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胜景
[主页]->[百家争鸣]->[东方胜景]->[马克思主义的错误和世界的真相——序]
东方胜景
·狼不吃羊主义
·阉脑太监
·外星球某国官场用人潜规则——“两蛋一心”
·《为哲学和宗教正名》
·政治恶霸及其亲友子孙在未来的下场
·旧文:当共产党被杂交以后
·旧文:挥散阴霾 将革命进行到底
·超人佛法世界观想
·马克思主义的错误和世界的真相——序
·马克思主义的错误和世界的真相——第一章
·马克思主义的错误和世界的真相——第二章
·马克思主义的错误和世界的真相——第三章
·马克思主义的错误和世界的真相——第四章
·马克思主义的错误和世界的真相——第五章
·马克思主义的错误和世界的真相——第六章
·马克思主义的错误和世界的真相——第七章
·《超级人类的未来世界》
·超人未来世界附件:性爱的内涵
·名词解释:专制黑帮
·二十世纪美国对中国最大的帮助是什么
·阿Q国家战略之得失
·民主和专制的统治关系结构及优劣对比
·劳动价值论的破产和剥削的真相
·今日中国的社会性质是什么?
·十五分钟颠覆经济学家的“价值观”
·“碳货币”能否成真
·让子弹飞原型解密
·科学别生气 你真的是哲学的仆人
·2012超人宣言
·小学小傻、中学中傻、大学大傻
·2012魔鬼忏悔录
·宗教将在未来超人社会消亡吗?
·韩寒悔过书
·国人醒脑套餐一《让子弹飞》原型全解密(升级版)
·法门:专制社会腐败和僵死的机理
·法门:十九世纪的天真幻想和乌托邦问题
·法门:再说乌托邦
·法门:荒诞无比的“抽象劳动”
·法门:“价格绕价值波动”是十足的谬论
·法门:商品价值和价格泡沫
·法门:解剖疯狂的房地产价格泡沫
·法门:客观实在论的恶性循环
·法门: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的迷津
·法门:夸张的量变质变理论
·法门:精神分裂的矛盾论
·法门:公有制计划经济失败的根本原因
·法门:外星人批判劳动价值论
·法门:也跌入唯心论陷阱的历史唯物主义
·法门:坠入唯心论陷阱的唯物辩证法
·法门:关于物质,你们学到的都错了
·法门: 关于意识,你们学到的又错了!
·法门: 范冰冰和王宝强天价片酬的价值析疑
·法门: 上海文明史拾遗(一)
·法门:智人文明即将终结,智能文明即将开始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克思主义的错误和世界的真相——序


   二十世纪共产主义运动的爆炸效应曾经迷惑了无数的善良人士,在短短的数十年间成为全球数亿民众的热切向往。然而好景不长,理想主义的天真美梦和憨笑还刚刚开始,在众多凡夫俗子毫无思想准备的转瞬之间,乾坤倒转,被恶魔诅咒了的专制化共产主义不可一世的摩天大楼轰然倒塌,一场席卷全球的轰轰烈烈的社会革命落得个惨败的下场。在世界大部分地方,共产党人和马克思主义象过街老鼠一样被舆论追打得屁滚尿流,马克思的徒子徒孙把祖宗的老脸丢了个精光。如果马克思有灵,此时他也一定在阴曹地府接受审判,对于阳间的事变只能恼羞成怒、捶首顿足,痛苦地忍受羞辱。这一切着实是他的悲剧。马克思在向工人阶级传播共产主义思想的时候,以为自己是一个可爱的天使,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理论将会带来灾难,就这样,他把悲剧的种子撒向世界。
   马克思去世后的一百多年来,人类科技突飞猛进,历经了无数“否定之否定”,社会经济和社会关系远远超出了马克思当年的想象。可悲的是,一百多年来研究物质存在方式的哲学缺乏革命性成就,载着十九世纪唯物主义的破旧“马车”,被科学的“航天飞机”甩开了十万八千里。更可悲的是,在共产党统治的国家,淘汰旧学说竟意味着解散一个大权在握的政党。顽固不化的党棍们不懂作茧自缚的道理,还一个劲地将自己的脑袋往纹索上套。他们倒是热衷于嘲笑十九世纪前的乌托邦学说,单单不知自己是个新乌托邦分子,令人啼笑皆非。

   乌托邦的最大特点是企图用脱离现实的和无法验证的理论左右社会实践。一种决定社会制度的理论如果无法适用于现实和无法通过实践证明其善恶、优劣和真伪,这会导致什么结果呢?很显然,就是违背实际需求,盲目蛮干,并且排斥良好的社会制度。这和凭空捏造一个不思进取的上帝让人崇拜没什么区别。一切不能取得实证的社会和政治学说,对于政治的现实都是纯粹虚幻的空中楼阁,共产主义就是这样的学说,它所主张的未来社会遥遥无期,无法验证;况且这个学说单从理论上分析,也可以发现它的一些基本观点存在致命错误和幼稚的幻想,我们怎么能用这种虚幻而幼稚的理论来规定我们的现实生活呢?这对自己太不负责任、太荒唐了。
