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盛世的新衣无法掩饰百姓缺乏的安全感》(续)]
东北一虫
·无奈的路
·养女的遭遇
·养女的命运
·就要求人大制定一部人权法案一事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公开信
·就要求人大重新八九年“六.四”事件及允许赵紫阳重新工作一事致全国人大委员长乔石先生的公开信
·就要求保障公民基本权利一事──致国家主席江泽民的一封公开信
·就建议加强解决反腐败问题致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公开信
·就杨勤恒未经法院审理而遭到监禁一事致公安部部长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政治犯,遵守联合国人权宪章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罗宾逊女士的信
·中国公民要求结社登记申请书
·就敦促中共当局释放组党人士唐元隽一事致法国总理的诺斯潘一封公开信
·就中国政府镇压中国民主党及异议人士一事致英国首相布莱尔先生的信
·就中国民主党负责人王有才等人遭到非法逮捕一事致国家主席、总理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中国民主党创建人王有才等人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女士的信
·就浙江法院审判合法公民王有才一事发表绝食抗议声明
·就王有才、泰永敏委托家人及律师为其辩护得不到保障一事
·就徐文立、王有才因以理性、公开、和平的方式践行宪法所赋予的公民权利而遭到地方法院不公正的审判一事
·吉林省异议人士在本月十二日~十五日将要参加百日绝食接力活动
·就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把为让公民获得更多信息的林海先生判刑及吴义龙因组建中国民主党被开除学籍一事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就修宪问题致国家主席、全国人大代表们公开信
·吉林民主党成员参加王丹等人发起的要求重评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征集百万人签名活动声明
·吉林省异议人士就要求重评“六.四”事件及建立保障人权机制致国家主席、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司法机关的信
·敦促中国政府重评“六.四”事件一事
·我所认识的张铭
·异议人士放弃立足经济的幻想
·沉默面对“六.四”纪念日
·良知无法忘却的“六.四”血案
·诬陷是中国社会的巨大毒瘤──读《中国农民调查》中的一起诬陷案有感
·谎言者与戳谎者的结局
·与警察探讨防民之口所带来的危害性
·官员不讲真话的原因及后果
·野蛮拆迁失住所 上访结果无家归
·法院有人民二字未必为人民
·网络自由不容钳制
·让百姓远离教育高收费及乱收费所带来的恐怖心理
·小议选举权
·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可以不逍遥法内──读《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能逍遥法外》有感
·八年前的今天
·不依法治党焉能治党从严──有感江泽民治党从严的方法
·略议缺少反思、悔过的《白皮书》及生存权在中国
·略议中国公民所具有的选举权及被选举权的实质
·略议言论、出版自由在中国
·略议结社、组党、游行、示威自由在中国
·略议司法部门与人权的保障
·是谁制造的台独
·意识形态的挣扎
·杂谈中共领导人的人权观
·是谁在不断的制造大贪官
·对民运自身问题的思考
·议人民公仆为何封杀反贪题材电视剧
·网吧与矿难事故被重视的背后
·实事求是的悲哀
·靠专制思想能治国
·从“九.一一”想到了“六.四”
·有感由灾难所体现出的优越性及其他
·刍议“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的两面性
·警察何时不再扣押合法公民警察何时不再抄合法公民的家
·“兔脑袋火锅”与“三个代表”
·中国公民就日本首相再次要参拜靖国神社一事呼吁人大常委会对此采取强硬措施
· 靠承诺也能防治腐败
·今天被传唤经过
·“英雄”之死的背后
·以民为本还是以官为本──思考地方政府制定政策的走向
·中共要想加强执政能力必须要还政于民
·中国腐败真的不可怕吗?──有感于为腐败辩解及开脱的文章及专家
·难 忘 的 往 事
·向日葵•萨克斯
·我走了 ——三年前落难有感
·既 然
·血雨腥风何时了
·雾•风
·无 题
·勿 忘 的 画 面
·腐 败 草
·腐给警察先生们书
·赔偿申请书之一赔偿申请书
·给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书
·赔 偿 申 请 书之二
·蒙受冤狱当赔偿 怎奈法院偏枉法
·我到底有什么公民权利?!
·莫 名 其 妙 的 一 天
·执 着 的 民 运 战 士——唐 元 隽
·无 奈 的 出 走
·亲 情 无 法 体 现 的 社 会
·救救濒临死亡的民运人士安福兴
·宁 弃 特 权 争 人 权——简记一位中共干部走向组建反对党的心路历程
·总理你不厚道——有感于温家宝回答记者有关民生及言论自由问题
·百姓何时从被黑的围城里走出来
·残 缺 的 家 书——给亲友的狱中书信
·吉林省有良知的公民致丁子霖等六四事件死难者家属的慰问信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申请书
·中国民主党吉林省筹备委员会公告
·结社登记申请书
·正义之星在腐败大火之中陨落
·谁 之 罪
·徇 私 枉 法 路 畅 通 公 正 无 门 洗 冤 狱
·官官相护 百姓遭殃
·勒索——谋生者的致命伤
·盛世无法掩饰学生家长缺乏的安全感(再续)
·盛世的新衣无法掩饰百姓缺乏的安全感(续)
·盛世中百姓所缺乏的安全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盛世的新衣无法掩饰百姓缺乏的安全感》(续)


