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由王斌余讨薪杀人案窥中国农民工讨薪维权的坚难性》]
东北一虫
·警察疯狂只为一个钱字
·人权记录恶劣的地方必然是腐败猖獗的地方
·把属于历史的归还给历史
·由一个小人物的人格想到了一个大人物的操守
·从朱久虎案看中国律师职业的高风险性
·乱收费及高昂的教育费用是老百姓难以承受之重
·是谁在制造农民工讨薪的悲剧
·由王斌余讨薪杀人案窥中国农民工讨薪维权的坚难性
·《冷万宝2005年自选集》(上)
·石头下的种子——争取人权点滴录
·我是谁(又名:一个来路不明的人)
·要 脸 的 爱 国 者
·谁 是 谁 的 主 人
·无奈的路
·养女的遭遇
·养女的命运
·就要求人大制定一部人权法案一事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公开信
·就要求人大重新八九年“六.四”事件及允许赵紫阳重新工作一事致全国人大委员长乔石先生的公开信
·就要求保障公民基本权利一事──致国家主席江泽民的一封公开信
·就建议加强解决反腐败问题致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公开信
·就杨勤恒未经法院审理而遭到监禁一事致公安部部长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政治犯,遵守联合国人权宪章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罗宾逊女士的信
·中国公民要求结社登记申请书
·就敦促中共当局释放组党人士唐元隽一事致法国总理的诺斯潘一封公开信
·就中国政府镇压中国民主党及异议人士一事致英国首相布莱尔先生的信
·就中国民主党负责人王有才等人遭到非法逮捕一事致国家主席、总理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中国民主党创建人王有才等人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女士的信
·就浙江法院审判合法公民王有才一事发表绝食抗议声明
·就王有才、泰永敏委托家人及律师为其辩护得不到保障一事
·就徐文立、王有才因以理性、公开、和平的方式践行宪法所赋予的公民权利而遭到地方法院不公正的审判一事
·吉林省异议人士在本月十二日~十五日将要参加百日绝食接力活动
·就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把为让公民获得更多信息的林海先生判刑及吴义龙因组建中国民主党被开除学籍一事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就修宪问题致国家主席、全国人大代表们公开信
·吉林民主党成员参加王丹等人发起的要求重评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征集百万人签名活动声明
·吉林省异议人士就要求重评“六.四”事件及建立保障人权机制致国家主席、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司法机关的信
·敦促中国政府重评“六.四”事件一事
·我所认识的张铭
·异议人士放弃立足经济的幻想
·沉默面对“六.四”纪念日
·良知无法忘却的“六.四”血案
·诬陷是中国社会的巨大毒瘤──读《中国农民调查》中的一起诬陷案有感
·谎言者与戳谎者的结局
·与警察探讨防民之口所带来的危害性
·官员不讲真话的原因及后果
·野蛮拆迁失住所 上访结果无家归
·法院有人民二字未必为人民
·网络自由不容钳制
·让百姓远离教育高收费及乱收费所带来的恐怖心理
·小议选举权
·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可以不逍遥法内──读《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能逍遥法外》有感
·八年前的今天
·不依法治党焉能治党从严──有感江泽民治党从严的方法
·略议缺少反思、悔过的《白皮书》及生存权在中国
·略议中国公民所具有的选举权及被选举权的实质
·略议言论、出版自由在中国
·略议结社、组党、游行、示威自由在中国
·略议司法部门与人权的保障
·是谁制造的台独
·意识形态的挣扎
·杂谈中共领导人的人权观
·是谁在不断的制造大贪官
·对民运自身问题的思考
·议人民公仆为何封杀反贪题材电视剧
·网吧与矿难事故被重视的背后
·实事求是的悲哀
·靠专制思想能治国
·从“九.一一”想到了“六.四”
·有感由灾难所体现出的优越性及其他
·刍议“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的两面性
·警察何时不再扣押合法公民警察何时不再抄合法公民的家
·“兔脑袋火锅”与“三个代表”
·中国公民就日本首相再次要参拜靖国神社一事呼吁人大常委会对此采取强硬措施
· 靠承诺也能防治腐败
·今天被传唤经过
·“英雄”之死的背后
·以民为本还是以官为本──思考地方政府制定政策的走向
·中共要想加强执政能力必须要还政于民
·中国腐败真的不可怕吗?──有感于为腐败辩解及开脱的文章及专家
·难 忘 的 往 事
·向日葵•萨克斯
·我走了 ——三年前落难有感
·既 然
·血雨腥风何时了
·雾•风
·无 题
·勿 忘 的 画 面
·腐 败 草
·腐给警察先生们书
·赔偿申请书之一赔偿申请书
·给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书
·赔 偿 申 请 书之二
·蒙受冤狱当赔偿 怎奈法院偏枉法
·我到底有什么公民权利?!
·莫 名 其 妙 的 一 天
·执 着 的 民 运 战 士——唐 元 隽
·无 奈 的 出 走
·亲 情 无 法 体 现 的 社 会
·救救濒临死亡的民运人士安福兴
·宁 弃 特 权 争 人 权——简记一位中共干部走向组建反对党的心路历程
·总理你不厚道——有感于温家宝回答记者有关民生及言论自由问题
·百姓何时从被黑的围城里走出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由王斌余讨薪杀人案窥中国农民工讨薪维权的坚难性》

