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楚一杵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楚一杵文集]->[陈良宇们挪用百姓“保命钱”]
楚一杵文集
·中共将台湾政治制度越描越亮丽
·解开“文革”死结是重审“四人帮”
·赖昌星为何不说出真相
·蛮荒的中国互连网
·“人质外交”转型为撒钱外交了
·胡锦涛还很不成熟
·感动中国陈光城
·儒家文化是推行民主政治的绊脚石(上)
·儒家文化是推行民主政治的绊脚石(中)
·陈光诚事件与越来越黑社会化中国
·“真党员”缺席的“七一”节
·被玷污的“超女”
·“李敖现象”是封锁型制度下的畸形宠儿
·五中全会不是治疗贫富差距的万能钥匙
·法国暴乱是中国一面镜子
·税收,中共壮大的黑色积累
·越来越黑社会化的中国
·中国面临“四农”问题的威胁——中国农村债务调查
·刘宾雁留给我们的遗产
·新华社报导汕尾血案与六四惨案如出一辙
·当局采取暴力镇压的后果
·布什与中共监听的区别
·大陆网民痛击央视春节联欢晚会
·好一台“熊猫过海”大戏
·冰点复刊,万马齐喑
·米氏多行不义必自毙
·原来普金是为了到中国大捞一把
·从古拉格到苏家屯
·胡锦涛美国之行好尴尬
·胡锦涛能否取回真经?
·恐惧的北京“010来电”
·色情业越来越兴盛的“文明办网”
·选择两次坐牢的杨天水
·胡锦涛自称是最先进的党-- 解读胡锦涛在中共建党八十五周年大会上讲话
·中国司法对贪官量刑厚此薄彼
·中国司法对贪官量刑厚此薄彼
·佘祥林杀妻冤案与司法构陷
·中国“严打”显为人知的案例
·中国“严打”显为人知的案例
·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 不死的幽灵
·胡温体制的“有情”与“无情”
·陈良宇们挪用百姓“保命钱”
·最丑陋的中国人——李敖
·长征历史,中华民族最痛的伤疤
·壮大黑社会组织需要的中非论坛
·出賣教育資源結出惡果——校园骚乱令“和谐社会”开门红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一)上访,留下一串串血淋淋足迹的女人李倩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二)一个告乞讨上访的老知识分子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三) —— 一个失地老翁脆弱的呐喊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四)—— 是谁放了杀人犯一条生路?
·从灭门案到矿难看和谐社会的本质
·刘晓庆,中国最丑陋的女人
·二00七年,胡锦涛如履薄冰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五)—— 为被强奸的妻子寻找司法公正的丈夫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六)—— 谁抢走了他的饭碗?
·胡德平为何要给父亲胡耀邦脸上摸黑?
·黑心官吏孕育“红心”鸭蛋
·长征历史,中华民族最痛的伤疤
·十博士为何不抵制春节?
·现代版李鬼斗李逵精彩上演
·“十博士”拒耶教与“独尊儒术”如出一辙
·贾庆林为何要说民主不好?
·力虹是铮铮铁骨的汉子
·《物权法》是阴阳社会主义怪胎
·解读“两会”代表与委员提案
·从刘飞跃被软禁看中共执政能力的危机
·一个“女徐霞客”在当代中国注定的悲剧
·胡锦涛借助太子党钳制江家帮
·胡锦涛借助太子党钳制江家帮
·九个石油工人是中共非洲政策的牺牲品
·杨建利走出地狱之门
·胡锦涛与曾金燕代表中国两个社会?
·“十七大”将推进“党内民主”
·胡温宏观经济政策彻底失败
·物价飞涨考验胡温执政地位
·中国二00七年十大恶心事
·黑砖窑后面的黑社会化
·黑砖窑后面的黑社会化
·“黑砖窑”是迎七一的贺礼
·十七大之后,胡锦涛的新动作
·解析中国二00七年五大“文字狱”
·王志平“评烈”为何引发民间强烈反弹
·远离人民的“盛会”
·从人口、文化渗透看中共对西藏人民的愚昧统治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良宇们挪用百姓“保命钱”

   上海三十二億元的社保基金被違規挪用,震怒了中南海,胡錦濤藉此鏟除江澤民上海幫大將陳良宇。其實,上海社保基金案只是冰山一角,全國各地的社保局、醫保局、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等管理部門早已花樣百出地把老百姓的「保命錢」、「安居錢」、「醫保錢」等公共資金用得不知去向了。
   陳良宇是政治鬥爭產物
   最近,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的一份調研材料不得不承認說,很多地方政府修路、建學校、蓋商業樓,甚至發工資缺錢時,都首先想到挪用社保基金。即便是在嚴格的社保基金管理規定出台後,一些地方社保部門挪用和冒領社保基金的案件仍在不斷發生。前幾年因為挪用社保基金投資建樓堂管所而留下的資金窟窿,也在此時顯現出來。可以說,陳良宇、祝均一是中共高層政治鬥爭的產物,也是中共官場龐大貪污系統的倒霉者。
   