   
   
   
   

    冷万宝
   
   笔者在前文中就官方媒体所涂脂抹粉的盛世中,百姓所存在的无法承受的教育、医疗、住房三座大山的压迫和对社会治安缺乏安全感及司法冤狱等问题,简单的做了一下介绍和评论。但那些问题不过是盛世中所存在的冰山一角而已。在本文中,笔者就盛世新衣下所存在的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一些有关食品安全、矿难、死不起及农民工讨薪等问题,再简单的介绍和评论一下。
   
   食品——一个让人丧失起码安全感的领域
   
   中国是一个所谓注重“民以食为天”的传统社会,因此无论是古代的帝王将相,还是现代社会的政府官员,都常常把老百姓吃饭的问题,当成所谓的头等大事。在古代如果这个目标实现不了,多半就要出现饥民揭杆而起的起义或改朝换代的现象了。但在中共夺取政权之后,这个目标虽然出现过付之东流,即使饿死几千万,活着的人们也只能是默默的忍受,如今在中国对大多数的百姓来说,吃饭似乎已经是不成为问题了。但是在百姓能吃上饭的同时,令百姓在吃的方面却出现了诚惶诚恐的问题了,这就是在吃的领域里出现了非常普遍的假冒伪劣的,甚至是有害人身体及生命的有毒食品,而且这种食品可以说是无处不在、无处不有,并且是防不胜放。
   
   由于中国道德体系的崩溃和法治的匮乏,在物欲横流的社会里,人们的目标在只有向钱看的背景下,而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不择手段就成了奸商的座右铭,在一切领域里大显造假威风的同时,当然是在人们无法离开的东西,尤其是在食品领域里,那更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于是一波波有关食品安全事件的新闻不绝于耳,在2000年12月,在改革的前沿广东省出现了大量掺有工业用油的大米。此类大米系不法分子用陈旧米掺入矿物油等工业用油,增加大米光泽后出售。这些工业用油含有多种有毒物质,人食用后出现严重腹泻、昏迷等中毒症状。2001年11月,广东省河源市发生“瘦肉精”害人事件,“毒肉”受害者达484人。仅在2004年,在广东省内就发生了8起有关食品安全重大事件,其中有几十人在事件中死亡和数千人成了受害者。广东省在国内是一个先进的省份,但在这样的省里都能发生大规模的无视百姓生命的食品安全重大事件,其它的省份食品安全就更加可想而知了。
   
