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把本来可以大有为的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一言堂的假冒为善痞棍请照一照你的丑恶嘴脸 ]
陈泱潮文集
·ZT中国紫微圣人的出世特征
·ZT如何鉴别紫薇圣人?
·真正的紫薇聖人早已指明了建立世界新次序的方向
·從《特權論》看薄熙來事件和中共國社會性
·真正的紫薇聖人對世界宗教的沖擊和震撼之一
·聖人論
·ZT关于寻找紫薇圣人的又一新说法
·信不信由你,天意運行于互聯網:紫薇圣人2015(組圖)
·zt紫薇圣人出世的世界之最
·拯救中国和西方的宝典——《人子二书》等圣经续篇恒约
·天意运行于互联网ZT:对紫薇圣人探讨研究的参考意见
·ZT2016傳說中的“紫微聖人”
·天外来客网络文萃:据有如下特点的紫薇圣人
·天意运行于互联网:紫薇圣人最新版
●獄中隱藏在一本雜志中的故事:當來下生彌勒由此現身
·1.狱中得以幸存下来的一本杂志(1图)
·2.狱中画符:太上老君敕令、佛祖敕教、佛陀神祈(2图)
·3.狱中初悟弥勒⑴(1图)
·4. 狱中初悟弥勒⑵(1图)
·5. 獄中初悟彌勒⑶(1图)
·6.獄中初悟彌勒⑷(1图)
·8.浪淘沙/我进牢中牢当天新聞報道三奇事(1圖)
·9.牢中牢概况/聖洗禮/聖約 (1圖)
·10、“我身是否弥勒身”?牢中牢问天天回答⑴(1圖)
·11. “我身是否弥勒身”?牢中牢问天天回答⑵(圖)
·12.“我身是否弥勒身”?牢中牢问天天回答⑶(1圖)
·13.領悟【心物一元論】(1圖)
·14.上帝賜6月最後一天為吾得道紀念日(1圖)
·15.慈母辞世已周年(1图)
·16.感天动地挽母联(1图)
●中共18大前夕真正的紫薇聖人當來下生彌勒箴言錄
·《特权论》作者论中共18大首要任务是确立【政改路线】(全文)
·论【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全文·图)
·《〈特权论〉作者论中国治本夺魁大国策》全文
●天命前定紫薇聖人必具的標幟
·天命前定紫薇聖人必具標誌
·吉拉斯論新階級和陳爾晉論官僚特權階級(3张图)
·對至今還把孫中山當作是“共和国国父”謬論的駁斥
·真正的紫薇聖人關于【黨國體制】的短評
·真正的紫薇聖人駁斥“政府有權暴力鎮壓請愿民眾”的胡说
·继《聖人論》之後,《聖君論》發表,天现異象提醒北京注意
·2014互聯網點明尋找和認定紫薇聖人新標識
·2014年关于紫薇聖人的又一说法
·ZT寻找紫薇圣人比找马航失联飞机更重要
·ZT《紫薇圣人出世进入最后关键阶段》的按语
●對瘋狂假冒紫薇聖人的宣昶玮的挑戰和勸告
·对宣昶玮等所有假冒紫薇圣人者的挑战和告示
·宣昶玮,一條新的上馬凳!
·假冒紫薇聖人的宣李鬼活畫像
·陳泱潮對宣李鬼等所有假冒紫薇聖人者的再次挑戰和告示
·瘋狂冒充紫薇聖人的宣昶玮,不過是一個爭名奪利的無良歹徒!
·勸告頑固以假亂真冒充紫薇聖人的宣昶玮
●國賊論——真正的紫薇聖人致習近平警世文
·《特權論》作者陳泱潮致習近平警世文:國賊論(全文目錄)
·1.中國問題的癥結。《國賊論》為孕育和催生聖君救世而作
·2.當今中國國賊的本
·3.當今中國國賊的罪惡
·ZT民众舆论比较中美选举 制度差别成反思焦点(图)
·4.1.投靠外賊,暴力割據,分裂國家起家
·4.2.假抗日真叛亂,謀國手段不正
·4.3.獨霸國家權力,全面掠奪和壟斷國家資產和資源
·4.4.頑固反對軍隊國家化,黨軍就是匪軍
·4.5.以民為敵,剝奪公民人權
·4.6.利用龐大的國家機器,對國民財富進行了空前絕后的兩次大規模搶劫
·4.7.黑手黨、黑箱操作、黑社會化
·4.8.一黨專制獨裁,權力毫無制衡,貪腐泛濫成災
·4.9.拉攏爪牙,誘以官祿,機構臃腫龐大,冗官爛政
·4.10.強力推行無神論迷信,致使中國人心大壞,道德崩潰
·4.11.利用現代影視傳媒大搞欺騙宣傳強行洗腦,嚴重毒害民族心欤O害深
·4.12.從無法無天到以權代法,肆意践踏法律,法治无存
·4.13.對過去,毫無對投靠外賊搞暴力革命專制獨裁原罪的反省和懺悔
·4.14.對未來,毫無終結中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惡性循環怪圈的責任心
·5.十年左右一次的周期性政治危機終必顛覆【一黨專制、國賊獨裁體制】
·6.當今中國國賊與聖君的差別,僅在一念之間
·7.當今中國國賊都必須在繼續黃粱美夢與爭取人的永恒生命之間作出選擇
·8.【上帝之道人權毂局髁x彌勒皆大歡喜學說】是中國的指路明燈
·习近平在18大閉幕記者會上的講話
·中共十八大死保专制/费良勇
·9.熟讀并遵行《聖君論》,回歸正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是人民的期許
●對中共18大的代表性反映
·牟传珩:歌功颂德误国,批判反思兴邦
·习近平导师:最多10年,中国必有一场革命
·周瑞金:新“南方谈话”开拓改革开放新局面
●隨筆雜論
·中国处于大变革前夕不政改势将爆发革命?
·不應當將黑社会流氓化的官僚特权阶级美化稱權貴階層
·公共權力家丁化归根到底是各级党魁土皇帝化
·釣魚島這個名字叫得很玄乎
·必須正視日本現實,看清日本的真實情況
·春節將臨,向外國朋友簡介中國春聯
·中國民運何以會散沙一盤?
·我為什么要反復強調《特權論》?
·中共切勿採取兩面政策支持朝鮮擁有核武
·当代中国最需要的是宗教正信與自由精神的结合
·要正確對待清朝和與自己觀點不一致的同道
·在線與民運朋友談包容和殊途同歸
·中國民主革命必須確立救世與救心并舉的方針
·從馬克思恩格斯原著了解真正的馬克思主義,是正路
·值得習近平訪蘇參考(1张图)
·試問一口一聲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掛在嘴上的左棍們
·專制獨裁的中共國能夠稱得上是社會主義國家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把本来可以大有为的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一言堂的假冒为善痞棍请照一照你的丑恶嘴脸

