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枕头风也能吹出廉正之花》]
东北一虫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那些人留恋文革?》
·冷万宝《微博死了,但在微博上面倡导的普世价值绝对不会死掉的》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
·青年节的祈祷
·冷万宝《由赵常青先生被以“扰乱公共场秩序”的罪名判刑所想到的其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一)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九)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一)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三)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四)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五)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六)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七)《上部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二)《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三)《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四)《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九)《中部》
·冷万宝《让个人享受自由 政府将获得权威》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乱谈牛逼与痛哭的能源局长刘铁男》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一)《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二)《中部》
·冷万宝:《由维权律师唐荆陵母亲之死引发的联想》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四)《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六)《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七)《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二)《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四)《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五)《中部》
·冷万宝《痛悼为民主贡献一生的陈子明先生》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八)《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九)《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中部》
·冷万宝《 杂谈内地媒体对香港选择性的报道及其它》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一)《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二)《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四)《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八)《中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枕头风也能吹出廉正之花》

   冷万宝
   
   本月7日,甘肃省兰州市的全市各县区党政班子成员和人大、政协等主要领导同志的配偶共260多人聚到了一起。“父母官”的配偶聚到一起,即不是纪念“7、7事变”,也不是开什么“party”欢庆自己的老公或老婆升官发财,而是聚到一起观看教育片《枕边钟》的,是为了反腐唱廉聚到一起的。“父母官”和其配偶为了实现“反腐唱廉”这一伟大的目标,在市妇联副主席畅伟杰代表兰州市纪委和市妇联向全市领导干部家庭发出了争创“廉洁文明家庭”的倡议下,260多名全市领导干部的配偶纷纷粉墨登场代表家庭郑重地在家庭廉政公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约定夫妻双方相互教育营造廉洁家风,决心“结成反腐倡廉统一战线”,要让枕头之风也能吹出廉正之花
   
   260多名的干部再加上260多名干部的配偶,5、6百人的大聚会,场面一定是很壮观的、很豪迈的,恐怕大有荆柯刺秦王的悲壮气势。这样的场面如果让白痴、让傻瓜、让木乃伊、让刚出生的婴儿看到了,会有什么感受呢,也许白痴、傻瓜、婴儿会露出莫名其妙的笑声,但木乃伊恐怕还是木乃伊。


   
   中国人民真的到了这种愚不可及的地步了吗?如果不是这样,那么“父母官”如何能上演如此多的“天真”的闹剧。如果一个国家的廉正靠“枕头风”就能实现,那么国家的法律权威还有存在的必要了吗?也是,国家的法律对贪官污吏而言,可能连一张擦屁股纸都不如,否则的话,中国的腐败就不可能会肆无忌惮的泛滥成灾。
   
   因此说,法治不起作用的国家,靠官员的德来治国,其结果就是用狼来管理羊群无异。在中国贪官东窗事发之前,哪个不是冠冕堂皇、道貌岸然、正气凛然的。兰州市市长张玉舜就曾经检举自己的领导有腐败行为,怎么样,够有胆量的吧,够有气魄的吧,一个伟大的反腐“英雄”似乎诞生了。但实质上并不是这样,市长揭发市委书记完全是出于个人之间的恩怨。当市长揭发市委书记收取兰州市首富的贿赂时,自己借配偶之手也收取首富的大量贿赂。争权夺利没有得逞,把市委书记拉下马的同时,自己也栽进了泥坑里。市长配偶的“枕头风”在市长腐败的过程当中,显然是没有起到廉正的作用,而是结成了共同腐败的同盟。在中国的腐败案例中,“枕头风”不仅没有起到遏制腐败的作用,反而却对腐败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在兰州市当官的配偶不仅参与腐败犯罪,就是全家齐上阵的也是大有人在啊,原兰州市市长、现任甘肃省政协副主席朱作勇不仅自己腐败被抓,就是妻子马云芳、两个儿子朱乐春、朱乐天和两个儿媳也一同腐败入狱。
   尽管甘肃省是全国有名的穷省,但官员在腐败的大潮之中,也是绝不甘心落后的。除了上述两个兰州市长腐败案外,还有市委书记王军、副市长杨在溪落马,被查处的官员还有兰州市建委副主任梁鸿宾、市发展计划委员会工业交通处副处长魏国真,以及兰州市委秘书长殷吉平、兰州市安宁区区委书记张强两人已被“双规”。殷吉平担任市委秘书长之前为兰州市规划局局长,而张强曾担任市委书记王军的秘书。甘肃省如此众多的高层官员纷纷腐败落马,显然法律对贪官们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更遑论“枕头风”能起到反腐败作用。
   
   当国家的法律在贪官们面前一文不值的情况下,用 “枕头风”能“将腐败关在家门外”?说好听的,是隔靴挠痒、缘木求鱼,难听点说,是拿老百姓不识数。本来如此小儿科的把戏,如果演一次,尽管百姓不信,但总能笑一笑,不管是好笑也好,可笑也好,其它的笑也好。比如之前某省的官员倡导还在小学读书的儿子监督老子是否有腐败行为的伟大反腐创举,就可以让人笑一次。但是如果这类笑料百出的闹剧演得太多了,那就不是笑的问题了。
   
   对这类自欺欺人的廉正闹剧,中国的媒体最好还是少哗众取宠,天知道官员与配偶在“枕头”上吹什么样的风,还不如把官员当成一个贼,多一点实质性的监督,这样对国家也许会好些。2005年7月9日于吉林
   
   

此文于2014年06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