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残缺的家书——给亲友的家信》]
东北一虫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现实商品价格在扇《资本论》中未来商品价格越来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关注被延期刑拘的王功权先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受害人真的要为害人者承担罪责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如果王书金真的是良知发现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王书金案应异地审理,避嫌与当地利益有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打民谣放官谣,效果能佳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民主与乌托邦那个更给人光明》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嫖宿幼女罪名存在,是对儿童权益最大伤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给人留一弹丸之地说理的地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宪政缺位,公权势必无限膨胀》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矛盾的证据,为什么有偏袒一方的嫌疑》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废除死刑的必要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已经证明恶的东西,为什么还要拿出来祸害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由压制,想起了斯大林肃反时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放假发点前苏联笑话轻松一下》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没有收入的请选择梦游 》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更替前的历史不是空白》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聂树斌母亲在长假中怎样度过?》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我是谁?》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如何相信争议证据的另一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哈姆雷特经典独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映像》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在满地的垃圾中,高尚与崇高及理想是否同国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日)《无论多高的墙都挡不住自由的飞翔——给公权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无制度上的保障,权力者言行很难合一》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在垃圾场升起的爱国激情,让关门的美帝羡慕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一个社会中没有不同的声音,必然将走向灾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理论是否合理,应有实践下结论》
·用约炮方式来解决形式主义看似很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信仰脱离普世价值轨道必将走向灾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杂谈用约炮方式来解决形式主义看似很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当权力者自身存在问题而是外因将无法摆脱恶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力挺不得人心的家伙们,就是捍卫普世价值》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甘地经典名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红宝书一定会战胜普世价值,信不?》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维稳的基础是公平、公正、正义,还是压制、维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房价居高不下的主因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运作下的资本与剥削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下资本促进社会福利、公平、正义等普世价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是因为还在关心它》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说明人们对未来报以希望》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庸俗的爱国观念》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当国家成为自由象征时,不爱都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一个人或政府坦坦荡荡的,会惧怕批评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集权为什么不牢固?》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批评国家是匹夫之责》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享有自由的结果终归是利大于弊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嫖幼女罪与强奸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腐败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腐败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这万恶资本主义社会怎么这么虚伪》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左东西必然导致祸国殃民的结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自由的力量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压制住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法官可能真的是不知道宪法及刑法原则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无宪政每个人都不会有安全感》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房价居高不下,主要责任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对造成灾难根源缺少深刻反省,人未来就不会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看客结局可能会沦为受害者》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依然是等级森严的社会》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平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微博死了,但倡导的普世价值及宪政绝对不会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那些人留恋文革?》
·冷万宝《微博死了,但在微博上面倡导的普世价值绝对不会死掉的》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
·青年节的祈祷
·冷万宝《由赵常青先生被以“扰乱公共场秩序”的罪名判刑所想到的其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一)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残缺的家书——给亲友的家信》


   
   
   
   

    冷万宝
   
   第一封
   
   
   
   父母、繁艳及家人:你们好!
   
   
   
   岁月匆匆,七个月的光阴转瞬即逝。由于某种特殊的原因,在春节期间还不能回家与家人共度佳节,敬请父母及家人见谅!
   
   
   
   为了使家人了解我目前的状况,简单地介绍一下:
   
   
   
   自从去年 11 月 16 日我被检察院公诉人侯书志提过审之后,至今没有下起诉书,我想在春节之前是不会有什么消息的。
   
   
   
   在我被关押的牢房面积有 35 平方米左右,关押 50 人左右,不用说牢房的空间与被关押的人数及不成比例,在这里别说睡觉地方想宽松一些是非常的难,就是坐的地方都拥挤得不堪设想。白天被关押的人坐板,坐板的滋味要比干活都遭罪,从早上 6 点到晚上 9 点(吃饭、方便的时间除外)一直是抬头、挺胸、目视前面的墙壁坐着。这里的水更是奇缺,坐板的人,有时一个月洗不上一次脸。伙食更不用提。尽管这里的环境相当的恶劣,但我的心情很平静,这也许是我问心无愧的原因吧。
   
   
   
   以上是我目前的基本状况和所处的环境。在此,我希望父母身体健康,不要想的太多,只当我出差没有回家。下面我和繁艳说几句话。
   
   
   
   繁艳您好,几个月过去了,在这几个月之中,为了我您做了很多的事情,一方面解决了我的后顾之忧。另一方面又为我解决了我精神上的压力,使我能够静下心来,等待结果。为此,我衷心地感谢您,要过节了,替我向您的父母问好,但愿我的事不会给他们带来麻烦。繁艳,明明现在一定很有意思吧,为了咱们的女儿能生活在人所喜欢的世界里,我愿付出一切代价。
   
   
   
   另外,节日之时,如果我的朋友、同学来家,代我问好。要是有时间到基督教堂(二商店附近)代我向苑教士夫妇拜个年,在我入狱的前几天,他们的孩子烫伤,没能再去看看,很抱歉。让张楠有时间到图书馆找蔡园,说我和李维向他问好,并希望他把学术探讨会继续办下去。再就是我在一汽、省图书馆两处借的书代我归还。以上几件事情,繁艳希望您帮我处理一下。
   
   夜已经很深了,信写到这里。
   
   
   
   祝父母、繁艳及家人春节愉快!
   
