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上向主讲人的友好提问和纠偏发难(多图)]
陈泱潮文集
·坚决反对战略特务驱民送死的“暴力论”
·警告政治流氓特务打手徐水良的唱和者!
●2010-9月再批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水良
·嫉妒狂徐水良是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祸害
·质问争名夺利狂徐无耻:《特权论》恢复原名是“骗子漫天骗人”吗?
·向争名夺利狂徐无耻水良要证据
·你徐水良又暴露出你嫉妒狂真骗子的丑恶嘴脸!
·关于米奇尼克问题的一点感想
·转贴独评网友近日几则戏评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无耻恶棍帖
·徐水良利用严家棋夫妇的名义欺世盗名行骗的铁证
·陈泱潮就徐水良问题与严家祺先生通话纪录
·陈泱潮是所罗门转世和弥勒下生的部分确凿证据
·争名夺利狂徐水良在共舞台大耍泼皮又逃之夭夭的丑恶表演
·质问徐不良:这些有关陈尔晋的文论是不是出于79民运志士之手?
·刘刚“有谁没被徐水良骂过?”
●对极端邪恶的争名夺利嫉妒狂泼皮徐水良的盖棺论定
·评乱世宵小徐水良的投机和剽窃“理论”
·再次恳请徐水良先生正面回答我所提出的五个问题
·徐水良是真正的叛徒特务线人打手的铁证
·真正“最没有道德底线”的贼喊捉贼
·嫉妒狂徐水良是一个十足的伪民运分子!
·ZT曾节明先生对徐水良邪恶行径的质问
·丑奴儿:徐水良大耍流氓无赖泼皮手段太邪恶
·战略特务徐水良不打自招疯狂的自我暴露
·徐水良人格缺陷是建设民主社会的破坏力量
·伪革命派乱世宵小抓“特务”恶棍徐水良的死穴
·谁对中国民主革命的破坏作用超过任何网特?
·ZT徐水良,真想不到你这么厚颜无耻!/王希哲
·对冒牌革命家“军队国有化”胡诌的驳斥
●徐水良疯狂诋毁和攻击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原因
·徐水良为什么要如此疯狂攻击刘晓波获奖?
·徐水良疯狂打击破坏分裂民运队伍,不只是中国人劣根性问题
·对徐水良否定获得国保9.8万$安家费的几点质疑
·徐水良的所谓“丹麦、缅甸果敢朋友”是地地道道的中共抵挡特务线人
●就刘晓波与诺奖事答网友问
·2.关于发起致信诺奖评委会反对刘晓波的幕后黑影和目的
·3.关于中共是否要故意把刘晓波推上诺贝尔和平奖领奖台的问题
·4.关于刘晓波本人缺点错误问题
●喊着“民主”口号实际在干疯狂践踏民主原则的反动行为
·曾节明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今天,我被“反共邮组”除名了
·曾节明:强烈抗议对陈泱潮先生的除名行为!
·曾節明論斷戰略特務徐水良最近罪惡表演
●徐水良一伙对陈泱潮再度发出恐怖主义死亡威胁
·ZT诛杀令:当迅速秘密处决陈殃潮等中共逆贼!
·徐水良一伙已经赤裸裸开始搞恐怖主义活动了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关于陈泱潮等再次遭到共特兰剑(007)暗杀威胁的声明之一
·徐水良与诱捕清水君凶手密切配合进行赤裸裸恐怖主义活动的铁证
·徐水良欲盖弥彰
●针对我的恐怖活动部分罪证
·就我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给丹麦政府警察部门的报告
·陈泱潮就人身安全问题第3次交丹麦警察局的报告
·草根……盟友所谓“茶马古道”针对我的恐怖活动部分罪证
·哈哈!包管令您捧腹——看良心人士如此安慰陈泱潮(4图)
●陈泱潮不得不反击叛徒徐水良的原因
·论陈泱潮和徐水良激烈论争的性质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本质上是反对民主革命的论点
·这的确是末世现象,的确是末世已临的证明
●疯狂诋毁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
凸现和坐实了徐水良的伪民运真叛徒战略特务真相
·王希哲“专题:徐水良先生确是有疑问的”
·奉劝那些妖魔化刘晓波的御用文人
·ZT准圣徒-劝告徐水娘
·ZT中共战略特务徐水良,工作已经泡沫,你应该收场了
·郭国汀论【特务】
·战略特务徐水良疯狂诋毁刘晓波获奖的谣言可以休矣
·ZT《向良心说谎的民族》----刘晓波作品介绍
·弥勒如是说。信不信由你
·ZT昂山素姬,人类最后的尊严(2图)
●当代庞涓嫉妒狂叛徒徐水良大耍政治流氓手段反复造谣损友铁证如山
·就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反复造谣和挑拨离间事致社民党邮组
·感谢社民党邮组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无耻造谣
·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先生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造谣欺世惑众
·中国社会民主党秘书长刘因全先生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造谣欺世惑众
·中国社会民主党联络部部长曾大军先生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造谣欺世惑众
·社会民主党邮组创建人沉舟先生证明“我没听说过您老‘被社民党邮组除名’”
·给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一记响亮的耳光
·与网友谈当前中国民运是缺乏理论还是缺乏政治道德?
·与网友再谈当前中国民运是缺乏理论还是缺乏政治道德?
·质问政治流氓徐骗子:陈泱潮骗了谁的钱?骗了哪个女?
·“中共线人布局和政治流氓”如何对社民党进行捣乱
·五毛党造谣帖只能证明你徐水良就是最邪恶的五毛造谣党
·评徐水良反复张贴《揭穿陈尔晋真面目》的邪恶和肮脏
·从“反对特权”的由来看政治流氓徐水良欺骗天下的卑鄙骗术
·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为何如此疯狂忌恨和迫害陈泱潮?
·请看政治流氓徐水良的极端下流与邪恶!
·中国民主革命还必须是一场政治道德大革命!
·陳泱潮和徐水良先生的兩點比較(3圖)
●叛徒战略特务徐水良的“丹麦朋友”真相
·一评【平头牌民运梅毒】
·二评【平头牌民运梅毒】
·三评【平头牌民运梅毒】——小平头炮制“抓特务”闹戏的目的何在?
·四评【平头牌民运醋坛歪风】
·五评“小平头为中共看家护院、孤立民运的毒招”
·六评【小平头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邪恶手段和事实】
·七评【小平头炮制"抓特务"闹戏目的的自我暴露】
·八评【小平头卑鄙的小人行径,歹毒的蛇蝎心肠】
·来信照发:小平头!你是一个无耻的国安特务!
·陈泱潮的丁亥元宵节声明
·请看中共暴政雇佣和使用的低级线人和无赖丧心病狂对我的诽谤和诬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上向主讲人的友好提问和纠偏发难(多图)

