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楚一杵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楚一杵文集]->[ 不死的幽灵]
楚一杵文集
·中共将台湾政治制度越描越亮丽
·解开“文革”死结是重审“四人帮”
·赖昌星为何不说出真相
·蛮荒的中国互连网
·“人质外交”转型为撒钱外交了
·胡锦涛还很不成熟
·感动中国陈光城
·儒家文化是推行民主政治的绊脚石(上)
·儒家文化是推行民主政治的绊脚石(中)
·陈光诚事件与越来越黑社会化中国
·“真党员”缺席的“七一”节
·被玷污的“超女”
·“李敖现象”是封锁型制度下的畸形宠儿
·五中全会不是治疗贫富差距的万能钥匙
·法国暴乱是中国一面镜子
·税收,中共壮大的黑色积累
·越来越黑社会化的中国
·中国面临“四农”问题的威胁——中国农村债务调查
·刘宾雁留给我们的遗产
·新华社报导汕尾血案与六四惨案如出一辙
·当局采取暴力镇压的后果
·布什与中共监听的区别
·大陆网民痛击央视春节联欢晚会
·好一台“熊猫过海”大戏
·冰点复刊,万马齐喑
·米氏多行不义必自毙
·原来普金是为了到中国大捞一把
·从古拉格到苏家屯
·胡锦涛美国之行好尴尬
·胡锦涛能否取回真经?
·恐惧的北京“010来电”
·色情业越来越兴盛的“文明办网”
·选择两次坐牢的杨天水
·胡锦涛自称是最先进的党-- 解读胡锦涛在中共建党八十五周年大会上讲话
·中国司法对贪官量刑厚此薄彼
·中国司法对贪官量刑厚此薄彼
·佘祥林杀妻冤案与司法构陷
·中国“严打”显为人知的案例
·中国“严打”显为人知的案例
·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 不死的幽灵
·胡温体制的“有情”与“无情”
·陈良宇们挪用百姓“保命钱”
·最丑陋的中国人——李敖
·长征历史,中华民族最痛的伤疤
·壮大黑社会组织需要的中非论坛
·出賣教育資源結出惡果——校园骚乱令“和谐社会”开门红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一)上访,留下一串串血淋淋足迹的女人李倩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二)一个告乞讨上访的老知识分子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三) —— 一个失地老翁脆弱的呐喊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四)—— 是谁放了杀人犯一条生路?
·从灭门案到矿难看和谐社会的本质
·刘晓庆,中国最丑陋的女人
·二00七年,胡锦涛如履薄冰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五)—— 为被强奸的妻子寻找司法公正的丈夫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六)—— 谁抢走了他的饭碗?
·胡德平为何要给父亲胡耀邦脸上摸黑?
·黑心官吏孕育“红心”鸭蛋
·长征历史,中华民族最痛的伤疤
·十博士为何不抵制春节?
·现代版李鬼斗李逵精彩上演
·“十博士”拒耶教与“独尊儒术”如出一辙
·贾庆林为何要说民主不好?
·力虹是铮铮铁骨的汉子
·《物权法》是阴阳社会主义怪胎
·解读“两会”代表与委员提案
·从刘飞跃被软禁看中共执政能力的危机
·一个“女徐霞客”在当代中国注定的悲剧
·胡锦涛借助太子党钳制江家帮
·胡锦涛借助太子党钳制江家帮
·九个石油工人是中共非洲政策的牺牲品
·杨建利走出地狱之门
·胡锦涛与曾金燕代表中国两个社会?
·“十七大”将推进“党内民主”
·胡温宏观经济政策彻底失败
·物价飞涨考验胡温执政地位
·中国二00七年十大恶心事
·黑砖窑后面的黑社会化
·黑砖窑后面的黑社会化
·“黑砖窑”是迎七一的贺礼
·十七大之后,胡锦涛的新动作
·解析中国二00七年五大“文字狱”
·王志平“评烈”为何引发民间强烈反弹
·远离人民的“盛会”
·从人口、文化渗透看中共对西藏人民的愚昧统治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死的幽灵

