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楚一杵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楚一杵文集]->[冰点复刊,万马齐喑]
楚一杵文集
·中共将台湾政治制度越描越亮丽
·解开“文革”死结是重审“四人帮”
·赖昌星为何不说出真相
·蛮荒的中国互连网
·“人质外交”转型为撒钱外交了
·胡锦涛还很不成熟
·感动中国陈光城
·儒家文化是推行民主政治的绊脚石(上)
·儒家文化是推行民主政治的绊脚石(中)
·陈光诚事件与越来越黑社会化中国
·“真党员”缺席的“七一”节
·被玷污的“超女”
·“李敖现象”是封锁型制度下的畸形宠儿
·五中全会不是治疗贫富差距的万能钥匙
·法国暴乱是中国一面镜子
·税收,中共壮大的黑色积累
·越来越黑社会化的中国
·中国面临“四农”问题的威胁——中国农村债务调查
·刘宾雁留给我们的遗产
·新华社报导汕尾血案与六四惨案如出一辙
·当局采取暴力镇压的后果
·布什与中共监听的区别
·大陆网民痛击央视春节联欢晚会
·好一台“熊猫过海”大戏
·冰点复刊,万马齐喑
·米氏多行不义必自毙
·原来普金是为了到中国大捞一把
·从古拉格到苏家屯
·胡锦涛美国之行好尴尬
·胡锦涛能否取回真经?
·恐惧的北京“010来电”
·色情业越来越兴盛的“文明办网”
·选择两次坐牢的杨天水
·胡锦涛自称是最先进的党-- 解读胡锦涛在中共建党八十五周年大会上讲话
·中国司法对贪官量刑厚此薄彼
·中国司法对贪官量刑厚此薄彼
·佘祥林杀妻冤案与司法构陷
·中国“严打”显为人知的案例
·中国“严打”显为人知的案例
·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 不死的幽灵
·胡温体制的“有情”与“无情”
·陈良宇们挪用百姓“保命钱”
·最丑陋的中国人——李敖
·长征历史,中华民族最痛的伤疤
·壮大黑社会组织需要的中非论坛
·出賣教育資源結出惡果——校园骚乱令“和谐社会”开门红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一)上访,留下一串串血淋淋足迹的女人李倩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二)一个告乞讨上访的老知识分子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三) —— 一个失地老翁脆弱的呐喊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四)—— 是谁放了杀人犯一条生路?
·从灭门案到矿难看和谐社会的本质
·刘晓庆,中国最丑陋的女人
·二00七年,胡锦涛如履薄冰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五)—— 为被强奸的妻子寻找司法公正的丈夫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六)—— 谁抢走了他的饭碗?
·胡德平为何要给父亲胡耀邦脸上摸黑?
·黑心官吏孕育“红心”鸭蛋
·长征历史,中华民族最痛的伤疤
·十博士为何不抵制春节?
·现代版李鬼斗李逵精彩上演
·“十博士”拒耶教与“独尊儒术”如出一辙
·贾庆林为何要说民主不好?
·力虹是铮铮铁骨的汉子
·《物权法》是阴阳社会主义怪胎
·解读“两会”代表与委员提案
·从刘飞跃被软禁看中共执政能力的危机
·一个“女徐霞客”在当代中国注定的悲剧
·胡锦涛借助太子党钳制江家帮
·胡锦涛借助太子党钳制江家帮
·九个石油工人是中共非洲政策的牺牲品
·杨建利走出地狱之门
·胡锦涛与曾金燕代表中国两个社会?
·“十七大”将推进“党内民主”
·胡温宏观经济政策彻底失败
·物价飞涨考验胡温执政地位
·中国二00七年十大恶心事
·黑砖窑后面的黑社会化
·黑砖窑后面的黑社会化
·“黑砖窑”是迎七一的贺礼
·十七大之后,胡锦涛的新动作
·解析中国二00七年五大“文字狱”
·王志平“评烈”为何引发民间强烈反弹
·远离人民的“盛会”
·从人口、文化渗透看中共对西藏人民的愚昧统治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冰点复刊,万马齐喑

