设局了解拆迁是否有批文后,再到所拆迁地的上访机构去反映情况。于是我们先去长春市建设局,而建设局工作人员说:“不用查,没有批文,开发商敢吗,而且查批文每次需要500元钱。”随后我们再去汽车厂上访部门,上访部门领导马云涛说:“市委上访部门懂不懂业务,你们的事情根本不归我们这里管,你们去别的地方去反映。”当我们说:“市委说了,如果你管不了,给开一个说明书。”姓马的有些愤怒:“凭什么,要我开,我不能开。”然后支我们去汽车厂开发区建设局反映情况。我们按照他说的,来到建设局。
   建设局有一个叫刘致军接待了我们,并说:“你们先回去,我找开发商给你们协调一下。”我们说:“我们都走了一上午了,你现在联系开发商吧,我们在这里等。”“你们愿意等的话,我下午把开发商找来。”我们听了还挺高兴,认为这还像是为人民服务的官。为人民服务的官中午回去吃饭,我们就在大楼门外的台阶处等。还别说,下午开发商经理王依群真还出现在建设局大楼里,我们以为为人民服务的官,给找来的呢。于是我们就等为人民服务的官下来过来给我们协调,在此期间我们不断的给为人民服务的官打电话,让他过来时,他说忙,让我们等着。我们就这样等这为人民服务的官到来,然而这样一等就到大楼里的工作人员都下班了,为人民服务的官还是没有来,并且在最后回我们电话时,不要再找他,这件事情,他根本无法介入。我们来的地方,这里的副局长王玮就是开发商之一。我们等于是在虎口里讨肉,怎么会有结果。在官商勾结的地方,想讨公道,无疑是与虎谋皮。
   
   随后几天里,我们每天从早上到晚上不断的去市委、政府、人大等部门,每到一处就踢到另一处,真的是把我们当球踢了。我们每天疲于奔命,并且车费每天花费差不多10元钱,而我们这些上访户几乎都是难以维持生活的家庭,但政府官员根本就不考虑我们的民生状况。
   
   在几天诉求无果的情况下,我们这些无家可归的人们,决定回到被拆迁的地方,搭建简易住房解决住处问题,并用此方式抗议开发商野蛮拆迁行为。8月6日,我们在一个建筑工地花费300元钱购买了搭建简易房的木材,并雇车来到原来住址,然而当我们在搭建简易房的过程当中,冲过来10几个大汉,不容分说,就把埋在地里的木桩给踹倒了,当我们阻拦时,他们就揪住我们的衣领要动手,一个叫刘秀梅的老太太被他们用劲推搡倒在地上,老太太儿子上前来扶母亲,被2个大汉揪住衣领,并说,要打他住医院。这时警车到来,但下来是开发商经理王依群,他下车就喊:“这里我买下来了,到这里撒泼,就是收拾,先把他们木头拿到伙房烧火。如果以后再敢来,绝对不要客气。”警察把我们几个人带出他们的包围圈。
   
   我们对警察说:“我们要报开发商侵占我们私有住房的案。”警察说:“我们不接这样的案。但你们知道吗?你们这样做,是违法了。如果你们再来,我们不拘留或教养你们,他们就会告我们。如果我们今天来的晚些,你们肯定要吃亏的。”我们说:“开发商侵占我们住所,没有人管,却说我们违法,这个社会还有法吗?还有天理吗?”本来我们这样做是想引起媒体和政府的关注,建简易房之前,我们曾经给一些官方媒体打电话,希望他们来这里了解情况,但他们没有任何反应。
   
   随后就在我们又开始漫长的上访时,官方的媒体却在8月13日的《春城晚报》上刊登一条《一汽最大棚户区昨日开工改造》的新闻,并在新闻中谎称“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就顺利完成了所有住户的拆迁安置。”而且市长祝业精亲自参加了开工典礼,并说,此处的做法“对全市的棚户区改造都积累了经验,起了示范带头作用。”难道市长真的不知道开发商所作所为给居民造成的重大损失及无家可归的事情,如此示范作用,毁了多少家庭。我曾经把一个“进京抗议开发商声明”发到市长的信箱,随后市公安局还为此找过我。显然市长对开发商的所作所为不可能不知道,而且外电和媒体多次报道过。市长的所作所为我不知道与开发商有什么利益的关系,但最起码的百姓利益是熟视无睹及置若罔闻了。尤其更加令人愤怒的是《人民日报》也助纣为虐,在9月6日竟然也撒谎,说“涉及几十万工企单位职工和低收入群众的棚户区改造工作,无一采取强制措施,无一上访,无一起诉。”如果记者到政府部门去看看,那些因房子遭拆迁上访的人数有多少。媒体和官方的态度和行为,也许就是开发商如此嚣张的动力。
   
   经历了将近2个月的上访结果,就是政府官员劝我们别要房子了,要现金补偿算了。如果要房子的话,也不会有好房子给你们的。当我们又被迫签好现金补偿协议后,又经过了一个月的时间,拿到了所谓的补偿金。然而当我们拿到微薄的补偿金,只能是望着居高不下的楼房兴叹,野蛮的拆迁结果最终导致我们一些居民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2006年9月18日于吉林
   
   

此文于2014年06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