   ——写在毛泽东逝世三十周年
   
   “红太阳”的陨落天崩地陷
   
   三十年前的九月九日,是毛泽东去世的日子,在那一时刻,全中国人感到天塌了,地陷了,很多人比死了爹娘哭得还要伤心。其原因是:这个巨人的国民都是在高压政治统治下苟活的人,是没有独立思想与人格、被奴役了二十七年的“臣民”。

   
   三十年来,这个人的声像及语言阴魂不散,无时无刻不在干扰中国大陆的政治、文化及经济领域;这个人的思想及观点就象飘浮不定的幽灵,通过广播、电视及纸媒愚弄、侵蚀中国人的灵魂。“毛泽东主义”一直是党魁们维持独裁与专制统治的护身符。
   
   靠淫威掌权二十七年
   
   在毛泽东执政的二十七年时间里,他在中国制造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个人崇拜——他就是救世主,他就是菩萨再生,他就是红太阳,他就是中国人的精神与力量的化身。而他的这一切至高无上的“荣誉”,是通过打压异已、削灭对手、迫害“战友”而得来的,他的斗争哲学的精典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他的治国策略是“阶级斗争一抓就灵”。他拒绝西方物质文明进入中国的最好办法步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他视西方的精神文明为“资本主义腐朽思想”。
   
   从一九四九年上台执政以来,这个被外国人誉为“一半是神仙一半是皇帝”的政治寡头浮想连翩、乐此不倦地推行政治运动。为了达到打压异已、消灭对手为目的,政治上先后轰轰烈烈地推行了“三反五反运动”、“反右运动”、“文化大革命运动”等等。正是在他一手导演的政治运动中,成千上万的政治精英沦落为牺牲品,无数的社会良知惨遭蹂躏,仅在“反右运动”期间,受到迫害的知识分子就达五十五万二千八百七十七人,有近十万名知识分子在囚禁、劳改农场活活折磨至死。“文革”时期,有近五十万中国人成为该运动的殉葬品,这里杰出代表是林昭、张志新等。
   
   他在经济上违背价值规律与经济规律,忽视人类社会对物质需要的基本要求,异想天开地推进了“土地改革运动”、“大炼钢铁运动”、“农业合作化运动”、“工商改革运动”(消灭资产阶级到)、“大跃进运动”,“人民公社运动”。在他这些朝令夕改、想入非非的计划经济政策下,市场机制被破坏,生产秩序严重错位,一会儿是强迫工人、农民交出家里的铁锅铁盆投进各地自制的土窖里炼钢铁,一会儿是“亩产万斤,钢产翻番,十年超英,十五年赶美”的荒诞神话;一会儿是号召人民深挖洞、广积粮,一会儿是愚弄人民“勒紧裤带过紧日子”。直到大饥荒席卷中国,数百万人活活饿死,饿殍遍野、民不聊生。在他执政的二十七年时间里,本来就薄弱的中国经济基础在内耗中、在穷折腾中遭遇毁灭性地破坏。直到他去世,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倒退了半个世纪。
   
   恶梦没有醒来时
   
   应该说,一九九六年九月九日毛泽东去世后,新一代中国领导人抓注机遇正本清源、拨乱反正,正确评价毛泽东的罪恶,从“毛泽东主义”的恶梦中走出来是当务之急,但是,三十年来换了三届领导人,他们都错失良机。
   
   三十年过去了,借以自称代表第二代的邓小平寿终正寝了,自称代表第三代的江泽民靠边了,现在又换了上代表第四代的胡锦涛,他们不仅没有将这个笼罩在中国上空的幽灵驱赶出去,反而发扬光大了。他们不仅没有把这个恐怖的恶魔扫进历史的垃圾堆,清除其在中国民众中的污染与毒害,反而坚持干尸崇拜——承列、开放毛泽东纪念堂。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坚持毛泽东的专制与独裁治国思想不变。
   