   在国内外强大的遣责声中,中共当局星期四做出决定:被停刊的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3 月1号复刊。但是,主编李大同和副主编卢跃刚免职,调到中国青年报所属的新闻研究所工作。复刊后的“冰点”是否还具有“个性化”?是否还敢“反思历史”,是否还有学术讨论?万马齐喑里唯一一匹微弱的“活马”是否还能发出嘶鸣?现在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政治严寒之下,岂能保证“冰点”的熔化?
   《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在“冰点”上发表后,一石激起千层浪,一些“爱国愤青”人人“义愤填膺”,个个口诛笔伐、“同仇敌忾”,纷纷大骂袁伟时教授是“卖国贼”,是“汗奸走狗”,是“死不改悔的右派!”有一个叫陈立红的读者读罢此文,“禁不住拍案而起,匆匆作了一块砖头《中国要欢迎强盗来家杀人放火吗》发到中华网论坛,狠狠地拍了这厮一下”。这位作者的文章颇有“文革”风范,他在文章中写道:“我不是历史学家,但我知道,却可以从如何评价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中看出一个人的学术水准和行业操守,可以看出他的立场和人性。从袁文的评价中,我们看到的是投降主义、汉奸理论和强盗逻辑,看到的是对反抗人民的野蛮诬蔑,看到的是为侵略者的无耻张目。”接下来,这位愤怒的作者写道:“关于历史问题,袁老先生已经抛出了许多怪论,在网上一搜,一大堆。这些奇谈怪论被一些报刊编者和敌对势力一吹捧, 74岁的老爷子竟然有些飘飘然了。这是我的拟猜,或者说推理,要不然,一个74岁的老人咋会如此精神亢奋?难道他有很多助手或研究生可以驱使?不知道,但我深知我的遗憾。这是一个媒体审丑的时代,霸占许多媒体和网站重要版面的,大多是那些奇谈怪论和花边新闻。审丑的作者和审丑的编者,他们已经构成了一个共同体,可谓狼狈为奸,共同制造出如此丑陋的精神食粮,无穷无尽地堆放在不谙世事的青春期青少年面前。”
   
   袁教授的文章在“惹怒”少部份民间后,又得到官方的“共鸣”。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星期四记者会上对冰点停刊事件的看法时说:“冰点周刊发表的关于《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一文,严重的违背了历史的事实,严重的伤害了中国人的民族感情,也严重的伤害了中国青年报的形象。所以因此该报对冰点周刊停刊整顿。”
   

   袁教授的文章为什么会惹怒从民间到官方呢?究其原因主要是两方面:一是半个多世纪以来,由于长期的政治作孽,中共当权者混淆视听的宣传教育,扭曲了青少年一代人的思想与灵魂,繁衍在他们精神世界里的谎言太多太多。二是中国的教科书上,掩盖真相,倡导暴力,愚弄民众,煸动民族族仇恨。袁教授正视历史,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从而遭受到从他个人到“冰点周刊”的麻烦。
   
   袁教授似乎是揭了他们的伤疤,挖了他们的祖坟,他们声嘶力竭地要大骂袁教授,是不敢接受事实,面对历史,死不认错。
   
   自“南方周末”主编被撤换、“南方都市报”主编被论罪、“新京报”遭整肃之后,“冰点”成为国内媒体唯一的亮点,成为长长黑夜里一盏独明的孤灯,就是这样一个“亮点”、“孤灯”,现在也被一股来自于党魁们嘴里的邪风给“吹灭”了。
   
   重要的不是冰点复刊,重要的是李大同与卢跃刚被撤职,因为一直以来,冰点所代表的是“李大同、卢跃刚现象”,就像一块农田里,李大同、卢跃刚适时地种上稻谷、小麦与蔬菜,从而保证了民众的需要,现在换下李、卢后,权贵们改为种植罂粟与古柯树,不仅不能解决民众对食物的需要,而且是毒害民众。更具体一些说,一只瓦罐可以装良药,也可以盛毒药,换掉主编与副主编之后的“冰点周刊”,是盛给民众的一罐良药还是毒药呢?
   
   复刊后的冰点,可以肯定地说,会像中国其它媒体一样,将会包围在谎话连篇的官权操纵之中,将会离党魁们的声音越来越近,离民众越来越远;离真知灼见越来越远,离谎言越来越近。“冰点”将不会再具有实际意义。
   
   (2006-2-19)
   
   大纪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