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八年前的今天》]
东北一虫
·冷万宝《由赵常青先生被以“扰乱公共场秩序”的罪名判刑所想到的其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一)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九)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一)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三)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四)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五)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六)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七)《上部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二)《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三)《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四)《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九)《中部》
·冷万宝《让个人享受自由 政府将获得权威》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乱谈牛逼与痛哭的能源局长刘铁男》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一)《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二)《中部》
·冷万宝:《由维权律师唐荆陵母亲之死引发的联想》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四)《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六)《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七)《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二)《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四)《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五)《中部》
·冷万宝《痛悼为民主贡献一生的陈子明先生》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八)《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九)《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中部》
·冷万宝《 杂谈内地媒体对香港选择性的报道及其它》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一)《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二)《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四)《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九)《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二)《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三)《中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八年前的今天》

   
    冷万宝
   
    8年前的今天,在吉林省长春市的人民法院里,5名热爱自由、渴望自由、追求自由的年青的公民被人民的法官毫不犹豫地当庭重判为有期徒刑20~2年,并又附加了剥夺政治权利5~1年。而认定的所谓犯罪事实,就是因为我们行使了宪法赋予我们的公民权利──即言论、结社自由的权利。
   


    尽管这场审判是以所谓的刑事案件进行的,但实质上是一桩地地道道的政治审判的闹剧。而那一天的开庭,不过是想使这场闹剧披上冠冕堂皇的合法外衣罢了。实际上当局在未对我们进行开庭审判之前,就已经是先入为主地为我们几个无辜者定了莫须有的罪名:从1989年7月11日的党报头板上的报导,以及那一天从控方检察员侯书志自以为让我们无话可说的一句:如果我们指控错了,难道上级领导的决定也错了吗?话中,足以证明这不仅是一桩政治审判的案件,而且也是政治权力在背后操纵的一桩政治审判案件。
   
    人们不难看出这场政治审判的意义何在,已经是在明显不过了。那一天对我们的审判,根本不是当局的目的,而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其企图或目的,是假借对我们这些民运人士的政治审判,以此向全社会的制造和传播这样一个不言而喻的恐怖信号:宪法所陈列的公民权利,不过是安徒生的童话故事《黄帝的新衣》罢了,但是谁也不能去戳穿──即行使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否则的话,这一天的这样的重判样板,就是明天再胆敢对其公民权利有正当诉求人的下场。因此,那一天对我们的审判,不过是表象而已,其实质是当局在向全体人民宣布:顺我则昌,逆我则亡这样的判决书。
    那一天的政治审判,虽对禁锢我们的肉体披上了所谓的合法的外衣,但是这个法不过是当局一相情愿幻想出来的皇帝外衣而已,然而这件新衣却无法掩饰当局惧怕实行民主的心态和没有良知的赤裸裸的丑陋身躯。当局这种无视公民权利的做法虽可以用绞索勒紧理性、正义的喉咙一时,在人性懦弱的土壤上开掘一条凶猛的人欲横流的江河,但当局却无法阻拦时代的列车朝着那座灿烂辉煌的文明进步的公民大厦的方向挺进。那座文明进步的尊崇人价值的公民大厦的基石──就是自由、平等、博爱的精神。我们相信,觉醒的人民,不会因为脚下的血何在流淌,不会因为当局用暴力对人民采取自由裁量的判决,而放弃对这种精神的追求,去冷漠、麻木地伫立在任人宰割的龙卷风之中,人民的理性会责无旁贷地警告自己:冷漠、麻木地任人摆布,丧失的决不会是束缚肉体或精神上的枷锁,而丧失的只是人的尊严和灵魂。我们相信这种精神,是任何黑暗的力量都是无法扼杀的──即使是萌芽状态。
   
    那时那刻,我们觉得自己仿佛透过年青躯体上的弹孔、穿过荒凉的法院的围墙,看见自由、平等、博爱的精神在人民朝着公民大厦挺进的行动中闪烁着耀眼的璀璨辉光,在那辉光之中:民主女神手中擎起的旗帜,在这片广袤无垠的土地上迎风飘扬……
   
    (1998年11月27日于长春家中)
   
   

此文于2014年06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