   妖魔化的造神运动
   
   毛泽东在二十七年执政时间里,做尽了游戏,干绝了坏事,其罪恶罄竹难书。一九八一年六月,中共在十一届六中全会所作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上,将毛泽东的功过确定为“三、七开”(七分成绩,三分错误)。至此,毛泽东及其中共集团滔天罪恶的历史就一叶以障目地遮盖住了。不仅如此,从邓小平、江泽民到胡锦涛,他们不遗余力地进行造神运动:一方面将毛泽东思想作为一种政治方向写进了每次修改后的《中国共产党党章》,另一方面,将毛泽东主义写进了经过四次修正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序言里。这样一来,其邪恶的思想体系就象袅袅不断的香火,不仅作为这个世界上最庞大组织的座右铭,而且象一剂祸国殃民的毒药,浸蚀在中华民族的血脉里。
   
   中共当权者虽然口头上反对个人崇拜,但是,三十年来的造神运动不仅没有停止,并且沉渣泛起,妖魔化地“发扬光大”,从毛泽东出身到成长的地方,从他在窝里斗的窖洞到“同室操戈”的“红色圣地”,各地政府不惜花费纳税人的巨额钱财建造毛泽东纪念馆、纪念碑。延安、韶山、井冈山、遵义等地区的政府除了投入巨资为毛泽东建馆、立碑、修建所谓的旧居外,并且,满街都是香火与冥纱,诱骗民众前去毛泽东的馆堂与碑前烧香磕头,在这些地区,沿途飘荡着歌颂毛泽东的歌声,从政府会议室到公共场所,挨家挨户都贴粘着毛泽东的画像与语录。
   
   每逢毛泽东诞辰日,当权都都要大张旗鼓地举行纪念活动,毛泽东百年诞辰日和一百一十年诞辰日,当权者的纪念活动达到颠狂的程度,除党魁们做歌功颂德的报告、文艺表演、播放歪曲历史的纪录片、张贴标语口号等外,还大量发行纪念邮票、金、银、铜纪念币。
   
   在河南省临颍县有个靠剥削外地廉价劳动力而表面上富裕起来的“红色南街村”,他们花费巨资建造毛主席纪念馆、毛泽东著作书法作品陈列馆(四卷楼),建有毛泽东故居,遵义会议会址;天天唱《东方红》和《大海航行靠舵手》等革命歌曲,开会前都要高呼“革命口号”。但是,正是这样一个处处渗透着“红色”的村庄,规定男子不到23岁不准谈恋爱、不是共青团员不准结婚; 广播站只准播放“革命歌曲”,全村只转播卫视中文台和教育台。南街学校三年级以上学生要背会毛泽东的“老三篇”和“老五篇”,否则成绩不及格。人力车队安排“被认为犯了错误的人”拉车,并且要对这些人实行“全封闭教育”:拉砖瓦、吃粗面馍、睡地铺,还要穿标志为劳动改造对象的“黄背心”。南街村党委推行这种暴力化、邪教化的管理模式,不仅不被认为是专制与愚昧统治,而且成为盛传一时的美谈。
   
   不死的幽灵,笼罩在中国上空
   
   “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他是人民大救星”、“太阳最红,毛泽东最亲”等“文革”时期最流行的歌曲不时地回荡在中国大地那些贫而荒芜的田间地头、工矿学校。无时无刻不在浸蚀中国人的灵魂;毛泽东的语录、画像、纪念章除了在“红色根据地”处处可见外,在许多公共场所、政府机关格外醒目地悬挂着。当权者造神的目的很明显:执政能力虚弱,狐假虎威,借助妖魔化了的毛泽东的余威稳定人心和愚昧统治。
   
   实践证明,只要不将萦绕在中华民族上空的毛泽东的幽灵驱除出去,只要不将渗透到中国人民思想中的“毛泽东主义”的流毒洗涤干净,中国的民主与法制建设就是一句空话,中国人民向往的平等、自由与博爱理想就是海市蜃楼,十三亿中国人就不可能真正“站起来”!
   
   2006-8-2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