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议《刑法》中306款“律师伪证罪”的副作用]
东北一虫
·就敦促中共当局释放组党人士唐元隽一事致法国总理的诺斯潘一封公开信
·就中国政府镇压中国民主党及异议人士一事致英国首相布莱尔先生的信
·就中国民主党负责人王有才等人遭到非法逮捕一事致国家主席、总理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中国民主党创建人王有才等人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女士的信
·就浙江法院审判合法公民王有才一事发表绝食抗议声明
·就王有才、泰永敏委托家人及律师为其辩护得不到保障一事
·就徐文立、王有才因以理性、公开、和平的方式践行宪法所赋予的公民权利而遭到地方法院不公正的审判一事
·吉林省异议人士在本月十二日~十五日将要参加百日绝食接力活动
·就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把为让公民获得更多信息的林海先生判刑及吴义龙因组建中国民主党被开除学籍一事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就修宪问题致国家主席、全国人大代表们公开信
·吉林民主党成员参加王丹等人发起的要求重评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征集百万人签名活动声明
·吉林省异议人士就要求重评“六.四”事件及建立保障人权机制致国家主席、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司法机关的信
·敦促中国政府重评“六.四”事件一事
·我所认识的张铭
·异议人士放弃立足经济的幻想
·沉默面对“六.四”纪念日
·良知无法忘却的“六.四”血案
·诬陷是中国社会的巨大毒瘤──读《中国农民调查》中的一起诬陷案有感
·谎言者与戳谎者的结局
·与警察探讨防民之口所带来的危害性
·官员不讲真话的原因及后果
·野蛮拆迁失住所 上访结果无家归
·法院有人民二字未必为人民
·网络自由不容钳制
·让百姓远离教育高收费及乱收费所带来的恐怖心理
·小议选举权
·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可以不逍遥法内──读《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能逍遥法外》有感
·八年前的今天
·不依法治党焉能治党从严──有感江泽民治党从严的方法
·略议缺少反思、悔过的《白皮书》及生存权在中国
·略议中国公民所具有的选举权及被选举权的实质
·略议言论、出版自由在中国
·略议结社、组党、游行、示威自由在中国
·略议司法部门与人权的保障
·是谁制造的台独
·意识形态的挣扎
·杂谈中共领导人的人权观
·是谁在不断的制造大贪官
·对民运自身问题的思考
·议人民公仆为何封杀反贪题材电视剧
·网吧与矿难事故被重视的背后
·实事求是的悲哀
·靠专制思想能治国
·从“九.一一”想到了“六.四”
·有感由灾难所体现出的优越性及其他
·刍议“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的两面性
·警察何时不再扣押合法公民警察何时不再抄合法公民的家
·“兔脑袋火锅”与“三个代表”
·中国公民就日本首相再次要参拜靖国神社一事呼吁人大常委会对此采取强硬措施
· 靠承诺也能防治腐败
·今天被传唤经过
·“英雄”之死的背后
·以民为本还是以官为本──思考地方政府制定政策的走向
·中共要想加强执政能力必须要还政于民
·中国腐败真的不可怕吗?──有感于为腐败辩解及开脱的文章及专家
·难 忘 的 往 事
·向日葵•萨克斯
·我走了 ——三年前落难有感
·既 然
·血雨腥风何时了
·雾•风
·无 题
·勿 忘 的 画 面
·腐 败 草
·腐给警察先生们书
·赔偿申请书之一赔偿申请书
·给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书
·赔 偿 申 请 书之二
·蒙受冤狱当赔偿 怎奈法院偏枉法
·我到底有什么公民权利?!
·莫 名 其 妙 的 一 天
·执 着 的 民 运 战 士——唐 元 隽
·无 奈 的 出 走
·亲 情 无 法 体 现 的 社 会
·救救濒临死亡的民运人士安福兴
·宁 弃 特 权 争 人 权——简记一位中共干部走向组建反对党的心路历程
·总理你不厚道——有感于温家宝回答记者有关民生及言论自由问题
·百姓何时从被黑的围城里走出来
·残 缺 的 家 书——给亲友的狱中书信
·吉林省有良知的公民致丁子霖等六四事件死难者家属的慰问信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申请书
·中国民主党吉林省筹备委员会公告
·结社登记申请书
·正义之星在腐败大火之中陨落
·谁 之 罪
·徇 私 枉 法 路 畅 通 公 正 无 门 洗 冤 狱
·官官相护 百姓遭殃
·勒索——谋生者的致命伤
·盛世无法掩饰学生家长缺乏的安全感(再续)
·盛世的新衣无法掩饰百姓缺乏的安全感(续)
·盛世中百姓所缺乏的安全感
·劳教制度成了官员腐败的推助器和迫害举报者的武器
·母亲与国家这个“母亲”
·英雄在冷血社会中的命运
·议《刑法》中 306 条款的 “ 律师伪证罪 ” 的副作用
·乱收费及高昂的教育费用是老百姓难以承受之重—— 刍议义务教育的空缺及教育产业化的弊端
·议《刑法》中 306 条款的 “ 律师伪证罪 ” 的副作用
·对百姓不要太冷酷
·农民工何时不再生活在悲惨的状态之中
·一件本不应该发生的案件
·在五一劳动节中祈祷农民工早日摆脱悲惨的命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议《刑法》中306款“律师伪证罪”的副作用


