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把本来可以大有为的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一言堂的假冒为善痞棍请照一照你的丑恶嘴脸 ]
陈泱潮文集
▲专著:与披着宗教外衣的新法利赛人的争战
·善本:陈泱潮关于宗教论坛争战的总结和声明——兼谈我为什么要回击小溪对我的攻击?
·基督教新法利赛人必须认真研读、认真查经、认真思考
●宗教论坛结缘记
·就余王排挤郭飞雄事件和【假耶稣】的出现,致中国基督教友
·一还掌:老对手……请看《圣灵福音6·所罗门王转世》
·二还掌:陈泱潮不能不再度质问宗教□□小溪先生
·陈泱潮2006年6月【宗教论坛结缘记】帖文总览
·复小溪公开信:建议你最好不要再背鼓上门找捶打了
·反对【小字号宗教裁判所】突围战首战告捷
·陈泱潮:天字第一号
·哈哈!撤销【小字号宗教裁判所】才是宗教论坛正常化的唯一道路
·上帝賜给了他的仆人教训邪恶的刺棍和铁杖……
·劝你切切不要以为这是戏言!
·事实胜于雄辩:究竟是谁在对谁进行人身攻击?
·哀其不幸,怒其睡梦中都在想当妃子成群的中国皇帝!
·陈泱潮宣布在博讯宗教论坛安营扎寨
·检验是否真正敬畏神的契机和表现
·陈泱潮是“造神搞政治”吗?
·哈哈!这里 上帝所呼唤的“我儿”,到底是谁?
·小溪才具仅只中下,却毫无谦卑心性……希望您引以为戒!
·铁证如山,看最后谁才是真正的狡辩者!
·《圣经》里明确记载着转世轮回,而且是以耶稣和所罗门王为例……
·先说后应更能呼招世人回归主怀!
·以在下所居住的丹麦为例(外一首)
·这才是真正符合佛祖释迦牟尼本意的佛教的正信!
·一切荣耀归于 上帝(西方基督教为何已经式微是否与违背此理有关?)
·奇怪,刚才输入bzh,本欲打出斑竹,却跳出来霸主!
·请教思童兄:如何解释这一现象——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一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二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三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四(2张图)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五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六
·陈泱潮回应小溪的诬蔑
·小溪先生,请朝前看
·7月6日~10日余帖目录
·陈泱潮问宗坛斑竹:为何删除我的这篇跟贴文章及其跟贴
·请问小溪先生:删除【尊神为大】的文章,是什么性质的事情?
·您们两位是真正的认识问题,而不是本质问题
·我的立场,不是否定“三位一体”,而是一如《圣灵福音》所说
·蛙老弟请看《圣灵福音》第60、61两章
·弥勒另一名号:【无能胜】与今日中国所当必有的精神领袖
·希望你能够有所进步,不要失却宗教论坛结缘的机会!(外二篇)
●揭穿宗教极端分子黑恶势力
·真理使恶人畏惧,但是,真理绝对不会被恶人扼杀得了!
·昨日被删的:恳请先生和诸位网友赐教,也欢迎小溪先生批评指正。谢谢!
·《圣灵福音》与震惊全球的SARS瘟疫事件之间的逻辑关系
·“本体、本原、本质”——真空妙有,注定三位于一个肉体的荒谬
·陈泱潮复贾风:在中国人中传播基督教真谛所面临的严重拦阻
·事实上到底是谁挑起事端、“掉转枪口,对准弟兄”?
·难道只许你们把别人打成“异端”,不允许别人申辩?
·回复思童代表小溪心虚理亏色厉内荏的警告
·奉劝小溪思童,休要把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你们横行霸道的天下
·证据何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请你们对你们自己和你们的手下一帮人也照此办理!
·你打着基督徒的旗号,使我主蒙羞!
·正告以化名躲在暗处放暗箭的所谓“中华正国皇帝”胡德斌
·你这叫什么证据?难道动辄把弟兄姊妹诬蔑为“异端”、处于火刑致死的宗教偏执狂极端分子批评不得?
·历史会记住你们今天所犯的罪!
·请问:宗教论坛该不该删除重要的宗教论文《告全球基督徒书》?
·强烈抗议删除贾风先生的《敬告宗坛各位网友》一文!
·再告胡德斌:鲜明的对照
·骄傲而又富有心计的人哪,你当听劝诫
·极端教派专制主义批判之一:耶稣死于极端教派专制主义之手
·你一边极其残暴地坚持删除我回应你的文章,一边大谈和我商榷!并且居然如此毫不脸红!
·极端教派专制主义批判之二:在历史和现实中罪恶累累
·以“污染环境的词语”为名,来败坏老夫文章的声誉!这是在做梦!
·关于宗教论坛绝对不能由教派极端分子做版主的建议
·《陈泱潮论宗教发展的历史趋向》
·【假冒为善者】丑恶嘴脸真像的大暴露!
·是中共的宗教论坛,还是自由网络博讯的宗教论坛?
·太多?请找出第二人!!!
·这是验证《圣经》,还是篡改《圣经》?建议你必须考虑你疯狂逼迫在下的后果!
·打着基督徒旗号,脸不变色心不跳作伪证的又来了!
·赞赏和希望/你不能闭目不看事实!事实!!!
·金星是党代表的另外一个笔名!
·“小溪”(“金星”)是诱捕清水君的凶手——“兰剑”的化名!
·你小溪不敢上美国法庭和老夫对簿公堂,就证明你是诱捕清水君的凶手!
·正告诱捕清水君的凶手:你为什么回避上美国法庭的事?
·对中共专制独裁暴政刻意封杀陈泱潮先生声音和文章的有力回击!
●宗教论坛争战结论
·上帝无形无像的本体是无所不在……的【真空妙有】
·请看转世轮回是客观事实的铁证----《海南省惊现“二世奇人”(1张图s)》
·一本认识生命真谛的好书 ----推介《轮回转世纪实故事》
·小溪的自供状
·把本来可以大有为的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一言堂的假冒为善痞棍请照一照你的丑恶嘴脸
·你无理删贴又封杀学者笔名,不是痞棍是什么?
·〈你必要为你的一切罪恶负责〉和〈小溪身为斑竹,大发短帖,证明已经六神无主...〉两帖
·质问现代版法利赛人----JW00
·陈泱潮关于宗教论坛争战的总结和声明——兼谈我为什么要回击小溪对我的攻击?
·保卫博讯!警惕并清除匪党别动队!!!
·匪党别动队围剿和搞臭陈泱潮的两个手法
·匪党别动队战略伙伴10月17日发布的所谓《中華正國皇室歐洲行宮佈告》!
·赠博讯论坛版主铁夫先生
·螺杆先生对小溪所把持的宗教论坛现状的看法是完全符合事实的!
·祝贺博讯用人得当坚持人民性
·质问骗子伙:陈泱潮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自称为 上帝”?
●与屠杀耶稣的法利赛人假冒为善者再争战
·欢迎小溪先生坦白,指正小溪先生掩盖的事实真相
·陈泱潮作为幸存者是名利之徒,还是公义之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把本来可以大有为的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一言堂的假冒为善痞棍请照一照你的丑恶嘴脸

