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楚一杵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楚一杵文集]->[“真党员”缺席的“七一”节]
楚一杵文集
·中共将台湾政治制度越描越亮丽
·解开“文革”死结是重审“四人帮”
·赖昌星为何不说出真相
·蛮荒的中国互连网
·“人质外交”转型为撒钱外交了
·胡锦涛还很不成熟
·感动中国陈光城
·儒家文化是推行民主政治的绊脚石(上)
·儒家文化是推行民主政治的绊脚石(中)
·陈光诚事件与越来越黑社会化中国
·“真党员”缺席的“七一”节
·被玷污的“超女”
·“李敖现象”是封锁型制度下的畸形宠儿
·五中全会不是治疗贫富差距的万能钥匙
·法国暴乱是中国一面镜子
·税收,中共壮大的黑色积累
·越来越黑社会化的中国
·中国面临“四农”问题的威胁——中国农村债务调查
·刘宾雁留给我们的遗产
·新华社报导汕尾血案与六四惨案如出一辙
·当局采取暴力镇压的后果
·布什与中共监听的区别
·大陆网民痛击央视春节联欢晚会
·好一台“熊猫过海”大戏
·冰点复刊,万马齐喑
·米氏多行不义必自毙
·原来普金是为了到中国大捞一把
·从古拉格到苏家屯
·胡锦涛美国之行好尴尬
·胡锦涛能否取回真经?
·恐惧的北京“010来电”
·色情业越来越兴盛的“文明办网”
·选择两次坐牢的杨天水
·胡锦涛自称是最先进的党-- 解读胡锦涛在中共建党八十五周年大会上讲话
·中国司法对贪官量刑厚此薄彼
·中国司法对贪官量刑厚此薄彼
·佘祥林杀妻冤案与司法构陷
·中国“严打”显为人知的案例
·中国“严打”显为人知的案例
·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 不死的幽灵
·胡温体制的“有情”与“无情”
·陈良宇们挪用百姓“保命钱”
·最丑陋的中国人——李敖
·长征历史,中华民族最痛的伤疤
·壮大黑社会组织需要的中非论坛
·出賣教育資源結出惡果——校园骚乱令“和谐社会”开门红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一)上访,留下一串串血淋淋足迹的女人李倩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二)一个告乞讨上访的老知识分子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三) —— 一个失地老翁脆弱的呐喊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四)—— 是谁放了杀人犯一条生路?
·从灭门案到矿难看和谐社会的本质
·刘晓庆,中国最丑陋的女人
·二00七年,胡锦涛如履薄冰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五)—— 为被强奸的妻子寻找司法公正的丈夫
·北京上访村惊天冤案录(六)—— 谁抢走了他的饭碗?
·胡德平为何要给父亲胡耀邦脸上摸黑?
·黑心官吏孕育“红心”鸭蛋
·长征历史,中华民族最痛的伤疤
·十博士为何不抵制春节?
·现代版李鬼斗李逵精彩上演
·“十博士”拒耶教与“独尊儒术”如出一辙
·贾庆林为何要说民主不好?
·力虹是铮铮铁骨的汉子
·《物权法》是阴阳社会主义怪胎
·解读“两会”代表与委员提案
·从刘飞跃被软禁看中共执政能力的危机
·一个“女徐霞客”在当代中国注定的悲剧
·胡锦涛借助太子党钳制江家帮
·胡锦涛借助太子党钳制江家帮
·九个石油工人是中共非洲政策的牺牲品
·杨建利走出地狱之门
·胡锦涛与曾金燕代表中国两个社会?
·“十七大”将推进“党内民主”
·胡温宏观经济政策彻底失败
·物价飞涨考验胡温执政地位
·中国二00七年十大恶心事
·黑砖窑后面的黑社会化
·黑砖窑后面的黑社会化
·“黑砖窑”是迎七一的贺礼
·十七大之后,胡锦涛的新动作
·解析中国二00七年五大“文字狱”
·王志平“评烈”为何引发民间强烈反弹
·远离人民的“盛会”
·从人口、文化渗透看中共对西藏人民的愚昧统治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党员”缺席的“七一”节