    冷万宝
   
   
   
   1990 年 1 月 14 日草于铁北看守所
   
   第二封
   
   
   
   发动机分厂工具科金科长:您好!
   
   
   
   春节即将来临,由于我所处在一种特定的环境之中,只能用书信的方式给您拜个早年,敬请谅解!
   
   金先生,我本打算早些时候,给您写封信,但由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之故,为此我放弃了这个想法。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睡不着,正好利用夜深人静的机会,给您写封信。
   
   
   
   我于去年 6 月 10 日下夜班后被捕至今已有 7 个多月,在我刚刚被捕之时一定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为此我深感抱歉!也许有些人因我而受牵连,责任不在他们身上,一切后果有我负责。
   
   
   
   金先生,我想我的事情,大概您在报纸或电视、广播早已知道,但那不过是一面之辞,同时我对大众传播媒体的做法保留某种控告的权利。在这里我只是想声明一下: 1 、我的行为并没有超越宪法规定的范围内,所以认定我有罪,只能说是莫须有的罪名。 2 、作为党的喉舌,在未开庭审判之前,就认定我有罪,这种做法不仅影响司法程序的公正性与独立性,而且是一种越权的违法行为。 3 、我所做的一切,其目的就是使我们的国家在政治上实现民主制度,在经济上走健康繁荣昌盛之路。
   
   
   
   以上三点声明,我即使不说,我想金先生也是能够辩明是非的,所以在这方面我不想说得太多了,我希望自己是一个沉默的人,但这不过是遵循鲁迅的教导罢了。
   
   
   
   代我向严、吕科长及其他同事们问好!
   
   
   
    祝金先生春节愉快!
   
    冷万宝
   
   
   
    1990 年 1 月 14 日夜草于铁北看守所
   
   第三封
   
   JINGHUAH :您好 !
   
   岁月蹉跎,人世间多少憾事,化为东去的流水,是那样的匆匆,那样的沉重。追忆过去,昙花一现。凭铁窗眺望,两眼空茫茫。闭目思忖,多少寒冰入骨。待挥手,铁条空立林来阻,壮志未酬,黄莲已是铺满路。猛抬头,万籁皆静雷不抖。佳节将临,好友难握手,多少赤子心,化作流水走,有心来参禅,默读佛偈语:菩提本无树,明镜也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必惹尘埃。偈语声未断,本性来切断,生当民主魂,死去也心甘。
   
   
   
   也许,我命中注定,无论我的思想怎样变化,我将永远是半个悲观主义者和半个理想主义者的结合体,看样子,到什么时候也无法改变了。我想,一个理性的社会应该具备两者,不管他是一体的,还是分开的,要知道任何事物的存在都不是至高至善的,作为悲观主义者,他的任务,要发现客观事物在存在中的不足,如果只能达到这种境界,这样的人就有可能会逐渐的变成愤世疾俗、无所作为的破坏者,为了不使悲观主义者成为单面人,那么这时候就需要理想主义者不断地去设计、不断地去完善客观存在的事物。两者的有机结合,对促进社会的文明与进步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尽管对人生历程来说也许是痛苦与狂欢的决斗,但作为一个人应该考虑的不是决斗的结果,而是一个人应该不应该具有对社会基础建设持有一种使命感和责任感的问题,就像柏拉图的精神恋爱法一样,一个人去追求爱情,实现不实现在某钟程度上来讲是次要的问题了,重要的是在追求的过程中,他是否一往情深、执着、甚至付出巨大的代价也义无返顾去做,至于其它方面就随风而去吧。
   
   
   
   春节即将来临,本想给朋友们写封信拜个年,没想到一下笔,竟写出上面一些话,算做随笔吧。
   
   
   
   我被捕至今已有 7 个多月,这样的日子恐怕还将蔓延,至于什么时候能有结果,谁也说不清,只能等北京有了结果之后,但判刑是肯定的,大约 7--12 年,我不在意这些(如果我成为当局射向民主之魂的强弩之末,那么我会感到欣慰的),既然要致力于社会基础建设,在当前这种社会背景的环境下,不付出代价是不可能的,如果我们这一代人的代价付出的多一些,那么下一代所付出的代价就会少一些。记得我在组织游行之前,正巧我女儿明明在睡觉,我似乎在开玩笑的对女儿说:为了你,我愿去流血!我没有流血,其结果没有我所想象得那样坏(专指本地区)。经历了这场生与死、血与火的磨练,促使我对社会有了更深层的认识,这对我的以后无疑是会有益处的。不知为什么,我这几天心情特别的静,就像死水一潭,头脑一片空白,似乎第六感觉在告诉我,海水的平静是暂时的,暴风雨将要来临。但理智告诉我,这是冬天,无论怎样,我的意志是不会变得脆弱,那不是我的性格,面对着未来,我充满着信心,记得您送我的一张贺年卡上印有这样一句话:当郁金香花开的时候,我将结束那忧郁、苦难的日子!尽管现在是冬天,但有个诗人说的好: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是啊,属于人的春天会远吗?
   