   共产党曾经向人民许诺,在他们夺取政权之后将要建立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制度,但在中共取得政权几十年后,新的当权派却说民众笨得厉害,只懂得关心温饱,不知道关心民主,没有当家做主的能力,民主成了遥遥无期的未来事业。这些话如果让共产党的先驱和烈士们听到了会作何感想呢?可以肯定,李大钊不答应!江姐不答应!其他千千万万牺牲了的烈士也不答应!先驱们虽然来不及发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错误,或者搞不明白这个理论的众多概念和复杂逻辑,但有一点是意识清楚和态度坚决的,革命就是要让民众成为国家的主人,要建立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治制度。当他们推崇的共产主义学说被证明是谬误的时候,他们追求民主政治的动机和目标还在,还可以继续奋斗,否则,革命等于白干了。
   当年国民党在大陆时期,政治上一党独裁,经济上官僚资本横行,共产党称它为反动派,作为腐朽制度的代表。而今天共产党一党专制下,占据大半江山的其实也是资本主义经济,且资本份额中百分之九十属于官僚资本,被人称为权贵资本,只有百分之十是民营资本。这和国民党在大陆时期的中华民国很相象,这么一来问题出现了,有类似的政治和经济,为什么单单国民党是反动派呢?有人说,因为国民党反人民。但国民党决不承认这一点,就象有人说共产党反人民,共产党也不承认一样,当年的国民党和今天的共产党都号称自己代表民众。而过来人都知道,国民党的腐败以及与民众的矛盾,没有达到今天共产党的严重程度。假如国民党是反动派,那么今天的共产党还能是什么好东西吗?一些百姓说,共产党以公有制的社会改造为名没收了我们的田地和财产,现在却拿去给他们的各级官僚发了财,这不土匪吗?另一些百姓说,我们几代人在国有企业中辛苦劳作,积累了大量财产,现在竟然一夜间转制成为共产党官僚的个人财产,我们却被赶出了企业,这不强盗吗?还有一些百姓说,如果中国大陆一直是中华民国的天下,没有共产党几十年的瞎折腾,今日中国一定比现在好得多。当然,中共不承认这一点,大陆经济体制的改革和经济的发展被中共称为是只有社会主义才有的成就,然而与世界主流接轨的一样的经济体制却冠以不同的名称,改变不了实质。共产党的这个转变不是先驱们可以预料的,在共产主义招牌不再有效的情况下,这个现实的确使共产党的理论和实践处境尴尬。如果没有一个宪政民主的现实目标,共产党的存在必然反动于历史的潮流。
   其实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创立共产主义学说的时候,所追求的自由王国的政治制度就是民主政治。只是他们找错了推行这种制度的方法,误以为公有制是民众政治权力的前提。
   马克思主义的产生有一个重要的历史背景,即十九世纪的工人运动。马克思和恩格斯早年生活在以农业经济为主体的德国,当他们走出那个人民生活自给自足的封建王国,来到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起步不久的英法两国,目睹工人们包括女工和童工的艰苦工作和艰辛的生活,顿感十分震惊,从此,他们投身于解放劳动者的理论探索和实践之中。与此同时,不堪压榨的工人迫切需要改变现实,他们组织了一次又一次的反抗,要求增加工资,改善生活。斗争中,工人的愿望逐渐上升为政治要求,使各种社会改良和社会革命的理论都有了市场。马克思主义——特别是它的经济学说——以十分符合直观的优势,以及符合体力劳动为主的生产方式前提下价值的表现形式的优势,很快在工人中被普遍地接受,推动了一浪高过一浪的工人运动。