   七月一日是一个“特殊”的节日,是世界上最庞大的组织——中国共产党党组织成立八十五周年的“诞生日”, 拥有7080万名的党员都要参加他们的“盛会”,然而,这个节日已不具实际意义,因为这个组织没有“真党员”了。
   
   远离工人阶级的“先锋队”
   
   一个政党所代表的阶级发生了变化,这个政党的性质也就随之发生变化。中国共产党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的党章,把党的性质概括为:“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是中国各族人民利益的忠实代表,是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写在纸上的口号早已掩饰不住这个政党狰狞的面目,十三亿中国人越来越清楚地看到,这个政党早已不再代表工人阶级,更不代表农民阶级。

   
   正是自称是工人阶级“先锋队”的党妈妈远离了工人阶级,从上到下的官员们在后毛时代残酷地侵占了社会资源,掠夺了工人的工厂,砸碎了工人的饭碗,吞噬了工人创造的财富。他们嘴上喊着代表最广大群众的根本利益,却制造了全世界分配最不公的社会之一,全天下法制秩序最黑恶的制度之一,全人类非自然灾难最频繁、人口死亡最多的种族之一,全球环境破坏最严重的地区之一。他们自称是中国各族人民利益的忠实代表,却普遍对工人、农民的诉求熟视无睹,漠视他们的呐喊,远离他们的穷苦生活。他们自称代表中国社会的前进方面,却从来不用文明的方式说服自己的人民,无时无刻不在阻止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从来没有停止对异议人士的打压与监控,粗暴地用手铐、用监狱限制持不同政见者发出真实的声音。
   
   面目狰狞的党妈妈
   
   近日,中国大陆又有三件事震惊了世界,一条是吉林长春的10名上访人士在北京前门西大街的观旗宾馆顶楼企图跳楼,大批警察和消防员赶到现场劝说,经历12个小时之后这些上访者先后被劝说下来,并且被警方带走;第二条是因遭暴徒袭击而瘫痪的三峡移民维权人士傅先财,目前已经获得德国政府的资助,开始接受治疗;第三条是为陈光城辩护的律师团成员李劲松、张立辉、李苏宾律师抵达临沂了解案情遭遇“不明真相的人”围攻、辱骂、殴打,拍摄的照相机被摔破。
   来自吉林长春的10名上访者都是国营煤矿的下岗工人,他们的工厂在“党妈妈”实施的“改革”过程中,演变成一场以内部法人为主体、以企业资产为掠夺对象、以权力参与为手段,对他们几代人辛辛苦苦创造的财富进行再分配的大规模寻租活动,从而使“股份制改造”变成了掌权人的“免费晚餐”。其中一位上访者披露说,企业破产后,他为了揭露官员的腐败而走上了不归路,从地方一直上访到北京,他们的诉求得不到“党妈妈”的解决不说,却因为上访被劳教一年,妻子离婚,孩子失学,他还受到黑社会的威胁。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们选择了“舍生”——希望以他们壮烈的一死唤醒党妈妈麻木的神经。
   他们的壮举能有满意的结果吗?他们的冤情能引起引起当权者的“重视”吗?显然不能,因为党妈妈狰狞的面容早已暴露出来,对于大多数聚集在北京上访村里草根阶层的维权行动,他们指派地方当局牵猪赶羊似地押回原地,少数上访者即使幸运地受到接待,但他们的诉求在一级一级的批示中不了了之。据有关部门统计,中国每年发生七、八万起大规模示威抗议,平均每天超过200起,也许是虱多不痒,债多不愁吧,当权者对愈演愈烈的示威、抗议的维权浪潮早已习以为常了。
   三峡移民维权人士傅先财坚持不懈地揭露三峡移民的种种黑恶,5月19日,傅先财接受了德国记者的采访,当地公安局目标明确地威胁说,这些对外国记者发表的“反对派”言论就“足以把他送进劳改营”。傅在从警察局回家的路上,背后突然遭到重器袭击,被打得失去知觉,医院医生诊断为颈椎骨折,倒致瘫痪。因为上访而一穷二白的傅先财在医院里拿不出钱来做手术,德国使馆一位外交官和德国外交部驻亚洲的医生前往湖北省宜昌医院,了解了傅的病情。但是由于伤者无法拿出3万元的押金,医院至今仍然拒绝对傅先财进行手术。最后,德国政府为傅先财垫付了6万元的手术费,使傅先财得以获得手术治疗。
   