   
   
    不知您夜大毕业后分配了新的工作?希望您能顺利!
   
   
   
    代我向我的徒弟问好!
   
   
   
    祝您的生活精彩!
   
   
   
    冷万宝
   
   
   
    1990 年 1 月 21 日夜草于铁北看守所
   
   第四封
   
   YINGHUA :您好!
   
   
   
   我们师徒在一起工作似乎不到一年,几乎可以说,您根本没有从我这里学到什么东西。我对您的要求是,只要能对工艺熟练操作、安全工作不出事,就是一个好徒弟。我带徒弟的方式与他们有所不同,我不想把您训练成一个机器,甚至当什么螺丝钉任他人摆布操纵。人就是人,人是有血有肉及感情特别丰富的高等动物,怎么能同生铁之类的东西进行比较呢?人是万物的灵长,宇宙的精华。要知道,在傻子的土地上诞生的只是骗子。信似乎有些走题,谈点其他方面的事情。
   
   分别近 9 个月了,以后见面的机会不知如何。现在我想对您说几句,不要由于我曾经是您的师傅而感到耻辱,对任何事物要有自己的主见,世界的色彩是多种多样的,要勇敢地进行辨别和选择。如果您想要看书的话,到我家里去挑选,有机会能上学就上学,要知道,没有文化的国家是愚蠢的国家,一个人也是如此。话不多说了,把另一封信代我转交给我的朋友。
   
   
   
    祝安顺!
   
   
   
    冷万宝
   
   
   
   1990 年 3 月 8 日草于铁北看守所
   
   第五封
   
   JINHUA :您好!
   
   夜很深很深,我站在窗前,向远方眺望,天空灰蒙蒙的,看不见星光,看不见月光。我想看到的情景,恐怕是尽都掩藏在厚厚的云层后,此时的心情感到特别的郁闷,身体仿佛被一种无形的绳索紧紧的束缚着,我真想冲着浓浓的黑夜大喊几声,然而空气中的灰尘密度是非常的小,即使有雷声般的声音恐怕也是散发不出去的。天空愈来愈黑,目光渐渐模糊,寒风阵阵袭来,铁条依然的在展示它那冷峻森严的面目。我默默无语,心却像湖底的潜流。忽然一颗流星在这黑夜这块宽银幕上划过,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也似乎看到了什么,这时记忆的灵光在黑色的夜空中慢慢地凝聚,闪烁着耀眼的光辉••••••
   
   
   
    那是几年前的一个夜晚,我和一个朋友在湖的岸边徜徉,四周静悄悄的,柳树低垂,轻轻的微风吹拂着湖面,波光粼粼,更令人赏心悦目的是皎洁的月光,银光闪闪,让人遐想翩翩,我情不自禁地高声吟道:明月今日有,我朋友也应声答道:开怀不在酒。两个声音凝聚在一起,在湖面上飘荡,竟引来一位自称姓苏的白发银须的老翁,上前质问:明月在那里,为何改吾诗。说完用拐杖把我们打进湖中,我们惊叫了一声,水很凉,人在挣扎,渐渐地沉落下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好象有人在用力地推我,我争开双眼,天空依然是很黑很黑,既没有星星,也没有月光,那只不过是一个梦,一个年轻人的梦。梦--这人类愿望的曲折表达,这梦的明月,这现实的黑夜,竟成了我人生成长的基石。我为了寻找梦中的明月,进入了禁区,倒在那里。我愿留下我的足迹,为后来者签署通行证••••••
   
   
   
   我现在唯一可惜的就是我童年和少年时代是一个文化苍白的时代,假如那个时代是色彩斑斓的话,我未来也许能为社会释放出大量的光和热。我学生时代,除了初中之前的学习是上等之外,以后的学习成绩几乎可以说是平平。我总觉得我所学的和我所得到的东西,不是我所想要学到的或所得到的东西,因此,我把很大的精力用在课外书上,但那个时代,找一本可读的书是相当的不容易,记得有一次我去书店,误听一读者要书的书名,我问到:有《青春之歌》这本书吗?售书的服务员顿时把我教训了一顿:毛孩子,竟然敢问这样的书。为能看到一本书,竟受到如此的呵斥,可想而知那个时代是一个多么可悲的时代。然而书贫的时代毕竟过去了,在我被捕之前可以说是这样的,至于以后怎样,我不知道。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