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令人不解的传讯》]
东北一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一)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九)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一)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三)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四)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五)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六)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七)《上部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二)《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三)《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四)《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九)《中部》
·冷万宝《让个人享受自由 政府将获得权威》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乱谈牛逼与痛哭的能源局长刘铁男》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一)《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二)《中部》
·冷万宝:《由维权律师唐荆陵母亲之死引发的联想》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四)《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六)《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七)《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二)《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四)《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五)《中部》
·冷万宝《痛悼为民主贡献一生的陈子明先生》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八)《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九)《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中部》
·冷万宝《 杂谈内地媒体对香港选择性的报道及其它》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一)《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二)《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四)《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九)《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二)《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三)《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四)《中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令人不解的传讯》

   冷万宝
   
   今天1点,当我走到楼下时,分局的一名警察就朝我走了过来,并说:“市公安局找你,而且从上午8点就开始找你,一直等到现在。”随后我同这名警察上了停在栋口的一辆轿车,车里坐着一名市局的警察。
   
   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来到了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办公室。进屋后,一位警察官员象是“关心”的样子,问我“听说你有女朋友了?”而且又说“如果你不在网上说,我们还真不知道你有女朋友呢。”我知道警察是指我在《民主论坛》上刊登的《请警察不要破坏我和女友的正常情感》那篇文章所说的事情。那位警察官员接着说:“看了你写的事情之后,我们找了去你朋友家里的警察进行了核实。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她在和你女朋友说话,只是例行公事。”我说,“如果是单纯的例行公事,就不会用带有警告的语气说‘如果交友不慎,会带来大麻烦的,’、‘经常不断地来家查询,’‘以后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的’等这样带有明显倾向的话了。”那位警察官员却说:“去的警察根本就没有说过那样的话。你写那篇文章是诬陷、诽谤国家工作人员,根据法规就可以拘留你。”我说,“没有这样的事情,我朋友根本就说不出来这类的话。”那位警察官员说:“要不把你女朋友找来,再把去家里的警察找来核实一下。如果警察没有说那些话,就是你女朋友在诬陷、诽谤国家工作人员,那么就拘留你女朋友。”事情明摆的,去家里的警察可能会说真话吗?我说,“有什么事情我承担。千万别找我女朋友,她特别怕警察,上次去一趟连冷带吓得了一场重病,发高烧、白细胞降到2,400(有医院证明),险些要了她的命。”女朋友因那场重病,无法正常上班,导致失业。


   
   稍后,那位警察官员说:“你女朋友的事情一会再说。”然后问我:“你接受《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说退团支持‘4.23’纽约声援推党大游行,有这事情吧?为什么这样做?”我说:“有这样的事情。之所以支持,是希望游行能引起中共的重视,并能对自己的过去进行反思,这样才利于社会的进步。”随后那位警察官员又说:“你最近又发表了一些东西,而且是有问题的。”说完拿出最近刊登在《民主论坛》中的《人民没有权利,官员出台的任何规定都是作秀》的一篇文章,并念出结尾的一段文字,说有问题。现摘录出那段文字,让大家看看到底有什么问题:
   
   “当人民的权利只是虚设、而没有实质意义的情况下,无论中共官员出台多么冠冕堂皇的规定、还是制定多么高屋建瓴的政策,中共官员的权力就不可能受到‘制约和监督’,各种各样的决策就不可能达到‘科学民主化’。除非中共官员放弃一己私利,把真正的权利归还给人民,建立起民主制度。否则的话,出台多少天花乱坠的规定,只能说是作秀,不仅不能‘提高执政能力和执政水平’,也不会从根本上解决任何存在的问题。”
   那位警察官员又念了一些我所写的文章题目后说:“这只是你文章的一部分,就凭你这些文章,就可以关你十个来回,也不多。”
   
   那位警察官员接着问我:“对最近的反日游行,有什么看法?”我说:“政府可以借民意,向日本施加压力,要求他们少做一些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事情啊。”“你最近加入了什么组织没有?”我说:“没有。”“但有一个全国抗日大联盟,有你的签名。如果你加入非法组织,我们就可以拘留你。”并让我今后保证不要做有关反日的活动,其中不能参与反日活动的签名、不能串联组织反日活动、不能写带有煽动性的反日文章。听着这话,我心里是特别的不舒服,这是一次令人不解的传讯。但考虑避免女朋友被拘留和患癌症的母亲的伤心及上学的孩子无人照顾,我还是同意了不参与有关反日的活动。
   
   大约又过了一段时间,那位警察官员说:“考虑你家里目前的状态,也不找你女朋友核实了,也不拘留你了。”随后让我在传票上签字。我似乎明白了,前面所说的事情,有可能是为让我不进行有关反日活动做的铺垫。
   
   晚上6点回到家里,患癌症的母亲一脸凄苦哀伤的面容望着我!2005年4月28日于吉林
   
   

此文于2014年06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