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鉗制新聞自由的危害性》]
东北一虫
·无奈的路
·养女的遭遇
·养女的命运
·就要求人大制定一部人权法案一事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公开信
·就要求人大重新八九年“六.四”事件及允许赵紫阳重新工作一事致全国人大委员长乔石先生的公开信
·就要求保障公民基本权利一事──致国家主席江泽民的一封公开信
·就建议加强解决反腐败问题致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公开信
·就杨勤恒未经法院审理而遭到监禁一事致公安部部长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政治犯,遵守联合国人权宪章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罗宾逊女士的信
·中国公民要求结社登记申请书
·就敦促中共当局释放组党人士唐元隽一事致法国总理的诺斯潘一封公开信
·就中国政府镇压中国民主党及异议人士一事致英国首相布莱尔先生的信
·就中国民主党负责人王有才等人遭到非法逮捕一事致国家主席、总理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中国民主党创建人王有才等人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女士的信
·就浙江法院审判合法公民王有才一事发表绝食抗议声明
·就王有才、泰永敏委托家人及律师为其辩护得不到保障一事
·就徐文立、王有才因以理性、公开、和平的方式践行宪法所赋予的公民权利而遭到地方法院不公正的审判一事
·吉林省异议人士在本月十二日~十五日将要参加百日绝食接力活动
·就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把为让公民获得更多信息的林海先生判刑及吴义龙因组建中国民主党被开除学籍一事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就修宪问题致国家主席、全国人大代表们公开信
·吉林民主党成员参加王丹等人发起的要求重评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征集百万人签名活动声明
·吉林省异议人士就要求重评“六.四”事件及建立保障人权机制致国家主席、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司法机关的信
·敦促中国政府重评“六.四”事件一事
·我所认识的张铭
·异议人士放弃立足经济的幻想
·沉默面对“六.四”纪念日
·良知无法忘却的“六.四”血案
·诬陷是中国社会的巨大毒瘤──读《中国农民调查》中的一起诬陷案有感
·谎言者与戳谎者的结局
·与警察探讨防民之口所带来的危害性
·官员不讲真话的原因及后果
·野蛮拆迁失住所 上访结果无家归
·法院有人民二字未必为人民
·网络自由不容钳制
·让百姓远离教育高收费及乱收费所带来的恐怖心理
·小议选举权
·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可以不逍遥法内──读《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能逍遥法外》有感
·八年前的今天
·不依法治党焉能治党从严──有感江泽民治党从严的方法
·略议缺少反思、悔过的《白皮书》及生存权在中国
·略议中国公民所具有的选举权及被选举权的实质
·略议言论、出版自由在中国
·略议结社、组党、游行、示威自由在中国
·略议司法部门与人权的保障
·是谁制造的台独
·意识形态的挣扎
·杂谈中共领导人的人权观
·是谁在不断的制造大贪官
·对民运自身问题的思考
·议人民公仆为何封杀反贪题材电视剧
·网吧与矿难事故被重视的背后
·实事求是的悲哀
·靠专制思想能治国
·从“九.一一”想到了“六.四”
·有感由灾难所体现出的优越性及其他
·刍议“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的两面性
·警察何时不再扣押合法公民警察何时不再抄合法公民的家
·“兔脑袋火锅”与“三个代表”
·中国公民就日本首相再次要参拜靖国神社一事呼吁人大常委会对此采取强硬措施
· 靠承诺也能防治腐败
·今天被传唤经过
·“英雄”之死的背后
·以民为本还是以官为本──思考地方政府制定政策的走向
·中共要想加强执政能力必须要还政于民
·中国腐败真的不可怕吗?──有感于为腐败辩解及开脱的文章及专家
·难 忘 的 往 事
·向日葵•萨克斯
·我走了 ——三年前落难有感
·既 然
·血雨腥风何时了
·雾•风
·无 题
·勿 忘 的 画 面
·腐 败 草
·腐给警察先生们书
·赔偿申请书之一赔偿申请书
·给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书
·赔 偿 申 请 书之二
·蒙受冤狱当赔偿 怎奈法院偏枉法
·我到底有什么公民权利?!
·莫 名 其 妙 的 一 天
·执 着 的 民 运 战 士——唐 元 隽
·无 奈 的 出 走
·亲 情 无 法 体 现 的 社 会
·救救濒临死亡的民运人士安福兴
·宁 弃 特 权 争 人 权——简记一位中共干部走向组建反对党的心路历程
·总理你不厚道——有感于温家宝回答记者有关民生及言论自由问题
·百姓何时从被黑的围城里走出来
·残 缺 的 家 书——给亲友的狱中书信
·吉林省有良知的公民致丁子霖等六四事件死难者家属的慰问信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申请书
·中国民主党吉林省筹备委员会公告
·结社登记申请书
·正义之星在腐败大火之中陨落
·谁 之 罪
·徇 私 枉 法 路 畅 通 公 正 无 门 洗 冤 狱
·官官相护 百姓遭殃
·勒索——谋生者的致命伤
·盛世无法掩饰学生家长缺乏的安全感(再续)
·盛世的新衣无法掩饰百姓缺乏的安全感(续)
·盛世中百姓所缺乏的安全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鉗制新聞自由的危害性》