   一位中国公民因为受到不公正待遇向德国媒体说出真相,恼羞成怒的警察指使黑社会集团打成重伤,受重伤后不追查凶手,不给予治疗,最后由德国政府拿钱来才得以治疗,这是一个多么悲哀的事实,傅先财得到德国政府提供的治疗,这是他的幸运,但却是全中国人民的耻辱。一个自称是“以人为本”的国家,却在自己的土地上放纵地方官吏的黑恶,倒致维权人士打成瘫痪,最后由别的国家拿钱出来帮助治疗,这就是温家宝自我标榜的“负责任的政府”所作所为?
   
   从这一件案例,使大陆人民近距离看清了西方民主制度博爱与平等的可贵之处。同时,也看清楚了代表“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党妈妈蛇蝎般凶残的本质。
   
   没有一个“真党员”参加的节日
   
   中国共产党自我标榜是“有共产主义觉悟的先锋战士”、“ 不惜牺牲个人的一切,为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身”、“不得谋求任何私利和特权”。其宗旨是: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但是,对照这些标准,这个组织早已没有一个似乎的“真党员”了。这些喊在嘴上的一套把戏,早已掩盖不住他们的本来面目,进入了这个队伍,就进入了一荣俱荣的贪污系统,争权夺利阵营,荣华宝贵门槛。进入了这个组织,就有颜如玉、黄金屋、淫乐窝、开口笑。
   
   中国7080万党员中的大多数,几乎控制着全国所有的有形资源与无形资源,从总书记到农村支部书记,一级管一级,一级隶属一块地盘,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天上飞的、地下跑的都归他们管。这七千多万党员,可以用党痞子、狗腿子、叫花子、江湖骗子、君子、傻子的“六子”来概括。
   
   7080万党员中,有1000万党员是党、政、军各个衙门的官吏,他们权倾一方,有著覆手为云翻手为雨、一呼百应之本领,他们作威作福、欺上瞒下,是不折不扣的“党痞子”。
   
   有2000万党员是党痞子身边的小喽罗,这些人充斥着政府机关、警察、军队、工矿、学校与农村,遍布水上到陆地的各个空间,是无恶不作的“狗腿子”。
   
   有900万党员是江泽民时代以来培育出来的一方诸候,他们官商结合摇身一变当上了大老板,借股份制改革之机内外勾结侵吞工人的工厂、掠夺农民的田园,霸占了人民的资源,包括山林、矿产、水利、学校、商店等,成为富甲一方的资本家,他们是彻头彻尾的“江湖骗子”。
   
   有2000多万党员对中共执政信念不抱幻想、虽然身在共产党内部、而内心已脱离共产党的工人、农民及公职人员,他们不仅无权无钱,而且精神空虚,信仰危机,是一群可怜的“叫花子”。
   
   有1100万丧失共产主义信念、走出中共邪恶的阴影,这些人是身心都已退党的工人、农民及知识分子(大纪元退党潮公布的数据),几年来,由于中共当权者为了党内外稳定的需要,没有对外公布这些退党人数,这1100万人是觉悟过来的“君子”。
   
   还有少得可怜的极少数长期受党妈妈意识形态的蒙蔽与愚弄而执迷不悟,思想不开窍,自认为在默默奉献,实际上是被中共当枪使,这些人是不具完整人格的“傻子”。
   
   由“六子”组成的中共庞大组织,实际上是一个贫血与匮乏的怪物,没有一个符合《党章》要求的“真党员”。《党章》只是党妈妈鱼肉百姓的遮羞布而已。
   
   “七一”节这天,红旗飘飘,莺歌燕舞。台上台下人山人海,全体党员蜂屯蚁聚般都到了,一级一级的衮衮诸公一本正经地作指示、报喜庆、表“先进”、唱赞歌,他们有声有色的表演,实际上是一个群魔乱舞的化妆舞会。他们的声音再高亢,也掩盖不住他们虚假的嘴脸,更掩盖不住舞台后面无数草根阶层的呐喊声与怒吼声。
   
   二00六年六月二十五日
   
   <民主中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