   冷万宝
   
   一个农民工讨要自己的血汗钱无果不说,反遭侮辱骂他“像条狗”, 并且还用拳头打他的头,用脚踢他的身体,农民工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愤怒拿刀连捅了5个人,造成4死1重伤,随后农民工自首。这事发生在今年5月11日的晚上,6月29日农民工被法院判死刑。法院办案的速度远远的要超过法院维权的速度,农民工曾经到过法院要求帮助维权,但法院说至少要3个半月时间能审理完。如果当初法院受理农民工的维权案,那么显然农民工讨薪杀人案的悲剧也就避免发生了。
   
   农民工讨薪杀人的案件被目前的媒体报道,讨薪杀人的农民工叫王斌余。这个曾经带着脱贫梦想的王斌余,17岁从贫困农村的家中来到城里打工。10年来的沉重的打工生活及所遭受的种种歧视和侮辱他都忍受下来了,唯一的希望就是能拿到自己的血汗钱,以便为自己及家里能够生活的好一些打点基础。但这个小小的愿望竟然被黑心的老板碾得粉碎,绝望的王斌余走向了讨薪杀人的不归路。一个人辛辛苦苦的卖命干活,拿到属于自己的劳动报酬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结果王斌余还是以讨薪杀人的悲剧而告终,从眼前的黑暗生活走向了永恒的黑暗世界。


   
   因讨薪无果而杀人案件不仅仅是个案,今年7月14日出版的《南方周末》就报道过一起类似的案件:今年7月8日,从广西农村到广东城里打工的阿星,因为喝老乡小孩的满月酒误工,被主管开除了,并扣了他的工资不给,打工4个月挣了2000多元,可是工厂只发给他600元,主管骂了很难听的话。一气之下,他接连操起宿舍里的4把刀,砍在了主管的脖子上。20岁的阿星每月打工只有500元钱,但黑心的老板一直拖欠,开除了还要克扣薪水。阿星本是一个正直的孩子,家乡很多孩子参加了“砍手党”, “砍手党”以砍手砍脚为犯罪特征的团伙,尽管钱财来的比较容易,活的也“滋润”,但阿星还是拒绝了,用阿星话讲“不想去伤害别人,不想走不归路。”只想做一个“正经打工的年轻人”,但冷酷的现实生活还是把他逼到了绝地,走向了不归路。
   
   农民工带着梦想和期待从遥远贫困的农村来到城里打工,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拿到属于自己的血汗钱,但结果这样的要求的兑现对农民工而言,比上青天还要难。于是人们在有关的媒体上经常能看到有关拖欠农民工工钱的新闻,而且也能看到农民工有时为了讨回自己的血汗钱,不得不用冒着付出生命的代价方式向老板讨要工钱,不妨看几个案例:2003年1月4日,在深圳2名农民工爬上9层高的大楼,声称讨不到欠薪就要往下跳;2004年1月2日,湖北籍民工胡卫国来到湖北孝感楚燕建筑公司位于北沙滩的风林绿洲工地讨要工钱时坠楼身亡;2004年1月16日,在北京西客站南广场建设大厦604房内,发生一起民工讨工资不成而自焚事件;2004年1月16日在马鞍山一个叫吴恒金农民工爬上建筑工地塔吊用生命作为代价向老板索要所欠的工钱;2004年7月9 日四川省崇州讨薪民工岳富国被活活气死;2004年10月23日晚,沈阳市苏家屯区信盟花园北三期工地里,7名来沈打工的农民工因得不到工钱,吞食安眠药轻生;2004年11月沈阳一农民工因讨工钱被砍致死;2004年11月14日,郑州市郑汴路中天五建郑东建材家具城项目部的一栋框架楼3层楼顶上,17位民工为讨要被拖欠的工资,准备集体跳楼,他们大多身穿单衣,在凛冽的寒风中瑟瑟发抖;2005年6月2日,20多个福建民工登上沈阳儿童活动中心大楼楼顶,以跳楼的方式讨要建筑公司欠他们的6万元工资。另外农民工因讨薪无果过难民一样的生活的现象也是非常严重的,如2004年7月底,在东莞市打工的李向军,为了讨得自己应得的1000多元工资,李向军连续几个月辗转奔波于工厂与劳动部门之间,每天露宿街头,靠捡破烂甚至讨饭来维持生活;河南省郑州一个国营建材厂,100多位民工3年不能拿到工资,他们过着去菜场拾菜叶果腹的日子,2个民工向厂办索要工资时,遭到保卫科人员的毒打。从一起起农民工讨薪所遭遇到的种种的惨不忍睹的状况来看,农民工维权的路是多么的艰难和遥远。
   然而更加糟糕的是,农民工所出现的这种遭遇,不仅仅是个别人或少数人的身上,而是带有相当大的普遍性。不妨看一下部分省市所欠农民工工资的金额来说明这种现象:1993年至2003年湖南潇湘水电站拖欠巨额工程款和民工工资达1.88亿,长年拿不到工钱的农民工过着难民般的生活,所住的地方用旧木板拼成的低矮的茅棚,茅棚上用破烂的石棉瓦和塑料布遮挡着,茅棚前是一排污水横流、臭气熏天的小水沟,几个穿着很破烂的中年男子无望地坐在一大堆瓦砾上,一个名叫周江顺的青年民工在潇湘水电站水上作业时被淹死,但其亲属至今没有得到电站任何补偿,而且死者生前的3万多元工钱还被拖欠着,周江顺被水冲走后,连潜水员打捞尸体费2000元还是死者家里自己掏的钱;2003年四川省拖欠工程款10.56亿元;乌鲁木齐地区历年来拖欠工程款总额为27.74亿元,拖欠民工工资4.13亿元;广东省曾拖欠民工款48亿。据全国总工会的资料显示,民工被拖欠工资估计在1000亿元左右,拖欠工资现象主要发生在建筑施工企业和餐饮服务等企业,其中建筑施工企业占拖欠民工工资案件的70%!。
   