   《議報》第246期
   
    冷萬寶(吉林)
   
   新聞自由是推動人類社會文明與物質進步不可缺少的社會基礎,然而在中國這個國家里,少數人為了自身的利益著想,處處想方設法鉗制新聞自由。這不眼下,中共官員又開始進一步采取多種鉗制新聞自由的措施: 2006年4月13日的《人民日報》刊登國家廣電總局就《國際新聞不能拿來就播》的通知,其內容是“重申切實加強電視國際新聞管理,嚴禁擅自使用從境外衛星電視收錄或從其他渠道獲得的國際新聞素材制作、播出廣播電視國際新聞節目和國際時事政治專題節目,不得將境外衛星電視圖像配以通訊社文字稿進行播出。” 政府部門之所以這樣做,用國家廣電總局的話講就是“急需把加強對電視國際新聞的管理納入到宣傳工作中來,嚴把導向關”。


   
   從官方直白的話中,人們不難明白官方的意圖,那就是百姓沒有權利獲取“國際時事政治”信息的權利,而且即使想了解的話,也得必須是通過官方編輯處理完的信息,至于新聞的完整性——即新聞真實性和不同觀點是否能夠得到報道,只能由“導向”說了算。正是由于官方長期對媒體采取“導向”的做法,不僅使得國內眾多百姓無法了解“國際時事政治”信息的真實性,而且還使得百姓喪失辨別是非的能力,不妨看一些事實,被推翻的薩達姆及米洛舍維奇政權,他們明明是兇橫殘忍的暴君,然而國內的媒體幾乎把他們當成一個所謂的民族英雄來進行報道。由于官方媒體置薩達姆及米洛舍維奇所犯下的反人類等罪行而不顧,致使國內有相當多的百姓不僅同情薩達姆及米洛舍維奇的下場,而且還把他當成英雄進行崇拜,這種被嚴重扭曲的價值觀,難免不成為社會政治文明向前發展的障礙。對于這種狀態,顯然是當局求之不得的事情,因為當權者深知新聞的真實性,尤其是政治文明的發展,是會對不受制約的權力者產生負面的影響的,所以官方千方百計的采取措施阻止百姓獲取更多的信息。
   
   官方不僅對自己控制的媒體進行嚴加管制,而且對互聯網也更是虎視耽耽,不僅很早率國際之先制定約束互聯網的條例,如從1997年就開始制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計算機信息網絡國際聯網管理暫行規定》及《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維護互聯網安全的決定》等約束互聯網絡的所謂法規,而且還不斷的拿著納稅人的錢財進行大搞控制和封鎖網絡信息工程,讓網民無法查到感興趣的信息及無法登陸所謂敏感網站,阻礙百姓獲得更多的信息。而目前中央主要新聞網站也在配合官方鉗制新聞的做法,并煞有介事的發出一份所謂的《文明辦網響應書》,其目的是“使互聯網真正成為正確引導輿論的重要陣地”。
   官方要“導向”,媒體要“引導”,從官方及媒體的做法,其意圖無非是在說,百姓如果沒有官方的“導向”和媒體的“引導”,那么百姓就無法辯明是非。但結果恰恰相反,正是由于政府的“導向”和媒體的“引導”的作用下,才使得相當多的百姓喪失了辨別是非的能力,而且常常成了“導向”和“引導”的犧牲品。
   