送交者: 陈泱潮 于 北京时间 10/01/2006 (319 reads) [陈泱潮累积22905分]
   主题:把本来可以大有为的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一言堂的痞棍请照一照你的丑恶嘴脸
   [人权论坛] 把本来可以大有为的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一言堂的假冒为善痞棍请照一照你的丑恶嘴脸

   推介自由圣火网站文章:

周钰樵:宗教领袖加尔文:以宗教的名义

   文章摘要: 就象适履忘脚一样,一个常识性的事实往往被忽略:说出真理、制定信条的领袖未必是坚持真理、执行信条的信徒。更何况,精神自由既是人文主义的核心,也是基督思想安身立命之所在,还是宪政民主国家制定律条不言而喻的凭托。早年醉心于人文主义思想的加尔文,一旦把世俗特权和宗教神权集于一身,立刻用他一个人的“自由”剥夺所有其它人的自由,这和其它专制独裁者的作派毫无区别。加尔文在日内瓦的宗教改革首先就从泯灭人性开始。
   作者 : 周钰樵,
   發表時間:9/30/2006
   远志明说:中国现有基督徒七千万人。
   余杰告诉布什:中国现有基督徒八千万人。
   这些数字是怎么统计出来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近十年中国基督徒确实数量猛增,家庭教会几乎无处不在。 2005 年10 月20 日由全国 17 个省市所属教会联合成立了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
   我曾以慕道友身份参加过几个家庭教会的团契活动。我的很多朋友都被上帝拣选,成了神的选民。但我至今尚未“受洗”。我无法确定,在路德宗、加尔文宗、安立甘宗、公理宗、浸礼宗和卫斯理宗这六大教派里,我该归属哪支哪脉?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加尔文宗要与我发生心灵感应,我会拒绝。不为别的,只为教主约翰 ·加尔文。
   宗教改革领袖加尔文
   提到 16 世纪的宗教改革,约翰 ·加尔文这个镀金名字总会叠印在千千万万基督徒的脑电屏上。他和马丁 ·路德双峰并峙,共同开拓了新教的思维路径,为众多教徒指出精神领域的通达之路,促使浸润人文精神的基督新教在全球传播……
   直到今天,加尔文的《基督教原理》、《教义问答》都还是新教徒的信仰指南针, 52 卷《加尔文全集》被各国神职人员和基督徒反复研读、揣摩、传播。
   加尔文于 1559 年创办日内瓦学院。它培养的牧师被派往世界各地。加尔文宗的信徒,保守估计有四千多万,亦有超过一亿的说法。
   加尔文 1509 年生于法国北部的努瓦营, 12 岁成为一名修士, 14 岁就读马尔什学院和蒙太古学院。 1532 年4月,发表处女作《评塞温卡仁慈论》,该文被公认为“典型人文主义作品”。此时的加尔文,是一个才气横溢的人文主义者。
   1533 年,加尔文从天主教改信基督新教。他认真研究神学,积极参加巴黎改革教派组织的活动;他强烈攻击专制主义,暴虐政治,受到迫害后流亡国外,先后到过昂古莱姆、巴塞尔、斯特拉宾堡和日内瓦。
