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刍议“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的两面性》]
东北一虫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无宪政每个人都不会有安全感》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房价居高不下,主要责任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对造成灾难根源缺少深刻反省,人未来就不会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看客结局可能会沦为受害者》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依然是等级森严的社会》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平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微博死了,但倡导的普世价值及宪政绝对不会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那些人留恋文革?》
·冷万宝《微博死了,但在微博上面倡导的普世价值绝对不会死掉的》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
·青年节的祈祷
·冷万宝《由赵常青先生被以“扰乱公共场秩序”的罪名判刑所想到的其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一)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九)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一)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三)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四)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五)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六)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七)《上部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二)《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三)《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四)《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九)《中部》
·冷万宝《让个人享受自由 政府将获得权威》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乱谈牛逼与痛哭的能源局长刘铁男》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一)《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二)《中部》
·冷万宝:《由维权律师唐荆陵母亲之死引发的联想》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四)《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六)《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七)《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二)《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四)《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五)《中部》
·冷万宝《痛悼为民主贡献一生的陈子明先生》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八)《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九)《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中部》
·冷万宝《 杂谈内地媒体对香港选择性的报道及其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刍议“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的两面性》

   
   
    冷万宝
   
    江泽民在会见西方政府首脑或出访西方民主国家时,经常好讲“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之类的话。这次访美,在乔治.布什总统图书馆发表演讲,也不忘重复这样的话。这样的话,咋听起来,江泽民肚量简直就跟他的“宰相”肚子似的,给人一种能撑船的感觉:多象一个开明的君主啊,是那样的宽宏大量,能容忍不同于自己或他自己国家所认为的价值观点或现象。果真如此吗?


   
    在对待西方社会,江泽民所说的“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之类的话,笔者认为,江泽民说这话的本意,并不是出于自己那“宰相”的肚子,真心想要撑一撑西方社会价值观念这只船,容忍西方社会民主、人权等价值观念的存在,这本身与中共信仰的“解放全人类”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背道而驰,而是希望西方社会能容忍中共认可的具有“特色国情”的价值观念。言外之意,就是希望西方社会高抬贵手放其践踏人权一马,并能与“江核心”所主宰的国家“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
   
    也许有一些“大侠”会认为笔者是以小人之心度“宰相”之肚子,并认为江泽民对西方社会所说的“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的话,就是“掏心窝”的话,是对西方社会“扩大民主”,容忍西方社会价值观念的存在,决不是低三下四求西方社会不要拿自己的价值标准来衡量具有“特色国情”的中国。
    就算江泽民对西方社会所言的“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的话,是出于真心。但笔者还是对江泽民所言的“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的话持有异议,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江泽民一方面在对外大张旗鼓的主张“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的同时,另一方面却在国内大肆进行党同伐异的行为。江泽民言行不一,难免给人一种耍两面派的感觉。
   
    江泽民常常批评西方社会在人权方面搞双重批准,一个如此对“两面派”深恶痛绝的“君子”,却时不时的对“求同存异”玩起雕虫小技来,大搞“求同存异”的双重标准来。君不见,江泽民在“窗外”常常吹起“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的高调喇叭时,在“窗里”却不断的挥起“鬼头大刀”把不同于自己的政见“扼杀在萌芽之中”。其实江泽民如日中天的政治资本,可以说就是建立在封杀自己认为有问题的《世界经济导报》的基础之上的。也许在他感觉到残酷打击不同于自己观点或思想的人,不仅能获得“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而且还能有“大红灯笼高高照”的现实之后,便为维护其切身利益,一发不可收拾的镇压持不同政见者,甚至连他过去的老领导,原中共总书记赵紫阳也不放过,让赵紫阳处在没有司法判决书的无人身自由的生活状态之中。至于其他的持不同政见者,对于江泽民来说,那就是更不在话下,能抓则抓,能流放则流放,余下的也不能让你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一句话,逆我者,要么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要么身陷囹圄或身不由己。这就是江泽民在国内“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的真实写照,尤其是在镇压持不同政见者的时候,他似乎就忘了人与人“存在这样那样的不同和差别是正常的、也可以说是必然的”及引用中国先秦思想家孔子所说的“君子和而不同”之类的话了。尽管江泽民讲起“求同存异”头头是道,说得天花乱坠,但在行动上的所作所为,难免不让人们认为此“君”的表演水平,决不亚于法国剧作家莫里哀所创作的人物──答尔丢夫。
   
    无论江泽民对西方社会如何表白自己的开明观点达到“巨人”的水平,但在国内在行动上的“侏儒”形像,便让人们认为小说《镜花缘》中所描写的两面国里的人物,决不是虚构的,那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罢了,用沙士比亚的话讲,就是“上帝给了你一张脸,你自己又造了一张脸。”实际上这也难怪江泽民言行不一,谁让他生活在权力不受制约的国家里面呢,尽管他还时不时的主张“以德治国”,但无奈德与国与人并不必然是三位一体的。所以说皇帝的“新衣”,毕竟是皇帝的“新衣”。
   
    (2002年10月27日于吉林)
   
   

此文于2014年06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