   由于奸商丧失人性和惟利是图及地方官员在监督管理方面存在暧昧的原故,于是各种能谋取最大利润的有毒食品肆就无忌惮在市场上如雨后春笋纷纷破土而出:如大量掺有工业用油的大米在市场出现,高致癌毒大米(陈化粮、民工粮)以及用这类大米加工制做出的彭化食品等 :食用这类大米,轻则出现恶心等现象,长期食用还可能致癌;;面粉都添加漂白剂,大部分面粉中漂白剂过氧化苯甲酰超量,长期食用后身体会出现疲劳、头昏、失眠、多梦、神经衰弱等不适感;肉松的原料使用了死猪肉、母猪肉、并且大量使用豆粉,用双氧水漂白母猪肉呸病死猪被制成肉松还要加上添加剂、着色剂等,使肉松色泽更加好看;用病死变质禽畜加工成卤腊方便熟食;用加丽素红喂养的鸡所産的红心鸡蛋,引起严重贫血、白血病、骨髓病变等;残留农药超标的蔬菜水果(百菌清、倍硫磷、苯丁锡、草甘膦、除虫脲、代森锰锌、滴滴涕、敌百虫、毒死蜱、对硫磷、多菌灵、二嗪磷、氟氰戊菊酯、甲拌磷、甲萘威、甲霜灵、抗蚜威、克菌丹、乐果、氟氯氢菊酯、氯菊酯、氰戊菊酯、炔蟎特、噻蟎酮、三唑锡、杀螟硫磷等);用矿物油加工制作的毒瓜子,食品中矿物油进入人体后,会刺激人体的消化系统,轻则可出现头晕、恶心、呕吐等症状;用猪大粪浸泡制作臭豆腐(近日报道改用人粪泡制了);造成婴儿大头娃娃的有毒奶粉;在下水道淘出的“泔水油”;用石蜡做凝固剂的重庆火锅底料及千人涮过的红油老汤;毛发水勾兑出的毒酱油,其中含有的铅、砷、黄麴霉毒素、4-甲基米唑、氯丙醇等对人体有害……等等有毒食品,可以说是此起彼伏,对于那些有毒食品更是举不胜举。
   
   而对这些层出不穷的有毒食品,对百姓而言是防不胜防,百姓犹如处在有毒食品的十面埋伏之中。一个以“民以食为天”的国家,竟然陷入有毒食品的四面楚歌之中,百姓丧失了一个最起码的生活安全领域。。
   
   丧礼——一个让百姓死不起的社会话题
   
   人活着不容易,那么死也不容易。丧礼对中国人来说是件大事,甚至与婚事相提并论,中国传统社会有红白喜事一说。
   
   但如今在中国,人到了死不起的程度了,丧葬费到了百姓承担不起的地步了。按目前的行情,一位亡者从火化到“入土为安”,最少也要1万多元,稍体面一点,便要7—8万。殡仪馆“黑”亡者家属钱财到了什么程度:“出厂价不足百元的一只骨灰盒,他们卖到4百多元,一只4百元左右的骨灰盒卖到1千多元,成本不超过1千元的乌木骨灰盒却卖到1万元以上。” 如果要买墓地最便宜的一块墓地也要7—8千元,那么面积不过1—1、5平方米。家属用来拣骨灰的手套,在市场几毛钱价格,但卖给家属20元;几块钱的小铁锁卖你30元,如果骨灰盒存在殡仪馆,那么家属就必须买他们的锁;在屋里坐着等骨灰,要收坐凳子费20元,而这些付费不管你是否同意,一律打在帐单上。广西北海市的凌先生为一位亲人操办丧事,在殡仪馆里的开支为6470元,墓地花费约为8000元,管理费每年50元。而在北海,工薪阶层的月薪在600元至800元之间,丧葬费相当于一个普通劳动力的全年收入。如果是北京,在城八区医院过世者,运尸费需200元,中档寿衣1000元,整容200元,中档告别厅1000元,普通的火化费380元,中档骨灰盒约1500元。骨灰最多只能寄存3年,之后必须进入公墓了———市属公墓的最低价为6000元。
   
   由于殡葬业在中国是一个极端的垄断行业,殡葬业已经成为暴利行业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据有关媒体报道:在2003年中国十大暴利行业中,殡葬业就排在第三位,并且在2004年中国十大暴利行业”中仍固守在第三位,而在2005年的中国十大暴利行业中,殡葬业不仅是榜上有名,而且还前进了一大步,跃升为第二位。一年前的清明节,民政部社会福利和社会事务司司长张明亮在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说,殡葬服务业有暴利,但集中在大城市。北京市殡葬管理处副处长姜晓刚也曾对央视表示:骨灰盒的价格很高,是300%的利润,还包括寿衣。另一些媒体引述自揭黑幕的老板的话:殡葬业利润可达1000%-2000%,曾为北京某殡仪馆供货17年的骨灰盒销售商张先生,为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汉白玉整体雕刻骨灰盒,采自四川雅安的石料毛坯,原料成本300多元,雕刻3天,磨砂4天……加起来的成本约900元左右。卖给殡仪馆的批发价一般1100-1200元,而摆到殡仪馆后,价格顿时飙升到2800元,这还算是“良心价”。。据新华社2004年10月12日消息:“江西南昌市审计部门在对南昌市殡葬管理处审计时发现,2003年殡葬处全年除工资外发放职工奖金、福利477万元,人均约5、6万元。其工资外收入,便为该省城镇职工年平均收入的8倍(江西省城镇职工2003年的人均收入仅6900元)。”
   