送交者: 陈泱潮 于 北京时间 10/01/2006 (319 reads) [陈泱潮累积22905分]
   主题:把本来可以大有为的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一言堂的痞棍请照一照你的丑恶嘴脸
   [人权论坛] 把本来可以大有为的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一言堂的假冒为善痞棍请照一照你的丑恶嘴脸

   推介自由圣火网站文章:

周钰樵:宗教领袖加尔文:以宗教的名义

   文章摘要: 就象适履忘脚一样,一个常识性的事实往往被忽略:说出真理、制定信条的领袖未必是坚持真理、执行信条的信徒。更何况,精神自由既是人文主义的核心,也是基督思想安身立命之所在,还是宪政民主国家制定律条不言而喻的凭托。早年醉心于人文主义思想的加尔文,一旦把世俗特权和宗教神权集于一身,立刻用他一个人的“自由”剥夺所有其它人的自由,这和其它专制独裁者的作派毫无区别。加尔文在日内瓦的宗教改革首先就从泯灭人性开始。
   作者 : 周钰樵,
   發表時間:9/30/2006
   远志明说:中国现有基督徒七千万人。
   余杰告诉布什:中国现有基督徒八千万人。
   这些数字是怎么统计出来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近十年中国基督徒确实数量猛增,家庭教会几乎无处不在。 2005 年10 月20 日由全国 17 个省市所属教会联合成立了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
   我曾以慕道友身份参加过几个家庭教会的团契活动。我的很多朋友都被上帝拣选,成了神的选民。但我至今尚未“受洗”。我无法确定,在路德宗、加尔文宗、安立甘宗、公理宗、浸礼宗和卫斯理宗这六大教派里,我该归属哪支哪脉?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加尔文宗要与我发生心灵感应,我会拒绝。不为别的,只为教主约翰 ·加尔文。
   宗教改革领袖加尔文
   提到 16 世纪的宗教改革,约翰 ·加尔文这个镀金名字总会叠印在千千万万基督徒的脑电屏上。他和马丁 ·路德双峰并峙,共同开拓了新教的思维路径,为众多教徒指出精神领域的通达之路,促使浸润人文精神的基督新教在全球传播……
   直到今天,加尔文的《基督教原理》、《教义问答》都还是新教徒的信仰指南针, 52 卷《加尔文全集》被各国神职人员和基督徒反复研读、揣摩、传播。
   加尔文于 1559 年创办日内瓦学院。它培养的牧师被派往世界各地。加尔文宗的信徒,保守估计有四千多万,亦有超过一亿的说法。
   加尔文 1509 年生于法国北部的努瓦营, 12 岁成为一名修士, 14 岁就读马尔什学院和蒙太古学院。 1532 年4月,发表处女作《评塞温卡仁慈论》,该文被公认为“典型人文主义作品”。此时的加尔文,是一个才气横溢的人文主义者。
   1533 年,加尔文从天主教改信基督新教。他认真研究神学,积极参加巴黎改革教派组织的活动;他强烈攻击专制主义,暴虐政治,受到迫害后流亡国外,先后到过昂古莱姆、巴塞尔、斯特拉宾堡和日内瓦。
