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居民楼已成危楼,现居住居民的生命与财产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之中》]
东北一虫
·就要求人大重新八九年“六.四”事件及允许赵紫阳重新工作一事致全国人大委员长乔石先生的公开信
·就要求保障公民基本权利一事──致国家主席江泽民的一封公开信
·就建议加强解决反腐败问题致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公开信
·就杨勤恒未经法院审理而遭到监禁一事致公安部部长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政治犯,遵守联合国人权宪章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罗宾逊女士的信
·中国公民要求结社登记申请书
·就敦促中共当局释放组党人士唐元隽一事致法国总理的诺斯潘一封公开信
·就中国政府镇压中国民主党及异议人士一事致英国首相布莱尔先生的信
·就中国民主党负责人王有才等人遭到非法逮捕一事致国家主席、总理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中国民主党创建人王有才等人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女士的信
·就浙江法院审判合法公民王有才一事发表绝食抗议声明
·就王有才、泰永敏委托家人及律师为其辩护得不到保障一事
·就徐文立、王有才因以理性、公开、和平的方式践行宪法所赋予的公民权利而遭到地方法院不公正的审判一事
·吉林省异议人士在本月十二日~十五日将要参加百日绝食接力活动
·就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把为让公民获得更多信息的林海先生判刑及吴义龙因组建中国民主党被开除学籍一事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就修宪问题致国家主席、全国人大代表们公开信
·吉林民主党成员参加王丹等人发起的要求重评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征集百万人签名活动声明
·吉林省异议人士就要求重评“六.四”事件及建立保障人权机制致国家主席、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司法机关的信
·敦促中国政府重评“六.四”事件一事
·我所认识的张铭
·异议人士放弃立足经济的幻想
·沉默面对“六.四”纪念日
·良知无法忘却的“六.四”血案
·诬陷是中国社会的巨大毒瘤──读《中国农民调查》中的一起诬陷案有感
·谎言者与戳谎者的结局
·与警察探讨防民之口所带来的危害性
·官员不讲真话的原因及后果
·野蛮拆迁失住所 上访结果无家归
·法院有人民二字未必为人民
·网络自由不容钳制
·让百姓远离教育高收费及乱收费所带来的恐怖心理
·小议选举权
·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可以不逍遥法内──读《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能逍遥法外》有感
·八年前的今天
·不依法治党焉能治党从严──有感江泽民治党从严的方法
·略议缺少反思、悔过的《白皮书》及生存权在中国
·略议中国公民所具有的选举权及被选举权的实质
·略议言论、出版自由在中国
·略议结社、组党、游行、示威自由在中国
·略议司法部门与人权的保障
·是谁制造的台独
·意识形态的挣扎
·杂谈中共领导人的人权观
·是谁在不断的制造大贪官
·对民运自身问题的思考
·议人民公仆为何封杀反贪题材电视剧
·网吧与矿难事故被重视的背后
·实事求是的悲哀
·靠专制思想能治国
·从“九.一一”想到了“六.四”
·有感由灾难所体现出的优越性及其他
·刍议“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的两面性
·警察何时不再扣押合法公民警察何时不再抄合法公民的家
·“兔脑袋火锅”与“三个代表”
·中国公民就日本首相再次要参拜靖国神社一事呼吁人大常委会对此采取强硬措施
· 靠承诺也能防治腐败
·今天被传唤经过
·“英雄”之死的背后
·以民为本还是以官为本──思考地方政府制定政策的走向
·中共要想加强执政能力必须要还政于民
·中国腐败真的不可怕吗?──有感于为腐败辩解及开脱的文章及专家
·难 忘 的 往 事
·向日葵•萨克斯
·我走了 ——三年前落难有感
·既 然
·血雨腥风何时了
·雾•风
·无 题
·勿 忘 的 画 面
·腐 败 草
·腐给警察先生们书
·赔偿申请书之一赔偿申请书
·给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书
·赔 偿 申 请 书之二
·蒙受冤狱当赔偿 怎奈法院偏枉法
·我到底有什么公民权利?!
·莫 名 其 妙 的 一 天
·执 着 的 民 运 战 士——唐 元 隽
·无 奈 的 出 走
·亲 情 无 法 体 现 的 社 会
·救救濒临死亡的民运人士安福兴
·宁 弃 特 权 争 人 权——简记一位中共干部走向组建反对党的心路历程
·总理你不厚道——有感于温家宝回答记者有关民生及言论自由问题
·百姓何时从被黑的围城里走出来
·残 缺 的 家 书——给亲友的狱中书信
·吉林省有良知的公民致丁子霖等六四事件死难者家属的慰问信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申请书
·中国民主党吉林省筹备委员会公告
·结社登记申请书
·正义之星在腐败大火之中陨落
·谁 之 罪
·徇 私 枉 法 路 畅 通 公 正 无 门 洗 冤 狱
·官官相护 百姓遭殃
·勒索——谋生者的致命伤
·盛世无法掩饰学生家长缺乏的安全感(再续)
·盛世的新衣无法掩饰百姓缺乏的安全感(续)
·盛世中百姓所缺乏的安全感
·劳教制度成了官员腐败的推助器和迫害举报者的武器
·母亲与国家这个“母亲”
·英雄在冷血社会中的命运
·议《刑法》中 306 条款的 “ 律师伪证罪 ” 的副作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居民楼已成危楼,现居住居民的生命与财产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之中》