   一方面是殡葬业巧取豪夺的高收入,另一方面是亡者家属在丧葬费用的难以承受之重。最近有关媒体就报道一起因无法承受丧葬费,亡者亲属私自土葬所引起的被“黑”的事件。亡者亲属的行为引来镇长震怒,要求亲属在11月23日前交3千元钱,否则就要起尸火化。但由于亡者是个绝户,亲属又是穷得叮当响的农民,无钱可交。但干部不管这些,随后带领10几个人起尸在露天地上进行焚烧。民政部门规定:是不允许这样做的,殡葬执法一定要讲究人性化。但干部为了“黑”绝户亲属3000元不成,还是那样不人道的做了。中国民间有四大黑之说:“打瞎子,骂聋子,刨绝户坟,敲寡妇门”,而“刨绝户坟”就是其中之一,有谁能想到干部竟然能干出这么“黑”的事情。2006年4月3日,在沈阳一个老人去世后,家属与殡葬车讲好价钱是400元,当遗体运上民政局的96144殡葬车上,然而在仅开出几十米便停下了,告诉家属400元不行,要交‘一条龙’费用,不包括骨灰盒钱共2700元。家属穷得无力支付如此多的钱款,跪着求殡葬人员,希望少收一点钱,遭到拒绝,结果殡葬人员将尸体抛在医院门诊楼门前后扬长而去。连死人都敢“黑”的社会,真不知道这是死人的悲哀,还是百姓生活的社会悲哀!
   
   由于殡葬业是政府民政部门垄断的行业,即使民营介入也是相当有限。既然是垄断,所以殡葬业就可以随心所欲乱定价和高定价,致使百姓到了死不起的悲哀地步。
   
   矿难——矿工挥之不去的噩梦
   
   尽管社会被媒体装扮成歌舞升平的状态,但舞台上喧嚣的颂歌却无法掩饰住那接连不断的矿难的爆炸声和那无数遇难矿工的家属所发出的震耳欲聋的哀号,这双重的悲怆的声音似乎成了中国社会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了,而就在笔者撰写这篇文章之前的短短的十几天里,就发生了5起重大的矿难:在3月18日,山西临县胜利煤焦有限公司樊家山坑口发生透水事故,救援人员已发现17名遇难矿工的遗体,仍有11人下落不明。据抢险指挥部介绍,这些矿工生还的可能性已经不大;3月26日,四川宜宾市珙县一煤矿发生瓦斯爆炸,已经造成3人死亡多人受伤; 3月29日,山西省中阳县舍窠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5人死亡;4月1日上午10时,奉节县汾河镇大兴煤矿发生瓦斯窒息事故,被困井下的5人已经死亡;4月3日,位于辽宁省灯塔市铧子镇的辽阳公安大黄煤矿发生一起瓦斯爆炸事故,造成2人死亡、27人受伤。这5起矿难造成至少32人死亡和几十人受伤。
   
   然而一次次惊心动魄的爆炸声和撕心裂肺的痛不欲声悲痛,并没有惊醒矿主的良知,也没有引起主管部门的足够重视,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矿主在受利欲熏心和贪图无厌的心态驱使下,仍然不顾煤矿所存在的各种隐患,置矿工的生死而草木,而政府主观部门面对着一次次矿难只是停留在雷声大雨点小的状态中,不妨回顾一下,在2005年1月17日,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梁嘉琨副局长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005年将消灭死亡百人以上煤矿事故。但结果如何呢,百人死亡以上的矿难还是发生多起:有让214人永远属于黑暗的辽宁孙家湾“2、14的特大瓦斯爆炸事件;有103人成为水中冤魂的广东梅州大兴煤矿的“8、7”透水事故;有11月27日黑龙江省七台河发生一起171人死亡的特大矿难事件等等,至于几人或几十人死亡的矿难简直就成了矿工的家常便饭了。事实总是胜过雄辩,政府主管部门的所谓对矿工生死的重视,却无法遮住一次次血淋淋的现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