   
   
   
   

   
   
   
   
   从 2004 年司法部统计的资料获悉,中国律师数量只有 10 万人多一点,数量虽少,但却能 找出百例以上的律师因维权得罪权贵而被扣上莫须有的罪名锒铛入狱的案例,而且目前 这种案例也不可能全部披露出来。按目前所知的情况,在中国 1 千个律师当中至少要有 一个蒙冤入狱,这个比例应该说是惊人的。从某种意义讲律师这个职业或行业在目前的 中国来说风险性是相当高的。
   
   然而律师因 “ 律师伪证罪 ” 蒙冤数量却占律师冤狱中的很大比例,全国律师协会曾对 23 个律师伪证罪的案例进行统计分析,结果表明,其中 11 个案件涉嫌的律师被无罪释放或 撤案, 6 个获有罪判决, 1 个被免予刑事处分, 5 个尚未结案,错案率竟然达 50% 以上。《 刑法》中的一个罪名竟然能让律师行业出现如此高的冤案,真可以称之为是 “ 拍案惊奇 ” 。
   
   “ 律师伪证罪 ” 到底有多么大的 “ 魔力 ” ,让那么多的律师为此竟 “ 折腰 ” ?不妨先看 一下此罪名的庐山真面目。 “ 律师伪证罪 ” 来源于 1997 年修订的新刑法第 306 条规定, 其内容是 “ 在刑事诉讼中,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毁灭、伪造证据,帮助当事人毁灭、伪 造证据,威胁、引诱证人违背事实改变证言或者作伪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 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 这就是人们俗称的 “ 律师伪证罪 ” 。此条款的犯罪主体直指律师,而此条款中如 “ 威胁 ” 、 “ 引诱 ” 的法律概念又是相 当的模糊,并且随意性又很强,此条款因此常常成为被告律师的陷阱,又犹如悬在刑辩 律师头上的一把随时可能落下的达摩克利斯之利剑。
   
   律师因此条款蒙冤的原因,多数情况下是因为律师在法庭上拿出与检察机关相拙的证据 ,本来检察机关对指控被告的罪名是胸有成竹稳操胜券,律师的做法难免不让检察机关 尴尬,并顿生疑窦, 因此会毫不犹豫的认为律师通过对被告的进行 “ 威胁 ” 或 “ 引诱 ” 的方式,推翻了检察机关手中拿到的证据。在中国行刑逼供非常严重的情况下,被告 在法庭翻供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情,尽管法庭对被告翻供的现象常常充耳不闻,否则中国 不会有那么多的冤案。但是检察机关却把这种翻供的现象,归咎于律师身上,显然从法 理的角度是说不通的,律师最大的职责就是维护当事人的权利。然而检察机关的观念错 位,在加上《刑法》中 306 条款的随意性又太强,常常导致律师被检察机关扣上 “ 律师 伪证罪 ” 的帽子而锒铛入狱,甚至在法庭上竟然能看到律师还没有为被告辩护完,自己 却被检察机关拘留这样荒唐而又凄楚的一幕。不妨看一个案例: 2004 年 5 月 18 日,在安 徽省淮北市一位在当地颇有名气的律师王宏柱,在给被告被告人江峰辩护的过程当中, 被告当庭推翻检察机关所拿到的被告曾经的供词,被告称检察机关所拿到的证据, “ 都是在他被持续审讯和关押,以至于几天无法休息、神智不清的情况下做出的 ” ,而且律师拿出一份证据,证明检察机关指控被告的罪名不成立,律师强调:按规定,刑事诉讼法原则是 “ 被告人不得自证其罪 ” ,而应根据事实认定被告人的行为性质,故而请求法 庭将物证、书证作为主要证据。当公诉人听到王宏柱的这一辩护时,恼羞成怒,王宏柱 辩护的案件没有结束,王宏柱就被检察机关以涉嫌 “ 伪证罪 ” 进行拘留,在超过羁押期 后,王宏柱被检察机关认定涉嫌 “ 伪证罪 ” 遭到逮捕。安徽律师协会会长刘建华对王宏 柱律师有一定了解,认为他有才华,但性情刚直,容易得罪人。据报道王宏柱之所以落 得如此下场,是因为 “ 检察院数次自办案件的庭审过程中,王宏柱律师屡次为被告人进 行无罪辩护,令检察院的公诉人员在法庭上难堪,惹得检察院的个别人对他颇为恼火。 ” 于是王宏柱就难免掉进了由于法律上的缺陷而布置的陷阱之中。在此有一点需要强调 的是,检察机关根本就没有拘留或直接逮捕王宏柱的权力,根据刑诉法规定,即使王宏 柱真的涉嫌 “ 伪证罪 ” 的话,管辖权应该是公安部门,伪证罪是属于公安机关立案侦察 的,不属于检察院的工作范围。
   