   冷万宝
   
   自长春市天茂房地产置业有限公司所规定的居民搬迁的限期一到,长春市第一汽车厂家属楼之13、14B两个街区居民所住的楼房几乎都遭到严重的毁坏,居民所住的楼房有的房盖已经被掀掉,有的楼房中的承重墙被砸掉,有的楼房大半个被机械设备推倒。到目前为止,两个街区的楼房几乎变成了危楼,居住在楼房里的居民的生命及财产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之中。
   
   房地产开发商为迫使反对欺人太甚拆迁方案的居民按他们意愿搬迁,采取种种卑鄙无耻下流的手段,不断的制造恐怖气氛,6月12日晚6点时分左右的时间里,一个在13街区之196栋居住的残疾人,名字叫刘风,他想把自己家中阳台拆下来的铁筋卖破烂,但被拆迁人员阻拦(拆迁人员认为,与楼房连在一起的东西,都不属于私人,而归拆迁公司所有,包括居民家中自己花钱所购买的电表及自家装修的高档门窗等私有物品),当刘风与拆迁人员进行理论时,遭到拆迁人员的殴打,并用力将刘风推倒在乱石堆上,乱石堆是由有棱有角的马路牙子及地砖堆成的,到在乱石堆上的刘风胳膊立即被划伤,流血不止,更为严重的是刘风后背及腰部受到创伤,身体不能动弹,本来就是残疾人,身体就不灵活,如今被重重的推倒在乱石堆上,并严重的受伤,这对处于困境之中的刘风而言无疑是伤口上撒盐及雪上加霜,当邻居看到倒在乱石堆上的刘风,无法动弹及胳膊流血不止的的情况下,打了110报警,警车把刘风送往医院,伤势严重的刘风自今还没有出院。


   
   刘风被伤害之前,在6月10日早上还发生一起严重的伤人事件,那天,房地产开发商雇佣一台挖沟机车,在众多居民还没有搬走的情况下,就把进入楼房门的上面遮雨的门脸,用挖沟机砸掉,落下的大块的水泥块堆在门口,造成居民无法出入家门,有一老太太气愤的指责拆迁人员的野蛮,随后老太太被推倒在地,捂住心口好长时间起不来。挖沟机不仅大规模的毁坏楼房的门脸,甚至连居民在楼前晒衣服的衣绳也毁坏,196栋一个姓范家中的老太太上前阻拦,说他们太霸道,衣服还在衣绳上晒着,这样做也太损了点吧。然后开挖沟机车的人不仅不顾居民的阻拦,在把挂有衣服的衣杆毁坏的同时,挖沟机从老太太头顶飞快而过,把老太太立马惊倒在地,随便说一下,老太太的丈夫,是最开始向房地产提出拆迁房案存在问题的人,事后房地产开发商用张贴告示的方式,指名道姓说姓范是属于“几少数人”,是在“闹事”(当时80%的居民签名反对拆迁),为此,姓范尽管报警以防止开发商加害于他,但用他的话讲:“整天提心吊胆的生活,惟恐开发商报复”,而发生在老太太身上的事情,很难说不是不在报复。在此之前,几乎所以向房地产开发商提合理建议的代表的姓名,都被开发商张贴的告示公布出来,另外还把代表的详细住址公布了出来,给代表心理不仅带来了压力,而且也产生了恐怖的心理。
   
