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楚一杵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楚一杵文集]->[刘宾雁留给我们的遗产]
楚一杵文集
·中共将台湾政治制度越描越亮丽
·解开“文革”死结是重审“四人帮”
·赖昌星为何不说出真相
·蛮荒的中国互连网
·“人质外交”转型为撒钱外交了
·胡锦涛还很不成熟
·感动中国陈光城
·儒家文化是推行民主政治的绊脚石(上)
·儒家文化是推行民主政治的绊脚石(中)
·陈光诚事件与越来越黑社会化中国
·“真党员”缺席的“七一”节
·被玷污的“超女”
·“李敖现象”是封锁型制度下的畸形宠儿
·五中全会不是治疗贫富差距的万能钥匙
·法国暴乱是中国一面镜子
·税收,中共壮大的黑色积累
·越来越黑社会化的中国
·中国面临“四农”问题的威胁——中国农村债务调查
·刘宾雁留给我们的遗产
·新华社报导汕尾血案与六四惨案如出一辙
·当局采取暴力镇压的后果
·布什与中共监听的区别
·大陆网民痛击央视春节联欢晚会
·好一台“熊猫过海”大戏
·冰点复刊,万马齐喑
·米氏多行不义必自毙
·原来普金是为了到中国大捞一把
·从古拉格到苏家屯
·胡锦涛美国之行好尴尬
·胡锦涛能否取回真经?
·恐惧的北京“010来电”
·色情业越来越兴盛的“文明办网”
·选择两次坐牢的杨天水
·胡锦涛自称是最先进的党-- 解读胡锦涛在中共建党八十五周年大会上讲话
·中国司法对贪官量刑厚此薄彼
·中国司法对贪官量刑厚此薄彼
·佘祥林杀妻冤案与司法构陷
·中国“严打”显为人知的案例
·中国“严打”显为人知的案例
·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 不死的幽灵
·胡温体制的“有情”与“无情”
·陈良宇们挪用百姓“保命钱”
·最丑陋的中国人——李敖
·长征历史,中华民族最痛的伤疤
·壮大黑社会组织需要的中非论坛
·出賣教育資源結出惡果——校园骚乱令“和谐社会”开门红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一)上访,留下一串串血淋淋足迹的女人李倩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二)一个告乞讨上访的老知识分子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三) —— 一个失地老翁脆弱的呐喊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四)—— 是谁放了杀人犯一条生路?
·从灭门案到矿难看和谐社会的本质
·刘晓庆,中国最丑陋的女人
·二00七年,胡锦涛如履薄冰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五)—— 为被强奸的妻子寻找司法公正的丈夫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六)—— 谁抢走了他的饭碗?
·胡德平为何要给父亲胡耀邦脸上摸黑?
·黑心官吏孕育“红心”鸭蛋
·长征历史,中华民族最痛的伤疤
·十博士为何不抵制春节?
·现代版李鬼斗李逵精彩上演
·“十博士”拒耶教与“独尊儒术”如出一辙
·贾庆林为何要说民主不好?
·力虹是铮铮铁骨的汉子
·《物权法》是阴阳社会主义怪胎
·解读“两会”代表与委员提案
·从刘飞跃被软禁看中共执政能力的危机
·一个“女徐霞客”在当代中国注定的悲剧
·胡锦涛借助太子党钳制江家帮
·胡锦涛借助太子党钳制江家帮
·九个石油工人是中共非洲政策的牺牲品
·杨建利走出地狱之门
·胡锦涛与曾金燕代表中国两个社会?
·“十七大”将推进“党内民主”
·胡温宏观经济政策彻底失败
·物价飞涨考验胡温执政地位
·中国二00七年十大恶心事
·黑砖窑后面的黑社会化
·黑砖窑后面的黑社会化
·“黑砖窑”是迎七一的贺礼
·十七大之后,胡锦涛的新动作
·解析中国二00七年五大“文字狱”
·王志平“评烈”为何引发民间强烈反弹
·远离人民的“盛会”
·从人口、文化渗透看中共对西藏人民的愚昧统治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宾雁留给我们的遗产

   刘宾雁先生在异国他乡走了,他走在这个寒冷的冬季里。
   我最早读先生的作品是在八十年代初,第一部是《人妖之间》,第二部是《第二种忠诚》。在看《人妖之间》的时侯,那部作品的揭露的问题令我震憾,我当时想,一个煤炭公司的会计王守信如此大胆,如此贪婪,我们的国家这样下去怎么办?另一方面,在看多了官方歌功颂德而实际上是矫揉造作的报刊杂志的我,心里有一种不安地感觉,我当时想,这么丑恶的事情怎么能揭露出来?揭示这些丑恶现象,不是给共产党抹黑吗?作者会不会有风险?这些担忧果然应验了。
   
   随着阅历与文化知识地增长,后来才渐渐知道,刘宾雁先生是在讲真话。就因为讲真话,先生难以幸免地遭遇当权者的迫害。
   

   九十年代后期,听到先生的声音是在《自由亚洲电台》里,他深入浅出的论述中国问题,认真的解剖问题的根源,那铿镪有力的声音一直萦绕在梦里。
   
   记得先生在1980年在答记者问时有这么一段话:充分表露他勇于讲真话的心声。
   
   人民日报记者问:《人妖之间》写到的人和事,都是真实的吧?有没有虚构的成份?
   