   农民工被拖欠的薪水的现象虽然普遍,而且数额又是巨大的,但社会似乎并没有有效的机制来维护农民工的正当权利,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当农民工维权到有关部门反映拖欠农民工薪水问题时,有关部门常常是应付了事,再就是踢皮球。王斌余今年5月份,父亲因修房子腿被砸断一直没治好,家里急需用钱,就想要回今年挣的5000多元钱,可老板却只给50元。他气不过就去找劳动部门,他们建议他到法院。法院说受理案子要3到6个月,时间太长,让他找劳动部门。如果劳动部门或法院设身处地的为农民工想想的话,悲剧还会发生吗?显然社会维权部门的滞后及延宕都是促使悲剧发生的一个主要的因素。在看看警察部门是怎么样对待那些用生命作为代价进行讨薪的农民工,他们迫于无奈的行为常常被认为是“扰乱社会秩序”而遭到拘留。再看看媒体是怎么样对待用生命作为代价进行讨薪的农民工,新华报以《民工讨工资非得上演“跳楼秀”?》这样的题目来进行报道的,媒体冷酷麻木的心态油然跃出在阳关下。有谁愿意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去讨要拖欠的工资,还不是生活的艰辛和贫困所迫,农民工在他们的眼里如同小丑和罪犯一般。甚至有的政府官员竟然对讨要工钱的这样说话:“谁叫你们干活,你们就找他们,政府不欠你们的钱!”实际上有不少地方部门为了形象工程的建设,就拖欠了数亿元工程款,政府官员拖欠工程款实际上成了农民工薪水被拖欠的一个原因之一。2005年9月1日,《中国建设报》报道:河南省清理拖欠工程款办公室最近曝光了一批拖欠工程款的单位。被通报的单位中,一些政府投资项目引人注目。河南省建设厅有关负责人表示,这些政府投资项目拖欠数额较大,清欠工作缓慢,甚至以种种借口不予解决。为此,省清欠办选择了十个政府投资项目的“老赖”典型展开全面曝光。这些欠账的背后都有着一个个农民工心酸的故事。如此对待农民工,是光农民工的悲哀吗?应该是整个社会的悲哀,甚至是国家的悲哀。这样的社会和国家怎么能不碾碎农民工脱贫的梦想和期待。
   
   中国农民工在城市干又脏又累的工作,而且还有生命危险,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去年全国死于工伤人员高达13.6万人,其中大部分是农民工,特别是在矿山开采、建筑施工、危险化学品3个农民工集中的行业,农民工死亡人数占总死亡人数的80%以上。”但付出如此惨重代价的农民工,劳动的血汗钱还要经常不断的被拖欠,有的长达8年之久,更有甚者,农民工竟然还要用生命作为代价去讨要自己的血汗钱,而在讨要的过程当中还要遭遇到种种令人无法忍受的苦难和侮辱以及还要丧失自己的生命。
   
   中国政府要建立“和谐社会”,“和谐社会”的本质应该是“以人为本”,那么中国社会就不应该无视农民工的苦难和悲惨境况,尽快建立起一个确实有效的保护农民工利益的机制,不要让农民工在建设美好城市的时候,同时流汗又流血,甚至是生命的丧失。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应该记住王斌余用生命作为代价所说的一句话:“千万别漠视农民工的基本愿望”。2005年9月6日于吉林
   
   

此文于2014年06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