   但是,当年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研究对象是刚刚起步的新型社会,含混着很多的封建残余和错误现象,以它为典型的认识活动必然产生管中窥豹、以偏概全的结论,使马克思主义理论出现很多认识偏差。经过一百多年的风雨历程,革命者的热情并没有使经典理论取得具有广泛绝对意义的真理辉煌。迄今为止,马克思主义在社会变迁中的最大作用,是造就了一批以苏联和中国为代表的号称社会主义的国家。在共产党人武装夺取政权时期以及和平建设的初期,大革命雄壮的情景和对未来的美好想象,使无数人热血沸腾,不知不觉中仿佛共产主义的动人前景,已如春天含苞待放的花朵,即刻就要向世界展现美丽的容颜。
   几十年过去后,迷雾散开,那朵花羞答答地露出了尊容,可是谁也找不到想象中的色彩和芬芳。在高度统一的政治体制管理下,自上而下的计划经济曾取得短期效用,但当这种体制长期运作时,竟使生产效益低下,社会生活单调、僵化;而在中国为了改变这种局面进行的经济体制改革中又出现了严重的腐败。正所谓一收就死、一放就乱。在十月革命几十年后,列宁的学生将他遗留的积蓄挥霍一空,把苏联变成一个长着一对巨拳而身躯畸小的怪胎,它的心脏终于消耗了最后的革命热情,再也承受不住巨拳的重负,停止跳动了。中国则扛着沉重的包袱,再一次走上了布满荆棘的雪山草地之路。
   面对着一个个的挫折,人们不禁要问:追求自由、平等和幸福的美好愿望难道错了吗?绝对不是,问题出在将美好愿望付诸实施的过程中,被错误的理论引入了歧途。理论研究和实践检验都已经证明,马克思主义理论存在致命的错误。铁的事实告诉我们,历史发展到今天,仍然继续使用甚至崇拜十九世纪很有瑕疵的理论产品,那是注定要失败的愚蠢举动。不仅如此,人类的理论即便是有过辉煌的实用历史,也往往被新时代所淘汰,如果面对这样的事实仍顽固地坚持旧思想、旧观念,美梦必被历史的车轮碾碎。人类不止一次犯这种错误,一些在今天看来很肤浅的古代学说和被现代人纳入迷信之列的宗教,在它们诞生时,都被当作真理,当作解释世界的最先进学说,相对地讲,它们都是历史中的“科学”。这些学说并非绝对真理,但也不是一无是处;在人类文明进步中都有一定的贡献,都曾经是左右社会生活的精神支柱;它们造就的社会历史,是现代社会的历史前提。现代文明正是在古代文明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星象学演化成天文学,炼丹术发展为化学,没有古代文明,不可能突然冒出现代文明。但从另一角度看,代表古代文明的旧学说,都曾经扮演过阻碍科学进步的角色。中世纪基督教以酷刑迫害探索科学的教民,中国儒家学说长期将科技斥为旁门左道加以压制。旧学说的倡导者总把旧理论视为绝对真理,据以压制进步学说。在他们看来,理论的发展只能在旧学科经典原理的基础上进行创新,超出旧原理就是大逆不道。在今天,我们仍然可以听到一些人高唱着这种有害的调子。这是严重的谬误,是混淆了关于人类文化发展的历史和逻辑这二个不同的前提所造成的错误。所谓文化发展的历史前提,是指旧文化是新文化产生的必要准备、必经过程,没有旧文化,不可能发展新文化。所谓文化发展的逻辑前提,是指学术探索的判断推理所使用的前提。由于新文化总是更准确地揭示真理,因而是对逻辑前提的更新和修正。逻辑前提就是基本原理,每一次学术的进步就会对基本原理作更新和修正,就象爱因斯坦的相对时空观取代牛顿的绝对时空观一样,是更正确的基本原理取代旧原理。
   那种认为只能在旧学说经典原理的基础上发展新学说的观点,是十足的教条主义,它严重作茧自缚。试想,如果生物进化是真实的,那么,进化史上人类的祖先是什么呢?夸张一点讲,在海洋生物阶段可能是一条乌贼鱼吧。乌贼鱼是生物进化的一个里程碑,具有伟大的历史意义。而生物进化发展到今天的人类,相对于乌贼鱼已面目全非,那么人类是否还要坚持乌贼鱼主义、高喊乌贼鱼主义万岁的口号呢?当然不是。长期以来,不少人错误地在理论的基本原理与经典原理两个概念之间划上等号,习惯于那种坚持某学说经典原理基础上,反对教条主义的逻辑,而形成只能在某种经典原理前提下反对教条主义的思维定式,这根本上还是教条主义。也许把顽固坚持古代学说基本原理的教条主义叫做乌贼鱼主义更有形象感吧?乌贼鱼主义是理论、学说进步的绊脚石,必须坚决地清除。
   马克思主义作为文化的历史前提,对人类文明的进步也曾有过一些积极的作用,但作为现代哲学、社会学、经济学和政治学的逻辑前提,由于存在致命的错误,已经有较大的负面作用了。这个事实在全世界也已形成了普遍认识,但是在理论上进行系统批判一直是个空白,需要学界有志者共同努力予以填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