   不让居民安心休息,这是拆迁人员一直使用的手段,他们常常在半夜到房顶或进入已经搬走居民的空房中每隔几分钟就用尽砸楼的房盖或空房中屋地及墙壁,发出的声响绝不会亚于日本鬼子当年轰炸中国城市时所发出的声响,惊天动地,尤其是在寂静的夜晚。
   笔者为此,多次报警,但得到回答,说他们也没有办法,尽管我多次和他们说,保护居民最起码的生活条件,是警察的职责所在,但得到还是他们无奈的回答。
   
   拆迁人员不仅不断的不让居民好好休息,而且也不断制造一些让居民产生不安全感觉的动作,对居民采取直接暴力行为就更不用说了,到今天为止至少已经发生8起暴力事件,而间接的动作也是不断的发生,如往居民家中扔粪便;砸居民家中的玻璃;街区突然开进几辆汽车,然后跳出一些虎视耽耽及凶神恶煞似的地痞无赖,在街区横着膀子乱逛,见人就骂,甚至把收破烂的打得满脸流血。在6月14日晚上10点钟左右,笔者看到一些人到楼房顶上,不断的砸房盖的水泥板,然后把砸下的水泥块,几个人抬着贴在房檐往下扔,他们扔的时候,是有选择的,专门往有住户人家的窗前扔,扔下的水泥块所带的碎块不可能不碰到居民家中的玻璃上,当居民深更半夜遭到这样的事情,也不可能不产生恐惧的心理。
   
   房地产开发商为摧毁居民心理承受能力,在6月14日早上开始断水,水是生命之源,如果居民没有水,那么居民就无法生存。后居民愤怒抗争,第二天水恢复了,但水质发生了严重的变化,水里有明显的杂质和水锈,居民目前已经不敢用自来水做饭了,水质所出现的问题,可以说给居民造成的心理压力,同样也不亚于野蛮及暴力拆迁所带来的压力。
   
   目前拆迁的不顾所住居民的生命及财产安全依然大规模的进行毁坏楼房,我所住的楼下的承重墙目前到遭到毁坏,现在我所住的楼房同其它的楼房成了真正意义的危楼了。我没有经历过战争,但我生活的街区和另一个街区的场面绝对不会亚于战争所造成的破坏程度:楼房残缺不全,有的楼墙由钢筋拽着悬在半空之中,到了夜晚,楼房被砸掉的窗户在夜色的笼罩下,黑洞洞的,如果再听到屋里被毁坏的水管,不停的发出流淌的水声,而
   
   水顺着破坏的墙缝不断的流,这一切显得特别的阴森和恐怖,我想战争所留下的废墟,如果鬼城真的存在的话,也不过如此。一个曾经让人感到温暖的家园,如今被荒凉、阴森、恐怖所代替,而造成这一切的后果因素,就是开发商为了谋取暴利对居民权益置若罔闻所带来的结果。
   
   中国政府整天的高喊“以人为本”的口号,如今居民的标准楼房已经变成了危房,居民的生命及财产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之中;政府声声说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而如今房地产开发商为了谋取暴利与官员勾结(实际上是一体的,开发商之一就是开发区建设局副局长)不顾百姓生死,同时也置保护居民的《宪法》权利而不顾,肆无忌惮的对弱势群体进行疯狂的掠夺;政府倡导构建“和谐社会”,而如今居民所住的家园已经遭到大规模的毁坏;政府宣扬中国已经进入了盛世,但如今的居民已经到了民不聊生的状态之中。然而更加可悲的是,居民所遭受到的严重创伤,无论居民到那里反映去上访,结果是无功而返。百姓真是到了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处境之中了。
   
   居民在现存的社会中本身对生活要求并不高,有一个安稳、清净的环境就足矣,然而这简简单单的要求与希望,竟然成了奢望!
   
   2006 6月16日于吉林 
   
   

此文于2014年06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