   官方及媒體對中國“導向”和“引導”了50多年了,但結果怎么樣了,中國發生的種種災難幾乎都與“導向”和“引導”有關聯,當中國發生“薩斯”病毒時,媒體是如何對待的,還不是用謊言來進行掩蓋,結果造成千人以上的死亡;黑龍江省的松花江因吉林省化工廠爆炸導致嚴重的污染,媒體在做什么,還不是幫助政府官員進行蓄意的隱瞞,其結果造成哈爾濱市的老百姓出現大恐慌和大逃亡。從中國歷來人為的災難形成的原因,幾乎都是官方與媒體的“導向”及“引導”有關系,57年反右時,媒體是這樣,導致50多萬知識分子陷入災難之中;文化大革命的形成和發展,還不是媒體做急先鋒在推波助瀾,讓整個中國陷入災難之中。不難看出,媒體的“引導”除了制造災難發揮重大的作用之外,最大的“功績”恐怕也就是吹牛的本事而已,過去媒體把一畝地的產量能吹出10萬斤,今天在相當多的百姓家庭讀不起書、看不起病、住不起房以及死不起的情況下,竟然厚顏的把中國吹出了一個盛世的中國。氣球吹的過猛會破裂的,同樣一個國家被吹過了承受的程度,也會演變成災難的。
   
   傳統的媒體被官方嚴厲控制,即使有的媒體敢于報道真實,但結果往往遭到整肅,如最近《新京報》及《冰點》的編輯遭到撤職的事件,更有甚者被以莫須有的罪名投入監獄之中,如《南方都市報》原副主編兼總經理喻華鋒的悲慘遭遇。官方殺一儆百的做法,使得官方控制的媒體除了宣傳,充當“喉舌”之外,百姓很難獲得更多自己關心的信息和一些事情的真相。而新興的媒體——互聯網絡,由于其具有開放型信息管道的特點,于是互聯網絡成了百姓獲取信息和了解事情真相及表達想法的重要平臺,對于一些百姓關心的切身問題及社會丑惡現象的鞭撻,網絡世界要比傳統媒體迅速和辛辣得多,網上輿論監督的巨大作用是任何傳統媒體都無法比擬的。正是由于這個原故,成了官方及媒體的心病,于是也想對互聯網絡進行“導向”和“引導”成為宣傳的工具,便采取種種措施想達到像控制傳統媒體那樣來控制互聯網絡的目的。
   
   然而互聯網絡的發展的速度是日新月異的,無論官方及媒體采取何種措施想達到對互聯網絡的“導向”及“引導”的目的,其結果也是徒勞無益的,即使得逞一時,也無法得逞一世,而且這樣做的結果,不僅浪費納稅人的錢,而且也違背歷史潮流向前發展,更為嚴重的是,官方及媒體的“導向”和“引導”的做法,也違反《憲法》中公民享有的知情權及言論自由的權利。
   
   筆者最后想說一句話來結束本文:那就是官方及媒體應該從以往的“導向”及“引導”
   
   所造成的種種災難,應該進行深刻的反省,不要讓媒體喪失應有的真實、客觀、公正的屬性。當一個國家的媒體一旦遭到鉗制及喪失了新聞自身的屬性時,那么這個國家就很難擺脫種種災難的糾纏。
   
   2006年4月14日于吉林 --------------------------原載《議報》第246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發﹐歡迎其它各類刊物轉登轉發﹐但是請註明出處和本報網址
   
   

此文于2014年06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