   伪证罪是属于公安机关立案侦察的,当然公安机关利用《刑法》 306 条款拿下律师的案 例也是不落后的,而且还能拿得律师在冤狱后,会让律师心灰意冷看破红尘导致夫妻双 双遁入空门的悲剧。
   
   王一冰与王玮夫妇都是东北人,从事法律工作已经 20 多年。他们于 1996 年 10 月来到昆明 ,创办了天泰律师事务所昆明分所,王玮任主任。
   
   1997 年 4 月 9 日晚,云南省弥勒县西一乡财政所员工罗某的宿舍发生爆炸,房屋炸毁,未 造成人员伤亡。县公安局调查认为童金祥的嫌疑最大,因为罗某曾是何桂芬的情人,于 是把童带去讯问,童拒不承认爆炸是自己所为。但后来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童金祥又向 公安机关 “ 承认 ” 是自己炸的,公安机关于是对童实施了逮捕。
   
   1997 年 5 月初,云南省弥勒县 22 岁的农民何桂芬找到王一冰,请求他代理她未婚夫童金 祥的案子。 6 月 13 日,弥勒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童金祥案,被告童金祥当庭翻供,拒不 承认自己实施了爆炸行为,并称当晚自己一直和未婚妻在一起,没有作案时间。被告的 翻供是公诉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由此检察机关怀疑王一冰律师在此案中作梗。于是 1997 年 12 月 11 日,王一冰因涉嫌伪证罪被拘传, 14 日被逮捕。但弥勒县检察院对王一冰的调 查是从涉嫌 “ 对何桂芬强奸 ” 开始的,检察机关认为王一冰与被告未婚妻有不当性行为 ,所以教唆被告妻子作伪证,由于涉嫌作伪证的被告妻子被抓后,被有关人员诱导说律师强奸了她。幸亏律师失去性功能,强奸罪无法成立,但弥勒县检察院在 1998 年 11 月还 是对王一冰律师以涉嫌伪证罪提起了公诉。 1998 年 12 月 3 日,弥勒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为:王一冰违反律师职业道德,对委托人要求翻证的想法不加劝阻,而是积极帮助证 人实施翻证行为,妨碍了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但情节轻微,宣告王一冰无罪。检察机 关对这样的结果无法接受,忙了一年,竟然判无罪,随即提出抗诉。 1999 年 12 月 13 日, 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结果:原判认定王一冰积极帮助证人实施翻供行为,妨碍了司 法机关的正常活动的依据不足,驳回抗诉,王一冰无罪。此时,王一冰已被逮捕了 2 年。精神和生活均陷入困境的王一冰夫妇想到了出家, 2000 年初,贫病交加的他们走进 了卧龙寺,剃去了头发,穿上了袈裟, “ 离开了令人伤心的滚滚红尘 ” ,过起了与世无 争的出家人的生活。
   
   事实上,正是由于 “ 律师伪证罪 ” 的规定过于笼统和随意性太强的原因,导致了相当多 的律师因此条款蒙冤入狱,如 1997 年 9 月的山西赵大涌伪证案、 1997 年 11 月的黑龙江省 齐齐哈尔徐剑锋伪证案、 1998 年 12 月的河南律师李奎生因涉嫌帮助伪证罪被提起公诉, 甚至连最著名 “ 京城名辩 ” 张建中在 2002 年 5 月也难逃《刑法》中 306 条款的 “ 法网 ” 。
   
