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是谁在制造农民工讨薪的悲剧》]
东北一虫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平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微博死了,但倡导的普世价值及宪政绝对不会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那些人留恋文革?》
·冷万宝《微博死了,但在微博上面倡导的普世价值绝对不会死掉的》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
·青年节的祈祷
·冷万宝《由赵常青先生被以“扰乱公共场秩序”的罪名判刑所想到的其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一)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九)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一)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三)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四)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五)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六)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七)《上部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二)《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三)《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四)《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九)《中部》
·冷万宝《让个人享受自由 政府将获得权威》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乱谈牛逼与痛哭的能源局长刘铁男》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一)《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二)《中部》
·冷万宝:《由维权律师唐荆陵母亲之死引发的联想》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四)《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六)《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七)《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二)《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四)《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五)《中部》
·冷万宝《痛悼为民主贡献一生的陈子明先生》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八)《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九)《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中部》
·冷万宝《 杂谈内地媒体对香港选择性的报道及其它》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一)《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二)《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四)《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五)《中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是谁在制造农民工讨薪的悲剧》

   冷万宝
   
   农民工流着血汗为企业或公司打工,到每个月发薪的日子,拿到劳动所得的薪水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是一个企业或公司应该遵守的最基本的原则。然而相当多的公司或公司就如同一个无赖一般,民工干活可以,但要拿到血汗钱就不那么轻松,能不给就不给,能拖就拖,什么国家《劳动法》及其它法律的遵守,对黑心的老板来说,不如擦屁股纸。血汗钱是农民工脱贫的梦,改变贫困生活的桥梁。这个梦一旦遭到无法容忍的破坏,农民工就会铤而走险、逼上梁山,会采取杀出一条血路的方式来讨回自己的公道,哪怕是以悲剧告终也在所不辞。
   
   目前官方媒体报道的王斌余案件,就是因讨薪无果而演变成怒杀4人重伤1人的悲剧。本来农民工所从事的工作风险性及高、工作又相当繁重、伙食惨不忍睹的恶劣,而且工资又是低的可怜,还要经常不断的忍受各种歧视和侮辱,而这些农民工都能忍受,唯一的希望就是能拿到自己的血汗钱。但这最基本的愿望却常常化为泡影,于是农民工之一的王斌余愤怒了,走上了讨薪绝望的杀人之路。此事发生在今年5月11日的晚上,投案后的一个多月王斌余被判死刑。一个刚刚27岁的青年,还没有感觉美好的生活是什么滋味的时候,就从眼前的黑暗生活走向永恒的黑暗世界之中。


   
   因讨薪无果而无奈走向杀人之路的不仅仅王斌余一个人,7月14日出版的《南方周末》就报道过一个年仅20岁的打工青年阿星,在讨薪无果的过程当中因无法忍受老板的侮辱,愤怒的杀了老板。打工的阿星每个月不过300元而已,可是老板竟然拖欠了他6个月。带着梦想从农村来到城市,希望自己的劳动改变贫困的窘镜,但这个无法容纳他的城市,最终把他送到了非人的地方。
   
   讨薪本来是一个不应该发生的故事,但在黑心老板遍九州的情况下,讨薪成了农民工几乎无法完成的“任务”。讨薪之难,难以上青天。去年12月份,《经济半小时》曾经报道一起“323国道广东乳源县城段工程共拖欠民工工资达1300多万元,涉及施工队60多个,民工670多人,拖欠时间长达8年多”的拖欠农民工薪水的事件。农民工在8年的讨薪过程当中要付出多少人力物力方面的代价?另一则报道,在河南省邯郸13名农民工向黑心老板为讨拖欠1.3万元薪水不下50次,每次都分文未得。
   为讨薪,有的农民工甚至不惜生命作为代价。据媒体报道:在马鞍山一农工民吴恒金爬上50多米高的塔吊上静坐了5个小时向老板讨薪;去年11月15日在郑州有17位民工为讨要被拖欠的工资,蹬上高楼准备集体跳楼,他们大多身穿单衣,在凛冽的寒风中瑟瑟发抖;也是去年在北京西客站南广场建设大厦604房内,发生一起民工杨涛讨工资不成而自焚事件;今年6月2日,20多个福建民工登上沈阳儿童活动中心大楼楼顶,以跳楼相威胁讨要建筑公司欠他们的6万元工资。有关拖欠农民工薪水的事件可以说举不胜举,然而更加可悲的是,有相当多的农民工因无奈用自己生命作为代价而讨薪的做法,被视为违法,上述所列举的讨薪事件中的不少当事人的行为,就被警察认为是“扰乱社会秩序”而遭到拘留。甚至有的媒体对农民工用生命作为代价去讨薪的做法,说成是作秀,一个冷酷的无情的麻木的无视生命的城市态度,从隐藏在报道的夹缝当中跃然而出在光天化日之下,警察和记者的心真像钢筋水泥般的丛林一样,冷漠而坚硬。
   
   弱势群体本应该受到社会的同情,这才是一个健康、文明的社会。然而如今的社会对待弱势群体却非常的冷血,甚至法律也无法保护他们。法律明文规定“工资应当以货币形式按月支付给劳动者本人。不得克扣或者无故拖欠劳动者的工资。”但相当多的老板就是厚脸皮黑心肠拖欠农民工的薪水,一拖就是几个月,甚至是几年。老板如此无视和践踏法律的所作所为,理应得到政府的惩罚,但结果看到的是更多的农民工因讨薪而受到惩罚。笔者不妨试问一下:到底是谁在制造农民工讨薪的悲剧?
   
   王斌余很快就要走向了另一个世界,但他对记者说过这样一句话:“千万别漠视农民工的基本愿望。”笔者希望每一个智力不缺陷的人都不要忘记这句话。同时笔者也想说一句话,作为文章的结束语:给他人安全,自己也会安全。给别人希望,自己也就会有希望。2005年9月5日于吉林
   
   

此文于2014年06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