   先生答:人和事都是真实的。虽然特写这种形式允许作者在忠实于基本事实的基础上作一定限度的补充,但我基本上没有这样作。对于一些人的罪过或过错,我的反映只有不足而没有夸大之处。例如,本届县委领导成员本身各自的问题,他们在王守信问题上应负的责任,以及他们在落实政策、解决冤假错案和工农业生产领导方面的问题等等,我在文中基本上没有涉及。这并不等于没有问题可写。老实说,有的人问题还是相当严重的。应该说,这还是《人妖之间》的一个缺陷。
   
   记者问:您过去曾因写了《在桥梁工地上》等作品而吃过大亏,现在还敢写像《人妖之间》这样的作品,这是哪里来的勇气?
   
   先生答:说不上什么勇气。一个普通公民也会关心这种问题,在正常情况下也会挺身而出,去和危害社会利益的现象作斗争。
   
   现在回过头来看先生的这段话,深深理解道:先生当时不仅是一种勇气,而且是一种超前的、难能可贵的勇气,这个勇气就是说真话。
   
   先生走了,他留给我们的第一笔遗产是讲真话的勇气。在他一系列的报告文学里,在他数百篇政论文章里,处处是真知灼见。回看先生报告文学的发展,几乎都是代表良心知识份子摇旗呐喊的声音,也都是为民代言的激文。但是,与他同代的一群“社会良心”作家成为权力人物后,便成为践踏良心、践踏社会公正的文痞了。在当时的条件下,只有先生等少量的作家、知识份子宁折不屈地奋斗着。
   
   先生走了,他留给我们的第二笔遗产是面对黑暗与邪恶坚贞不屈硬骨头精神。1956年,先生因为发表《在桥梁工地上》(人民文学第4期)和《本报内部消息》两篇报告文学报,于1957年反右斗争中,两部作品被否定和批判为“毒草”,被打成“右派”进行劳动改造。邓小平时代,先生因为“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而被开除中共党籍,《中国共产党八十年代大事记》史纲上,仍然记载着先生与王若望、方励之三人的名字。
   
   大事记上记载:“1月13日,邓小平会见日本自民党干事长竹下登。邓小平在会见时说:几个学生上街影响不了大局。问题在于我们思想战线上出现了一些混乱,对青年学生引导不力。……同日,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发出《关于共产党员必须严格遵守党章》的通知。要求共产党员必须自觉地遵守党章,严格执行党的纪律,在思想上政治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针对少数党员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倾向,通知强调各级党组织必须坚决同一切违背党章的错误言行进行斗争,这是各级党的组织和每个党员义不容辞的职责。根据通知的精神,王若望、方励之、刘宾雁先后被开除党籍。”这不是先生的耻辱,这是先生与邪恶组织决裂的光荣历史。是先生坚守自己的良知与人格,不屈不挠的结果。
   
   先生走了,他留给我们第三笔遗产是朴实的文风。半个多世纪以来,先生朴实的文风一直是许多作家、记者的榜样,先生的语言通俗易懂,真实亲切,与中共那些御用作家矫揉造作的语言相比,先生的文风独树一帜。特别是在担任自由亚洲电台评论员期间,先生朴实的文风与铿镪有力的声音深深地打动了中国千千万万民众,现在,从先生评论的标题中就可以略见一斑:《江泽民见“好”不收,恐怕要后悔》,《六四以来,中共放弃阳光道,走上独木桥》,《是谁害死了社会主义?》《破坏教育的后果》等等。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里,先生的真知灼见启蒙与帮助了中国千千万万工人、农民的觉醒。
   
   先生的这些遗产,是我们学习的楷模,是我们前进的动力,是我们与邪恶制度抗争的精神支柱。
   
   先生走了,您一路走好,千百万中国民众向您遥遥叩首;您魂归故乡,中国的亿万人民欢迎您回来。当有一天,中国的专制政权不存在了,希望您的灵柩叶落归根,中国人民会排上十里长队前去迎接。
   
   2005-12-7
   大纪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