   1995 年全国律协接到的维权案件仅有十几起,而到 1997 年、 1998 年每年达到 70 多起, 特别是新刑法实施后,律师执业中涉及《伪造证据罪》、《妨害证据罪》的案件占全部 维权案件数量的 80% 。现代社会法律的宗旨应该是保护公民的权利不受到侵犯,而《刑 法》中的 306 条款,却违背法律原则,不仅没有起到保护公民的作用,反而成为权力手 中侵犯公民的工具,而且错案率竟然达到 50% ,这不能不说是法律的悲哀。
   
   身为律师的王丽博士在专著的《律师刑事责任比较研究》中特别指出:中国刑事法律和 刑事司法 “ 近年来对律师刑事责任追究所存在的两个误区 ” 即罪名误区和程序误区。其中 “ 程序误区主要是检察机关出于职业报复 ” ,公然赤裸而畅通无阻地在 “ 依法 ”“ 合 法 ” 的幌子下, “ 违背宪法、刑事诉讼法 ” 、 “ 人民检察院组织法 ” 和 “ 律师法 ” , “ 独自包揽拘留、逮捕、侦查、审查起诉、起诉等全部工作 ” ,而有的审判机关照判不 误,以致造成大量律师冤假错案。 正是由于《刑法》中的 306 条款的存在,导致大量律师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其副作用 也因此显露出来,使更多的律师不愿意做刑事诉讼辩护的工作。根据资料统计,律师业 风险正处于上升趋势当中。以刑事诉讼辩护为例,根据 2003 年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的 数字,近 5 年以来全国共审结一审刑事案件 283 万件,比前五年上升 16% 。但与之相矛盾 的是,同期全国律师办理刑事案件的数字却急剧下降,以北京为例: “ 据北京律师协会 提供的数字,全年办理刑事案件 4300 件,人均办理刑事案件从 1990 年的 2.64 件下降到 2000 年的 0.78 件 ” , 在事关被告人生死攸关的刑事案件中,有 70% 左右的案件没有律师 介入,被告人只能自己为自己辩护;另据北京律师协会 2002 年的调查资料, “21.3 %的 律师反映,办理刑事案件中经常受到司法机关不公平待遇的有, 77.3 %的受访律师认为 ,刑事案件提前介入受到公检法的影响,一半以上的律师完不成提前介入的工作。 ” 律师介入刑事诉讼辩护的减少,势必造成刑事案件的被告人的合法权益的维护就要受到 严重的影响,其后果就是错案冤案相应增加。在律师人权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下,没有律 师的被告或律师谨小慎微的为被告辩护,其结果被告在人权保障方面难免不打折扣。这 双重的负面影响就不可避免的凸现出司法的不公,而不公正的司法的存在,对于想要走 “ 依法治国 ” 道路的国家来说,只能是增加阻力。
   
   本来律师在《律师法》中就受到种种限制,《律师法》共计 53 条, 69 款,其中载明 “ 律 师必须 ” 字样条款有 5 ,载明 “ 律师不得 ” 字样的条款有 8 ,载明 “ 律师应当 ” 字样的条 款有 11 ,暗含律师 “ 必须应当 ” 、 “ 不得 ” 意思的条款有 5 ,而规定 “ 律师可以 ” 、 “ 律师有权 ” 的条款少得可怜,两项相加不过有 9 条而已。当律师无法摆脱《律师法》 种种管制,从业困难时,又加上《刑法》中 306 条款的 “ 律师伪证罪 ” ,就更加让律师 无法在法官、检察官、警察等这些官本位面前,无所适从了,用律师自嘲的话讲 “ 只能 是做孙子 ” ,然而更加可怕的是,在刑事诉讼辩护中随时有可能跌进《刑法》中 306 条 款 “ 律师伪证罪 ” 这个陷阱之中。而从司法实践的角度而言,警察、检察官、法官涉嫌 “ 伪证罪 ” 的概率要远远超过律师本身,但法律相反却独独给律师设法,显然立法含有 歧视成分。而《律师法》在规定律师享有的权利方面还不如先前的《律师暂行条例》, 《律师法》不仅没有跟上法制进步的步伐,相反却落后于法制时代的要求。即使法律规 定律师享有某种权利,但在司法实践当中还是无法保障,如《刑事诉讼法》第96条规 定: “ 犯罪嫌疑人在被侦查机关第一次询问后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可以聘请律帅 为其提供法律咨询,代理申诉、控告、犯罪嫌疑人被逮捕的,聘请的律帅可以为其申请 取保候审。 ” 可在现实当中,律师在司法侦查阶段的时候,几乎无法介入。法律规定律 师享有的权利,其结果成了一纸空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