    「這個社會保險還保險嗎?」

   二○○五年,社保基金資產總額達二千一百一十七億元。儘管全國清理回收擠佔挪用基金一百六十多億元,但是,截止二○○五年底,在銀行存量仍然不足一千二百億元,還有近一千億元到哪去了?從近年來審計部門公佈的數目說明,都被官員挪作他用了。陳良宇、祝均一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挪用社保基金的官員。
   
   從二○○五年開始,全國很多地方的社保局強迫企業單位對員工實行強制性交社保基金。有一位打工仔在網上發表了一篇題為《這個社會保險還保險嗎?》的文章說:「上班半年多了,公司一直拖到現在才給上保險。以前問過老總,老總說:中國的社會公共資金都被挪用貪污腐敗了,所以不提倡我們交保險。我和我的同事們對老總的這些話還抱有懷疑態度。今天財務部的哥們送過來社保登記表,告訴我說,現在強制公司所有員工交這個保險。同事們討論說:中國現在已經進入老齡化社會,而這些老人就要支取他們的社保費,這幾十年的社保基金已經被社保中心借貸或投資運營等方式挪用掉了,所以要我們續上。」文章最後質疑說:「老百姓上交的社會保險等各種公共資金還可靠嗎?我們交到職能部門的那筆資金,幾十年後能否如數退還到我們手裡?這個社會保險還保險嗎?」
   
   後鄧時代,蝗蟲般兇猛的官權集團貪婪地貪污與揮霍老百姓的錢財。他們沒有不敢動用的資金,沒有不敢佔用的財富,並且在佔有與動用之後,還厚顏無恥地承認沒有錯誤。二○○六年四月十九日,原郴州市副市長雷淵因受賄九百多萬元、貪污十八萬多元、夥同他人挪用住房公積金二千六百五十萬元一案受審判,當公訴人問他對住房公積金使用相關管理規定是否清楚時,這位副市長說:「應該來說我知道,可是我這個人學習不認真,所以有關條文都沒有注意研究,直到被省紀委雙規後,在那裡看了後才知道動用了就是違法。」
   
   官權集團挪用公共資金
   一個官員所揮霍的是千萬民眾的活命錢,老百姓今天把辛辛苦苦掙來的錢交到社保部門「續上」,明天照樣被官權集團在各種合法程序下花樣翻新地「動用」。來自國家審計署二○○五年審計查明,僅二○○三年以來就發生了數不清的挪用社保基金的案件。例如,河南省濮陽市勞動保障局以減免企業應繳八百七十多萬元養老保險費為代價,換取六輛轎車使用權;黑龍江阿城市社保局將九百一十八萬元借給企業用作流動資金和擔保利息;浙江省溫州市勞動保障局計財處用社保基金六百萬元購買國信優先股;四川省眉山市青神縣政府擠佔挪用社保基金一千二百四十五萬元;湖南省益陽市大通湖區北州子鎮黨委政府弄虛作假套取社會保險基金六十九萬元……。官員們在填滿了自己腰包的同時,從工人、農民工和下崗工人手裡一分一厘地收起來的現金都成了呆帳、死帳,活錢變成了永遠收不回來的狗屎帳。
   
   要說上海幫挪用三十二億社保基金只是揭開中共官員腐敗的序幕的話,那麼,挪用、貪污住房公積金早已達到瘋狂的程度。繼二○○四年湖南郴州市發生公積金管理中心原主任李樹彪挪用一點二億元公積金豪賭事件被曝光後,衡陽市又爆出二點五三億元住房公積金被違規挪用。緊接著,陝西省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副主任王道生、王長生等「東窗事發」:他們合夥挪用、貪污公積金二千八百多萬元。二○○五年又爆出驚人內幕,河北保定市三億元住房公積金被航空證釩O定營業部管理者席捲而逃。
   
   胡溫是修修補補的泥瓦匠
   來自社保部門權威人士的消息說,八月底九月初以來,全國各地的審計部門組成龐大的審計隊伍進駐社保部門進行查帳,這讓我感到欣慰的同時,也感到無比的困惑:審計部門能夠真查嗎?即使查了出來,敢於如實地向民眾公佈社保部門巨大的窟窿嗎?
   
   一清就有問題,一查一個窟窿。審計部門去年查出的問題,今年又在另一個地方出現了。二○○六「審計風暴」過後,留給人們的新話題是譏諷似的調侃——「審計疲軟」,而「審計疲軟」就意味著審計能力有限。胡溫就像修修補補的泥瓦匠,手忙腳亂地堵塞漏洞。遺憾的是,這個體制就像一座搖搖欲墜的茅屋,千孔百瘡,堵塞了舊「漏」又出新「漏」。看來,胡溫在任內永遠都堵塞不完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