   加尔文生逢其时。他所在的时代,人文主义已经从意大利波及到欧洲各国,以人为中心,以“人性”、“人道”、“人权”为主要内容的文艺作品正在开创历史新纪元;与此同时,恢复真正的基督教信仰的宗教改革运动正在各国兴起;比加尔文大 26 岁的马丁 ·路德的《关于赎罪卷功能的辩论》(又称《九十五条论纲》)、《论基督徒的自由》、《教会的巴比伦之囚》、《致基督教贵族的公开信》等文章已经风靡欧洲; 1520 年12 月10 日,路德当众烧毁天主教教皇的通谕; 1521 年罗马教廷开除路德出教。 12 年后( 1533 年)加尔文宣布,放弃罗马公教(天主教)改信基督新教。
   这段时间,英国、法国、德国、瑞士等欧洲国家的新教教徒以路德“因信称义”的神学理论(认为人的灵魂得救全靠个人的虔诚信仰)为武器,向一统天下的天主教会发起全面进攻。 1936 年,加尔文适时推出他的神学名著《基督教原理》;不断再版不断修改,最后修订版比初版篇幅扩充五倍之多。这部称之为加尔文宗的《圣经》集中体现了加尔文的宗教思想:
   一、上帝以自己的意志对世人进行拣选,被选中者即是上帝的选民,这是神的恩惠;否则就是弃民,必受神谴;
   二、信徒所做的一切只是荣耀上帝和证明自己是选民;
   
   三、教会应监督国家与家庭,应以新教思想改造社会,使世界基督教化。
   四、提倡且推行禁欲主义,培养清教徒……
   加尔文不仅向人类贡献了一本新教百科全书《基督教原理》,而且还身体力行把自己的宗教思想付诸实施:他两次在日内瓦搞宗教改革(第一次 1536 年8月~1538 年初;第二次 1541 年9月到 1564 年),树立新教统治的样版。无论理论还是实践,加尔文都是成功者。他的影响远远超出了日内瓦,更不止于 16 世纪。
   直到今天,加尔文作为宗教改革最重要领袖,还受到众多清教徒、神职人员和基督徒的顶礼膜拜,如暗夜之仰望北斗……

以宗教的名义夺人自由

   就象适履忘脚一样,一个常识性的事实往往被忽略:说出真理、制定信条的领袖未必是坚持真理、执行信条的信徒。更何况,精神自由既是人文主义的核心,也是基督思想安身立命之所在,还是宪政民主国家制定律条不言而喻的凭托。早年醉心于人文主义思想的加尔文,一旦把世俗特权和宗教神权集于一身,立刻用他一个人的“自由”剥夺所有其它人的自由,这和其它专制独裁者的作派毫无区别。加尔文在日内瓦的宗教改革首先就从泯灭人性开始。
   1536 年9月5日,经宗教狂热分子法里尔推荐,日内瓦行政任命加尔文为“圣经朗读教士”。
   加尔文决不仅仅满足于《圣经》朗读。他要把日内瓦这个民主共和国变成神权——说穿了就是加尔文一个人——专政的教政合一国家。他走的第一步棋就是公开宣布如他一样的教士的权力:“他们既被任命为上帝旨意的管理者和宣示者,就必敢做一切事情,必准备迫使权贵俯首在上帝面前,供上帝役使。他们必统辖最高贵者和最卑贱者;他们必在世上推行上帝的旨意,摧毁撒旦的王国,保护羊群,肃清恶狼;他们必规劝训导顺从者,谴责消灭执拗者。他们可以强梗,亦可以宽松;他们可以挥闪电,振惊雷,而这一切全依《圣经》为则。”
   
   接着,他向行政会提交了二十一项条款的《教义问答》手册(又称“新教会十诫);再接着,他要求行政会正式强迫日内瓦城的全部自由民逐个宣誓,公开接受他的信仰声明。谁拒绝宣誓,开除教籍加上驱逐出城。
   1537 年7月,在加尔文坚持下,日内瓦大议会决定:所有市民必须接受加尔文新教理论。任何人只要有信仰天主教的苗头,如持念珠、保存圣物等必严惩,妇女不准穿奇装异服,赌博者戴镣铐,通奸者游街后流放……