   加尔文生逢其时。他所在的时代,人文主义已经从意大利波及到欧洲各国,以人为中心,以“人性”、“人道”、“人权”为主要内容的文艺作品正在开创历史新纪元;与此同时,恢复真正的基督教信仰的宗教改革运动正在各国兴起;比加尔文大 26 岁的马丁 ·路德的《关于赎罪卷功能的辩论》(又称《九十五条论纲》)、《论基督徒的自由》、《教会的巴比伦之囚》、《致基督教贵族的公开信》等文章已经风靡欧洲; 1520 年12 月10 日,路德当众烧毁天主教教皇的通谕; 1521 年罗马教廷开除路德出教。 12 年后( 1533 年)加尔文宣布,放弃罗马公教(天主教)改信基督新教。
   这段时间,英国、法国、德国、瑞士等欧洲国家的新教教徒以路德“因信称义”的神学理论(认为人的灵魂得救全靠个人的虔诚信仰)为武器,向一统天下的天主教会发起全面进攻。 1936 年,加尔文适时推出他的神学名著《基督教原理》;不断再版不断修改,最后修订版比初版篇幅扩充五倍之多。这部称之为加尔文宗的《圣经》集中体现了加尔文的宗教思想:
   一、上帝以自己的意志对世人进行拣选,被选中者即是上帝的选民,这是神的恩惠;否则就是弃民,必受神谴;
   二、信徒所做的一切只是荣耀上帝和证明自己是选民;
   
   三、教会应监督国家与家庭,应以新教思想改造社会,使世界基督教化。
   四、提倡且推行禁欲主义,培养清教徒……
   加尔文不仅向人类贡献了一本新教百科全书《基督教原理》,而且还身体力行把自己的宗教思想付诸实施:他两次在日内瓦搞宗教改革(第一次 1536 年8月~1538 年初;第二次 1541 年9月到 1564 年),树立新教统治的样版。无论理论还是实践,加尔文都是成功者。他的影响远远超出了日内瓦,更不止于 16 世纪。
   直到今天,加尔文作为宗教改革最重要领袖,还受到众多清教徒、神职人员和基督徒的顶礼膜拜,如暗夜之仰望北斗……

以宗教的名义夺人自由

   就象适履忘脚一样,一个常识性的事实往往被忽略:说出真理、制定信条的领袖未必是坚持真理、执行信条的信徒。更何况,精神自由既是人文主义的核心,也是基督思想安身立命之所在,还是宪政民主国家制定律条不言而喻的凭托。早年醉心于人文主义思想的加尔文,一旦把世俗特权和宗教神权集于一身,立刻用他一个人的“自由”剥夺所有其它人的自由,这和其它专制独裁者的作派毫无区别。加尔文在日内瓦的宗教改革首先就从泯灭人性开始。
   1536 年9月5日,经宗教狂热分子法里尔推荐,日内瓦行政任命加尔文为“圣经朗读教士”。
   加尔文决不仅仅满足于《圣经》朗读。他要把日内瓦这个民主共和国变成神权——说穿了就是加尔文一个人——专政的教政合一国家。他走的第一步棋就是公开宣布如他一样的教士的权力:“他们既被任命为上帝旨意的管理者和宣示者,就必敢做一切事情,必准备迫使权贵俯首在上帝面前,供上帝役使。他们必统辖最高贵者和最卑贱者;他们必在世上推行上帝的旨意,摧毁撒旦的王国,保护羊群,肃清恶狼;他们必规劝训导顺从者,谴责消灭执拗者。他们可以强梗,亦可以宽松;他们可以挥闪电,振惊雷,而这一切全依《圣经》为则。”
   
   接着,他向行政会提交了二十一项条款的《教义问答》手册(又称“新教会十诫);再接着,他要求行政会正式强迫日内瓦城的全部自由民逐个宣誓,公开接受他的信仰声明。谁拒绝宣誓,开除教籍加上驱逐出城。
   1537 年7月,在加尔文坚持下,日内瓦大议会决定:所有市民必须接受加尔文新教理论。任何人只要有信仰天主教的苗头,如持念珠、保存圣物等必严惩,妇女不准穿奇装异服,赌博者戴镣铐,通奸者游街后流放……