   

(附有感三首)


   
   2006-5-15~16日于柏林
   

   更多文章请看www.tianyao.org 网站及
   www.buxun.com 或www.ncn.org 【陈泱潮文集】
   
   

1、 问日本议员联盟议长牧野圣修

   
   2006年5月15日,在日本议员联盟议长、前法务部副部长牧野圣修作了题为《如何在日本推进中国的民主化》演讲之后,陈泱潮提问:中国民主运动对日本的政策和态度,与中共一直借日本侵华战争煽动民族仇恨的政策和态度,截然不同。我在《中华合众国国旗(草案)》一文中(见www.tianyao.org天药网站或者www.boxun.com陈泱潮文集),面对全球化趋势,展望未来亚洲前景,提出了中日两国应当摒弃前嫌,团结合作共建亚洲共同体的意见和设想,请问牧野圣修先生对此意见和设想,有何看法?
   
   (牧野圣修先生作了认同和肯定的答复,高度赞成应当本着向前看的态度对待日中关系。午餐时,又特意来到陈泱潮的餐桌,和陈泱潮握手致意)。
   

2、 向西藏朋友的友好提问和建议

   
   2006年5月16日,在西藏朋友发言之后,陈泱潮提问:“我有一[要诀]或者可以称之为[咒语],想请您转达给达赖喇嘛。但是,我要先向您提一个问题:据我所知,西藏人民十分崇拜强巴佛,并且一直在期盼着强巴佛的来临。请问:如果今天强巴佛果真来临,站在西藏人民面前,西藏人民将作何反应?”(注:西藏人所谓【强巴佛】,就是汉人所谓【弥勒佛】是也!)
   