加尔文的意志统治了一切,日内瓦再也没有自由了。

   加尔文的宗教冒险引来争取自由的人们的激烈对抗,角力的结果是: 1538 年4月23 日,日内瓦公民大会以压倒性的多数通过,免去加尔文及其同党传教士职务,限令他们三天内离开。
   加尔文在斯特拉斯堡度过三年。 1541 年9月重回日内瓦,立刻主持制定《日内瓦法规》,强调日常生活宗教化,谴责散漫、轻浮,强制取缔赌博、跳舞、酗酒、奇装异服、卖淫等,并且严禁教徒自由选择教会和自由研究教义,公开支持教会与国家共同镇压异端。从 1541 年至 1564 年间,仅仅 1.6 万人的日内瓦居民,被放逐者 76 人,被处死者 58 人——所有这些,全是在捍卫基督教新教纯洁性的借口下进行的。

任何人,不管他的宗教信念如何真纯,倘若以神的名义干涉别人的精神自由,甚至用非正常手段把自己意志强加于人,人们就有权利站出来保卫“人”的权利。加尔文用一人的“自由”,剥夺其它全体自由民的自由,甚至不惜用火刑来消灭所谓“异端”,他是宗教领袖还是宗教独裁者?我们不妨再思索一番。


以宗教名义夺人生命

   人权是一切权利的基础。生命是人权的核心。无论什么宗教、什么主义,如果用夺人生命的方式来“捍卫”,那么它短暂得到一定不是“人”所需要的,更非神所期许的。失去生命的精灵将持之以恒地向历史宣布杀人犯不能赦免的罪行。

加尔文就是以宗教名义进行杀戮的杀人犯。


加尔文执政期间夺去 58 条鲜活生命。其中把西班牙人文主义者、自然科学家塞尔维特医生活活用火烧死就印证了宗教独裁的恐怖决不啻于世俗独裁的残酷。


塞尔维特是加尔文的朋友,也是虔诚的新教基督徒。唯其虔诚,才在“加尔文的《圣经》”——《基督教原理》的空白出密密麻麻写上批语,然后送给加尔文。希望与加尔文进行基督徒对基督徒的平等研讨。这还不算,他还把自己尚未出版的一部分书稿抄一份送给加尔文。这书稿叫《基督教补正》。补什么?补《基督教原理》之不足呀。火冒三丈的加尔文通知中间人让 ·弗莱隆,说自己太忙,不愿再与塞尔维特通信,他甚至发出威胁:“若他竟来此地,则只要我在本城尚有权威,定然叫他休想活着离开。”

   当塞尔维特预感到灾难将至的时候,只好请求加尔文退还自己加盖了私章的手稿。而加尔文杀机已露,怎么会退还足以置对手于死地的证据呢。
   塞尔维特不再与加尔文研讨,他用几年时间夜以继日发愤写作并修改《基督教补正》,又倾其行医所得的全部积蓄,秘密印刷出版这本足有七百页厚的著作。

塞尔维特的著作刚出,加尔文运用他的谍报网便得到一册。这位宗教领袖使用最下三烂的手段来诛杀“异端”:他指使自己的亲信纪尧姆 ·特里向里昂天主教当局告密——塞尔维特立刻受到控告。此时的加尔文,连道德的底线都置之度外了。


加尔文没有料到的是,恐怖的天主教当局并没有用火烤炙塞尔维特,理由是“指控查无实据”。加尔文该收手了吧?塞尔维特也是虔诚的基督徒啊。加尔文才不呢,他把塞尔维特因信任而寄给他的信件和手稿托人转交给“教皇党”。你们要证据我就给证据,按天主教规,总该把塞尔维特送上火刑柱了吧。


事隔四百年以后,如果还有人使用加尔文的伎俩,坟茔里的宗教独裁者不坏笑才怪。

   加尔文更没有料到,“根据记载,当屠侬红衣主教与奥里长老看到,提请他们关
   注塞尔维特罪行的铁证,竟然来自他们的死敌——异端加尔文,不禁哄然大笑。”借助
   敌人之手,烧烤自己营垒的异见战友,这多滑稽啊。那好吧,偏不让你加尔文如愿——
   于是,塞尔维特轻轻松松从监狱逃脱了。

自己人整自己人(仅因见解不同)不择手段,不自加尔文始,不至加尔文终,

   这历史承接线真该有人研究,也该因普世价值的落地而适时中止了。
   塞尔维特逃离监狱后,不知是信任加尔文还是想找加尔文继续研讨,总之,他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