加尔文的意志统治了一切,日内瓦再也没有自由了。

   加尔文的宗教冒险引来争取自由的人们的激烈对抗,角力的结果是: 1538 年4月23 日,日内瓦公民大会以压倒性的多数通过,免去加尔文及其同党传教士职务,限令他们三天内离开。
   加尔文在斯特拉斯堡度过三年。 1541 年9月重回日内瓦,立刻主持制定《日内瓦法规》,强调日常生活宗教化,谴责散漫、轻浮,强制取缔赌博、跳舞、酗酒、奇装异服、卖淫等,并且严禁教徒自由选择教会和自由研究教义,公开支持教会与国家共同镇压异端。从 1541 年至 1564 年间,仅仅 1.6 万人的日内瓦居民,被放逐者 76 人,被处死者 58 人——所有这些,全是在捍卫基督教新教纯洁性的借口下进行的。

任何人,不管他的宗教信念如何真纯,倘若以神的名义干涉别人的精神自由,甚至用非正常手段把自己意志强加于人,人们就有权利站出来保卫“人”的权利。加尔文用一人的“自由”,剥夺其它全体自由民的自由,甚至不惜用火刑来消灭所谓“异端”,他是宗教领袖还是宗教独裁者?我们不妨再思索一番。


以宗教名义夺人生命

   人权是一切权利的基础。生命是人权的核心。无论什么宗教、什么主义,如果用夺人生命的方式来“捍卫”,那么它短暂得到一定不是“人”所需要的,更非神所期许的。失去生命的精灵将持之以恒地向历史宣布杀人犯不能赦免的罪行。

加尔文就是以宗教名义进行杀戮的杀人犯。


加尔文执政期间夺去 58 条鲜活生命。其中把西班牙人文主义者、自然科学家塞尔维特医生活活用火烧死就印证了宗教独裁的恐怖决不啻于世俗独裁的残酷。


塞尔维特是加尔文的朋友,也是虔诚的新教基督徒。唯其虔诚,才在“加尔文的《圣经》”——《基督教原理》的空白出密密麻麻写上批语,然后送给加尔文。希望与加尔文进行基督徒对基督徒的平等研讨。这还不算,他还把自己尚未出版的一部分书稿抄一份送给加尔文。这书稿叫《基督教补正》。补什么?补《基督教原理》之不足呀。火冒三丈的加尔文通知中间人让 ·弗莱隆,说自己太忙,不愿再与塞尔维特通信,他甚至发出威胁:“若他竟来此地,则只要我在本城尚有权威,定然叫他休想活着离开。”

   当塞尔维特预感到灾难将至的时候,只好请求加尔文退还自己加盖了私章的手稿。而加尔文杀机已露,怎么会退还足以置对手于死地的证据呢。
   塞尔维特不再与加尔文研讨,他用几年时间夜以继日发愤写作并修改《基督教补正》,又倾其行医所得的全部积蓄,秘密印刷出版这本足有七百页厚的著作。

塞尔维特的著作刚出,加尔文运用他的谍报网便得到一册。这位宗教领袖使用最下三烂的手段来诛杀“异端”:他指使自己的亲信纪尧姆 ·特里向里昂天主教当局告密——塞尔维特立刻受到控告。此时的加尔文,连道德的底线都置之度外了。


加尔文没有料到的是,恐怖的天主教当局并没有用火烤炙塞尔维特,理由是“指控查无实据”。加尔文该收手了吧?塞尔维特也是虔诚的基督徒啊。加尔文才不呢,他把塞尔维特因信任而寄给他的信件和手稿托人转交给“教皇党”。你们要证据我就给证据,按天主教规,总该把塞尔维特送上火刑柱了吧。


事隔四百年以后,如果还有人使用加尔文的伎俩,坟茔里的宗教独裁者不坏笑才怪。

   加尔文更没有料到,“根据记载,当屠侬红衣主教与奥里长老看到,提请他们关
   注塞尔维特罪行的铁证,竟然来自他们的死敌——异端加尔文,不禁哄然大笑。”借助
   敌人之手,烧烤自己营垒的异见战友,这多滑稽啊。那好吧,偏不让你加尔文如愿——
   于是,塞尔维特轻轻松松从监狱逃脱了。

自己人整自己人(仅因见解不同)不择手段,不自加尔文始,不至加尔文终,

   这历史承接线真该有人研究,也该因普世价值的落地而适时中止了。
   塞尔维特逃离监狱后,不知是信任加尔文还是想找加尔文继续研讨,总之,他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