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沧海一叶集
[主页]->[大家]->[沧海一叶集]->[中央不应对基本法做出解释]
沧海一叶集
·告诉我我们为什么要用血的代价去争取民主
·谁比谁更能发展经济
·不要再把你们“为所欲为”
·民主国家腐败并不是民主的错
·《民主论坛》还要推荐吗?
·叫我如何来爱你
·它们在为谁开脱罪责
·面子问题
·郭飞熊的“维护正当防卫罪”
·违法又如何
·我不是观光客
·你的世界,我的恶梦
·永远的心痛
·请阻止暴力征地:呼吁人大立立即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 请别为我呼吁
·别指责我投降
·对不起,你无权回国
·你无权受中国保护
·谁又曾关注我们
·伤--深深的
·救人心切的陈光标先生危险啊
·我愿意为你鼓掌为你喝彩
·为了“友谊”我们没有尊严地活着
·中国应该开放新闻自由
·我不想说瓮安,我只想说假虎照
·我只想知道尸检到底做了多少次
·不明真相与明白真相
·精斑、避孕套、处女膜
·请发挥你的影响,帮一帮我们
·生命守护,为健康祝福
·替罪的羔羊啊!你何时不再沉黙
·我们共同的目的--健康
·求你,谎言说的真一点
·杨佳案不过是“警民纠纷”而已
·正义的旗帜永不倒下
·“中间道路”是达赖喇嘛的死胡同
·让有尊严的活着成为正常
·弱弱地问“杨佳该死者”几个问题
·我们需要阳光
·为黑食品护航的质检总局
·给我一寸净土给我一分钟
·你走了我们没有哭
·自由表达意见绝不是示威
·我们应该在以哈冲突中学会宣传
·他们那里是什么理想主义者
·保钓--中国人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
·他只是“借”钱你却“故意杀人”
·我们是人不是零件
·我们应不应该舍身出门
·执法--上海式的
·伟大爱国者的嘴脸
·中国在你的胸堂容下一颗心
·抗议“干涉内政”
·警枪响起后反差巨大的二种即时反应
·发展英国式的
·一个女人之死与一个男人之死
·换一种方式冲击网络言论自由
· 强加给谷歌都不敢接受的赞扬
·网络审查并不可怕
·其实他们想要的是我们的良知死亡
· 谁偷了我的选票
·选票被偷走以后
·刀口下的孩子
·你可曾想过枪口下的孩子
·三个人的一个难民故事
·请让他自由地呼吸一口自由的空气吧
·罂粟花杂感
·拆迁----法保护下的强抢
·和谐社会”抢劫者的天堂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政策只给占领国提供子弹而已
·母亲的手“摔”断了
·挪威很近长乐很远
·王凤娇的断手刘晓波的煽动颠覆罪
·一切等法医鉴定结果出来再说
· 中国的勇气在哪里
·太较真了一天都活下去
·我们睁大眼睛看着吧
·对于刘晓波有些话不能不说
·一切以私了来解决
·母亲的断手案终于完结了
·我的利害与我的无奈
·奥斯陆在鼓励犯罪还是中国政府在犯罪
· 这只手太重
·并不光彩的影响力
·我看到的只是魔鬼的狰狞面孔
· 别怀疑我的决心
·中国人--你何时能够站出来
·中国制作最好的片子《国家形象》
·霸主、警察、清白 !
·主权与人权高低的陷阱
·没落的帝国,崛起的大国
·给自己争取一次机会
·勇气是改变的开始
·我们到底讨论什么
· 请别再让英雄孤独
·别妄想在自由的世界剥夺我们的自由
·这就是共产党的标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央不应对基本法做出解释

    中央不应对基本法做出解释
    林键
    全国人大常委会对香港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条和附件二第三条做出了解释,一 下子否决了07,08年的香港双普选。
    当然全国人大常委会是有权对香港基本法进行解释,香港基本法的规定,香港基本法的解释权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根据立法法的规定,法律的规定需要进一步明确具体含义的,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解释。
    这一解释消除了港府的的疑虑,却打击了香港人对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信心。这一解释让一国两制名存实亡,从此埋葬一国两制,用和平方式统一两岸,统一中国只能成为永可 不实现的幻想。香港的一国两制实在是给台湾做了一个不好的范例。


    这不是等于说全国人大常委会永无对香港基本法的解释必要,而是说我们不应对07、08年双普选做出解释.没有必要必要去干涉港人07、08要如何选香港领导人、立法委员去。
    正如目前世界上许多宣布特赦令,对外宣战的的权力是属于国元首的,当然这元首各国称法不同,有主席、总统、国王。但不能权属于他们,这国家元首是不是天天都可以搬出法律来说:我有法律依据的,我认为我现在有必要宣布特赦(对外宣战)。这是我的权力,就可以天天特赦了呢,天天对外宣战了呢?相信我们的人大委员们不会对这持肯定的态度的。
    正如同我相信我们的委员们不会认同:审判长可以不用审就可以搬出法来,拿出权来说:审判权国家有法可依据归我代为行使,我就有权可以判一个人有罪或无罪。我高兴,我喜欢谁我就判谁无罪,哪怕有确切证据证明他犯了故意杀人罪,是要判死刑的.一个人就是有一万个证据证明他是自己是无罪的,只要我不高兴,我不喜欢他,我就判他有罪,判他个故意杀人罪,判他个死刑。还可以信誓旦旦的说:我是合法的啊!法给了我审判权啊!我可以审判啊!
    而你们对香港普选做出解释将同那天天都可以特赦,时时都可以判人入罪之人有相同的罪恶.就连奴隶主,封建地主,资本家都不会容忍忍的无法无天的罪过,要我们的人大委员来做吗?
    权属于谁,可不是说权谁说怎样就怎样,权归谁就可以他认为能用就乱用。
    再说了,各位人大委员们,你们有的是憎资本主义制度,才加入共产党,或跟共产党一起推翻了资本主义制度,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有的是跟我一起,从小就接受资本主义国家是人剥削人的国家,资本主义制度是人剥削人的制度,你们同我一样对资本主义没有什么好感,现在的资本主义到底是怎么样的你们又有几个人清楚,即使现在你们不得不做出解释,在这种情形下,解释还会有多少公平,公正可言,更何况还没到非要做出解释不可的地步。
    我们应该相信港人,相信特区政府、我们要是不相信港人,不相信特区政府能管好香港人,那再多一千次一万次地解释基本法,都不会平息港人纷争。
    我们要是不相信中央政府支持的港人港人组织能在普选中胜出,那只能表明我们清楚港人是不支持这些港人,这些港人的组织的,那我们支持他们用释法的方法让他们组织特区政府又有什么用,以管好香港,做好香港的事吗?
    不管怎么说,我们的全国人大常委会都不应用加入的方式解决香港人07、08年的双普选的纷争,让港人自己做出决定是要普选还是按现行的方式选,是最能体现一国两制的,体现港人治港,体现“马照跑,舞照跳”的,难道把香港所有的一切都改了只剩马跑,舞跳才叫“马照跑,舞照跳”。
    当然,要是香港有人要把中国香港变成英国香港,或在香港圈一块地出来做洋人的租界,割让给洋人之类的话,我们不用对香港基本法做出什么解释.相信香港人也不会让他们搞的,港府也不会支持他们的.要不然1997年7月1日港人也不会同我们一道欢呼香港回归中国。
   

此文于2015年04月2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