   十分遗憾,该朋友不知何故,所问非所答,去讲达赖喇嘛转世问题。陈泱潮遂不再说什么。
   
   直到快散会的前一天,陈泱潮出于对西藏人民极度的悲悯之情慈悲之心,才在旅馆将一本《中华(联邦)合众国立国基础第二集•特权论》精装本,亲笔签名交给这位朋友带去送给达赖喇嘛,陈泱潮特别让他看清了《中华(联邦)合众国立国基础第二集•特权论》精装本附图陈泱潮身后之弥勒背影。并且,请他转告达赖喇嘛:“要想回拉萨,地名改一字:〈难〉字改为〈易〉,不久回拉萨。”
   
   ——此话何解?盖因达赖现住地名为:[达难萨拉],此发音按照神造极富哲理玄机的汉语字音和字意,倒过来,就是[拉萨难达],万民天天这样呼此达赖西藏流亡政府现在所住的地名,无异天天暗中诅咒,怎么能回拉萨?一旦将此地名改为[达易萨拉],倒过来,就是[拉萨易达],万民天天如此秉愿祝赞,达赖方可指日回拉萨!
   
   ——不知此兄是否能够将我的意思明白转告达赖喇嘛?如不能,是藏人的劫数未满也!
   
   也许,天意注定会有有缘聪明人,闻此愿意主动出资赞助旅费,随我去见达赖,面授此类玄机,成就凡间菩萨会,为创立【中华(联邦)合众国】,谱写青史可圈可点的佳话!
   

3、 纠偏责难台湾国策顾问、政论家金恒炜

   
   2006年5月16日,台湾国策顾问金恒炜先生在柏林大会主席台上作了题为《引言报告:民主——两岸人民的共同灯塔》的讲话,该讲话其实严重偏离民主话题,并且,查会议资料只有主讲人姓名及其头衔和讲题,而没有讲话全文!并且,接下去安排的又是“专题讨论”,显然有蓄意进行错误导向之嫌。金先生坐在主席台上傲气十足肆无忌惮的讲话中,公然质问:你们在我们台湾民主化的过程中给过我们什么帮助?你们今天要我们支持你们,应当对我们台湾人民独立的诉求,有一个明确的支持表态……(原话大意,因为我的记录丢失了,未能原话照录)
   
   鉴于金先生讲话出现如此严重的问题,我感到必须立即作出快速反应。我在他发言尚未结束时,就起立举手要求提问。我准备向他提的问题是:“我们今天这个大会叫做《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但是,按照金先生刚才题为《引言报告》的讲话,却要我们在此表态支持台湾独立。请问金先生要把我们今天的大会引向何方?”
   
   但是,当我获准发言,接过话筒时,看到主席台上坐着此次大会的主办人费良勇和盛雪,我知道他们主办此次大会的不容易,经费就是一个大问题。我感到这样提问后,就把时间交给这样一位目中无人不知天高地厚的岛国国策顾问金先生不好。于是把提问临时改为阐述加提问。我大声说:
   
   “在座对中国民主运动历史有所了解而又没有机会发言的朋友,相信会赞成我代表他们对金先生的讲话作出反应!
   
   对待台湾问题,中国民主运动的立场和政策,毫无疑问是本着「主权在民、人权高于主权」的原则办事。但是,如果按照金先生刚才题为《引言报告》的讲话,把我们今天好不容易开起来的大会,弄成了来专门特别表态支持台湾独立的大会的话,中共就会借此大作文章,挑拨大陆人民和台湾兰营对我民主运动的关系,从而达到孤立、丑化和仇恨中国民主运动的目的。这是万万不可以的!
   
   其次,金先生说台湾支持中国的民主运动,好!我们中国民主运动今天并不缺乏理论指导,我们最需要的就是钱!请问台湾能不能拿出一膄纪德舰的钱来支持我们大陆民主运动?有一膄纪德舰的钱支持中国民主运动,我们就成功了!台湾也就安全了!如果连这样开个会,都舍不得拔毛,抠屁股咂指头,那有什么资格在我们面前来指手划脚?!
   
   至于金先生质问我们在你们台湾争取民主的过程中有没有给过你们帮助?我在上个世纪70年代初期所写,并且在1979年6月于北京西单民主墙公开发表的《特权论》第12章第三节首次提出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特权论》首次全面提出并且深刻阐述了整个共产世界和中国台湾海峡两岸必须进行民主革命,建立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在上个世纪70年代,具有发聋振瞶的力量,对曾经到苏联留过学的蒋经国,对于他后来在1980年下决心开放党禁报禁,肯定产生过积极的影响!怎么能说我们在台湾民主化的过程中没有支持过你们?……”
   
   结果,没有等到我的话讲完,有人来将话筒从我手里接了过去,有人亦站出来声援我的发言……
   
   尽管我最后声音高亢,话筒离得太近,故而声音不太清晰,给人有些激动的感觉,尽管金先生未能再讲话回答我的问题,但是,我已经以“黑脸”方式,明确表达了会议主办者的心声!明确向台湾表达了中国民主运动的需要!!同时,也使中共不可能以“支持台独”为口实,来攻击、丑化和非议此次中国民主运动柏林大会!!!
   

书此文后不禁有感而发:

   

一、 要敢于并善于把舵

   
   见危不敏诚可哀,
   错将老夫高声怪。
   此等误导不拨正,
   民运无人能不败?
   

二、台湾需要大政治家

   
   岛国无战略,
   金钱买废铁。
   庸人作顾问,
   安全从何来?
   

三、镇宝

   
   白发智慧国之珍,
   快速反应先机赛。
   一石四鸟镇暗流(注:暗流者,伪民运所谓“主流也!),
   民运先驱宝刀在!
   
   

相关照片

   
   
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上向主讲人的友好提问和纠偏发难(多图)

   you have uploaded successfully.
   
   陈泱潮与日本议员联盟议长、前法务部副部长牧野圣修(中)合影
   
   
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上向主讲人的友好提问和纠偏发难(多图)

   you have uploaded successfully.
   
   陈泱潮与日本未来的政治家北井大辅在柏林墙前合影
   
   
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上向主讲人的友好提问和纠偏发难(多图)

   you have uploaded successfully.
   
   陈泱潮与西藏朋友合影旁(为中国问题专家陈弘莘)
   
   
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上向主讲人的友好提问和纠偏发难(多图)

   you have uploaded successfully.
   
   陈泱潮与台湾世界自由民主联盟总会会长饶颖奇先生合影
   
   
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上向主讲人的友好提问和纠偏发难(多图)

   you have uploaded successfully.
   
   陈泱潮与台湾驻德国全权代表谢志伟先生合影
   
   
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上向主讲人的友好提问和纠偏发难(多图)

   you have uploaded successfully.
   
   陈泱潮与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在柏林墙前合影
   
   
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上向主讲人的友好提问和纠偏发难(多图)

   you have uploaded successfully.
   
   陈泱潮与台湾民主基金会许文英研究员合影
   
   
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上向主讲人的友好提问和纠偏发难(多图)

   you have uploaded successfully.
   
   陈泱潮与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享有“今日白求恩”之誉的安世律先生合影。安世律先生4月19号才做过膝盖手术,5月13日就拄着双拐来出席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并且为我送来了两箱在加拿大出版的《中华(联邦)合众国立国基础第二集•特权论》精装本,使《中华(联邦)合众国立国基础第二集•特权论》首发式得以在此次柏林大会上举行。
   
   
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上向主讲人的友好提问和纠偏发难(多图)

   you have uploaded successfully.
   
   陈泱潮与语言天才裴寒牧(个子最高者)和其同事合影。此次柏林大会裴寒牧作汉语、英语、德语、日语、维吾尔语同声翻译。
   
   
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上向主讲人的友好提问和纠偏发难(多图)

   you have uploaded successfully.
   
   陈泱潮与东南亚和朝鲜反抗专制独裁暴政的仁人志士在柏林大会上
   
   
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上向主讲人的友好提问和纠偏发难(多图)

   you have uploaded successfully.
   
   陈泱潮与薛伟、孙维邦、吕京花合影
   
   
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上向主讲人的友好提问和纠偏发难(多图)

   you have uploaded successfully.
   
   陈泱潮与新报主编陈维健和茉莉夫妇合影
   
   
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上向主讲人的友好提问和纠偏发难(多图)

   you have uploaded successfully.
   
   陈泱潮与摄影专家、文友老尚合影。
   
   
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上向主讲人的友好提问和纠偏发难(多图)

   you have uploaded successfully.
   
   陈泱潮赴机场为徐文立夫妇接机
   
   
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上向主讲人的友好提问和纠偏发难(多图)

   you have uploaded successfully.
   
   陈泱潮与大纪元欧洲版主编周蕾合影……
   
   
   
   陈泱潮E-mail:[email protected]
   电话:0045-22 17 96 7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